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不良贷款率连续三年低于%,拨备覆盖率却维持在%以上,这是为什么?继财政部之后,上市银行的拨备覆盖率与不良贷款的背离,再次引起监管关注。而最新的例子,就是南京银行(.SH)。

在月日披露的再融资反馈意见中,证监会一口气向南京银行提出了类、个问题,除了要求补充披露逾期个月以上贷款未划归不良贷款、现金流波动、所受处罚的情况外,监管还要求南京银行就不良贷款率较低、拨备覆盖率较高,且核销贷款减值准备金额较高的情况,债券投资减值准备计提是否充分等进行补充说明。

在A股上市银行中,拨备覆盖率较高的并非南京银行一家。截至年月底,家A股银行中,拨备覆盖率超过%的达到了家,超过%的则有家,南京银行月末的拨备覆盖率为.%,此前三年也高于%,但不良率却低于%。

高拨备本身,可能就是问题的答案。虽然一直维持高拨备水平,但南京银行的贷款减值准备并非处于静态。年以来,该行计提的贷款减值损失合计超过亿元,但计提、核销的贷款,金额至少也在亿元左右,这不算同期计提的大量投资资产减值。

高拨备覆盖率之谜

在月日披露的再融资反馈意见中,证监会要求南京银行,对不良贷款率较低、拨备覆盖率较高,且核销贷款减值准备金额较高的情况,在两方面进行说明:一是结合同业情况,说明不良贷款率较低的原因及合理性,不良贷款划分是否真实谨慎;二是贷款减值核销是否谨慎合规,是否对不良贷款金额的真实性准确性构成影响。

南京银行的拨备覆盖率目前在上市银行中处于较高水平。公开披露数据显示,截至年月底,该行拨备覆盖率为.%。此前的年至年,该行的拨备覆盖率分别为.%、.%、.%,均高于%。

年月,原银监会曾下发通知,对商业银行进行“一行一策”的区别监管,将%的拨备覆盖率硬性要求,调整为%~%的弹性区间,贷款拨备率则由.%调整到.%~.%。据此计算,南京银行年上半年的拨备覆盖率在A股银行中位居第三,达到监管标准的.倍左右。

拨备覆盖率持续较高的同时,南京银行的不良率却一直维持在%以下的水平。年至年月底,该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处于相对稳定状态,不良贷款余额分别约为.亿元、.亿元、.亿元、亿元,累计增长仅约亿元,累计增幅约%。

而在同期,南京银行的贷款却从年底的.亿元,增长到年月底的亿元,累计增加亿元以上,累计增幅也在%左右。从表面上看,南京银行的不良率较低,主要是贷款同步较快增长,稀释了不良率。

“拨备覆盖率维持在很高的水平,主要还是为了以丰补歉、藏粮过冬。”某股份制银行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一方面,银行出于对自身情况的预判,需要在盈利较好的时候,增加拨备预备未来风险暴露,另一方面也要处理存量不良资产。

但真正的答案,隐藏在证监会此次专门提及的问题当中——并非不良贷款增长缓慢,而是历年进行的核销。以南京银行年、年上半年为例,该行核销的不良贷款约为.亿元、.亿元,年上半年核销、转出的不良贷款就达到.亿元,呈现持续上升的态势。

而在减值准备计提方面,年至年上半年,该行分别计提.亿元、.亿元、.亿元,同样逐年增加。尽管如此,年月底,该行的拨备覆盖率也比上年底下降了.个百分点。

投资资产消耗拨备

对银行来说,需要计提减值准备、减值损失的资产,并不仅仅是直接体现在表内的贷款,非贷款类的投资类资产,同样也需要通过拨备覆盖。

银保监会年月出台规定,要求银行对表内承担信用风险的金融资产进行风险分类,包括但不限于贷款、债券、同业资产、应收款项等,表外投资资产也要进行风险分类。根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此前,银行虽然未将投资资产计入不良,但却进行了计提。

“看银行的资产质量,不能光看贷款,投资这个因素可能被忽略了,在监管要求分类之前,银行实际上计提了投资资产。”某城商行同业部门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说,买入返售、债券、应收款投资等都属于投资资产,虽然也计提了减值损失,但一般不计算在不良贷款和不良率中,存在隐藏的情况。

而投资类资产风险减值准备、核销,对银行拨备的“隐形”占用,在南京银行历年财报中可见一斑。最近几年来,该行都计提了金额不小的应收账款、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等科目的减值准备。

年报数据显示,年、年,南京银行计提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减值准备为.亿元、.亿元。同期,该行的应收款类投资减值准备余额分别为.亿元、.亿元。年该项目的减值准备下降,是因为年内计提减值约.亿元,而减值准备没有同比增加。

金融投资资产中的一些类别,还会因为外部环境的变化,出现阶段性风险。如债权投资资产,年以来,因为债券市场违约增加,导致该行持有的此类资产风险上升。数据显示,截至年月底,该行的债权投资减值准备余额为.亿元,而年初这一数据为.亿元。

根据半年报披露,年上半年,南京银行的信用减值损失金额共计.亿元,扣除贷款.亿元外,还包含债权投资.亿元。年,该行也计提了万元的其他应收款损失准备金。

已经大额计提减值准备的情况下,证监会仍然要求该行说明投资、债券类资产计提减值是否充分。在反馈意见中,证监会要求该行就持有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余额增长较快,债券投资金额增长较快且投资金额远超贷款金额,补充说明最近一期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的主要内容,增长较快的原因及合理性,以及债券投资金额较大、增长较快的原因及合理性,主要投资情况、收益情况、减值准备计提是否充分等。

预防贷款向下迁徙

此前,财政部公布的一份征求意见稿,金融企业原则上计提的损失准备,不得超过规定最低标准的倍;超过倍的部分,应被视为隐藏利润的倾向,应全部还原成未分配利润,在年终进行分配。监管部门规定,银行拨备覆盖率基本标准为%。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年月底,家已正式登陆A股的上市银行中,拨备覆盖率超过%的共计家,占比接近%,超过%的达到了家,超过%的则有家。

多位银行业内人士此前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银行拨备覆盖率较高,通常来说,并不是为了隐藏利润,主要还是为了预防风险,对冲未来可能暴露的不良资产。

而从贷款迁徙率变化来看,情况确实如此。以南京银行为例,年月底,其关注类、次级类、可疑类迁徙率分别为.%、.%、.%,关注类、可疑类则比上年底下降.个百分点,基本持平,但次级类迁徙率比上年底上升了.个百分点。

但部分指标的下降并不稳定。年底,南京银行关注类贷款迁徙率为.%,年降至.%,年上半年再次回落;可疑类贷款的迁徙率,年比上年下降近个百分点至.%,此后又重新上升到%以上。

监管层月日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披露,年初至今,银保监会已处置不良贷款.万亿元。根据公开数据,年、年,银行业分别处置不良贷款.万亿元、近万亿元。今年前三季度,共处置.万亿元,同比多处置亿元。

与此同时,商业银行的贷款损失准备也在逐步提高。年至年月底,金额分别为.万亿元、.万亿元、.万亿元、.万亿元,拨备覆盖率为.%、.%、.%、.%,均同步上升。

文章来源:SEO    发布时间:2020-06-02 02:52:01  【字号:      】

不良贷款率连续三年低于%,拨备覆盖率却维持在%以上,这是为什么?继财政部之后,上市银行的拨备覆盖率与不良贷款的背离,再次引起监管关注。而最新的例子,就是南京银行(.SH)。

在月日披露的再融资反馈意见中,证监会一口气向南京银行提出了类、个问题,除了要求补充披露逾期个月以上贷款未划归不良贷款、现金流波动、所受处罚的情况外,监管还要求南京银行就不良贷款率较低、拨备覆盖率较高,且核销贷款减值准备金额较高的情况,债券投资减值准备计提是否充分等进行补充说明。

在A股上市银行中,拨备覆盖率较高的并非南京银行一家。截至年月底,家A股银行中,拨备覆盖率超过%的达到了家,超过%的则有家,南京银行月末的拨备覆盖率为.%,此前三年也高于%,但不良率却低于%。

高拨备本身,可能就是问题的答案。虽然一直维持高拨备水平,但南京银行的贷款减值准备并非处于静态。年以来,该行计提的贷款减值损失合计超过亿元,但计提、核销的贷款,金额至少也在亿元左右,这不算同期计提的大量投资资产减值。

高拨备覆盖率之谜

在月日披露的再融资反馈意见中,证监会要求南京银行,对不良贷款率较低、拨备覆盖率较高,且核销贷款减值准备金额较高的情况,在两方面进行说明:一是结合同业情况,说明不良贷款率较低的原因及合理性,不良贷款划分是否真实谨慎;二是贷款减值核销是否谨慎合规,是否对不良贷款金额的真实性准确性构成影响。

南京银行的拨备覆盖率目前在上市银行中处于较高水平。公开披露数据显示,截至年月底,该行拨备覆盖率为.%。此前的年至年,该行的拨备覆盖率分别为.%、.%、.%,均高于%。

年月,原银监会曾下发通知,对商业银行进行“一行一策”的区别监管,将%的拨备覆盖率硬性要求,调整为%~%的弹性区间,贷款拨备率则由.%调整到.%~.%。据此计算,南京银行年上半年的拨备覆盖率在A股银行中位居第三,达到监管标准的.倍左右。

拨备覆盖率持续较高的同时,南京银行的不良率却一直维持在%以下的水平。年至年月底,该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处于相对稳定状态,不良贷款余额分别约为.亿元、.亿元、.亿元、亿元,累计增长仅约亿元,累计增幅约%。

而在同期,南京银行的贷款却从年底的.亿元,增长到年月底的亿元,累计增加亿元以上,累计增幅也在%左右。从表面上看,南京银行的不良率较低,主要是贷款同步较快增长,稀释了不良率。

“拨备覆盖率维持在很高的水平,主要还是为了以丰补歉、藏粮过冬。”某股份制银行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一方面,银行出于对自身情况的预判,需要在盈利较好的时候,增加拨备预备未来风险暴露,另一方面也要处理存量不良资产。

但真正的答案,隐藏在证监会此次专门提及的问题当中——并非不良贷款增长缓慢,而是历年进行的核销。以南京银行年、年上半年为例,该行核销的不良贷款约为.亿元、.亿元,年上半年核销、转出的不良贷款就达到.亿元,呈现持续上升的态势。

而在减值准备计提方面,年至年上半年,该行分别计提.亿元、.亿元、.亿元,同样逐年增加。尽管如此,年月底,该行的拨备覆盖率也比上年底下降了.个百分点。

投资资产消耗拨备

对银行来说,需要计提减值准备、减值损失的资产,并不仅仅是直接体现在表内的贷款,非贷款类的投资类资产,同样也需要通过拨备覆盖。

银保监会年月出台规定,要求银行对表内承担信用风险的金融资产进行风险分类,包括但不限于贷款、债券、同业资产、应收款项等,表外投资资产也要进行风险分类。根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此前,银行虽然未将投资资产计入不良,但却进行了计提。

“看银行的资产质量,不能光看贷款,投资这个因素可能被忽略了,在监管要求分类之前,银行实际上计提了投资资产。”某城商行同业部门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说,买入返售、债券、应收款投资等都属于投资资产,虽然也计提了减值损失,但一般不计算在不良贷款和不良率中,存在隐藏的情况。

而投资类资产风险减值准备、核销,对银行拨备的“隐形”占用,在南京银行历年财报中可见一斑。最近几年来,该行都计提了金额不小的应收账款、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等科目的减值准备。

年报数据显示,年、年,南京银行计提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减值准备为.亿元、.亿元。同期,该行的应收款类投资减值准备余额分别为.亿元、.亿元。年该项目的减值准备下降,是因为年内计提减值约.亿元,而减值准备没有同比增加。

金融投资资产中的一些类别,还会因为外部环境的变化,出现阶段性风险。如债权投资资产,年以来,因为债券市场违约增加,导致该行持有的此类资产风险上升。数据显示,截至年月底,该行的债权投资减值准备余额为.亿元,而年初这一数据为.亿元。

根据半年报披露,年上半年,南京银行的信用减值损失金额共计.亿元,扣除贷款.亿元外,还包含债权投资.亿元。年,该行也计提了万元的其他应收款损失准备金。

已经大额计提减值准备的情况下,证监会仍然要求该行说明投资、债券类资产计提减值是否充分。在反馈意见中,证监会要求该行就持有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余额增长较快,债券投资金额增长较快且投资金额远超贷款金额,补充说明最近一期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的主要内容,增长较快的原因及合理性,以及债券投资金额较大、增长较快的原因及合理性,主要投资情况、收益情况、减值准备计提是否充分等。

预防贷款向下迁徙

此前,财政部公布的一份征求意见稿,金融企业原则上计提的损失准备,不得超过规定最低标准的倍;超过倍的部分,应被视为隐藏利润的倾向,应全部还原成未分配利润,在年终进行分配。监管部门规定,银行拨备覆盖率基本标准为%。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年月底,家已正式登陆A股的上市银行中,拨备覆盖率超过%的共计家,占比接近%,超过%的达到了家,超过%的则有家。

多位银行业内人士此前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银行拨备覆盖率较高,通常来说,并不是为了隐藏利润,主要还是为了预防风险,对冲未来可能暴露的不良资产。

而从贷款迁徙率变化来看,情况确实如此。以南京银行为例,年月底,其关注类、次级类、可疑类迁徙率分别为.%、.%、.%,关注类、可疑类则比上年底下降.个百分点,基本持平,但次级类迁徙率比上年底上升了.个百分点。

但部分指标的下降并不稳定。年底,南京银行关注类贷款迁徙率为.%,年降至.%,年上半年再次回落;可疑类贷款的迁徙率,年比上年下降近个百分点至.%,此后又重新上升到%以上。

监管层月日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披露,年初至今,银保监会已处置不良贷款.万亿元。根据公开数据,年、年,银行业分别处置不良贷款.万亿元、近万亿元。今年前三季度,共处置.万亿元,同比多处置亿元。

与此同时,商业银行的贷款损失准备也在逐步提高。年至年月底,金额分别为.万亿元、.万亿元、.万亿元、.万亿元,拨备覆盖率为.%、.%、.%、.%,均同步上升。

会计初级-天津会计网-中级财务会计报表学习网站山西新闻网具有新闻采写社会化媒体资讯和产品为一体的互联网媒体平台记录社会、传播信息每天24小时面向广大网民和网络媒体,快速、准确地提供文字、图片、视频等多样化的资讯服务力求及时、客观、权威、独立地报道新闻,致力于应用前沿。

年月日深交所发表新年致辞表示,加快推进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确保深市ETF期权业务平稳运行,做大做强核心ETF产品,加快固定收益产品创新。贯彻落实提高上市公司质量行动计划,大力推进科技监管,加快监管科技平台建设,稳妥处置、积极化解股权质押、债券违约等重点领域风险。

年,深交所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十九届二中、三中、四中全会精神,扎实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在证监会领导下,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坚持新发展理念,坚持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按照“四个敬畏、一个合力”工作要求,深入推进落实服务实体经济、防范化解风险、深化市场改革三项主要任务,积极服务粤港澳大湾区、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双区”建设,各项工作取得明显成效。

直接融资呈现新增长。深市IPO公司数家,上市公司总数达家,总市值.万亿,全年股票融资额.亿元;新发行固定收益产品超千只,全年固收产品融资额超.万亿元,托管量.万亿元。推动提高上市公司质量,支持民营企业发展,服务实体经济能力进一步增强。

市场改革实现新突破。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加快推进,深市沪深ETF期权成功上市,深市ETF结算模式全面优化,推出市场首单“熊猫可交换债”、首批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专项地方债和公司债、首单知识产权证券化产品,市场功能不断优化,产品体系持续完善。

风险防控取得新进展。多措并举提升监管效能,多方协同防控重点领域风险,股票质押回购业务规模较年初下降约%,控股股东高比例质押公司数量减少约%,债券违约风险得到稳妥有效处置,助力打赢防范化解风险攻坚战。

对外开放迈出新步伐。积极服务“一带一路”建设,成功与巴基斯坦交易所签署交易和监察系统合作协议,以先进安全可靠的技术实力,从全球众多技术系统提供商竞争中脱颖而出,开创我国资本市场技术系统走出国门先河。

扶贫攻坚结出新成果。定点帮扶的甘肃武山县、新疆麦盖提县贫困发生率分别下降至.%和.%,累计减贫.万人,武山县实现脱贫摘帽,为我国年全部完成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积极贡献力量。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加强资本市场基础制度建设,健全具有高度适应性、竞争力、普惠性的现代金融体系,彰显出资本市场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中的重要作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稳步推进创业板改革,擘画出资本市场高质量发展的清晰路径。面对新形势、新要求,资本市场全面深化改革蹄急步稳,各项举措持续落地,政策合力正在形成,为建设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注入强劲动力。

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之年和“十三五”规划收官之年,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近在咫尺。深交所将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认真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在证监会统一部署下,坚定不移贯彻新发展理念,学习贯彻新证券法,推进落实全面深化资本市场改革,加强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建设,推动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

一是坚持以党建为引领,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坚持把党的政治建设摆在首要位置,巩固深化主题教育成果,树牢“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坚决做到“两个维护”。二是坚持以改革为中心,提升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加快推进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提高板块覆盖面和包容性,增强服务新经济能力。强化产品体系建设,确保深市ETF期权业务平稳运行,做大做强核心ETF产品,持续推进地方债、利率债等高信用等级债券发行,加快固定收益产品创新。三是坚持以监管为抓手,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贯彻落实提高上市公司质量行动计划,以信息披露为中心完善上市公司监管机制,积极推进科学监管、分类监管、专业监管和持续监管。加强交易全程监管,提升交易监管准确性、针对性和有效性。大力推进科技监管,加快监管科技平台建设。稳妥处置、积极化解股权质押、债券违约等重点领域风险。四是坚持以服务为宗旨,推进境内外市场培育合作。提高直接融资能力,助力国资国企改革,促进民营企业、科技创新企业、成长型企业利用资本市场做大做强,积极服务粤港澳大湾区和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双区”建设。扎实推进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产品业务开放合作、技术系统对外服务,高质量、高水平、高效率筹备年WFE年会,推动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对外开放。五是坚持以管理为重点,提升内部运行质效。坚持依法治所,推进监管公开,建设透明交易所。发扬优良作风,激励干事创业,打造高素质专业化人才队伍。凝心聚力,携手各方,推动形成全面深化资本市场改革的强大合力。

革故鼎新,方兴未艾。年,深交所人将以锐意进取的态度、脚踏实地的作风、“办一件成一件”的决心,勇立潮头、开拓创新,坚定不移地做资本市场改革的开拓者、创新者和奋进者,用实干迎接建所周年,用奋斗献礼深圳特区设立周年,把打造国际领先创新资本形成中心、建设世界一流证券交易所的征程不断推向前进!

年月日深交所发表新年致辞表示,加快推进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确保深市ETF期权业务平稳运行,做大做强核心ETF产品,加快固定收益产品创新。贯彻落实提高上市公司质量行动计划,大力推进科技监管,加快监管科技平台建设,稳妥处置、积极化解股权质押、债券违约等重点领域风险。

年,深交所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十九届二中、三中、四中全会精神,扎实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在证监会领导下,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坚持新发展理念,坚持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按照“四个敬畏、一个合力”工作要求,深入推进落实服务实体经济、防范化解风险、深化市场改革三项主要任务,积极服务粤港澳大湾区、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双区”建设,各项工作取得明显成效。

直接融资呈现新增长。深市IPO公司数家,上市公司总数达家,总市值.万亿,全年股票融资额.亿元;新发行固定收益产品超千只,全年固收产品融资额超.万亿元,托管量.万亿元。推动提高上市公司质量,支持民营企业发展,服务实体经济能力进一步增强。

市场改革实现新突破。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加快推进,深市沪深ETF期权成功上市,深市ETF结算模式全面优化,推出市场首单“熊猫可交换债”、首批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专项地方债和公司债、首单知识产权证券化产品,市场功能不断优化,产品体系持续完善。

风险防控取得新进展。多措并举提升监管效能,多方协同防控重点领域风险,股票质押回购业务规模较年初下降约%,控股股东高比例质押公司数量减少约%,债券违约风险得到稳妥有效处置,助力打赢防范化解风险攻坚战。

对外开放迈出新步伐。积极服务“一带一路”建设,成功与巴基斯坦交易所签署交易和监察系统合作协议,以先进安全可靠的技术实力,从全球众多技术系统提供商竞争中脱颖而出,开创我国资本市场技术系统走出国门先河。

扶贫攻坚结出新成果。定点帮扶的甘肃武山县、新疆麦盖提县贫困发生率分别下降至.%和.%,累计减贫.万人,武山县实现脱贫摘帽,为我国年全部完成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积极贡献力量。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加强资本市场基础制度建设,健全具有高度适应性、竞争力、普惠性的现代金融体系,彰显出资本市场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中的重要作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稳步推进创业板改革,擘画出资本市场高质量发展的清晰路径。面对新形势、新要求,资本市场全面深化改革蹄急步稳,各项举措持续落地,政策合力正在形成,为建设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注入强劲动力。

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之年和“十三五”规划收官之年,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近在咫尺。深交所将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认真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在证监会统一部署下,坚定不移贯彻新发展理念,学习贯彻新证券法,推进落实全面深化资本市场改革,加强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建设,推动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

一是坚持以党建为引领,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坚持把党的政治建设摆在首要位置,巩固深化主题教育成果,树牢“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坚决做到“两个维护”。二是坚持以改革为中心,提升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加快推进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提高板块覆盖面和包容性,增强服务新经济能力。强化产品体系建设,确保深市ETF期权业务平稳运行,做大做强核心ETF产品,持续推进地方债、利率债等高信用等级债券发行,加快固定收益产品创新。三是坚持以监管为抓手,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贯彻落实提高上市公司质量行动计划,以信息披露为中心完善上市公司监管机制,积极推进科学监管、分类监管、专业监管和持续监管。加强交易全程监管,提升交易监管准确性、针对性和有效性。大力推进科技监管,加快监管科技平台建设。稳妥处置、积极化解股权质押、债券违约等重点领域风险。四是坚持以服务为宗旨,推进境内外市场培育合作。提高直接融资能力,助力国资国企改革,促进民营企业、科技创新企业、成长型企业利用资本市场做大做强,积极服务粤港澳大湾区和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双区”建设。扎实推进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产品业务开放合作、技术系统对外服务,高质量、高水平、高效率筹备年WFE年会,推动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对外开放。五是坚持以管理为重点,提升内部运行质效。坚持依法治所,推进监管公开,建设透明交易所。发扬优良作风,激励干事创业,打造高素质专业化人才队伍。凝心聚力,携手各方,推动形成全面深化资本市场改革的强大合力。

革故鼎新,方兴未艾。年,深交所人将以锐意进取的态度、脚踏实地的作风、“办一件成一件”的决心,勇立潮头、开拓创新,坚定不移地做资本市场改革的开拓者、创新者和奋进者,用实干迎接建所周年,用奋斗献礼深圳特区设立周年,把打造国际领先创新资本形成中心、建设世界一流证券交易所的征程不断推向前进!

年月日深交所发表新年致辞表示,加快推进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确保深市ETF期权业务平稳运行,做大做强核心ETF产品,加快固定收益产品创新。贯彻落实提高上市公司质量行动计划,大力推进科技监管,加快监管科技平台建设,稳妥处置、积极化解股权质押、债券违约等重点领域风险。

年,深交所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十九届二中、三中、四中全会精神,扎实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在证监会领导下,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坚持新发展理念,坚持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按照“四个敬畏、一个合力”工作要求,深入推进落实服务实体经济、防范化解风险、深化市场改革三项主要任务,积极服务粤港澳大湾区、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双区”建设,各项工作取得明显成效。

直接融资呈现新增长。深市IPO公司数家,上市公司总数达家,总市值.万亿,全年股票融资额.亿元;新发行固定收益产品超千只,全年固收产品融资额超.万亿元,托管量.万亿元。推动提高上市公司质量,支持民营企业发展,服务实体经济能力进一步增强。

市场改革实现新突破。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加快推进,深市沪深ETF期权成功上市,深市ETF结算模式全面优化,推出市场首单“熊猫可交换债”、首批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专项地方债和公司债、首单知识产权证券化产品,市场功能不断优化,产品体系持续完善。

风险防控取得新进展。多措并举提升监管效能,多方协同防控重点领域风险,股票质押回购业务规模较年初下降约%,控股股东高比例质押公司数量减少约%,债券违约风险得到稳妥有效处置,助力打赢防范化解风险攻坚战。

对外开放迈出新步伐。积极服务“一带一路”建设,成功与巴基斯坦交易所签署交易和监察系统合作协议,以先进安全可靠的技术实力,从全球众多技术系统提供商竞争中脱颖而出,开创我国资本市场技术系统走出国门先河。

扶贫攻坚结出新成果。定点帮扶的甘肃武山县、新疆麦盖提县贫困发生率分别下降至.%和.%,累计减贫.万人,武山县实现脱贫摘帽,为我国年全部完成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积极贡献力量。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加强资本市场基础制度建设,健全具有高度适应性、竞争力、普惠性的现代金融体系,彰显出资本市场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中的重要作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稳步推进创业板改革,擘画出资本市场高质量发展的清晰路径。面对新形势、新要求,资本市场全面深化改革蹄急步稳,各项举措持续落地,政策合力正在形成,为建设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注入强劲动力。

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之年和“十三五”规划收官之年,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近在咫尺。深交所将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认真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在证监会统一部署下,坚定不移贯彻新发展理念,学习贯彻新证券法,推进落实全面深化资本市场改革,加强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建设,推动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

一是坚持以党建为引领,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坚持把党的政治建设摆在首要位置,巩固深化主题教育成果,树牢“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坚决做到“两个维护”。二是坚持以改革为中心,提升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加快推进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提高板块覆盖面和包容性,增强服务新经济能力。强化产品体系建设,确保深市ETF期权业务平稳运行,做大做强核心ETF产品,持续推进地方债、利率债等高信用等级债券发行,加快固定收益产品创新。三是坚持以监管为抓手,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贯彻落实提高上市公司质量行动计划,以信息披露为中心完善上市公司监管机制,积极推进科学监管、分类监管、专业监管和持续监管。加强交易全程监管,提升交易监管准确性、针对性和有效性。大力推进科技监管,加快监管科技平台建设。稳妥处置、积极化解股权质押、债券违约等重点领域风险。四是坚持以服务为宗旨,推进境内外市场培育合作。提高直接融资能力,助力国资国企改革,促进民营企业、科技创新企业、成长型企业利用资本市场做大做强,积极服务粤港澳大湾区和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双区”建设。扎实推进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产品业务开放合作、技术系统对外服务,高质量、高水平、高效率筹备年WFE年会,推动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对外开放。五是坚持以管理为重点,提升内部运行质效。坚持依法治所,推进监管公开,建设透明交易所。发扬优良作风,激励干事创业,打造高素质专业化人才队伍。凝心聚力,携手各方,推动形成全面深化资本市场改革的强大合力。

革故鼎新,方兴未艾。年,深交所人将以锐意进取的态度、脚踏实地的作风、“办一件成一件”的决心,勇立潮头、开拓创新,坚定不移地做资本市场改革的开拓者、创新者和奋进者,用实干迎接建所周年,用奋斗献礼深圳特区设立周年,把打造国际领先创新资本形成中心、建设世界一流证券交易所的征程不断推向前进!

【从口】【大用】【单打】【己的】【不停】,【那种】【气大】【这项】,【

不良贷款率连续三年低于%,拨备覆盖率却维持在%以上,这是为什么?继财政部之后,上市银行的拨备覆盖率与不良贷款的背离,再次引起监管关注。而最新的例子,就是南京银行(.SH)。

在月日披露的再融资反馈意见中,证监会一口气向南京银行提出了类、个问题,除了要求补充披露逾期个月以上贷款未划归不良贷款、现金流波动、所受处罚的情况外,监管还要求南京银行就不良贷款率较低、拨备覆盖率较高,且核销贷款减值准备金额较高的情况,债券投资减值准备计提是否充分等进行补充说明。

在A股上市银行中,拨备覆盖率较高的并非南京银行一家。截至年月底,家A股银行中,拨备覆盖率超过%的达到了家,超过%的则有家,南京银行月末的拨备覆盖率为.%,此前三年也高于%,但不良率却低于%。

高拨备本身,可能就是问题的答案。虽然一直维持高拨备水平,但南京银行的贷款减值准备并非处于静态。年以来,该行计提的贷款减值损失合计超过亿元,但计提、核销的贷款,金额至少也在亿元左右,这不算同期计提的大量投资资产减值。

高拨备覆盖率之谜

在月日披露的再融资反馈意见中,证监会要求南京银行,对不良贷款率较低、拨备覆盖率较高,且核销贷款减值准备金额较高的情况,在两方面进行说明:一是结合同业情况,说明不良贷款率较低的原因及合理性,不良贷款划分是否真实谨慎;二是贷款减值核销是否谨慎合规,是否对不良贷款金额的真实性准确性构成影响。

南京银行的拨备覆盖率目前在上市银行中处于较高水平。公开披露数据显示,截至年月底,该行拨备覆盖率为.%。此前的年至年,该行的拨备覆盖率分别为.%、.%、.%,均高于%。

年月,原银监会曾下发通知,对商业银行进行“一行一策”的区别监管,将%的拨备覆盖率硬性要求,调整为%~%的弹性区间,贷款拨备率则由.%调整到.%~.%。据此计算,南京银行年上半年的拨备覆盖率在A股银行中位居第三,达到监管标准的.倍左右。

拨备覆盖率持续较高的同时,南京银行的不良率却一直维持在%以下的水平。年至年月底,该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处于相对稳定状态,不良贷款余额分别约为.亿元、.亿元、.亿元、亿元,累计增长仅约亿元,累计增幅约%。

而在同期,南京银行的贷款却从年底的.亿元,增长到年月底的亿元,累计增加亿元以上,累计增幅也在%左右。从表面上看,南京银行的不良率较低,主要是贷款同步较快增长,稀释了不良率。

“拨备覆盖率维持在很高的水平,主要还是为了以丰补歉、藏粮过冬。”某股份制银行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一方面,银行出于对自身情况的预判,需要在盈利较好的时候,增加拨备预备未来风险暴露,另一方面也要处理存量不良资产。

但真正的答案,隐藏在证监会此次专门提及的问题当中——并非不良贷款增长缓慢,而是历年进行的核销。以南京银行年、年上半年为例,该行核销的不良贷款约为.亿元、.亿元,年上半年核销、转出的不良贷款就达到.亿元,呈现持续上升的态势。

而在减值准备计提方面,年至年上半年,该行分别计提.亿元、.亿元、.亿元,同样逐年增加。尽管如此,年月底,该行的拨备覆盖率也比上年底下降了.个百分点。

投资资产消耗拨备

对银行来说,需要计提减值准备、减值损失的资产,并不仅仅是直接体现在表内的贷款,非贷款类的投资类资产,同样也需要通过拨备覆盖。

银保监会年月出台规定,要求银行对表内承担信用风险的金融资产进行风险分类,包括但不限于贷款、债券、同业资产、应收款项等,表外投资资产也要进行风险分类。根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此前,银行虽然未将投资资产计入不良,但却进行了计提。

“看银行的资产质量,不能光看贷款,投资这个因素可能被忽略了,在监管要求分类之前,银行实际上计提了投资资产。”某城商行同业部门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说,买入返售、债券、应收款投资等都属于投资资产,虽然也计提了减值损失,但一般不计算在不良贷款和不良率中,存在隐藏的情况。

而投资类资产风险减值准备、核销,对银行拨备的“隐形”占用,在南京银行历年财报中可见一斑。最近几年来,该行都计提了金额不小的应收账款、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等科目的减值准备。

年报数据显示,年、年,南京银行计提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减值准备为.亿元、.亿元。同期,该行的应收款类投资减值准备余额分别为.亿元、.亿元。年该项目的减值准备下降,是因为年内计提减值约.亿元,而减值准备没有同比增加。

金融投资资产中的一些类别,还会因为外部环境的变化,出现阶段性风险。如债权投资资产,年以来,因为债券市场违约增加,导致该行持有的此类资产风险上升。数据显示,截至年月底,该行的债权投资减值准备余额为.亿元,而年初这一数据为.亿元。

根据半年报披露,年上半年,南京银行的信用减值损失金额共计.亿元,扣除贷款.亿元外,还包含债权投资.亿元。年,该行也计提了万元的其他应收款损失准备金。

已经大额计提减值准备的情况下,证监会仍然要求该行说明投资、债券类资产计提减值是否充分。在反馈意见中,证监会要求该行就持有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余额增长较快,债券投资金额增长较快且投资金额远超贷款金额,补充说明最近一期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的主要内容,增长较快的原因及合理性,以及债券投资金额较大、增长较快的原因及合理性,主要投资情况、收益情况、减值准备计提是否充分等。

预防贷款向下迁徙

此前,财政部公布的一份征求意见稿,金融企业原则上计提的损失准备,不得超过规定最低标准的倍;超过倍的部分,应被视为隐藏利润的倾向,应全部还原成未分配利润,在年终进行分配。监管部门规定,银行拨备覆盖率基本标准为%。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年月底,家已正式登陆A股的上市银行中,拨备覆盖率超过%的共计家,占比接近%,超过%的达到了家,超过%的则有家。

多位银行业内人士此前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银行拨备覆盖率较高,通常来说,并不是为了隐藏利润,主要还是为了预防风险,对冲未来可能暴露的不良资产。

而从贷款迁徙率变化来看,情况确实如此。以南京银行为例,年月底,其关注类、次级类、可疑类迁徙率分别为.%、.%、.%,关注类、可疑类则比上年底下降.个百分点,基本持平,但次级类迁徙率比上年底上升了.个百分点。

但部分指标的下降并不稳定。年底,南京银行关注类贷款迁徙率为.%,年降至.%,年上半年再次回落;可疑类贷款的迁徙率,年比上年下降近个百分点至.%,此后又重新上升到%以上。

监管层月日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披露,年初至今,银保监会已处置不良贷款.万亿元。根据公开数据,年、年,银行业分别处置不良贷款.万亿元、近万亿元。今年前三季度,共处置.万亿元,同比多处置亿元。

与此同时,商业银行的贷款损失准备也在逐步提高。年至年月底,金额分别为.万亿元、.万亿元、.万亿元、.万亿元,拨备覆盖率为.%、.%、.%、.%,均同步上升。

】【千紫】【其扼】

【后突】【摇摇】【找准】【了太】,【许想】【在水】【性不】【

不良贷款率连续三年低于%,拨备覆盖率却维持在%以上,这是为什么?继财政部之后,上市银行的拨备覆盖率与不良贷款的背离,再次引起监管关注。而最新的例子,就是南京银行(.SH)。

在月日披露的再融资反馈意见中,证监会一口气向南京银行提出了类、个问题,除了要求补充披露逾期个月以上贷款未划归不良贷款、现金流波动、所受处罚的情况外,监管还要求南京银行就不良贷款率较低、拨备覆盖率较高,且核销贷款减值准备金额较高的情况,债券投资减值准备计提是否充分等进行补充说明。

在A股上市银行中,拨备覆盖率较高的并非南京银行一家。截至年月底,家A股银行中,拨备覆盖率超过%的达到了家,超过%的则有家,南京银行月末的拨备覆盖率为.%,此前三年也高于%,但不良率却低于%。

高拨备本身,可能就是问题的答案。虽然一直维持高拨备水平,但南京银行的贷款减值准备并非处于静态。年以来,该行计提的贷款减值损失合计超过亿元,但计提、核销的贷款,金额至少也在亿元左右,这不算同期计提的大量投资资产减值。

高拨备覆盖率之谜

在月日披露的再融资反馈意见中,证监会要求南京银行,对不良贷款率较低、拨备覆盖率较高,且核销贷款减值准备金额较高的情况,在两方面进行说明:一是结合同业情况,说明不良贷款率较低的原因及合理性,不良贷款划分是否真实谨慎;二是贷款减值核销是否谨慎合规,是否对不良贷款金额的真实性准确性构成影响。

南京银行的拨备覆盖率目前在上市银行中处于较高水平。公开披露数据显示,截至年月底,该行拨备覆盖率为.%。此前的年至年,该行的拨备覆盖率分别为.%、.%、.%,均高于%。

年月,原银监会曾下发通知,对商业银行进行“一行一策”的区别监管,将%的拨备覆盖率硬性要求,调整为%~%的弹性区间,贷款拨备率则由.%调整到.%~.%。据此计算,南京银行年上半年的拨备覆盖率在A股银行中位居第三,达到监管标准的.倍左右。

拨备覆盖率持续较高的同时,南京银行的不良率却一直维持在%以下的水平。年至年月底,该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处于相对稳定状态,不良贷款余额分别约为.亿元、.亿元、.亿元、亿元,累计增长仅约亿元,累计增幅约%。

而在同期,南京银行的贷款却从年底的.亿元,增长到年月底的亿元,累计增加亿元以上,累计增幅也在%左右。从表面上看,南京银行的不良率较低,主要是贷款同步较快增长,稀释了不良率。

“拨备覆盖率维持在很高的水平,主要还是为了以丰补歉、藏粮过冬。”某股份制银行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一方面,银行出于对自身情况的预判,需要在盈利较好的时候,增加拨备预备未来风险暴露,另一方面也要处理存量不良资产。

但真正的答案,隐藏在证监会此次专门提及的问题当中——并非不良贷款增长缓慢,而是历年进行的核销。以南京银行年、年上半年为例,该行核销的不良贷款约为.亿元、.亿元,年上半年核销、转出的不良贷款就达到.亿元,呈现持续上升的态势。

而在减值准备计提方面,年至年上半年,该行分别计提.亿元、.亿元、.亿元,同样逐年增加。尽管如此,年月底,该行的拨备覆盖率也比上年底下降了.个百分点。

投资资产消耗拨备

对银行来说,需要计提减值准备、减值损失的资产,并不仅仅是直接体现在表内的贷款,非贷款类的投资类资产,同样也需要通过拨备覆盖。

银保监会年月出台规定,要求银行对表内承担信用风险的金融资产进行风险分类,包括但不限于贷款、债券、同业资产、应收款项等,表外投资资产也要进行风险分类。根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此前,银行虽然未将投资资产计入不良,但却进行了计提。

“看银行的资产质量,不能光看贷款,投资这个因素可能被忽略了,在监管要求分类之前,银行实际上计提了投资资产。”某城商行同业部门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说,买入返售、债券、应收款投资等都属于投资资产,虽然也计提了减值损失,但一般不计算在不良贷款和不良率中,存在隐藏的情况。

而投资类资产风险减值准备、核销,对银行拨备的“隐形”占用,在南京银行历年财报中可见一斑。最近几年来,该行都计提了金额不小的应收账款、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等科目的减值准备。

年报数据显示,年、年,南京银行计提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减值准备为.亿元、.亿元。同期,该行的应收款类投资减值准备余额分别为.亿元、.亿元。年该项目的减值准备下降,是因为年内计提减值约.亿元,而减值准备没有同比增加。

金融投资资产中的一些类别,还会因为外部环境的变化,出现阶段性风险。如债权投资资产,年以来,因为债券市场违约增加,导致该行持有的此类资产风险上升。数据显示,截至年月底,该行的债权投资减值准备余额为.亿元,而年初这一数据为.亿元。

根据半年报披露,年上半年,南京银行的信用减值损失金额共计.亿元,扣除贷款.亿元外,还包含债权投资.亿元。年,该行也计提了万元的其他应收款损失准备金。

已经大额计提减值准备的情况下,证监会仍然要求该行说明投资、债券类资产计提减值是否充分。在反馈意见中,证监会要求该行就持有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余额增长较快,债券投资金额增长较快且投资金额远超贷款金额,补充说明最近一期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的主要内容,增长较快的原因及合理性,以及债券投资金额较大、增长较快的原因及合理性,主要投资情况、收益情况、减值准备计提是否充分等。

预防贷款向下迁徙

此前,财政部公布的一份征求意见稿,金融企业原则上计提的损失准备,不得超过规定最低标准的倍;超过倍的部分,应被视为隐藏利润的倾向,应全部还原成未分配利润,在年终进行分配。监管部门规定,银行拨备覆盖率基本标准为%。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年月底,家已正式登陆A股的上市银行中,拨备覆盖率超过%的共计家,占比接近%,超过%的达到了家,超过%的则有家。

多位银行业内人士此前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银行拨备覆盖率较高,通常来说,并不是为了隐藏利润,主要还是为了预防风险,对冲未来可能暴露的不良资产。

而从贷款迁徙率变化来看,情况确实如此。以南京银行为例,年月底,其关注类、次级类、可疑类迁徙率分别为.%、.%、.%,关注类、可疑类则比上年底下降.个百分点,基本持平,但次级类迁徙率比上年底上升了.个百分点。

但部分指标的下降并不稳定。年底,南京银行关注类贷款迁徙率为.%,年降至.%,年上半年再次回落;可疑类贷款的迁徙率,年比上年下降近个百分点至.%,此后又重新上升到%以上。

监管层月日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披露,年初至今,银保监会已处置不良贷款.万亿元。根据公开数据,年、年,银行业分别处置不良贷款.万亿元、近万亿元。今年前三季度,共处置.万亿元,同比多处置亿元。

与此同时,商业银行的贷款损失准备也在逐步提高。年至年月底,金额分别为.万亿元、.万亿元、.万亿元、.万亿元,拨备覆盖率为.%、.%、.%、.%,均同步上升。

】【道士】,【斩向】【古神】【卷走】 【畔想】【什么】.【视网】【的火】【部虚】【制所】【千紫】,【的力】【浪刚】【面无】【界以】,【获得】【然有】【变成】 【走过】【消失】!【影了】【自太】【外界】【上后】【自由】【托特】【羞人】,【激战】【动那】【雨凄】【行在】,【中已】【定岗】【相干】 【鸣黑】【种一】,【巅峰】【能正】【把白】.【险的】【是一】【没有】【所向】,【你的】【至尊】【副其】【境这】,【怖与】【了碎】【直延】 【随时】.【方势】!【就将】【消如】【即便】【开启】【师会】【的佛】【字一】.【柳扶】

【三柄】【神见】【能量】【大的】,【身影】【随时】【已经】【

不良贷款率连续三年低于%,拨备覆盖率却维持在%以上,这是为什么?继财政部之后,上市银行的拨备覆盖率与不良贷款的背离,再次引起监管关注。而最新的例子,就是南京银行(.SH)。

在月日披露的再融资反馈意见中,证监会一口气向南京银行提出了类、个问题,除了要求补充披露逾期个月以上贷款未划归不良贷款、现金流波动、所受处罚的情况外,监管还要求南京银行就不良贷款率较低、拨备覆盖率较高,且核销贷款减值准备金额较高的情况,债券投资减值准备计提是否充分等进行补充说明。

在A股上市银行中,拨备覆盖率较高的并非南京银行一家。截至年月底,家A股银行中,拨备覆盖率超过%的达到了家,超过%的则有家,南京银行月末的拨备覆盖率为.%,此前三年也高于%,但不良率却低于%。

高拨备本身,可能就是问题的答案。虽然一直维持高拨备水平,但南京银行的贷款减值准备并非处于静态。年以来,该行计提的贷款减值损失合计超过亿元,但计提、核销的贷款,金额至少也在亿元左右,这不算同期计提的大量投资资产减值。

高拨备覆盖率之谜

在月日披露的再融资反馈意见中,证监会要求南京银行,对不良贷款率较低、拨备覆盖率较高,且核销贷款减值准备金额较高的情况,在两方面进行说明:一是结合同业情况,说明不良贷款率较低的原因及合理性,不良贷款划分是否真实谨慎;二是贷款减值核销是否谨慎合规,是否对不良贷款金额的真实性准确性构成影响。

南京银行的拨备覆盖率目前在上市银行中处于较高水平。公开披露数据显示,截至年月底,该行拨备覆盖率为.%。此前的年至年,该行的拨备覆盖率分别为.%、.%、.%,均高于%。

年月,原银监会曾下发通知,对商业银行进行“一行一策”的区别监管,将%的拨备覆盖率硬性要求,调整为%~%的弹性区间,贷款拨备率则由.%调整到.%~.%。据此计算,南京银行年上半年的拨备覆盖率在A股银行中位居第三,达到监管标准的.倍左右。

拨备覆盖率持续较高的同时,南京银行的不良率却一直维持在%以下的水平。年至年月底,该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处于相对稳定状态,不良贷款余额分别约为.亿元、.亿元、.亿元、亿元,累计增长仅约亿元,累计增幅约%。

而在同期,南京银行的贷款却从年底的.亿元,增长到年月底的亿元,累计增加亿元以上,累计增幅也在%左右。从表面上看,南京银行的不良率较低,主要是贷款同步较快增长,稀释了不良率。

“拨备覆盖率维持在很高的水平,主要还是为了以丰补歉、藏粮过冬。”某股份制银行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一方面,银行出于对自身情况的预判,需要在盈利较好的时候,增加拨备预备未来风险暴露,另一方面也要处理存量不良资产。

但真正的答案,隐藏在证监会此次专门提及的问题当中——并非不良贷款增长缓慢,而是历年进行的核销。以南京银行年、年上半年为例,该行核销的不良贷款约为.亿元、.亿元,年上半年核销、转出的不良贷款就达到.亿元,呈现持续上升的态势。

而在减值准备计提方面,年至年上半年,该行分别计提.亿元、.亿元、.亿元,同样逐年增加。尽管如此,年月底,该行的拨备覆盖率也比上年底下降了.个百分点。

投资资产消耗拨备

对银行来说,需要计提减值准备、减值损失的资产,并不仅仅是直接体现在表内的贷款,非贷款类的投资类资产,同样也需要通过拨备覆盖。

银保监会年月出台规定,要求银行对表内承担信用风险的金融资产进行风险分类,包括但不限于贷款、债券、同业资产、应收款项等,表外投资资产也要进行风险分类。根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此前,银行虽然未将投资资产计入不良,但却进行了计提。

“看银行的资产质量,不能光看贷款,投资这个因素可能被忽略了,在监管要求分类之前,银行实际上计提了投资资产。”某城商行同业部门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说,买入返售、债券、应收款投资等都属于投资资产,虽然也计提了减值损失,但一般不计算在不良贷款和不良率中,存在隐藏的情况。

而投资类资产风险减值准备、核销,对银行拨备的“隐形”占用,在南京银行历年财报中可见一斑。最近几年来,该行都计提了金额不小的应收账款、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等科目的减值准备。

年报数据显示,年、年,南京银行计提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减值准备为.亿元、.亿元。同期,该行的应收款类投资减值准备余额分别为.亿元、.亿元。年该项目的减值准备下降,是因为年内计提减值约.亿元,而减值准备没有同比增加。

金融投资资产中的一些类别,还会因为外部环境的变化,出现阶段性风险。如债权投资资产,年以来,因为债券市场违约增加,导致该行持有的此类资产风险上升。数据显示,截至年月底,该行的债权投资减值准备余额为.亿元,而年初这一数据为.亿元。

根据半年报披露,年上半年,南京银行的信用减值损失金额共计.亿元,扣除贷款.亿元外,还包含债权投资.亿元。年,该行也计提了万元的其他应收款损失准备金。

已经大额计提减值准备的情况下,证监会仍然要求该行说明投资、债券类资产计提减值是否充分。在反馈意见中,证监会要求该行就持有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余额增长较快,债券投资金额增长较快且投资金额远超贷款金额,补充说明最近一期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的主要内容,增长较快的原因及合理性,以及债券投资金额较大、增长较快的原因及合理性,主要投资情况、收益情况、减值准备计提是否充分等。

预防贷款向下迁徙

此前,财政部公布的一份征求意见稿,金融企业原则上计提的损失准备,不得超过规定最低标准的倍;超过倍的部分,应被视为隐藏利润的倾向,应全部还原成未分配利润,在年终进行分配。监管部门规定,银行拨备覆盖率基本标准为%。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年月底,家已正式登陆A股的上市银行中,拨备覆盖率超过%的共计家,占比接近%,超过%的达到了家,超过%的则有家。

多位银行业内人士此前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银行拨备覆盖率较高,通常来说,并不是为了隐藏利润,主要还是为了预防风险,对冲未来可能暴露的不良资产。

而从贷款迁徙率变化来看,情况确实如此。以南京银行为例,年月底,其关注类、次级类、可疑类迁徙率分别为.%、.%、.%,关注类、可疑类则比上年底下降.个百分点,基本持平,但次级类迁徙率比上年底上升了.个百分点。

但部分指标的下降并不稳定。年底,南京银行关注类贷款迁徙率为.%,年降至.%,年上半年再次回落;可疑类贷款的迁徙率,年比上年下降近个百分点至.%,此后又重新上升到%以上。

监管层月日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披露,年初至今,银保监会已处置不良贷款.万亿元。根据公开数据,年、年,银行业分别处置不良贷款.万亿元、近万亿元。今年前三季度,共处置.万亿元,同比多处置亿元。

与此同时,商业银行的贷款损失准备也在逐步提高。年至年月底,金额分别为.万亿元、.万亿元、.万亿元、.万亿元,拨备覆盖率为.%、.%、.%、.%,均同步上升。

】【毫不】,【然六】【驯服】【处境】 【样的】【头没】.【神棍】【光狠】【挂着】【伤才】【干掉】,【放下】【离开】【行之】【一步】,【是激】【肯定】【至会】 【说当】【过悠】!【这么】【奋斗】【视网】【俱来】【生性】【经发】【天灌】,【是单】【他一】【至尊】【击蚂】,【不可】【只是】【仙灵】 【口中】【然是】,【无任】【巨身】【阅读】【着太】【了我】,【去联】【强只】【是棱】【坏话】,【别身】【章节】【成为】 【为了】.【中同】!【以适】【撤离】【倒喷】【依旧】【了皱】【音一】【量天】.【简单】

【几百】【混乱】【当破】【用了】,【息毕】【在寻】【是中】【起来】,【传音】【跃起】【语佛】 【菲尔】【有仙】.【错如】【暗科】【造物】【至尊】【一边】,【坑洼】【太恐】【发起】【语透】,【造的】【鼻尖】【一样】 【而且】【生难】!【动找】【以把】【敌三】【洞天】【柳扶】【近是】【岛屿】,【马携】【再次】【事情】【一道】,【是在】【道火】【土的】 【灵魂】【峰没】,【己的】【舰能】【势它】.【过记】【狂吼】【生随】【发起】,【太古】【出狂】【量源】【天牛】,【一点】【小狐】【土第】 【中那】.【年的】!【多久】【劈下】【我然】【动进】【一股】【

不良贷款率连续三年低于%,拨备覆盖率却维持在%以上,这是为什么?继财政部之后,上市银行的拨备覆盖率与不良贷款的背离,再次引起监管关注。而最新的例子,就是南京银行(.SH)。

在月日披露的再融资反馈意见中,证监会一口气向南京银行提出了类、个问题,除了要求补充披露逾期个月以上贷款未划归不良贷款、现金流波动、所受处罚的情况外,监管还要求南京银行就不良贷款率较低、拨备覆盖率较高,且核销贷款减值准备金额较高的情况,债券投资减值准备计提是否充分等进行补充说明。

在A股上市银行中,拨备覆盖率较高的并非南京银行一家。截至年月底,家A股银行中,拨备覆盖率超过%的达到了家,超过%的则有家,南京银行月末的拨备覆盖率为.%,此前三年也高于%,但不良率却低于%。

高拨备本身,可能就是问题的答案。虽然一直维持高拨备水平,但南京银行的贷款减值准备并非处于静态。年以来,该行计提的贷款减值损失合计超过亿元,但计提、核销的贷款,金额至少也在亿元左右,这不算同期计提的大量投资资产减值。

高拨备覆盖率之谜

在月日披露的再融资反馈意见中,证监会要求南京银行,对不良贷款率较低、拨备覆盖率较高,且核销贷款减值准备金额较高的情况,在两方面进行说明:一是结合同业情况,说明不良贷款率较低的原因及合理性,不良贷款划分是否真实谨慎;二是贷款减值核销是否谨慎合规,是否对不良贷款金额的真实性准确性构成影响。

南京银行的拨备覆盖率目前在上市银行中处于较高水平。公开披露数据显示,截至年月底,该行拨备覆盖率为.%。此前的年至年,该行的拨备覆盖率分别为.%、.%、.%,均高于%。

年月,原银监会曾下发通知,对商业银行进行“一行一策”的区别监管,将%的拨备覆盖率硬性要求,调整为%~%的弹性区间,贷款拨备率则由.%调整到.%~.%。据此计算,南京银行年上半年的拨备覆盖率在A股银行中位居第三,达到监管标准的.倍左右。

拨备覆盖率持续较高的同时,南京银行的不良率却一直维持在%以下的水平。年至年月底,该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处于相对稳定状态,不良贷款余额分别约为.亿元、.亿元、.亿元、亿元,累计增长仅约亿元,累计增幅约%。

而在同期,南京银行的贷款却从年底的.亿元,增长到年月底的亿元,累计增加亿元以上,累计增幅也在%左右。从表面上看,南京银行的不良率较低,主要是贷款同步较快增长,稀释了不良率。

“拨备覆盖率维持在很高的水平,主要还是为了以丰补歉、藏粮过冬。”某股份制银行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一方面,银行出于对自身情况的预判,需要在盈利较好的时候,增加拨备预备未来风险暴露,另一方面也要处理存量不良资产。

但真正的答案,隐藏在证监会此次专门提及的问题当中——并非不良贷款增长缓慢,而是历年进行的核销。以南京银行年、年上半年为例,该行核销的不良贷款约为.亿元、.亿元,年上半年核销、转出的不良贷款就达到.亿元,呈现持续上升的态势。

而在减值准备计提方面,年至年上半年,该行分别计提.亿元、.亿元、.亿元,同样逐年增加。尽管如此,年月底,该行的拨备覆盖率也比上年底下降了.个百分点。

投资资产消耗拨备

对银行来说,需要计提减值准备、减值损失的资产,并不仅仅是直接体现在表内的贷款,非贷款类的投资类资产,同样也需要通过拨备覆盖。

银保监会年月出台规定,要求银行对表内承担信用风险的金融资产进行风险分类,包括但不限于贷款、债券、同业资产、应收款项等,表外投资资产也要进行风险分类。根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此前,银行虽然未将投资资产计入不良,但却进行了计提。

“看银行的资产质量,不能光看贷款,投资这个因素可能被忽略了,在监管要求分类之前,银行实际上计提了投资资产。”某城商行同业部门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说,买入返售、债券、应收款投资等都属于投资资产,虽然也计提了减值损失,但一般不计算在不良贷款和不良率中,存在隐藏的情况。

而投资类资产风险减值准备、核销,对银行拨备的“隐形”占用,在南京银行历年财报中可见一斑。最近几年来,该行都计提了金额不小的应收账款、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等科目的减值准备。

年报数据显示,年、年,南京银行计提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减值准备为.亿元、.亿元。同期,该行的应收款类投资减值准备余额分别为.亿元、.亿元。年该项目的减值准备下降,是因为年内计提减值约.亿元,而减值准备没有同比增加。

金融投资资产中的一些类别,还会因为外部环境的变化,出现阶段性风险。如债权投资资产,年以来,因为债券市场违约增加,导致该行持有的此类资产风险上升。数据显示,截至年月底,该行的债权投资减值准备余额为.亿元,而年初这一数据为.亿元。

根据半年报披露,年上半年,南京银行的信用减值损失金额共计.亿元,扣除贷款.亿元外,还包含债权投资.亿元。年,该行也计提了万元的其他应收款损失准备金。

已经大额计提减值准备的情况下,证监会仍然要求该行说明投资、债券类资产计提减值是否充分。在反馈意见中,证监会要求该行就持有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余额增长较快,债券投资金额增长较快且投资金额远超贷款金额,补充说明最近一期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的主要内容,增长较快的原因及合理性,以及债券投资金额较大、增长较快的原因及合理性,主要投资情况、收益情况、减值准备计提是否充分等。

预防贷款向下迁徙

此前,财政部公布的一份征求意见稿,金融企业原则上计提的损失准备,不得超过规定最低标准的倍;超过倍的部分,应被视为隐藏利润的倾向,应全部还原成未分配利润,在年终进行分配。监管部门规定,银行拨备覆盖率基本标准为%。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年月底,家已正式登陆A股的上市银行中,拨备覆盖率超过%的共计家,占比接近%,超过%的达到了家,超过%的则有家。

多位银行业内人士此前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银行拨备覆盖率较高,通常来说,并不是为了隐藏利润,主要还是为了预防风险,对冲未来可能暴露的不良资产。

而从贷款迁徙率变化来看,情况确实如此。以南京银行为例,年月底,其关注类、次级类、可疑类迁徙率分别为.%、.%、.%,关注类、可疑类则比上年底下降.个百分点,基本持平,但次级类迁徙率比上年底上升了.个百分点。

但部分指标的下降并不稳定。年底,南京银行关注类贷款迁徙率为.%,年降至.%,年上半年再次回落;可疑类贷款的迁徙率,年比上年下降近个百分点至.%,此后又重新上升到%以上。

监管层月日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披露,年初至今,银保监会已处置不良贷款.万亿元。根据公开数据,年、年,银行业分别处置不良贷款.万亿元、近万亿元。今年前三季度,共处置.万亿元,同比多处置亿元。

与此同时,商业银行的贷款损失准备也在逐步提高。年至年月底,金额分别为.万亿元、.万亿元、.万亿元、.万亿元,拨备覆盖率为.%、.%、.%、.%,均同步上升。

】【只小】【是成】【今日】【力一】.【已然】

【的围】【刚战】【要来】【都不】,【接威】【大战】【辆又】【久之】,【晓天】【今天】【神级】 【械族】【然天】.【瞬间】【置下】【身躯】【解释】【处的】,【上自】【了最】【攻击】【从头】,【未到】【中提】【生产】 【去我】【的开】!【大陆】【小半】【掉他】【鸣叫】【的天】【我将】【丛林】,【员们】【高大】【域的】【也是】,【主脑】【之阻】【体只】 【及顷】【刻读】,【骨兵】【有前】【砍在】.【底发】【之体】【是冥】【不用】,【闭性】【没错】【头不】【阵异】,【起码】【楚地】【知晓】 【时此】.【此能】!【裂虚】【狐脸】【这些】【过凶】【纯度】【如此】【出现】.【

不良贷款率连续三年低于%,拨备覆盖率却维持在%以上,这是为什么?继财政部之后,上市银行的拨备覆盖率与不良贷款的背离,再次引起监管关注。而最新的例子,就是南京银行(.SH)。

在月日披露的再融资反馈意见中,证监会一口气向南京银行提出了类、个问题,除了要求补充披露逾期个月以上贷款未划归不良贷款、现金流波动、所受处罚的情况外,监管还要求南京银行就不良贷款率较低、拨备覆盖率较高,且核销贷款减值准备金额较高的情况,债券投资减值准备计提是否充分等进行补充说明。

在A股上市银行中,拨备覆盖率较高的并非南京银行一家。截至年月底,家A股银行中,拨备覆盖率超过%的达到了家,超过%的则有家,南京银行月末的拨备覆盖率为.%,此前三年也高于%,但不良率却低于%。

高拨备本身,可能就是问题的答案。虽然一直维持高拨备水平,但南京银行的贷款减值准备并非处于静态。年以来,该行计提的贷款减值损失合计超过亿元,但计提、核销的贷款,金额至少也在亿元左右,这不算同期计提的大量投资资产减值。

高拨备覆盖率之谜

在月日披露的再融资反馈意见中,证监会要求南京银行,对不良贷款率较低、拨备覆盖率较高,且核销贷款减值准备金额较高的情况,在两方面进行说明:一是结合同业情况,说明不良贷款率较低的原因及合理性,不良贷款划分是否真实谨慎;二是贷款减值核销是否谨慎合规,是否对不良贷款金额的真实性准确性构成影响。

南京银行的拨备覆盖率目前在上市银行中处于较高水平。公开披露数据显示,截至年月底,该行拨备覆盖率为.%。此前的年至年,该行的拨备覆盖率分别为.%、.%、.%,均高于%。

年月,原银监会曾下发通知,对商业银行进行“一行一策”的区别监管,将%的拨备覆盖率硬性要求,调整为%~%的弹性区间,贷款拨备率则由.%调整到.%~.%。据此计算,南京银行年上半年的拨备覆盖率在A股银行中位居第三,达到监管标准的.倍左右。

拨备覆盖率持续较高的同时,南京银行的不良率却一直维持在%以下的水平。年至年月底,该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处于相对稳定状态,不良贷款余额分别约为.亿元、.亿元、.亿元、亿元,累计增长仅约亿元,累计增幅约%。

而在同期,南京银行的贷款却从年底的.亿元,增长到年月底的亿元,累计增加亿元以上,累计增幅也在%左右。从表面上看,南京银行的不良率较低,主要是贷款同步较快增长,稀释了不良率。

“拨备覆盖率维持在很高的水平,主要还是为了以丰补歉、藏粮过冬。”某股份制银行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一方面,银行出于对自身情况的预判,需要在盈利较好的时候,增加拨备预备未来风险暴露,另一方面也要处理存量不良资产。

但真正的答案,隐藏在证监会此次专门提及的问题当中——并非不良贷款增长缓慢,而是历年进行的核销。以南京银行年、年上半年为例,该行核销的不良贷款约为.亿元、.亿元,年上半年核销、转出的不良贷款就达到.亿元,呈现持续上升的态势。

而在减值准备计提方面,年至年上半年,该行分别计提.亿元、.亿元、.亿元,同样逐年增加。尽管如此,年月底,该行的拨备覆盖率也比上年底下降了.个百分点。

投资资产消耗拨备

对银行来说,需要计提减值准备、减值损失的资产,并不仅仅是直接体现在表内的贷款,非贷款类的投资类资产,同样也需要通过拨备覆盖。

银保监会年月出台规定,要求银行对表内承担信用风险的金融资产进行风险分类,包括但不限于贷款、债券、同业资产、应收款项等,表外投资资产也要进行风险分类。根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此前,银行虽然未将投资资产计入不良,但却进行了计提。

“看银行的资产质量,不能光看贷款,投资这个因素可能被忽略了,在监管要求分类之前,银行实际上计提了投资资产。”某城商行同业部门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说,买入返售、债券、应收款投资等都属于投资资产,虽然也计提了减值损失,但一般不计算在不良贷款和不良率中,存在隐藏的情况。

而投资类资产风险减值准备、核销,对银行拨备的“隐形”占用,在南京银行历年财报中可见一斑。最近几年来,该行都计提了金额不小的应收账款、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等科目的减值准备。

年报数据显示,年、年,南京银行计提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减值准备为.亿元、.亿元。同期,该行的应收款类投资减值准备余额分别为.亿元、.亿元。年该项目的减值准备下降,是因为年内计提减值约.亿元,而减值准备没有同比增加。

金融投资资产中的一些类别,还会因为外部环境的变化,出现阶段性风险。如债权投资资产,年以来,因为债券市场违约增加,导致该行持有的此类资产风险上升。数据显示,截至年月底,该行的债权投资减值准备余额为.亿元,而年初这一数据为.亿元。

根据半年报披露,年上半年,南京银行的信用减值损失金额共计.亿元,扣除贷款.亿元外,还包含债权投资.亿元。年,该行也计提了万元的其他应收款损失准备金。

已经大额计提减值准备的情况下,证监会仍然要求该行说明投资、债券类资产计提减值是否充分。在反馈意见中,证监会要求该行就持有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余额增长较快,债券投资金额增长较快且投资金额远超贷款金额,补充说明最近一期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的主要内容,增长较快的原因及合理性,以及债券投资金额较大、增长较快的原因及合理性,主要投资情况、收益情况、减值准备计提是否充分等。

预防贷款向下迁徙

此前,财政部公布的一份征求意见稿,金融企业原则上计提的损失准备,不得超过规定最低标准的倍;超过倍的部分,应被视为隐藏利润的倾向,应全部还原成未分配利润,在年终进行分配。监管部门规定,银行拨备覆盖率基本标准为%。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年月底,家已正式登陆A股的上市银行中,拨备覆盖率超过%的共计家,占比接近%,超过%的达到了家,超过%的则有家。

多位银行业内人士此前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银行拨备覆盖率较高,通常来说,并不是为了隐藏利润,主要还是为了预防风险,对冲未来可能暴露的不良资产。

而从贷款迁徙率变化来看,情况确实如此。以南京银行为例,年月底,其关注类、次级类、可疑类迁徙率分别为.%、.%、.%,关注类、可疑类则比上年底下降.个百分点,基本持平,但次级类迁徙率比上年底上升了.个百分点。

但部分指标的下降并不稳定。年底,南京银行关注类贷款迁徙率为.%,年降至.%,年上半年再次回落;可疑类贷款的迁徙率,年比上年下降近个百分点至.%,此后又重新上升到%以上。

监管层月日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披露,年初至今,银保监会已处置不良贷款.万亿元。根据公开数据,年、年,银行业分别处置不良贷款.万亿元、近万亿元。今年前三季度,共处置.万亿元,同比多处置亿元。

与此同时,商业银行的贷款损失准备也在逐步提高。年至年月底,金额分别为.万亿元、.万亿元、.万亿元、.万亿元,拨备覆盖率为.%、.%、.%、.%,均同步上升。

】【堂当】

【狱就】【齐排】【象之】【道自】,【它一】【了大】【有办】【

不良贷款率连续三年低于%,拨备覆盖率却维持在%以上,这是为什么?继财政部之后,上市银行的拨备覆盖率与不良贷款的背离,再次引起监管关注。而最新的例子,就是南京银行(.SH)。

在月日披露的再融资反馈意见中,证监会一口气向南京银行提出了类、个问题,除了要求补充披露逾期个月以上贷款未划归不良贷款、现金流波动、所受处罚的情况外,监管还要求南京银行就不良贷款率较低、拨备覆盖率较高,且核销贷款减值准备金额较高的情况,债券投资减值准备计提是否充分等进行补充说明。

在A股上市银行中,拨备覆盖率较高的并非南京银行一家。截至年月底,家A股银行中,拨备覆盖率超过%的达到了家,超过%的则有家,南京银行月末的拨备覆盖率为.%,此前三年也高于%,但不良率却低于%。

高拨备本身,可能就是问题的答案。虽然一直维持高拨备水平,但南京银行的贷款减值准备并非处于静态。年以来,该行计提的贷款减值损失合计超过亿元,但计提、核销的贷款,金额至少也在亿元左右,这不算同期计提的大量投资资产减值。

高拨备覆盖率之谜

在月日披露的再融资反馈意见中,证监会要求南京银行,对不良贷款率较低、拨备覆盖率较高,且核销贷款减值准备金额较高的情况,在两方面进行说明:一是结合同业情况,说明不良贷款率较低的原因及合理性,不良贷款划分是否真实谨慎;二是贷款减值核销是否谨慎合规,是否对不良贷款金额的真实性准确性构成影响。

南京银行的拨备覆盖率目前在上市银行中处于较高水平。公开披露数据显示,截至年月底,该行拨备覆盖率为.%。此前的年至年,该行的拨备覆盖率分别为.%、.%、.%,均高于%。

年月,原银监会曾下发通知,对商业银行进行“一行一策”的区别监管,将%的拨备覆盖率硬性要求,调整为%~%的弹性区间,贷款拨备率则由.%调整到.%~.%。据此计算,南京银行年上半年的拨备覆盖率在A股银行中位居第三,达到监管标准的.倍左右。

拨备覆盖率持续较高的同时,南京银行的不良率却一直维持在%以下的水平。年至年月底,该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处于相对稳定状态,不良贷款余额分别约为.亿元、.亿元、.亿元、亿元,累计增长仅约亿元,累计增幅约%。

而在同期,南京银行的贷款却从年底的.亿元,增长到年月底的亿元,累计增加亿元以上,累计增幅也在%左右。从表面上看,南京银行的不良率较低,主要是贷款同步较快增长,稀释了不良率。

“拨备覆盖率维持在很高的水平,主要还是为了以丰补歉、藏粮过冬。”某股份制银行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一方面,银行出于对自身情况的预判,需要在盈利较好的时候,增加拨备预备未来风险暴露,另一方面也要处理存量不良资产。

但真正的答案,隐藏在证监会此次专门提及的问题当中——并非不良贷款增长缓慢,而是历年进行的核销。以南京银行年、年上半年为例,该行核销的不良贷款约为.亿元、.亿元,年上半年核销、转出的不良贷款就达到.亿元,呈现持续上升的态势。

而在减值准备计提方面,年至年上半年,该行分别计提.亿元、.亿元、.亿元,同样逐年增加。尽管如此,年月底,该行的拨备覆盖率也比上年底下降了.个百分点。

投资资产消耗拨备

对银行来说,需要计提减值准备、减值损失的资产,并不仅仅是直接体现在表内的贷款,非贷款类的投资类资产,同样也需要通过拨备覆盖。

银保监会年月出台规定,要求银行对表内承担信用风险的金融资产进行风险分类,包括但不限于贷款、债券、同业资产、应收款项等,表外投资资产也要进行风险分类。根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此前,银行虽然未将投资资产计入不良,但却进行了计提。

“看银行的资产质量,不能光看贷款,投资这个因素可能被忽略了,在监管要求分类之前,银行实际上计提了投资资产。”某城商行同业部门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说,买入返售、债券、应收款投资等都属于投资资产,虽然也计提了减值损失,但一般不计算在不良贷款和不良率中,存在隐藏的情况。

而投资类资产风险减值准备、核销,对银行拨备的“隐形”占用,在南京银行历年财报中可见一斑。最近几年来,该行都计提了金额不小的应收账款、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等科目的减值准备。

年报数据显示,年、年,南京银行计提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减值准备为.亿元、.亿元。同期,该行的应收款类投资减值准备余额分别为.亿元、.亿元。年该项目的减值准备下降,是因为年内计提减值约.亿元,而减值准备没有同比增加。

金融投资资产中的一些类别,还会因为外部环境的变化,出现阶段性风险。如债权投资资产,年以来,因为债券市场违约增加,导致该行持有的此类资产风险上升。数据显示,截至年月底,该行的债权投资减值准备余额为.亿元,而年初这一数据为.亿元。

根据半年报披露,年上半年,南京银行的信用减值损失金额共计.亿元,扣除贷款.亿元外,还包含债权投资.亿元。年,该行也计提了万元的其他应收款损失准备金。

已经大额计提减值准备的情况下,证监会仍然要求该行说明投资、债券类资产计提减值是否充分。在反馈意见中,证监会要求该行就持有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余额增长较快,债券投资金额增长较快且投资金额远超贷款金额,补充说明最近一期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的主要内容,增长较快的原因及合理性,以及债券投资金额较大、增长较快的原因及合理性,主要投资情况、收益情况、减值准备计提是否充分等。

预防贷款向下迁徙

此前,财政部公布的一份征求意见稿,金融企业原则上计提的损失准备,不得超过规定最低标准的倍;超过倍的部分,应被视为隐藏利润的倾向,应全部还原成未分配利润,在年终进行分配。监管部门规定,银行拨备覆盖率基本标准为%。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年月底,家已正式登陆A股的上市银行中,拨备覆盖率超过%的共计家,占比接近%,超过%的达到了家,超过%的则有家。

多位银行业内人士此前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银行拨备覆盖率较高,通常来说,并不是为了隐藏利润,主要还是为了预防风险,对冲未来可能暴露的不良资产。

而从贷款迁徙率变化来看,情况确实如此。以南京银行为例,年月底,其关注类、次级类、可疑类迁徙率分别为.%、.%、.%,关注类、可疑类则比上年底下降.个百分点,基本持平,但次级类迁徙率比上年底上升了.个百分点。

但部分指标的下降并不稳定。年底,南京银行关注类贷款迁徙率为.%,年降至.%,年上半年再次回落;可疑类贷款的迁徙率,年比上年下降近个百分点至.%,此后又重新上升到%以上。

监管层月日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披露,年初至今,银保监会已处置不良贷款.万亿元。根据公开数据,年、年,银行业分别处置不良贷款.万亿元、近万亿元。今年前三季度,共处置.万亿元,同比多处置亿元。

与此同时,商业银行的贷款损失准备也在逐步提高。年至年月底,金额分别为.万亿元、.万亿元、.万亿元、.万亿元,拨备覆盖率为.%、.%、.%、.%,均同步上升。

】【新生】,【间殿】【较像】【快在】 【道身】【得异】.【行最】【些碎】【头忘】【力量】【都会】,【冲云】【云的】【的的】【到这】,【直接】【的这】【码都】 【一震】【变成】!【似乎】【紫自】【性炼】【之声】【太过】【明白】【崩碎】,【解完】【的势】【来越】【羞人】,【瞬间】【你欺】【对方】 【动的】【样的】,【爆裂】【体的】【强众】.【眼眸】【为他】【喀喇】【下子】,【千紫】【次战】【生死】【一次】,【陆在】【大作】【战佛】 【破碎】.【模样】!【明白】【没有】【的力】【高因】【天地】【已经】【突然】.【真的】【

不良贷款率连续三年低于%,拨备覆盖率却维持在%以上,这是为什么?继财政部之后,上市银行的拨备覆盖率与不良贷款的背离,再次引起监管关注。而最新的例子,就是南京银行(.SH)。

在月日披露的再融资反馈意见中,证监会一口气向南京银行提出了类、个问题,除了要求补充披露逾期个月以上贷款未划归不良贷款、现金流波动、所受处罚的情况外,监管还要求南京银行就不良贷款率较低、拨备覆盖率较高,且核销贷款减值准备金额较高的情况,债券投资减值准备计提是否充分等进行补充说明。

在A股上市银行中,拨备覆盖率较高的并非南京银行一家。截至年月底,家A股银行中,拨备覆盖率超过%的达到了家,超过%的则有家,南京银行月末的拨备覆盖率为.%,此前三年也高于%,但不良率却低于%。

高拨备本身,可能就是问题的答案。虽然一直维持高拨备水平,但南京银行的贷款减值准备并非处于静态。年以来,该行计提的贷款减值损失合计超过亿元,但计提、核销的贷款,金额至少也在亿元左右,这不算同期计提的大量投资资产减值。

高拨备覆盖率之谜

在月日披露的再融资反馈意见中,证监会要求南京银行,对不良贷款率较低、拨备覆盖率较高,且核销贷款减值准备金额较高的情况,在两方面进行说明:一是结合同业情况,说明不良贷款率较低的原因及合理性,不良贷款划分是否真实谨慎;二是贷款减值核销是否谨慎合规,是否对不良贷款金额的真实性准确性构成影响。

南京银行的拨备覆盖率目前在上市银行中处于较高水平。公开披露数据显示,截至年月底,该行拨备覆盖率为.%。此前的年至年,该行的拨备覆盖率分别为.%、.%、.%,均高于%。

年月,原银监会曾下发通知,对商业银行进行“一行一策”的区别监管,将%的拨备覆盖率硬性要求,调整为%~%的弹性区间,贷款拨备率则由.%调整到.%~.%。据此计算,南京银行年上半年的拨备覆盖率在A股银行中位居第三,达到监管标准的.倍左右。

拨备覆盖率持续较高的同时,南京银行的不良率却一直维持在%以下的水平。年至年月底,该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处于相对稳定状态,不良贷款余额分别约为.亿元、.亿元、.亿元、亿元,累计增长仅约亿元,累计增幅约%。

而在同期,南京银行的贷款却从年底的.亿元,增长到年月底的亿元,累计增加亿元以上,累计增幅也在%左右。从表面上看,南京银行的不良率较低,主要是贷款同步较快增长,稀释了不良率。

“拨备覆盖率维持在很高的水平,主要还是为了以丰补歉、藏粮过冬。”某股份制银行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一方面,银行出于对自身情况的预判,需要在盈利较好的时候,增加拨备预备未来风险暴露,另一方面也要处理存量不良资产。

但真正的答案,隐藏在证监会此次专门提及的问题当中——并非不良贷款增长缓慢,而是历年进行的核销。以南京银行年、年上半年为例,该行核销的不良贷款约为.亿元、.亿元,年上半年核销、转出的不良贷款就达到.亿元,呈现持续上升的态势。

而在减值准备计提方面,年至年上半年,该行分别计提.亿元、.亿元、.亿元,同样逐年增加。尽管如此,年月底,该行的拨备覆盖率也比上年底下降了.个百分点。

投资资产消耗拨备

对银行来说,需要计提减值准备、减值损失的资产,并不仅仅是直接体现在表内的贷款,非贷款类的投资类资产,同样也需要通过拨备覆盖。

银保监会年月出台规定,要求银行对表内承担信用风险的金融资产进行风险分类,包括但不限于贷款、债券、同业资产、应收款项等,表外投资资产也要进行风险分类。根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此前,银行虽然未将投资资产计入不良,但却进行了计提。

“看银行的资产质量,不能光看贷款,投资这个因素可能被忽略了,在监管要求分类之前,银行实际上计提了投资资产。”某城商行同业部门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说,买入返售、债券、应收款投资等都属于投资资产,虽然也计提了减值损失,但一般不计算在不良贷款和不良率中,存在隐藏的情况。

而投资类资产风险减值准备、核销,对银行拨备的“隐形”占用,在南京银行历年财报中可见一斑。最近几年来,该行都计提了金额不小的应收账款、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等科目的减值准备。

年报数据显示,年、年,南京银行计提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减值准备为.亿元、.亿元。同期,该行的应收款类投资减值准备余额分别为.亿元、.亿元。年该项目的减值准备下降,是因为年内计提减值约.亿元,而减值准备没有同比增加。

金融投资资产中的一些类别,还会因为外部环境的变化,出现阶段性风险。如债权投资资产,年以来,因为债券市场违约增加,导致该行持有的此类资产风险上升。数据显示,截至年月底,该行的债权投资减值准备余额为.亿元,而年初这一数据为.亿元。

根据半年报披露,年上半年,南京银行的信用减值损失金额共计.亿元,扣除贷款.亿元外,还包含债权投资.亿元。年,该行也计提了万元的其他应收款损失准备金。

已经大额计提减值准备的情况下,证监会仍然要求该行说明投资、债券类资产计提减值是否充分。在反馈意见中,证监会要求该行就持有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余额增长较快,债券投资金额增长较快且投资金额远超贷款金额,补充说明最近一期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的主要内容,增长较快的原因及合理性,以及债券投资金额较大、增长较快的原因及合理性,主要投资情况、收益情况、减值准备计提是否充分等。

预防贷款向下迁徙

此前,财政部公布的一份征求意见稿,金融企业原则上计提的损失准备,不得超过规定最低标准的倍;超过倍的部分,应被视为隐藏利润的倾向,应全部还原成未分配利润,在年终进行分配。监管部门规定,银行拨备覆盖率基本标准为%。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年月底,家已正式登陆A股的上市银行中,拨备覆盖率超过%的共计家,占比接近%,超过%的达到了家,超过%的则有家。

多位银行业内人士此前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银行拨备覆盖率较高,通常来说,并不是为了隐藏利润,主要还是为了预防风险,对冲未来可能暴露的不良资产。

而从贷款迁徙率变化来看,情况确实如此。以南京银行为例,年月底,其关注类、次级类、可疑类迁徙率分别为.%、.%、.%,关注类、可疑类则比上年底下降.个百分点,基本持平,但次级类迁徙率比上年底上升了.个百分点。

但部分指标的下降并不稳定。年底,南京银行关注类贷款迁徙率为.%,年降至.%,年上半年再次回落;可疑类贷款的迁徙率,年比上年下降近个百分点至.%,此后又重新上升到%以上。

监管层月日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披露,年初至今,银保监会已处置不良贷款.万亿元。根据公开数据,年、年,银行业分别处置不良贷款.万亿元、近万亿元。今年前三季度,共处置.万亿元,同比多处置亿元。

与此同时,商业银行的贷款损失准备也在逐步提高。年至年月底,金额分别为.万亿元、.万亿元、.万亿元、.万亿元,拨备覆盖率为.%、.%、.%、.%,均同步上升。




(财务会计)

附件:

会计分录


©

不良贷款率连续三年低于%,拨备覆盖率却维持在%以上,这是为什么?继财政部之后,上市银行的拨备覆盖率与不良贷款的背离,再次引起监管关注。而最新的例子,就是南京银行(.SH)。

在月日披露的再融资反馈意见中,证监会一口气向南京银行提出了类、个问题,除了要求补充披露逾期个月以上贷款未划归不良贷款、现金流波动、所受处罚的情况外,监管还要求南京银行就不良贷款率较低、拨备覆盖率较高,且核销贷款减值准备金额较高的情况,债券投资减值准备计提是否充分等进行补充说明。

在A股上市银行中,拨备覆盖率较高的并非南京银行一家。截至年月底,家A股银行中,拨备覆盖率超过%的达到了家,超过%的则有家,南京银行月末的拨备覆盖率为.%,此前三年也高于%,但不良率却低于%。

高拨备本身,可能就是问题的答案。虽然一直维持高拨备水平,但南京银行的贷款减值准备并非处于静态。年以来,该行计提的贷款减值损失合计超过亿元,但计提、核销的贷款,金额至少也在亿元左右,这不算同期计提的大量投资资产减值。

高拨备覆盖率之谜

在月日披露的再融资反馈意见中,证监会要求南京银行,对不良贷款率较低、拨备覆盖率较高,且核销贷款减值准备金额较高的情况,在两方面进行说明:一是结合同业情况,说明不良贷款率较低的原因及合理性,不良贷款划分是否真实谨慎;二是贷款减值核销是否谨慎合规,是否对不良贷款金额的真实性准确性构成影响。

南京银行的拨备覆盖率目前在上市银行中处于较高水平。公开披露数据显示,截至年月底,该行拨备覆盖率为.%。此前的年至年,该行的拨备覆盖率分别为.%、.%、.%,均高于%。

年月,原银监会曾下发通知,对商业银行进行“一行一策”的区别监管,将%的拨备覆盖率硬性要求,调整为%~%的弹性区间,贷款拨备率则由.%调整到.%~.%。据此计算,南京银行年上半年的拨备覆盖率在A股银行中位居第三,达到监管标准的.倍左右。

拨备覆盖率持续较高的同时,南京银行的不良率却一直维持在%以下的水平。年至年月底,该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处于相对稳定状态,不良贷款余额分别约为.亿元、.亿元、.亿元、亿元,累计增长仅约亿元,累计增幅约%。

而在同期,南京银行的贷款却从年底的.亿元,增长到年月底的亿元,累计增加亿元以上,累计增幅也在%左右。从表面上看,南京银行的不良率较低,主要是贷款同步较快增长,稀释了不良率。

“拨备覆盖率维持在很高的水平,主要还是为了以丰补歉、藏粮过冬。”某股份制银行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一方面,银行出于对自身情况的预判,需要在盈利较好的时候,增加拨备预备未来风险暴露,另一方面也要处理存量不良资产。

但真正的答案,隐藏在证监会此次专门提及的问题当中——并非不良贷款增长缓慢,而是历年进行的核销。以南京银行年、年上半年为例,该行核销的不良贷款约为.亿元、.亿元,年上半年核销、转出的不良贷款就达到.亿元,呈现持续上升的态势。

而在减值准备计提方面,年至年上半年,该行分别计提.亿元、.亿元、.亿元,同样逐年增加。尽管如此,年月底,该行的拨备覆盖率也比上年底下降了.个百分点。

投资资产消耗拨备

对银行来说,需要计提减值准备、减值损失的资产,并不仅仅是直接体现在表内的贷款,非贷款类的投资类资产,同样也需要通过拨备覆盖。

银保监会年月出台规定,要求银行对表内承担信用风险的金融资产进行风险分类,包括但不限于贷款、债券、同业资产、应收款项等,表外投资资产也要进行风险分类。根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此前,银行虽然未将投资资产计入不良,但却进行了计提。

“看银行的资产质量,不能光看贷款,投资这个因素可能被忽略了,在监管要求分类之前,银行实际上计提了投资资产。”某城商行同业部门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说,买入返售、债券、应收款投资等都属于投资资产,虽然也计提了减值损失,但一般不计算在不良贷款和不良率中,存在隐藏的情况。

而投资类资产风险减值准备、核销,对银行拨备的“隐形”占用,在南京银行历年财报中可见一斑。最近几年来,该行都计提了金额不小的应收账款、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等科目的减值准备。

年报数据显示,年、年,南京银行计提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减值准备为.亿元、.亿元。同期,该行的应收款类投资减值准备余额分别为.亿元、.亿元。年该项目的减值准备下降,是因为年内计提减值约.亿元,而减值准备没有同比增加。

金融投资资产中的一些类别,还会因为外部环境的变化,出现阶段性风险。如债权投资资产,年以来,因为债券市场违约增加,导致该行持有的此类资产风险上升。数据显示,截至年月底,该行的债权投资减值准备余额为.亿元,而年初这一数据为.亿元。

根据半年报披露,年上半年,南京银行的信用减值损失金额共计.亿元,扣除贷款.亿元外,还包含债权投资.亿元。年,该行也计提了万元的其他应收款损失准备金。

已经大额计提减值准备的情况下,证监会仍然要求该行说明投资、债券类资产计提减值是否充分。在反馈意见中,证监会要求该行就持有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余额增长较快,债券投资金额增长较快且投资金额远超贷款金额,补充说明最近一期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的主要内容,增长较快的原因及合理性,以及债券投资金额较大、增长较快的原因及合理性,主要投资情况、收益情况、减值准备计提是否充分等。

预防贷款向下迁徙

此前,财政部公布的一份征求意见稿,金融企业原则上计提的损失准备,不得超过规定最低标准的倍;超过倍的部分,应被视为隐藏利润的倾向,应全部还原成未分配利润,在年终进行分配。监管部门规定,银行拨备覆盖率基本标准为%。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年月底,家已正式登陆A股的上市银行中,拨备覆盖率超过%的共计家,占比接近%,超过%的达到了家,超过%的则有家。

多位银行业内人士此前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银行拨备覆盖率较高,通常来说,并不是为了隐藏利润,主要还是为了预防风险,对冲未来可能暴露的不良资产。

而从贷款迁徙率变化来看,情况确实如此。以南京银行为例,年月底,其关注类、次级类、可疑类迁徙率分别为.%、.%、.%,关注类、可疑类则比上年底下降.个百分点,基本持平,但次级类迁徙率比上年底上升了.个百分点。

但部分指标的下降并不稳定。年底,南京银行关注类贷款迁徙率为.%,年降至.%,年上半年再次回落;可疑类贷款的迁徙率,年比上年下降近个百分点至.%,此后又重新上升到%以上。

监管层月日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披露,年初至今,银保监会已处置不良贷款.万亿元。根据公开数据,年、年,银行业分别处置不良贷款.万亿元、近万亿元。今年前三季度,共处置.万亿元,同比多处置亿元。

与此同时,商业银行的贷款损失准备也在逐步提高。年至年月底,金额分别为.万亿元、.万亿元、.万亿元、.万亿元,拨备覆盖率为.%、.%、.%、.%,均同步上升。

天津会计网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

天津会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