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越来越多来自金融系统的专业人才赴地方担任分管金融的副省长(副市长),业内称之为“金融副省长现象”。与此同时,陆续有金融副省长回归金融系统。年月日下午,国家开发银行在京召开干部大会。中组部干部四局负责同志在会上宣布了中共中央的有关任免决定,欧阳卫民任国家开发银行党委副书记;郑之杰不再担任国家开发银行党委副书记。

据不完全统计,除广东省原副省长欧阳卫民刚刚回归金融系统外,目前在任的金融副省长已有名,绝大多数人事调动集中在年以后,近两年任命的金融副省长人数多达人。由于这一时点恰逢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等三大攻坚战开局,有观点认为,密集任命有防范化解地方金融风险的考量。

金融与实体经济是共生共荣的关系,金融活,经济活;金融稳,经济稳。经济兴,金融兴;经济强,金融强。地方经济的高质量发展,离不开有效金融资源助力;同样,金融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离不开对实体经济发展更深刻更接地气的了解。具备深厚专业背景的金融副省长,是连接金融与实体经济的专业型官员,可以更好地运用金融工具,化解地方金融风险,解决实体经济、社会民生领域发展的痛点难点。

群体画像:高学历、年轻化

如果对金融副省长群体画像,高学历、年轻化是基本特征。位金融副省长赴任地方之前,几乎均担任过五大行的副行长,或者在金融监管部门任职多年。从学历看,他们当中有名博士,其中经济学博士有名,甚至不乏海外名校毕业的亮眼“学霸”。

和以往省级副职官员相比,这群金融副省长相对比较年轻,平均年龄在岁左右,后有人,分别是刘强、李云泽、郭宁宁、张立林、李波、葛海蛟,这在省级干部群体中并不多见。

从地域分布看,可谓通盘考虑、均衡布局。既有在广东、福建、浙江、江苏、山东等东部沿海经济大省推动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也有在辽宁、吉林等经济欠发达地区担起金融助力东北振兴重任,还有在山西、四川、贵州等中西部地区谋划崛起之势。此外,北京、天津、上海、重庆四个直辖市也均有安排金融副市长。证券时报记者了解到,后续仍有四大行副行长有望赴任地方,金融系统为地方输送专业型官员的渠道将愈发畅通。

有资深国有大行人士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近些年来恰逢不少省部级干部到龄退休,亟待中坚力量补位,无论是地方经济发展,还是防范化解风险,两者的综合协调都离不开金融。在大银行、金融监管部门成长起来的干部,大多政治素养过硬,专业能力很强,自然成为金融副省长的合适人选。

金融系统的专业人才到地方任职并非近两年才有的新鲜事,中国金融业的一些风云人物此前都有主政地方的经历,在金融系统与地方之间实现“折返跑”。比如,人民银行原行长戴相龙曾担任过年的天津市市长,后出任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郭树清曾从证监会主席转任山东省省长,后又回归金融系统担任银保监会主席;现任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同样在金融系统与地方政府之间实现了多次“折返跑”。

在金融系统内部,金融干部到地方挂职历练比较普遍,这也算是金融系统与地方政府良性互动的常态化机制。不同于金融副省长这类高级别的人事调动,金融系统干部挂职多是处级干部,金融监管部门、政策性银行、国有大行等机构的处级、副处级干部通常会到区县一级挂职地方政府副职,挂职交流两三年后再重新回到金融系统原单位。

近两年来,除了在原有的常态化干部交流机制外,厅局级以上金融人才提拔变得密集。今年以来,前期赴任的金融副省长也开始陆续回归金融系统,如农业银行“老将”刘桂平在出任重庆市副市长近年后,于今年初开始担任建设银行行长;在担任广州市副市长、广东省副省长等职近年后,央行“老将”欧阳卫民也将出任国开行行长。另有分析人士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目前在任的这些金融副省长不排除未来几年后重新回归金融系统担任要职,实现金融人才在金融体系与地方政府之间的双向流通。

全新使命:压实地方金融监管责任

相比于其他省级官员,金融高官赴任省级干部,可以凭借着自身强大的金融资源调动能力,有的放矢地拆弹地方重大金融风险,推动地方经济转型发展。

北京一位银行业资深人士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广州市之所以能走在主动化解PP网络借贷风险的全国前列,离不开欧阳卫民在广州市工作期间,提早捕捉到PP风险,并通过引进专业人才,运用大数据实施监测防范资金流动风险,早在年就主动刺破个别PP网贷机构的风险,实现网贷风险稳妥有序化解。后来,广州探索的这套金融风险监测防控的大数据平台,也被其他省份引入使用。此外,在对小贷公司等非银行金融机构的整顿中,广东省也在全国较早通过建立行业协会、完善地方监管机制等方式及时“点杀”风险。

年月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明确提出从我国国情出发推进金融监管体制改革,增强金融监管协调的权威性、有效性,强化金融监管的专业性统一性穿透性,所有金融业务都要纳入监管,及时有效识别和化解风险。要坚持中央统一规则,压实地方监管责任,加强金融监管问责。地方政府要在坚持金融管理,主要是中央事权的前提下,按照中央统一规则,强化属地风险处置责任。

年以来,各地陆续挂牌地方金融监管局,负责对“+”类机构的监管,即对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担保公司、区域性股权市场、典当行、融资租赁公司、商业保理公司、地方资产管理公司依法依规实施监管;并强化对辖区内投资公司、开展信用互助的农民专业合作社、社会众筹机构、地方各类交易场所等的监管,严格限定经营范围。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分析,各地金融监管局挂牌,地方金融监管被赋予更高的监管权限和监管职能,地方需要懂金融的官员,这波副省长的密集任命是顺势而为。从已公开的部分省政府领导班子工作分工看,大部分金融副省长就主要负责联系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一行两会”派出机构和驻本省金融机构等。

特殊能力:调动金融资源惠及地方

压实地方金融监管责任需要金融副省长主持,防范化解地方债务风险、助力地方经济转型发展,同样离不开金融副省长所特有的金融资源协调能力。

从大行副行长“变身”地方大员,凭借自身专业金融素养支撑,金融副省长的角色转换非常自如。刚刚履新贵州省副省长不满个月的工商银行原副行长谭炯,于月日带队到上交所举办贵州省债券市场投资者恳谈会,引发债市较大反响。谭炯在恳谈会上表示,会坚持把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作为实现高质量发展必须跨越的重大关口,按照谁举债、谁负责,市场化、法治化、平等和风险共担的原则,加快推进投转入,盘活债务对应资产,着力化解债务风险。更为重要的是,他还就如何化解存量地方政府隐性债务,以及如何强化新增企业债券的全链条监测等具体问题提出政府应对举措。不少债券从业人士反映,贵州省此举利于稳定投资者预期,有助于稳妥化解债务风险。

履新辽宁省副省长仅个月有余的建设银行原副行长张立林,月日出席“金融助振兴—辽宁行动”主旨会议,并代表省政府分别与国开行、五大国有银行等家金融机构签署战略合作协议。辽宁省政府还就下一步全面服务实体经济、加强金融风险防控、持续优化金融环境等提出具体落实举措。

上述资深国有大行人士表示,不论是用时间换空间的方式有序化解债务风险,还是实现经济结构的腾笼换鸟,都离不开金融资源的支持。金融是建立在信用的基础上,而信用有时在中国的特定环境下又是事在人为。金融副省长可以凭借所带来的金融资源和自身专业的金融能力让地方受益。同样,不同于一直在金融体系内部历练成长的金融官员,有过地方执政经验的官员重回金融系统后,其管理思路明显不同的一点,就在于更善于从综合协调的角度调动金融机构内部的部门间业务协同,并且对于动用金融的力量解决经济转型和社会民生的痛点有更多切实感受和行动。

文章来源:SEO    发布时间:2019-11-20 14:33:18  【字号:      】

越来越多来自金融系统的专业人才赴地方担任分管金融的副省长(副市长),业内称之为“金融副省长现象”。与此同时,陆续有金融副省长回归金融系统。年月日下午,国家开发银行在京召开干部大会。中组部干部四局负责同志在会上宣布了中共中央的有关任免决定,欧阳卫民任国家开发银行党委副书记;郑之杰不再担任国家开发银行党委副书记。

据不完全统计,除广东省原副省长欧阳卫民刚刚回归金融系统外,目前在任的金融副省长已有名,绝大多数人事调动集中在年以后,近两年任命的金融副省长人数多达人。由于这一时点恰逢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等三大攻坚战开局,有观点认为,密集任命有防范化解地方金融风险的考量。

金融与实体经济是共生共荣的关系,金融活,经济活;金融稳,经济稳。经济兴,金融兴;经济强,金融强。地方经济的高质量发展,离不开有效金融资源助力;同样,金融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离不开对实体经济发展更深刻更接地气的了解。具备深厚专业背景的金融副省长,是连接金融与实体经济的专业型官员,可以更好地运用金融工具,化解地方金融风险,解决实体经济、社会民生领域发展的痛点难点。

群体画像:高学历、年轻化

如果对金融副省长群体画像,高学历、年轻化是基本特征。位金融副省长赴任地方之前,几乎均担任过五大行的副行长,或者在金融监管部门任职多年。从学历看,他们当中有名博士,其中经济学博士有名,甚至不乏海外名校毕业的亮眼“学霸”。

和以往省级副职官员相比,这群金融副省长相对比较年轻,平均年龄在岁左右,后有人,分别是刘强、李云泽、郭宁宁、张立林、李波、葛海蛟,这在省级干部群体中并不多见。

从地域分布看,可谓通盘考虑、均衡布局。既有在广东、福建、浙江、江苏、山东等东部沿海经济大省推动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也有在辽宁、吉林等经济欠发达地区担起金融助力东北振兴重任,还有在山西、四川、贵州等中西部地区谋划崛起之势。此外,北京、天津、上海、重庆四个直辖市也均有安排金融副市长。证券时报记者了解到,后续仍有四大行副行长有望赴任地方,金融系统为地方输送专业型官员的渠道将愈发畅通。

有资深国有大行人士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近些年来恰逢不少省部级干部到龄退休,亟待中坚力量补位,无论是地方经济发展,还是防范化解风险,两者的综合协调都离不开金融。在大银行、金融监管部门成长起来的干部,大多政治素养过硬,专业能力很强,自然成为金融副省长的合适人选。

金融系统的专业人才到地方任职并非近两年才有的新鲜事,中国金融业的一些风云人物此前都有主政地方的经历,在金融系统与地方之间实现“折返跑”。比如,人民银行原行长戴相龙曾担任过年的天津市市长,后出任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郭树清曾从证监会主席转任山东省省长,后又回归金融系统担任银保监会主席;现任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同样在金融系统与地方政府之间实现了多次“折返跑”。

在金融系统内部,金融干部到地方挂职历练比较普遍,这也算是金融系统与地方政府良性互动的常态化机制。不同于金融副省长这类高级别的人事调动,金融系统干部挂职多是处级干部,金融监管部门、政策性银行、国有大行等机构的处级、副处级干部通常会到区县一级挂职地方政府副职,挂职交流两三年后再重新回到金融系统原单位。

近两年来,除了在原有的常态化干部交流机制外,厅局级以上金融人才提拔变得密集。今年以来,前期赴任的金融副省长也开始陆续回归金融系统,如农业银行“老将”刘桂平在出任重庆市副市长近年后,于今年初开始担任建设银行行长;在担任广州市副市长、广东省副省长等职近年后,央行“老将”欧阳卫民也将出任国开行行长。另有分析人士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目前在任的这些金融副省长不排除未来几年后重新回归金融系统担任要职,实现金融人才在金融体系与地方政府之间的双向流通。

全新使命:压实地方金融监管责任

相比于其他省级官员,金融高官赴任省级干部,可以凭借着自身强大的金融资源调动能力,有的放矢地拆弹地方重大金融风险,推动地方经济转型发展。

北京一位银行业资深人士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广州市之所以能走在主动化解PP网络借贷风险的全国前列,离不开欧阳卫民在广州市工作期间,提早捕捉到PP风险,并通过引进专业人才,运用大数据实施监测防范资金流动风险,早在年就主动刺破个别PP网贷机构的风险,实现网贷风险稳妥有序化解。后来,广州探索的这套金融风险监测防控的大数据平台,也被其他省份引入使用。此外,在对小贷公司等非银行金融机构的整顿中,广东省也在全国较早通过建立行业协会、完善地方监管机制等方式及时“点杀”风险。

年月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明确提出从我国国情出发推进金融监管体制改革,增强金融监管协调的权威性、有效性,强化金融监管的专业性统一性穿透性,所有金融业务都要纳入监管,及时有效识别和化解风险。要坚持中央统一规则,压实地方监管责任,加强金融监管问责。地方政府要在坚持金融管理,主要是中央事权的前提下,按照中央统一规则,强化属地风险处置责任。

年以来,各地陆续挂牌地方金融监管局,负责对“+”类机构的监管,即对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担保公司、区域性股权市场、典当行、融资租赁公司、商业保理公司、地方资产管理公司依法依规实施监管;并强化对辖区内投资公司、开展信用互助的农民专业合作社、社会众筹机构、地方各类交易场所等的监管,严格限定经营范围。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分析,各地金融监管局挂牌,地方金融监管被赋予更高的监管权限和监管职能,地方需要懂金融的官员,这波副省长的密集任命是顺势而为。从已公开的部分省政府领导班子工作分工看,大部分金融副省长就主要负责联系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一行两会”派出机构和驻本省金融机构等。

特殊能力:调动金融资源惠及地方

压实地方金融监管责任需要金融副省长主持,防范化解地方债务风险、助力地方经济转型发展,同样离不开金融副省长所特有的金融资源协调能力。

从大行副行长“变身”地方大员,凭借自身专业金融素养支撑,金融副省长的角色转换非常自如。刚刚履新贵州省副省长不满个月的工商银行原副行长谭炯,于月日带队到上交所举办贵州省债券市场投资者恳谈会,引发债市较大反响。谭炯在恳谈会上表示,会坚持把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作为实现高质量发展必须跨越的重大关口,按照谁举债、谁负责,市场化、法治化、平等和风险共担的原则,加快推进投转入,盘活债务对应资产,着力化解债务风险。更为重要的是,他还就如何化解存量地方政府隐性债务,以及如何强化新增企业债券的全链条监测等具体问题提出政府应对举措。不少债券从业人士反映,贵州省此举利于稳定投资者预期,有助于稳妥化解债务风险。

履新辽宁省副省长仅个月有余的建设银行原副行长张立林,月日出席“金融助振兴—辽宁行动”主旨会议,并代表省政府分别与国开行、五大国有银行等家金融机构签署战略合作协议。辽宁省政府还就下一步全面服务实体经济、加强金融风险防控、持续优化金融环境等提出具体落实举措。

上述资深国有大行人士表示,不论是用时间换空间的方式有序化解债务风险,还是实现经济结构的腾笼换鸟,都离不开金融资源的支持。金融是建立在信用的基础上,而信用有时在中国的特定环境下又是事在人为。金融副省长可以凭借所带来的金融资源和自身专业的金融能力让地方受益。同样,不同于一直在金融体系内部历练成长的金融官员,有过地方执政经验的官员重回金融系统后,其管理思路明显不同的一点,就在于更善于从综合协调的角度调动金融机构内部的部门间业务协同,并且对于动用金融的力量解决经济转型和社会民生的痛点有更多切实感受和行动。

会计初级-天津会计网-中级财务会计报表学习网站山西新闻网具有新闻采写社会化媒体资讯和产品为一体的互联网媒体平台记录社会、传播信息每天24小时面向广大网民和网络媒体,快速、准确地提供文字、图片、视频等多样化的资讯服务力求及时、客观、权威、独立地报道新闻,致力于应用前沿。自年国内第一家PP网贷平台上线以来,PP网贷行业不知不觉已走过十二个春秋。近年随着监管政策趋严和备案始终未能落定,不少平台主动或被动离开PP网贷行业,但有部分上线较早的老平台仍在坚守。本文将对年及以前成立的平台从数据、业务等方面分析其运营现状,本文将对年及以前成立的PP网贷平台统称为老平台。一、老平台总体情况.运营老平台概况据网贷之家不完全统计,截至年月日,全国目前正在运营的PP网贷平台中有家老平台(本文的正在运营平台是指月仍在正常发标的平台,由于陆金服和瑞银创投已暂停发标超个月,圈圈金服自月底开始也暂停发新标,故不计入本文统计口径),占同期全国正常运营平台总数的%。从具体平台来看,多为行业品牌知名度较高的平台,如拍拍贷、人人贷、宜人贷等行业头部平台均为年及以前上线。从地域分布来看,这家正在运营的老平台分布在个省市,其中上海和广东分别有家,北京有家老平台,浙江有家老平台,江苏和山东省各有家。从老平台背景来看,上市系平台最多,有家,占样本总数的%,其中家为股权上市;其次是民营系平台和风投系平台,分别占比.%;银行系平台有家,占比为.%。总体来看,超七成老平台为上市系、风投系或银行系等有背景”的平台。另外,在行业监管趋严的大环境下,部分老平台成功登陆资本市场,如宜人贷、拍拍贷和微贷网成功登陆美国纽交所资本市场,你我贷的母公司嘉银金科也于年月成功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停业及问题平台与部分老平台在如今强监管的大环境下仍受到资本青睐不同的是,有部分老平台因业务不合规、经营不善、竞争力不足等原因在大浪淘沙中被淘汰出局,甚至有部分老平台通过PP网贷平台进行自融,出现恶性退出事件,严重损害了出借人的权益。据网贷之家不完全统计,截至年月底,全国累计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为家,其中有家停业及问题平台为年及以前上线的老平台,占历史累计停业及问题平台数的.%。其中,提现困难的平台(包括发布延期兑付公告的平台)占比最高,为.%;其次是停业平台,占比为.%。二、从数据看正在运营老平台运营现状年月互金整治办与网贷整治办联合下发的《关于进一步做实PP网络借贷合规检查及后续工作的通知》流出,通知对系统接入做出指导,并明确提出两个三降”确保目标:一是确保辖区PP平台总数、业务总规模、投资人数实现三降”;二是确保每家PP平台投资者数量、业务规模以及借款人数实现三降”。本文将从成交量、借贷余额、借款人数和出借人数等维度分析当前老平台运营现状和三降”执行情况。.成交量变化从老平台运营数据来看,这家老平台年-月累计成交量为.亿元,占同期全国PP网贷行业成交量的.%,占比远高于其平台数量占比,可以看出老平台虽然数量少,但多数已成长为PP网贷行业的领头羊,在行业占据重要地位。从年各月老平台成交量走势来看,老平台月成交量整体呈下降趋势,与全国成交量走势基本保持一致。据统计,这家老平台年月成交量总计为.亿元,较年月成交量(.亿元)下降了.%,而这主要是受三降”监管政策影响以及部分地区要求平台快速压降规模所致。以年月作为基准月,对这家样本平台年月成交量和月成交量进行对比,发现这家样本平台月成交量较月份均出现较大幅度下降。其中月成交量较月成交量下降%-%的平台最多,有家平台;下降幅度在%以下及%-%分别有家平台;下降幅度在%以上的平台有家,分别为开鑫贷、拍拍贷、你我贷和投哪网。.借贷余额根据平台官网或中国互金协会披露的数据,截至年月底,这家样本平台的借贷余额为.亿元,占同期全国PP网贷行业借贷余额的.%。从年各月底老平台借贷余额占全国借贷余额比例来看,集中度整体呈上升趋势。以年月底借贷余额为基准,对比这家老平台月底和月底借贷余额变化发现:成老平台月底借贷余额较月底出现下降,其中开鑫贷下降幅度最大,下降了.%;其次是拍拍贷,月底借贷余额为.亿元,较月底下降了.%;投哪网和你我贷月底借贷余额较年初分别下降了.%和.%。.当前出借人和借款人据平台官网或中互金协会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年月底,这家老平台当前出借人数和借款人数据分别为.万人和.万人(当前出借人数和借款人数均未去重)。由于人人聚财仅披露月底当前出借人和借款人情况,将从样本中剔除,从其余家样本平台年各月当前出借人和借款人走势来看,两者走势基本一致,均呈现逐月下降趋势,而这一趋势主要与受三降”政策影响,平台缩减规模减少发标量,以及受行业风险事件频发影响,出借人信心下降有关。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在强监管的高压下,不少老平台纷纷启动自查,落实监管要求,严格执行三降”政策。以上海八年老平台爱投金融为例,爱投金融于年月日成立,同年月日正式上线,由上海财经大学金融博士创立,从披露的信息来看,平台合规意愿较强,基本在相关政策出台后即及时跟进和调整,如年月日平台注册资本由万元增至.亿元,同时其积极落实三降”,如根据其官网披露,爱投金融年月成交量为.万元,较年月下降.%,月底借贷余额为.亿元,较年初借贷余额下降了.%。另外,爱投金融目前已完成国家互联网安全应急中心实时数据系统接入和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实时数据系统接入。三、正在运营老平台业务现状.业务分布:超半数老平台主打个人信贷从老平台业务来看,多家老平台深耕于垂直细分领域,如拍拍贷专注于线上个人小额信贷,又如爱投金融深耕于抵押类业务,并且以房产抵押类资产为主,资产主要来源于合作机构,根据其年第二季度运营报告显示,爱投金融第二季度房抵贷和车抵贷借款项目占比达到%,从出借人对平台的印象来看,主要为回款及时、提现到账快、体验较好等。本文将PP网贷平台的业务类型主要分为个人信贷、抵押贷及企业贷。由于部分平台涉及多种业务类型,本文将根据业务类型占比最高的进行归类。从这家老平台的主营业务来看:有家主打个人信贷,如拍拍贷、宜人贷、人人贷等,占样本总数的.%;家主营业务为抵押类贷款;家主营企业贷业务。总体来看,老平台主营业务是以小额分散的个人信贷为主,并且主打个人信贷的平台多青睐于消费金融业务,这主要与此前的限额令有关。、业务调整:引入机构资金成部分老平台新出路自号文提出积极引导部分机构转型为网络小贷公司、助贷机构或为持牌资产管理机构导流等,部分PP网贷平台便开始迅速布局助贷业务,特别是随着行业清退的加速以及三降”的执行,引入机构资金、发展助货业务成为了部分老平台的新出路和盈利点。根据部分老平台公开披露的信息来看:拍拍贷近一年机构资金占比大幅提升,根据其月日上市公司公告披露,拍拍贷年第三季度机构资金占比已上升至.%,远高于年第三季度的.%和年第二季度的.%;根据微贷网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微贷网年第二季度贷款发放量中机构资金占比为.%;宜人贷虽在第二季度财报中未披露机构资金占比的具体情况,但提及现已获得机构合作伙伴近亿的信贷额度。另外,人人贷所属集团友信金服在今年以来也逐步调整策略,引入了机构资金,年月份集团单月新增业务中约%为银行等金融机构资金。四、总结纵观PP网贷行业历史长河,老平台见证了PP网贷行业从默默无闻到野蛮生长再到规范发展的全过程,不少老平台俨然已成长为PP网贷行业的领头羊和方向标。同时老平台在拥抱监管上也显示出较大的热情,合规意愿较强,积极落实三降”监管要求,完成实时数据接入。但同样受行业清退的加速以及三降”的严格执行影响,部分老平台开始加速引入机构资金,发展助贷业务,发掘新的盈利点和为战略转型做准备。

自年国内第一家PP网贷平台上线以来,PP网贷行业不知不觉已走过十二个春秋。近年随着监管政策趋严和备案始终未能落定,不少平台主动或被动离开PP网贷行业,但有部分上线较早的老平台仍在坚守。本文将对年及以前成立的平台从数据、业务等方面分析其运营现状,本文将对年及以前成立的PP网贷平台统称为老平台。一、老平台总体情况.运营老平台概况据网贷之家不完全统计,截至年月日,全国目前正在运营的PP网贷平台中有家老平台(本文的正在运营平台是指月仍在正常发标的平台,由于陆金服和瑞银创投已暂停发标超个月,圈圈金服自月底开始也暂停发新标,故不计入本文统计口径),占同期全国正常运营平台总数的%。从具体平台来看,多为行业品牌知名度较高的平台,如拍拍贷、人人贷、宜人贷等行业头部平台均为年及以前上线。从地域分布来看,这家正在运营的老平台分布在个省市,其中上海和广东分别有家,北京有家老平台,浙江有家老平台,江苏和山东省各有家。从老平台背景来看,上市系平台最多,有家,占样本总数的%,其中家为股权上市;其次是民营系平台和风投系平台,分别占比.%;银行系平台有家,占比为.%。总体来看,超七成老平台为上市系、风投系或银行系等有背景”的平台。另外,在行业监管趋严的大环境下,部分老平台成功登陆资本市场,如宜人贷、拍拍贷和微贷网成功登陆美国纽交所资本市场,你我贷的母公司嘉银金科也于年月成功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停业及问题平台与部分老平台在如今强监管的大环境下仍受到资本青睐不同的是,有部分老平台因业务不合规、经营不善、竞争力不足等原因在大浪淘沙中被淘汰出局,甚至有部分老平台通过PP网贷平台进行自融,出现恶性退出事件,严重损害了出借人的权益。据网贷之家不完全统计,截至年月底,全国累计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为家,其中有家停业及问题平台为年及以前上线的老平台,占历史累计停业及问题平台数的.%。其中,提现困难的平台(包括发布延期兑付公告的平台)占比最高,为.%;其次是停业平台,占比为.%。二、从数据看正在运营老平台运营现状年月互金整治办与网贷整治办联合下发的《关于进一步做实PP网络借贷合规检查及后续工作的通知》流出,通知对系统接入做出指导,并明确提出两个三降”确保目标:一是确保辖区PP平台总数、业务总规模、投资人数实现三降”;二是确保每家PP平台投资者数量、业务规模以及借款人数实现三降”。本文将从成交量、借贷余额、借款人数和出借人数等维度分析当前老平台运营现状和三降”执行情况。.成交量变化从老平台运营数据来看,这家老平台年-月累计成交量为.亿元,占同期全国PP网贷行业成交量的.%,占比远高于其平台数量占比,可以看出老平台虽然数量少,但多数已成长为PP网贷行业的领头羊,在行业占据重要地位。从年各月老平台成交量走势来看,老平台月成交量整体呈下降趋势,与全国成交量走势基本保持一致。据统计,这家老平台年月成交量总计为.亿元,较年月成交量(.亿元)下降了.%,而这主要是受三降”监管政策影响以及部分地区要求平台快速压降规模所致。以年月作为基准月,对这家样本平台年月成交量和月成交量进行对比,发现这家样本平台月成交量较月份均出现较大幅度下降。其中月成交量较月成交量下降%-%的平台最多,有家平台;下降幅度在%以下及%-%分别有家平台;下降幅度在%以上的平台有家,分别为开鑫贷、拍拍贷、你我贷和投哪网。.借贷余额根据平台官网或中国互金协会披露的数据,截至年月底,这家样本平台的借贷余额为.亿元,占同期全国PP网贷行业借贷余额的.%。从年各月底老平台借贷余额占全国借贷余额比例来看,集中度整体呈上升趋势。以年月底借贷余额为基准,对比这家老平台月底和月底借贷余额变化发现:成老平台月底借贷余额较月底出现下降,其中开鑫贷下降幅度最大,下降了.%;其次是拍拍贷,月底借贷余额为.亿元,较月底下降了.%;投哪网和你我贷月底借贷余额较年初分别下降了.%和.%。.当前出借人和借款人据平台官网或中互金协会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年月底,这家老平台当前出借人数和借款人数据分别为.万人和.万人(当前出借人数和借款人数均未去重)。由于人人聚财仅披露月底当前出借人和借款人情况,将从样本中剔除,从其余家样本平台年各月当前出借人和借款人走势来看,两者走势基本一致,均呈现逐月下降趋势,而这一趋势主要与受三降”政策影响,平台缩减规模减少发标量,以及受行业风险事件频发影响,出借人信心下降有关。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在强监管的高压下,不少老平台纷纷启动自查,落实监管要求,严格执行三降”政策。以上海八年老平台爱投金融为例,爱投金融于年月日成立,同年月日正式上线,由上海财经大学金融博士创立,从披露的信息来看,平台合规意愿较强,基本在相关政策出台后即及时跟进和调整,如年月日平台注册资本由万元增至.亿元,同时其积极落实三降”,如根据其官网披露,爱投金融年月成交量为.万元,较年月下降.%,月底借贷余额为.亿元,较年初借贷余额下降了.%。另外,爱投金融目前已完成国家互联网安全应急中心实时数据系统接入和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实时数据系统接入。三、正在运营老平台业务现状.业务分布:超半数老平台主打个人信贷从老平台业务来看,多家老平台深耕于垂直细分领域,如拍拍贷专注于线上个人小额信贷,又如爱投金融深耕于抵押类业务,并且以房产抵押类资产为主,资产主要来源于合作机构,根据其年第二季度运营报告显示,爱投金融第二季度房抵贷和车抵贷借款项目占比达到%,从出借人对平台的印象来看,主要为回款及时、提现到账快、体验较好等。本文将PP网贷平台的业务类型主要分为个人信贷、抵押贷及企业贷。由于部分平台涉及多种业务类型,本文将根据业务类型占比最高的进行归类。从这家老平台的主营业务来看:有家主打个人信贷,如拍拍贷、宜人贷、人人贷等,占样本总数的.%;家主营业务为抵押类贷款;家主营企业贷业务。总体来看,老平台主营业务是以小额分散的个人信贷为主,并且主打个人信贷的平台多青睐于消费金融业务,这主要与此前的限额令有关。、业务调整:引入机构资金成部分老平台新出路自号文提出积极引导部分机构转型为网络小贷公司、助贷机构或为持牌资产管理机构导流等,部分PP网贷平台便开始迅速布局助贷业务,特别是随着行业清退的加速以及三降”的执行,引入机构资金、发展助货业务成为了部分老平台的新出路和盈利点。根据部分老平台公开披露的信息来看:拍拍贷近一年机构资金占比大幅提升,根据其月日上市公司公告披露,拍拍贷年第三季度机构资金占比已上升至.%,远高于年第三季度的.%和年第二季度的.%;根据微贷网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微贷网年第二季度贷款发放量中机构资金占比为.%;宜人贷虽在第二季度财报中未披露机构资金占比的具体情况,但提及现已获得机构合作伙伴近亿的信贷额度。另外,人人贷所属集团友信金服在今年以来也逐步调整策略,引入了机构资金,年月份集团单月新增业务中约%为银行等金融机构资金。四、总结纵观PP网贷行业历史长河,老平台见证了PP网贷行业从默默无闻到野蛮生长再到规范发展的全过程,不少老平台俨然已成长为PP网贷行业的领头羊和方向标。同时老平台在拥抱监管上也显示出较大的热情,合规意愿较强,积极落实三降”监管要求,完成实时数据接入。但同样受行业清退的加速以及三降”的严格执行影响,部分老平台开始加速引入机构资金,发展助贷业务,发掘新的盈利点和为战略转型做准备。

越来越多来自金融系统的专业人才赴地方担任分管金融的副省长(副市长),业内称之为“金融副省长现象”。与此同时,陆续有金融副省长回归金融系统。年月日下午,国家开发银行在京召开干部大会。中组部干部四局负责同志在会上宣布了中共中央的有关任免决定,欧阳卫民任国家开发银行党委副书记;郑之杰不再担任国家开发银行党委副书记。

据不完全统计,除广东省原副省长欧阳卫民刚刚回归金融系统外,目前在任的金融副省长已有名,绝大多数人事调动集中在年以后,近两年任命的金融副省长人数多达人。由于这一时点恰逢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等三大攻坚战开局,有观点认为,密集任命有防范化解地方金融风险的考量。

金融与实体经济是共生共荣的关系,金融活,经济活;金融稳,经济稳。经济兴,金融兴;经济强,金融强。地方经济的高质量发展,离不开有效金融资源助力;同样,金融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离不开对实体经济发展更深刻更接地气的了解。具备深厚专业背景的金融副省长,是连接金融与实体经济的专业型官员,可以更好地运用金融工具,化解地方金融风险,解决实体经济、社会民生领域发展的痛点难点。

群体画像:高学历、年轻化

如果对金融副省长群体画像,高学历、年轻化是基本特征。位金融副省长赴任地方之前,几乎均担任过五大行的副行长,或者在金融监管部门任职多年。从学历看,他们当中有名博士,其中经济学博士有名,甚至不乏海外名校毕业的亮眼“学霸”。

和以往省级副职官员相比,这群金融副省长相对比较年轻,平均年龄在岁左右,后有人,分别是刘强、李云泽、郭宁宁、张立林、李波、葛海蛟,这在省级干部群体中并不多见。

从地域分布看,可谓通盘考虑、均衡布局。既有在广东、福建、浙江、江苏、山东等东部沿海经济大省推动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也有在辽宁、吉林等经济欠发达地区担起金融助力东北振兴重任,还有在山西、四川、贵州等中西部地区谋划崛起之势。此外,北京、天津、上海、重庆四个直辖市也均有安排金融副市长。证券时报记者了解到,后续仍有四大行副行长有望赴任地方,金融系统为地方输送专业型官员的渠道将愈发畅通。

有资深国有大行人士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近些年来恰逢不少省部级干部到龄退休,亟待中坚力量补位,无论是地方经济发展,还是防范化解风险,两者的综合协调都离不开金融。在大银行、金融监管部门成长起来的干部,大多政治素养过硬,专业能力很强,自然成为金融副省长的合适人选。

金融系统的专业人才到地方任职并非近两年才有的新鲜事,中国金融业的一些风云人物此前都有主政地方的经历,在金融系统与地方之间实现“折返跑”。比如,人民银行原行长戴相龙曾担任过年的天津市市长,后出任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郭树清曾从证监会主席转任山东省省长,后又回归金融系统担任银保监会主席;现任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同样在金融系统与地方政府之间实现了多次“折返跑”。

在金融系统内部,金融干部到地方挂职历练比较普遍,这也算是金融系统与地方政府良性互动的常态化机制。不同于金融副省长这类高级别的人事调动,金融系统干部挂职多是处级干部,金融监管部门、政策性银行、国有大行等机构的处级、副处级干部通常会到区县一级挂职地方政府副职,挂职交流两三年后再重新回到金融系统原单位。

近两年来,除了在原有的常态化干部交流机制外,厅局级以上金融人才提拔变得密集。今年以来,前期赴任的金融副省长也开始陆续回归金融系统,如农业银行“老将”刘桂平在出任重庆市副市长近年后,于今年初开始担任建设银行行长;在担任广州市副市长、广东省副省长等职近年后,央行“老将”欧阳卫民也将出任国开行行长。另有分析人士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目前在任的这些金融副省长不排除未来几年后重新回归金融系统担任要职,实现金融人才在金融体系与地方政府之间的双向流通。

全新使命:压实地方金融监管责任

相比于其他省级官员,金融高官赴任省级干部,可以凭借着自身强大的金融资源调动能力,有的放矢地拆弹地方重大金融风险,推动地方经济转型发展。

北京一位银行业资深人士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广州市之所以能走在主动化解PP网络借贷风险的全国前列,离不开欧阳卫民在广州市工作期间,提早捕捉到PP风险,并通过引进专业人才,运用大数据实施监测防范资金流动风险,早在年就主动刺破个别PP网贷机构的风险,实现网贷风险稳妥有序化解。后来,广州探索的这套金融风险监测防控的大数据平台,也被其他省份引入使用。此外,在对小贷公司等非银行金融机构的整顿中,广东省也在全国较早通过建立行业协会、完善地方监管机制等方式及时“点杀”风险。

年月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明确提出从我国国情出发推进金融监管体制改革,增强金融监管协调的权威性、有效性,强化金融监管的专业性统一性穿透性,所有金融业务都要纳入监管,及时有效识别和化解风险。要坚持中央统一规则,压实地方监管责任,加强金融监管问责。地方政府要在坚持金融管理,主要是中央事权的前提下,按照中央统一规则,强化属地风险处置责任。

年以来,各地陆续挂牌地方金融监管局,负责对“+”类机构的监管,即对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担保公司、区域性股权市场、典当行、融资租赁公司、商业保理公司、地方资产管理公司依法依规实施监管;并强化对辖区内投资公司、开展信用互助的农民专业合作社、社会众筹机构、地方各类交易场所等的监管,严格限定经营范围。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分析,各地金融监管局挂牌,地方金融监管被赋予更高的监管权限和监管职能,地方需要懂金融的官员,这波副省长的密集任命是顺势而为。从已公开的部分省政府领导班子工作分工看,大部分金融副省长就主要负责联系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一行两会”派出机构和驻本省金融机构等。

特殊能力:调动金融资源惠及地方

压实地方金融监管责任需要金融副省长主持,防范化解地方债务风险、助力地方经济转型发展,同样离不开金融副省长所特有的金融资源协调能力。

从大行副行长“变身”地方大员,凭借自身专业金融素养支撑,金融副省长的角色转换非常自如。刚刚履新贵州省副省长不满个月的工商银行原副行长谭炯,于月日带队到上交所举办贵州省债券市场投资者恳谈会,引发债市较大反响。谭炯在恳谈会上表示,会坚持把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作为实现高质量发展必须跨越的重大关口,按照谁举债、谁负责,市场化、法治化、平等和风险共担的原则,加快推进投转入,盘活债务对应资产,着力化解债务风险。更为重要的是,他还就如何化解存量地方政府隐性债务,以及如何强化新增企业债券的全链条监测等具体问题提出政府应对举措。不少债券从业人士反映,贵州省此举利于稳定投资者预期,有助于稳妥化解债务风险。

履新辽宁省副省长仅个月有余的建设银行原副行长张立林,月日出席“金融助振兴—辽宁行动”主旨会议,并代表省政府分别与国开行、五大国有银行等家金融机构签署战略合作协议。辽宁省政府还就下一步全面服务实体经济、加强金融风险防控、持续优化金融环境等提出具体落实举措。

上述资深国有大行人士表示,不论是用时间换空间的方式有序化解债务风险,还是实现经济结构的腾笼换鸟,都离不开金融资源的支持。金融是建立在信用的基础上,而信用有时在中国的特定环境下又是事在人为。金融副省长可以凭借所带来的金融资源和自身专业的金融能力让地方受益。同样,不同于一直在金融体系内部历练成长的金融官员,有过地方执政经验的官员重回金融系统后,其管理思路明显不同的一点,就在于更善于从综合协调的角度调动金融机构内部的部门间业务协同,并且对于动用金融的力量解决经济转型和社会民生的痛点有更多切实感受和行动。

越来越多来自金融系统的专业人才赴地方担任分管金融的副省长(副市长),业内称之为“金融副省长现象”。与此同时,陆续有金融副省长回归金融系统。年月日下午,国家开发银行在京召开干部大会。中组部干部四局负责同志在会上宣布了中共中央的有关任免决定,欧阳卫民任国家开发银行党委副书记;郑之杰不再担任国家开发银行党委副书记。

据不完全统计,除广东省原副省长欧阳卫民刚刚回归金融系统外,目前在任的金融副省长已有名,绝大多数人事调动集中在年以后,近两年任命的金融副省长人数多达人。由于这一时点恰逢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等三大攻坚战开局,有观点认为,密集任命有防范化解地方金融风险的考量。

金融与实体经济是共生共荣的关系,金融活,经济活;金融稳,经济稳。经济兴,金融兴;经济强,金融强。地方经济的高质量发展,离不开有效金融资源助力;同样,金融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离不开对实体经济发展更深刻更接地气的了解。具备深厚专业背景的金融副省长,是连接金融与实体经济的专业型官员,可以更好地运用金融工具,化解地方金融风险,解决实体经济、社会民生领域发展的痛点难点。

群体画像:高学历、年轻化

如果对金融副省长群体画像,高学历、年轻化是基本特征。位金融副省长赴任地方之前,几乎均担任过五大行的副行长,或者在金融监管部门任职多年。从学历看,他们当中有名博士,其中经济学博士有名,甚至不乏海外名校毕业的亮眼“学霸”。

和以往省级副职官员相比,这群金融副省长相对比较年轻,平均年龄在岁左右,后有人,分别是刘强、李云泽、郭宁宁、张立林、李波、葛海蛟,这在省级干部群体中并不多见。

从地域分布看,可谓通盘考虑、均衡布局。既有在广东、福建、浙江、江苏、山东等东部沿海经济大省推动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也有在辽宁、吉林等经济欠发达地区担起金融助力东北振兴重任,还有在山西、四川、贵州等中西部地区谋划崛起之势。此外,北京、天津、上海、重庆四个直辖市也均有安排金融副市长。证券时报记者了解到,后续仍有四大行副行长有望赴任地方,金融系统为地方输送专业型官员的渠道将愈发畅通。

有资深国有大行人士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近些年来恰逢不少省部级干部到龄退休,亟待中坚力量补位,无论是地方经济发展,还是防范化解风险,两者的综合协调都离不开金融。在大银行、金融监管部门成长起来的干部,大多政治素养过硬,专业能力很强,自然成为金融副省长的合适人选。

金融系统的专业人才到地方任职并非近两年才有的新鲜事,中国金融业的一些风云人物此前都有主政地方的经历,在金融系统与地方之间实现“折返跑”。比如,人民银行原行长戴相龙曾担任过年的天津市市长,后出任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郭树清曾从证监会主席转任山东省省长,后又回归金融系统担任银保监会主席;现任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同样在金融系统与地方政府之间实现了多次“折返跑”。

在金融系统内部,金融干部到地方挂职历练比较普遍,这也算是金融系统与地方政府良性互动的常态化机制。不同于金融副省长这类高级别的人事调动,金融系统干部挂职多是处级干部,金融监管部门、政策性银行、国有大行等机构的处级、副处级干部通常会到区县一级挂职地方政府副职,挂职交流两三年后再重新回到金融系统原单位。

近两年来,除了在原有的常态化干部交流机制外,厅局级以上金融人才提拔变得密集。今年以来,前期赴任的金融副省长也开始陆续回归金融系统,如农业银行“老将”刘桂平在出任重庆市副市长近年后,于今年初开始担任建设银行行长;在担任广州市副市长、广东省副省长等职近年后,央行“老将”欧阳卫民也将出任国开行行长。另有分析人士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目前在任的这些金融副省长不排除未来几年后重新回归金融系统担任要职,实现金融人才在金融体系与地方政府之间的双向流通。

全新使命:压实地方金融监管责任

相比于其他省级官员,金融高官赴任省级干部,可以凭借着自身强大的金融资源调动能力,有的放矢地拆弹地方重大金融风险,推动地方经济转型发展。

北京一位银行业资深人士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广州市之所以能走在主动化解PP网络借贷风险的全国前列,离不开欧阳卫民在广州市工作期间,提早捕捉到PP风险,并通过引进专业人才,运用大数据实施监测防范资金流动风险,早在年就主动刺破个别PP网贷机构的风险,实现网贷风险稳妥有序化解。后来,广州探索的这套金融风险监测防控的大数据平台,也被其他省份引入使用。此外,在对小贷公司等非银行金融机构的整顿中,广东省也在全国较早通过建立行业协会、完善地方监管机制等方式及时“点杀”风险。

年月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明确提出从我国国情出发推进金融监管体制改革,增强金融监管协调的权威性、有效性,强化金融监管的专业性统一性穿透性,所有金融业务都要纳入监管,及时有效识别和化解风险。要坚持中央统一规则,压实地方监管责任,加强金融监管问责。地方政府要在坚持金融管理,主要是中央事权的前提下,按照中央统一规则,强化属地风险处置责任。

年以来,各地陆续挂牌地方金融监管局,负责对“+”类机构的监管,即对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担保公司、区域性股权市场、典当行、融资租赁公司、商业保理公司、地方资产管理公司依法依规实施监管;并强化对辖区内投资公司、开展信用互助的农民专业合作社、社会众筹机构、地方各类交易场所等的监管,严格限定经营范围。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分析,各地金融监管局挂牌,地方金融监管被赋予更高的监管权限和监管职能,地方需要懂金融的官员,这波副省长的密集任命是顺势而为。从已公开的部分省政府领导班子工作分工看,大部分金融副省长就主要负责联系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一行两会”派出机构和驻本省金融机构等。

特殊能力:调动金融资源惠及地方

压实地方金融监管责任需要金融副省长主持,防范化解地方债务风险、助力地方经济转型发展,同样离不开金融副省长所特有的金融资源协调能力。

从大行副行长“变身”地方大员,凭借自身专业金融素养支撑,金融副省长的角色转换非常自如。刚刚履新贵州省副省长不满个月的工商银行原副行长谭炯,于月日带队到上交所举办贵州省债券市场投资者恳谈会,引发债市较大反响。谭炯在恳谈会上表示,会坚持把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作为实现高质量发展必须跨越的重大关口,按照谁举债、谁负责,市场化、法治化、平等和风险共担的原则,加快推进投转入,盘活债务对应资产,着力化解债务风险。更为重要的是,他还就如何化解存量地方政府隐性债务,以及如何强化新增企业债券的全链条监测等具体问题提出政府应对举措。不少债券从业人士反映,贵州省此举利于稳定投资者预期,有助于稳妥化解债务风险。

履新辽宁省副省长仅个月有余的建设银行原副行长张立林,月日出席“金融助振兴—辽宁行动”主旨会议,并代表省政府分别与国开行、五大国有银行等家金融机构签署战略合作协议。辽宁省政府还就下一步全面服务实体经济、加强金融风险防控、持续优化金融环境等提出具体落实举措。

上述资深国有大行人士表示,不论是用时间换空间的方式有序化解债务风险,还是实现经济结构的腾笼换鸟,都离不开金融资源的支持。金融是建立在信用的基础上,而信用有时在中国的特定环境下又是事在人为。金融副省长可以凭借所带来的金融资源和自身专业的金融能力让地方受益。同样,不同于一直在金融体系内部历练成长的金融官员,有过地方执政经验的官员重回金融系统后,其管理思路明显不同的一点,就在于更善于从综合协调的角度调动金融机构内部的部门间业务协同,并且对于动用金融的力量解决经济转型和社会民生的痛点有更多切实感受和行动。

自年国内第一家PP网贷平台上线以来,PP网贷行业不知不觉已走过十二个春秋。近年随着监管政策趋严和备案始终未能落定,不少平台主动或被动离开PP网贷行业,但有部分上线较早的老平台仍在坚守。本文将对年及以前成立的平台从数据、业务等方面分析其运营现状,本文将对年及以前成立的PP网贷平台统称为老平台。一、老平台总体情况.运营老平台概况据网贷之家不完全统计,截至年月日,全国目前正在运营的PP网贷平台中有家老平台(本文的正在运营平台是指月仍在正常发标的平台,由于陆金服和瑞银创投已暂停发标超个月,圈圈金服自月底开始也暂停发新标,故不计入本文统计口径),占同期全国正常运营平台总数的%。从具体平台来看,多为行业品牌知名度较高的平台,如拍拍贷、人人贷、宜人贷等行业头部平台均为年及以前上线。从地域分布来看,这家正在运营的老平台分布在个省市,其中上海和广东分别有家,北京有家老平台,浙江有家老平台,江苏和山东省各有家。从老平台背景来看,上市系平台最多,有家,占样本总数的%,其中家为股权上市;其次是民营系平台和风投系平台,分别占比.%;银行系平台有家,占比为.%。总体来看,超七成老平台为上市系、风投系或银行系等有背景”的平台。另外,在行业监管趋严的大环境下,部分老平台成功登陆资本市场,如宜人贷、拍拍贷和微贷网成功登陆美国纽交所资本市场,你我贷的母公司嘉银金科也于年月成功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停业及问题平台与部分老平台在如今强监管的大环境下仍受到资本青睐不同的是,有部分老平台因业务不合规、经营不善、竞争力不足等原因在大浪淘沙中被淘汰出局,甚至有部分老平台通过PP网贷平台进行自融,出现恶性退出事件,严重损害了出借人的权益。据网贷之家不完全统计,截至年月底,全国累计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为家,其中有家停业及问题平台为年及以前上线的老平台,占历史累计停业及问题平台数的.%。其中,提现困难的平台(包括发布延期兑付公告的平台)占比最高,为.%;其次是停业平台,占比为.%。二、从数据看正在运营老平台运营现状年月互金整治办与网贷整治办联合下发的《关于进一步做实PP网络借贷合规检查及后续工作的通知》流出,通知对系统接入做出指导,并明确提出两个三降”确保目标:一是确保辖区PP平台总数、业务总规模、投资人数实现三降”;二是确保每家PP平台投资者数量、业务规模以及借款人数实现三降”。本文将从成交量、借贷余额、借款人数和出借人数等维度分析当前老平台运营现状和三降”执行情况。.成交量变化从老平台运营数据来看,这家老平台年-月累计成交量为.亿元,占同期全国PP网贷行业成交量的.%,占比远高于其平台数量占比,可以看出老平台虽然数量少,但多数已成长为PP网贷行业的领头羊,在行业占据重要地位。从年各月老平台成交量走势来看,老平台月成交量整体呈下降趋势,与全国成交量走势基本保持一致。据统计,这家老平台年月成交量总计为.亿元,较年月成交量(.亿元)下降了.%,而这主要是受三降”监管政策影响以及部分地区要求平台快速压降规模所致。以年月作为基准月,对这家样本平台年月成交量和月成交量进行对比,发现这家样本平台月成交量较月份均出现较大幅度下降。其中月成交量较月成交量下降%-%的平台最多,有家平台;下降幅度在%以下及%-%分别有家平台;下降幅度在%以上的平台有家,分别为开鑫贷、拍拍贷、你我贷和投哪网。.借贷余额根据平台官网或中国互金协会披露的数据,截至年月底,这家样本平台的借贷余额为.亿元,占同期全国PP网贷行业借贷余额的.%。从年各月底老平台借贷余额占全国借贷余额比例来看,集中度整体呈上升趋势。以年月底借贷余额为基准,对比这家老平台月底和月底借贷余额变化发现:成老平台月底借贷余额较月底出现下降,其中开鑫贷下降幅度最大,下降了.%;其次是拍拍贷,月底借贷余额为.亿元,较月底下降了.%;投哪网和你我贷月底借贷余额较年初分别下降了.%和.%。.当前出借人和借款人据平台官网或中互金协会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年月底,这家老平台当前出借人数和借款人数据分别为.万人和.万人(当前出借人数和借款人数均未去重)。由于人人聚财仅披露月底当前出借人和借款人情况,将从样本中剔除,从其余家样本平台年各月当前出借人和借款人走势来看,两者走势基本一致,均呈现逐月下降趋势,而这一趋势主要与受三降”政策影响,平台缩减规模减少发标量,以及受行业风险事件频发影响,出借人信心下降有关。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在强监管的高压下,不少老平台纷纷启动自查,落实监管要求,严格执行三降”政策。以上海八年老平台爱投金融为例,爱投金融于年月日成立,同年月日正式上线,由上海财经大学金融博士创立,从披露的信息来看,平台合规意愿较强,基本在相关政策出台后即及时跟进和调整,如年月日平台注册资本由万元增至.亿元,同时其积极落实三降”,如根据其官网披露,爱投金融年月成交量为.万元,较年月下降.%,月底借贷余额为.亿元,较年初借贷余额下降了.%。另外,爱投金融目前已完成国家互联网安全应急中心实时数据系统接入和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实时数据系统接入。三、正在运营老平台业务现状.业务分布:超半数老平台主打个人信贷从老平台业务来看,多家老平台深耕于垂直细分领域,如拍拍贷专注于线上个人小额信贷,又如爱投金融深耕于抵押类业务,并且以房产抵押类资产为主,资产主要来源于合作机构,根据其年第二季度运营报告显示,爱投金融第二季度房抵贷和车抵贷借款项目占比达到%,从出借人对平台的印象来看,主要为回款及时、提现到账快、体验较好等。本文将PP网贷平台的业务类型主要分为个人信贷、抵押贷及企业贷。由于部分平台涉及多种业务类型,本文将根据业务类型占比最高的进行归类。从这家老平台的主营业务来看:有家主打个人信贷,如拍拍贷、宜人贷、人人贷等,占样本总数的.%;家主营业务为抵押类贷款;家主营企业贷业务。总体来看,老平台主营业务是以小额分散的个人信贷为主,并且主打个人信贷的平台多青睐于消费金融业务,这主要与此前的限额令有关。、业务调整:引入机构资金成部分老平台新出路自号文提出积极引导部分机构转型为网络小贷公司、助贷机构或为持牌资产管理机构导流等,部分PP网贷平台便开始迅速布局助贷业务,特别是随着行业清退的加速以及三降”的执行,引入机构资金、发展助货业务成为了部分老平台的新出路和盈利点。根据部分老平台公开披露的信息来看:拍拍贷近一年机构资金占比大幅提升,根据其月日上市公司公告披露,拍拍贷年第三季度机构资金占比已上升至.%,远高于年第三季度的.%和年第二季度的.%;根据微贷网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微贷网年第二季度贷款发放量中机构资金占比为.%;宜人贷虽在第二季度财报中未披露机构资金占比的具体情况,但提及现已获得机构合作伙伴近亿的信贷额度。另外,人人贷所属集团友信金服在今年以来也逐步调整策略,引入了机构资金,年月份集团单月新增业务中约%为银行等金融机构资金。四、总结纵观PP网贷行业历史长河,老平台见证了PP网贷行业从默默无闻到野蛮生长再到规范发展的全过程,不少老平台俨然已成长为PP网贷行业的领头羊和方向标。同时老平台在拥抱监管上也显示出较大的热情,合规意愿较强,积极落实三降”监管要求,完成实时数据接入。但同样受行业清退的加速以及三降”的严格执行影响,部分老平台开始加速引入机构资金,发展助贷业务,发掘新的盈利点和为战略转型做准备。

自年国内第一家PP网贷平台上线以来,PP网贷行业不知不觉已走过十二个春秋。近年随着监管政策趋严和备案始终未能落定,不少平台主动或被动离开PP网贷行业,但有部分上线较早的老平台仍在坚守。本文将对年及以前成立的平台从数据、业务等方面分析其运营现状,本文将对年及以前成立的PP网贷平台统称为老平台。一、老平台总体情况.运营老平台概况据网贷之家不完全统计,截至年月日,全国目前正在运营的PP网贷平台中有家老平台(本文的正在运营平台是指月仍在正常发标的平台,由于陆金服和瑞银创投已暂停发标超个月,圈圈金服自月底开始也暂停发新标,故不计入本文统计口径),占同期全国正常运营平台总数的%。从具体平台来看,多为行业品牌知名度较高的平台,如拍拍贷、人人贷、宜人贷等行业头部平台均为年及以前上线。从地域分布来看,这家正在运营的老平台分布在个省市,其中上海和广东分别有家,北京有家老平台,浙江有家老平台,江苏和山东省各有家。从老平台背景来看,上市系平台最多,有家,占样本总数的%,其中家为股权上市;其次是民营系平台和风投系平台,分别占比.%;银行系平台有家,占比为.%。总体来看,超七成老平台为上市系、风投系或银行系等有背景”的平台。另外,在行业监管趋严的大环境下,部分老平台成功登陆资本市场,如宜人贷、拍拍贷和微贷网成功登陆美国纽交所资本市场,你我贷的母公司嘉银金科也于年月成功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停业及问题平台与部分老平台在如今强监管的大环境下仍受到资本青睐不同的是,有部分老平台因业务不合规、经营不善、竞争力不足等原因在大浪淘沙中被淘汰出局,甚至有部分老平台通过PP网贷平台进行自融,出现恶性退出事件,严重损害了出借人的权益。据网贷之家不完全统计,截至年月底,全国累计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为家,其中有家停业及问题平台为年及以前上线的老平台,占历史累计停业及问题平台数的.%。其中,提现困难的平台(包括发布延期兑付公告的平台)占比最高,为.%;其次是停业平台,占比为.%。二、从数据看正在运营老平台运营现状年月互金整治办与网贷整治办联合下发的《关于进一步做实PP网络借贷合规检查及后续工作的通知》流出,通知对系统接入做出指导,并明确提出两个三降”确保目标:一是确保辖区PP平台总数、业务总规模、投资人数实现三降”;二是确保每家PP平台投资者数量、业务规模以及借款人数实现三降”。本文将从成交量、借贷余额、借款人数和出借人数等维度分析当前老平台运营现状和三降”执行情况。.成交量变化从老平台运营数据来看,这家老平台年-月累计成交量为.亿元,占同期全国PP网贷行业成交量的.%,占比远高于其平台数量占比,可以看出老平台虽然数量少,但多数已成长为PP网贷行业的领头羊,在行业占据重要地位。从年各月老平台成交量走势来看,老平台月成交量整体呈下降趋势,与全国成交量走势基本保持一致。据统计,这家老平台年月成交量总计为.亿元,较年月成交量(.亿元)下降了.%,而这主要是受三降”监管政策影响以及部分地区要求平台快速压降规模所致。以年月作为基准月,对这家样本平台年月成交量和月成交量进行对比,发现这家样本平台月成交量较月份均出现较大幅度下降。其中月成交量较月成交量下降%-%的平台最多,有家平台;下降幅度在%以下及%-%分别有家平台;下降幅度在%以上的平台有家,分别为开鑫贷、拍拍贷、你我贷和投哪网。.借贷余额根据平台官网或中国互金协会披露的数据,截至年月底,这家样本平台的借贷余额为.亿元,占同期全国PP网贷行业借贷余额的.%。从年各月底老平台借贷余额占全国借贷余额比例来看,集中度整体呈上升趋势。以年月底借贷余额为基准,对比这家老平台月底和月底借贷余额变化发现:成老平台月底借贷余额较月底出现下降,其中开鑫贷下降幅度最大,下降了.%;其次是拍拍贷,月底借贷余额为.亿元,较月底下降了.%;投哪网和你我贷月底借贷余额较年初分别下降了.%和.%。.当前出借人和借款人据平台官网或中互金协会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年月底,这家老平台当前出借人数和借款人数据分别为.万人和.万人(当前出借人数和借款人数均未去重)。由于人人聚财仅披露月底当前出借人和借款人情况,将从样本中剔除,从其余家样本平台年各月当前出借人和借款人走势来看,两者走势基本一致,均呈现逐月下降趋势,而这一趋势主要与受三降”政策影响,平台缩减规模减少发标量,以及受行业风险事件频发影响,出借人信心下降有关。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在强监管的高压下,不少老平台纷纷启动自查,落实监管要求,严格执行三降”政策。以上海八年老平台爱投金融为例,爱投金融于年月日成立,同年月日正式上线,由上海财经大学金融博士创立,从披露的信息来看,平台合规意愿较强,基本在相关政策出台后即及时跟进和调整,如年月日平台注册资本由万元增至.亿元,同时其积极落实三降”,如根据其官网披露,爱投金融年月成交量为.万元,较年月下降.%,月底借贷余额为.亿元,较年初借贷余额下降了.%。另外,爱投金融目前已完成国家互联网安全应急中心实时数据系统接入和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实时数据系统接入。三、正在运营老平台业务现状.业务分布:超半数老平台主打个人信贷从老平台业务来看,多家老平台深耕于垂直细分领域,如拍拍贷专注于线上个人小额信贷,又如爱投金融深耕于抵押类业务,并且以房产抵押类资产为主,资产主要来源于合作机构,根据其年第二季度运营报告显示,爱投金融第二季度房抵贷和车抵贷借款项目占比达到%,从出借人对平台的印象来看,主要为回款及时、提现到账快、体验较好等。本文将PP网贷平台的业务类型主要分为个人信贷、抵押贷及企业贷。由于部分平台涉及多种业务类型,本文将根据业务类型占比最高的进行归类。从这家老平台的主营业务来看:有家主打个人信贷,如拍拍贷、宜人贷、人人贷等,占样本总数的.%;家主营业务为抵押类贷款;家主营企业贷业务。总体来看,老平台主营业务是以小额分散的个人信贷为主,并且主打个人信贷的平台多青睐于消费金融业务,这主要与此前的限额令有关。、业务调整:引入机构资金成部分老平台新出路自号文提出积极引导部分机构转型为网络小贷公司、助贷机构或为持牌资产管理机构导流等,部分PP网贷平台便开始迅速布局助贷业务,特别是随着行业清退的加速以及三降”的执行,引入机构资金、发展助货业务成为了部分老平台的新出路和盈利点。根据部分老平台公开披露的信息来看:拍拍贷近一年机构资金占比大幅提升,根据其月日上市公司公告披露,拍拍贷年第三季度机构资金占比已上升至.%,远高于年第三季度的.%和年第二季度的.%;根据微贷网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微贷网年第二季度贷款发放量中机构资金占比为.%;宜人贷虽在第二季度财报中未披露机构资金占比的具体情况,但提及现已获得机构合作伙伴近亿的信贷额度。另外,人人贷所属集团友信金服在今年以来也逐步调整策略,引入了机构资金,年月份集团单月新增业务中约%为银行等金融机构资金。四、总结纵观PP网贷行业历史长河,老平台见证了PP网贷行业从默默无闻到野蛮生长再到规范发展的全过程,不少老平台俨然已成长为PP网贷行业的领头羊和方向标。同时老平台在拥抱监管上也显示出较大的热情,合规意愿较强,积极落实三降”监管要求,完成实时数据接入。但同样受行业清退的加速以及三降”的严格执行影响,部分老平台开始加速引入机构资金,发展助贷业务,发掘新的盈利点和为战略转型做准备。

自年国内第一家PP网贷平台上线以来,PP网贷行业不知不觉已走过十二个春秋。近年随着监管政策趋严和备案始终未能落定,不少平台主动或被动离开PP网贷行业,但有部分上线较早的老平台仍在坚守。本文将对年及以前成立的平台从数据、业务等方面分析其运营现状,本文将对年及以前成立的PP网贷平台统称为老平台。一、老平台总体情况.运营老平台概况据网贷之家不完全统计,截至年月日,全国目前正在运营的PP网贷平台中有家老平台(本文的正在运营平台是指月仍在正常发标的平台,由于陆金服和瑞银创投已暂停发标超个月,圈圈金服自月底开始也暂停发新标,故不计入本文统计口径),占同期全国正常运营平台总数的%。从具体平台来看,多为行业品牌知名度较高的平台,如拍拍贷、人人贷、宜人贷等行业头部平台均为年及以前上线。从地域分布来看,这家正在运营的老平台分布在个省市,其中上海和广东分别有家,北京有家老平台,浙江有家老平台,江苏和山东省各有家。从老平台背景来看,上市系平台最多,有家,占样本总数的%,其中家为股权上市;其次是民营系平台和风投系平台,分别占比.%;银行系平台有家,占比为.%。总体来看,超七成老平台为上市系、风投系或银行系等有背景”的平台。另外,在行业监管趋严的大环境下,部分老平台成功登陆资本市场,如宜人贷、拍拍贷和微贷网成功登陆美国纽交所资本市场,你我贷的母公司嘉银金科也于年月成功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停业及问题平台与部分老平台在如今强监管的大环境下仍受到资本青睐不同的是,有部分老平台因业务不合规、经营不善、竞争力不足等原因在大浪淘沙中被淘汰出局,甚至有部分老平台通过PP网贷平台进行自融,出现恶性退出事件,严重损害了出借人的权益。据网贷之家不完全统计,截至年月底,全国累计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为家,其中有家停业及问题平台为年及以前上线的老平台,占历史累计停业及问题平台数的.%。其中,提现困难的平台(包括发布延期兑付公告的平台)占比最高,为.%;其次是停业平台,占比为.%。二、从数据看正在运营老平台运营现状年月互金整治办与网贷整治办联合下发的《关于进一步做实PP网络借贷合规检查及后续工作的通知》流出,通知对系统接入做出指导,并明确提出两个三降”确保目标:一是确保辖区PP平台总数、业务总规模、投资人数实现三降”;二是确保每家PP平台投资者数量、业务规模以及借款人数实现三降”。本文将从成交量、借贷余额、借款人数和出借人数等维度分析当前老平台运营现状和三降”执行情况。.成交量变化从老平台运营数据来看,这家老平台年-月累计成交量为.亿元,占同期全国PP网贷行业成交量的.%,占比远高于其平台数量占比,可以看出老平台虽然数量少,但多数已成长为PP网贷行业的领头羊,在行业占据重要地位。从年各月老平台成交量走势来看,老平台月成交量整体呈下降趋势,与全国成交量走势基本保持一致。据统计,这家老平台年月成交量总计为.亿元,较年月成交量(.亿元)下降了.%,而这主要是受三降”监管政策影响以及部分地区要求平台快速压降规模所致。以年月作为基准月,对这家样本平台年月成交量和月成交量进行对比,发现这家样本平台月成交量较月份均出现较大幅度下降。其中月成交量较月成交量下降%-%的平台最多,有家平台;下降幅度在%以下及%-%分别有家平台;下降幅度在%以上的平台有家,分别为开鑫贷、拍拍贷、你我贷和投哪网。.借贷余额根据平台官网或中国互金协会披露的数据,截至年月底,这家样本平台的借贷余额为.亿元,占同期全国PP网贷行业借贷余额的.%。从年各月底老平台借贷余额占全国借贷余额比例来看,集中度整体呈上升趋势。以年月底借贷余额为基准,对比这家老平台月底和月底借贷余额变化发现:成老平台月底借贷余额较月底出现下降,其中开鑫贷下降幅度最大,下降了.%;其次是拍拍贷,月底借贷余额为.亿元,较月底下降了.%;投哪网和你我贷月底借贷余额较年初分别下降了.%和.%。.当前出借人和借款人据平台官网或中互金协会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年月底,这家老平台当前出借人数和借款人数据分别为.万人和.万人(当前出借人数和借款人数均未去重)。由于人人聚财仅披露月底当前出借人和借款人情况,将从样本中剔除,从其余家样本平台年各月当前出借人和借款人走势来看,两者走势基本一致,均呈现逐月下降趋势,而这一趋势主要与受三降”政策影响,平台缩减规模减少发标量,以及受行业风险事件频发影响,出借人信心下降有关。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在强监管的高压下,不少老平台纷纷启动自查,落实监管要求,严格执行三降”政策。以上海八年老平台爱投金融为例,爱投金融于年月日成立,同年月日正式上线,由上海财经大学金融博士创立,从披露的信息来看,平台合规意愿较强,基本在相关政策出台后即及时跟进和调整,如年月日平台注册资本由万元增至.亿元,同时其积极落实三降”,如根据其官网披露,爱投金融年月成交量为.万元,较年月下降.%,月底借贷余额为.亿元,较年初借贷余额下降了.%。另外,爱投金融目前已完成国家互联网安全应急中心实时数据系统接入和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实时数据系统接入。三、正在运营老平台业务现状.业务分布:超半数老平台主打个人信贷从老平台业务来看,多家老平台深耕于垂直细分领域,如拍拍贷专注于线上个人小额信贷,又如爱投金融深耕于抵押类业务,并且以房产抵押类资产为主,资产主要来源于合作机构,根据其年第二季度运营报告显示,爱投金融第二季度房抵贷和车抵贷借款项目占比达到%,从出借人对平台的印象来看,主要为回款及时、提现到账快、体验较好等。本文将PP网贷平台的业务类型主要分为个人信贷、抵押贷及企业贷。由于部分平台涉及多种业务类型,本文将根据业务类型占比最高的进行归类。从这家老平台的主营业务来看:有家主打个人信贷,如拍拍贷、宜人贷、人人贷等,占样本总数的.%;家主营业务为抵押类贷款;家主营企业贷业务。总体来看,老平台主营业务是以小额分散的个人信贷为主,并且主打个人信贷的平台多青睐于消费金融业务,这主要与此前的限额令有关。、业务调整:引入机构资金成部分老平台新出路自号文提出积极引导部分机构转型为网络小贷公司、助贷机构或为持牌资产管理机构导流等,部分PP网贷平台便开始迅速布局助贷业务,特别是随着行业清退的加速以及三降”的执行,引入机构资金、发展助货业务成为了部分老平台的新出路和盈利点。根据部分老平台公开披露的信息来看:拍拍贷近一年机构资金占比大幅提升,根据其月日上市公司公告披露,拍拍贷年第三季度机构资金占比已上升至.%,远高于年第三季度的.%和年第二季度的.%;根据微贷网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微贷网年第二季度贷款发放量中机构资金占比为.%;宜人贷虽在第二季度财报中未披露机构资金占比的具体情况,但提及现已获得机构合作伙伴近亿的信贷额度。另外,人人贷所属集团友信金服在今年以来也逐步调整策略,引入了机构资金,年月份集团单月新增业务中约%为银行等金融机构资金。四、总结纵观PP网贷行业历史长河,老平台见证了PP网贷行业从默默无闻到野蛮生长再到规范发展的全过程,不少老平台俨然已成长为PP网贷行业的领头羊和方向标。同时老平台在拥抱监管上也显示出较大的热情,合规意愿较强,积极落实三降”监管要求,完成实时数据接入。但同样受行业清退的加速以及三降”的严格执行影响,部分老平台开始加速引入机构资金,发展助贷业务,发掘新的盈利点和为战略转型做准备。

越来越多来自金融系统的专业人才赴地方担任分管金融的副省长(副市长),业内称之为“金融副省长现象”。与此同时,陆续有金融副省长回归金融系统。年月日下午,国家开发银行在京召开干部大会。中组部干部四局负责同志在会上宣布了中共中央的有关任免决定,欧阳卫民任国家开发银行党委副书记;郑之杰不再担任国家开发银行党委副书记。

据不完全统计,除广东省原副省长欧阳卫民刚刚回归金融系统外,目前在任的金融副省长已有名,绝大多数人事调动集中在年以后,近两年任命的金融副省长人数多达人。由于这一时点恰逢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等三大攻坚战开局,有观点认为,密集任命有防范化解地方金融风险的考量。

金融与实体经济是共生共荣的关系,金融活,经济活;金融稳,经济稳。经济兴,金融兴;经济强,金融强。地方经济的高质量发展,离不开有效金融资源助力;同样,金融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离不开对实体经济发展更深刻更接地气的了解。具备深厚专业背景的金融副省长,是连接金融与实体经济的专业型官员,可以更好地运用金融工具,化解地方金融风险,解决实体经济、社会民生领域发展的痛点难点。

群体画像:高学历、年轻化

如果对金融副省长群体画像,高学历、年轻化是基本特征。位金融副省长赴任地方之前,几乎均担任过五大行的副行长,或者在金融监管部门任职多年。从学历看,他们当中有名博士,其中经济学博士有名,甚至不乏海外名校毕业的亮眼“学霸”。

和以往省级副职官员相比,这群金融副省长相对比较年轻,平均年龄在岁左右,后有人,分别是刘强、李云泽、郭宁宁、张立林、李波、葛海蛟,这在省级干部群体中并不多见。

从地域分布看,可谓通盘考虑、均衡布局。既有在广东、福建、浙江、江苏、山东等东部沿海经济大省推动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也有在辽宁、吉林等经济欠发达地区担起金融助力东北振兴重任,还有在山西、四川、贵州等中西部地区谋划崛起之势。此外,北京、天津、上海、重庆四个直辖市也均有安排金融副市长。证券时报记者了解到,后续仍有四大行副行长有望赴任地方,金融系统为地方输送专业型官员的渠道将愈发畅通。

有资深国有大行人士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近些年来恰逢不少省部级干部到龄退休,亟待中坚力量补位,无论是地方经济发展,还是防范化解风险,两者的综合协调都离不开金融。在大银行、金融监管部门成长起来的干部,大多政治素养过硬,专业能力很强,自然成为金融副省长的合适人选。

金融系统的专业人才到地方任职并非近两年才有的新鲜事,中国金融业的一些风云人物此前都有主政地方的经历,在金融系统与地方之间实现“折返跑”。比如,人民银行原行长戴相龙曾担任过年的天津市市长,后出任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郭树清曾从证监会主席转任山东省省长,后又回归金融系统担任银保监会主席;现任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同样在金融系统与地方政府之间实现了多次“折返跑”。

在金融系统内部,金融干部到地方挂职历练比较普遍,这也算是金融系统与地方政府良性互动的常态化机制。不同于金融副省长这类高级别的人事调动,金融系统干部挂职多是处级干部,金融监管部门、政策性银行、国有大行等机构的处级、副处级干部通常会到区县一级挂职地方政府副职,挂职交流两三年后再重新回到金融系统原单位。

近两年来,除了在原有的常态化干部交流机制外,厅局级以上金融人才提拔变得密集。今年以来,前期赴任的金融副省长也开始陆续回归金融系统,如农业银行“老将”刘桂平在出任重庆市副市长近年后,于今年初开始担任建设银行行长;在担任广州市副市长、广东省副省长等职近年后,央行“老将”欧阳卫民也将出任国开行行长。另有分析人士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目前在任的这些金融副省长不排除未来几年后重新回归金融系统担任要职,实现金融人才在金融体系与地方政府之间的双向流通。

全新使命:压实地方金融监管责任

相比于其他省级官员,金融高官赴任省级干部,可以凭借着自身强大的金融资源调动能力,有的放矢地拆弹地方重大金融风险,推动地方经济转型发展。

北京一位银行业资深人士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广州市之所以能走在主动化解PP网络借贷风险的全国前列,离不开欧阳卫民在广州市工作期间,提早捕捉到PP风险,并通过引进专业人才,运用大数据实施监测防范资金流动风险,早在年就主动刺破个别PP网贷机构的风险,实现网贷风险稳妥有序化解。后来,广州探索的这套金融风险监测防控的大数据平台,也被其他省份引入使用。此外,在对小贷公司等非银行金融机构的整顿中,广东省也在全国较早通过建立行业协会、完善地方监管机制等方式及时“点杀”风险。

年月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明确提出从我国国情出发推进金融监管体制改革,增强金融监管协调的权威性、有效性,强化金融监管的专业性统一性穿透性,所有金融业务都要纳入监管,及时有效识别和化解风险。要坚持中央统一规则,压实地方监管责任,加强金融监管问责。地方政府要在坚持金融管理,主要是中央事权的前提下,按照中央统一规则,强化属地风险处置责任。

年以来,各地陆续挂牌地方金融监管局,负责对“+”类机构的监管,即对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担保公司、区域性股权市场、典当行、融资租赁公司、商业保理公司、地方资产管理公司依法依规实施监管;并强化对辖区内投资公司、开展信用互助的农民专业合作社、社会众筹机构、地方各类交易场所等的监管,严格限定经营范围。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分析,各地金融监管局挂牌,地方金融监管被赋予更高的监管权限和监管职能,地方需要懂金融的官员,这波副省长的密集任命是顺势而为。从已公开的部分省政府领导班子工作分工看,大部分金融副省长就主要负责联系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一行两会”派出机构和驻本省金融机构等。

特殊能力:调动金融资源惠及地方

压实地方金融监管责任需要金融副省长主持,防范化解地方债务风险、助力地方经济转型发展,同样离不开金融副省长所特有的金融资源协调能力。

从大行副行长“变身”地方大员,凭借自身专业金融素养支撑,金融副省长的角色转换非常自如。刚刚履新贵州省副省长不满个月的工商银行原副行长谭炯,于月日带队到上交所举办贵州省债券市场投资者恳谈会,引发债市较大反响。谭炯在恳谈会上表示,会坚持把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作为实现高质量发展必须跨越的重大关口,按照谁举债、谁负责,市场化、法治化、平等和风险共担的原则,加快推进投转入,盘活债务对应资产,着力化解债务风险。更为重要的是,他还就如何化解存量地方政府隐性债务,以及如何强化新增企业债券的全链条监测等具体问题提出政府应对举措。不少债券从业人士反映,贵州省此举利于稳定投资者预期,有助于稳妥化解债务风险。

履新辽宁省副省长仅个月有余的建设银行原副行长张立林,月日出席“金融助振兴—辽宁行动”主旨会议,并代表省政府分别与国开行、五大国有银行等家金融机构签署战略合作协议。辽宁省政府还就下一步全面服务实体经济、加强金融风险防控、持续优化金融环境等提出具体落实举措。

上述资深国有大行人士表示,不论是用时间换空间的方式有序化解债务风险,还是实现经济结构的腾笼换鸟,都离不开金融资源的支持。金融是建立在信用的基础上,而信用有时在中国的特定环境下又是事在人为。金融副省长可以凭借所带来的金融资源和自身专业的金融能力让地方受益。同样,不同于一直在金融体系内部历练成长的金融官员,有过地方执政经验的官员重回金融系统后,其管理思路明显不同的一点,就在于更善于从综合协调的角度调动金融机构内部的部门间业务协同,并且对于动用金融的力量解决经济转型和社会民生的痛点有更多切实感受和行动。




(零距离泛目录)

附件:

专题推荐


©

越来越多来自金融系统的专业人才赴地方担任分管金融的副省长(副市长),业内称之为“金融副省长现象”。与此同时,陆续有金融副省长回归金融系统。年月日下午,国家开发银行在京召开干部大会。中组部干部四局负责同志在会上宣布了中共中央的有关任免决定,欧阳卫民任国家开发银行党委副书记;郑之杰不再担任国家开发银行党委副书记。

据不完全统计,除广东省原副省长欧阳卫民刚刚回归金融系统外,目前在任的金融副省长已有名,绝大多数人事调动集中在年以后,近两年任命的金融副省长人数多达人。由于这一时点恰逢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等三大攻坚战开局,有观点认为,密集任命有防范化解地方金融风险的考量。

金融与实体经济是共生共荣的关系,金融活,经济活;金融稳,经济稳。经济兴,金融兴;经济强,金融强。地方经济的高质量发展,离不开有效金融资源助力;同样,金融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离不开对实体经济发展更深刻更接地气的了解。具备深厚专业背景的金融副省长,是连接金融与实体经济的专业型官员,可以更好地运用金融工具,化解地方金融风险,解决实体经济、社会民生领域发展的痛点难点。

群体画像:高学历、年轻化

如果对金融副省长群体画像,高学历、年轻化是基本特征。位金融副省长赴任地方之前,几乎均担任过五大行的副行长,或者在金融监管部门任职多年。从学历看,他们当中有名博士,其中经济学博士有名,甚至不乏海外名校毕业的亮眼“学霸”。

和以往省级副职官员相比,这群金融副省长相对比较年轻,平均年龄在岁左右,后有人,分别是刘强、李云泽、郭宁宁、张立林、李波、葛海蛟,这在省级干部群体中并不多见。

从地域分布看,可谓通盘考虑、均衡布局。既有在广东、福建、浙江、江苏、山东等东部沿海经济大省推动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也有在辽宁、吉林等经济欠发达地区担起金融助力东北振兴重任,还有在山西、四川、贵州等中西部地区谋划崛起之势。此外,北京、天津、上海、重庆四个直辖市也均有安排金融副市长。证券时报记者了解到,后续仍有四大行副行长有望赴任地方,金融系统为地方输送专业型官员的渠道将愈发畅通。

有资深国有大行人士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近些年来恰逢不少省部级干部到龄退休,亟待中坚力量补位,无论是地方经济发展,还是防范化解风险,两者的综合协调都离不开金融。在大银行、金融监管部门成长起来的干部,大多政治素养过硬,专业能力很强,自然成为金融副省长的合适人选。

金融系统的专业人才到地方任职并非近两年才有的新鲜事,中国金融业的一些风云人物此前都有主政地方的经历,在金融系统与地方之间实现“折返跑”。比如,人民银行原行长戴相龙曾担任过年的天津市市长,后出任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郭树清曾从证监会主席转任山东省省长,后又回归金融系统担任银保监会主席;现任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同样在金融系统与地方政府之间实现了多次“折返跑”。

在金融系统内部,金融干部到地方挂职历练比较普遍,这也算是金融系统与地方政府良性互动的常态化机制。不同于金融副省长这类高级别的人事调动,金融系统干部挂职多是处级干部,金融监管部门、政策性银行、国有大行等机构的处级、副处级干部通常会到区县一级挂职地方政府副职,挂职交流两三年后再重新回到金融系统原单位。

近两年来,除了在原有的常态化干部交流机制外,厅局级以上金融人才提拔变得密集。今年以来,前期赴任的金融副省长也开始陆续回归金融系统,如农业银行“老将”刘桂平在出任重庆市副市长近年后,于今年初开始担任建设银行行长;在担任广州市副市长、广东省副省长等职近年后,央行“老将”欧阳卫民也将出任国开行行长。另有分析人士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目前在任的这些金融副省长不排除未来几年后重新回归金融系统担任要职,实现金融人才在金融体系与地方政府之间的双向流通。

全新使命:压实地方金融监管责任

相比于其他省级官员,金融高官赴任省级干部,可以凭借着自身强大的金融资源调动能力,有的放矢地拆弹地方重大金融风险,推动地方经济转型发展。

北京一位银行业资深人士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广州市之所以能走在主动化解PP网络借贷风险的全国前列,离不开欧阳卫民在广州市工作期间,提早捕捉到PP风险,并通过引进专业人才,运用大数据实施监测防范资金流动风险,早在年就主动刺破个别PP网贷机构的风险,实现网贷风险稳妥有序化解。后来,广州探索的这套金融风险监测防控的大数据平台,也被其他省份引入使用。此外,在对小贷公司等非银行金融机构的整顿中,广东省也在全国较早通过建立行业协会、完善地方监管机制等方式及时“点杀”风险。

年月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明确提出从我国国情出发推进金融监管体制改革,增强金融监管协调的权威性、有效性,强化金融监管的专业性统一性穿透性,所有金融业务都要纳入监管,及时有效识别和化解风险。要坚持中央统一规则,压实地方监管责任,加强金融监管问责。地方政府要在坚持金融管理,主要是中央事权的前提下,按照中央统一规则,强化属地风险处置责任。

年以来,各地陆续挂牌地方金融监管局,负责对“+”类机构的监管,即对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担保公司、区域性股权市场、典当行、融资租赁公司、商业保理公司、地方资产管理公司依法依规实施监管;并强化对辖区内投资公司、开展信用互助的农民专业合作社、社会众筹机构、地方各类交易场所等的监管,严格限定经营范围。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分析,各地金融监管局挂牌,地方金融监管被赋予更高的监管权限和监管职能,地方需要懂金融的官员,这波副省长的密集任命是顺势而为。从已公开的部分省政府领导班子工作分工看,大部分金融副省长就主要负责联系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一行两会”派出机构和驻本省金融机构等。

特殊能力:调动金融资源惠及地方

压实地方金融监管责任需要金融副省长主持,防范化解地方债务风险、助力地方经济转型发展,同样离不开金融副省长所特有的金融资源协调能力。

从大行副行长“变身”地方大员,凭借自身专业金融素养支撑,金融副省长的角色转换非常自如。刚刚履新贵州省副省长不满个月的工商银行原副行长谭炯,于月日带队到上交所举办贵州省债券市场投资者恳谈会,引发债市较大反响。谭炯在恳谈会上表示,会坚持把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作为实现高质量发展必须跨越的重大关口,按照谁举债、谁负责,市场化、法治化、平等和风险共担的原则,加快推进投转入,盘活债务对应资产,着力化解债务风险。更为重要的是,他还就如何化解存量地方政府隐性债务,以及如何强化新增企业债券的全链条监测等具体问题提出政府应对举措。不少债券从业人士反映,贵州省此举利于稳定投资者预期,有助于稳妥化解债务风险。

履新辽宁省副省长仅个月有余的建设银行原副行长张立林,月日出席“金融助振兴—辽宁行动”主旨会议,并代表省政府分别与国开行、五大国有银行等家金融机构签署战略合作协议。辽宁省政府还就下一步全面服务实体经济、加强金融风险防控、持续优化金融环境等提出具体落实举措。

上述资深国有大行人士表示,不论是用时间换空间的方式有序化解债务风险,还是实现经济结构的腾笼换鸟,都离不开金融资源的支持。金融是建立在信用的基础上,而信用有时在中国的特定环境下又是事在人为。金融副省长可以凭借所带来的金融资源和自身专业的金融能力让地方受益。同样,不同于一直在金融体系内部历练成长的金融官员,有过地方执政经验的官员重回金融系统后,其管理思路明显不同的一点,就在于更善于从综合协调的角度调动金融机构内部的部门间业务协同,并且对于动用金融的力量解决经济转型和社会民生的痛点有更多切实感受和行动。

天津会计网-新会计准则-中级财务会计报表学习网站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

百站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