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财务会计_主关键词>

文章来源:SEO    发布时间:2020-06-02 18:22:13  【字号:      】

会计初级-天津会计网-中级财务会计报表学习网站山西新闻网具有新闻采写社会化媒体资讯和产品为一体的互联网媒体平台记录社会、传播信息每天24小时面向广大网民和网络媒体,快速、准确地提供文字、图片、视频等多样化的资讯服务力求及时、客观、权威、独立地报道新闻,致力于应用前沿。对于中国来人说,印度可谓既熟悉又陌生。它所孕育的佛教,曾深深介入中国文化传统,化为中国人的思想底色之一。但是,另一方面,我们又对这个国家知之甚少,除了甘地、尼赫鲁和几部印度电影,几乎说不出任何其他东西。因此,几天前,当印度总理莫迪宣布,印度不加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CP)时,很多人会一头雾水。RECP谈了七年,好不容易达成一致,印度为何到了大门口又自动放弃?难道他们不愿意加入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自由贸易区?本期专栏准备介绍一下印度的政治、文化和经济,为大家理解印度的举动提供一个侧面参考。全球最大规模的民选政治印度作为亚洲国家,本来没有任何民主的基因。但是,经过一百年的英国驯化,印度不仅踏上了民主轨道,而且成为世界上最大规模的民选政体。目前,印度大约有亿选民,是美国选民(.亿)的近倍,比欧洲总人口还多。这一数据绝对碾压任何民选国家。印度选民不仅基数庞大,而且政治参与热情高涨,超过绝大多数其他民主国家。美国大选的投票率,最高时也不过.%,通常维持在%-%之间,而印度年大选的投票率,竟然高达%以上,仅次于比利时、土耳其、瑞典三个国家。具体到制度设计,印度既移植了英国民主大框架,又做了若干变通。联邦政府分为立法、行政和司法三个分支。立法机关包括人民院和联邦院,前者相当于下议院,后者相当于上议院。下院议员由选民直接选举产生,上院议员由各邦议会间接选举产生。印度议会,来源:A. Savin/维基欧美国家的上议院一般没有实权,而印度的联邦院与人民院同享立法权,可以审查议案、弹劾总统、修订宪法等。只是,人民院独享财政预算审查权,而且产生行政分支——总理及内阁,所以权力还是比联邦院更大。人民院议员由个选区选举产生,每个选区选举名议员,代表万选民。由于人口多寡不一,每个邦分别拥有的选区数量差距很大,其中北方邦有个选区,马哈拉施特邦有个选区,西孟加拉邦有个选区,泰米尔邦有个选区,是决定印度大选的关键。各个选区的个席位,再加上总统提名的两位议员,印度人民院共计有个席位。每次大选,哪个政党获得半数以上席位,就可以获得总统邀请组织内阁,成为执政党。总统由联邦和各邦议员选举产生,名义上享有行政权,实际上类似其他英联邦国家的总督,主要行使象征权力,实权掌握在总理及内阁的手中。长期以来,印度议会拥有大联邦政党和为数众多的地方政党,其中国大党和印度人民党占据绝对优势地位。国大党是老牌政党,长期主导印度政坛,坚持民族主义、世俗主义、民生主义和社会主义,虽然号称“穷人的伙伴”,但事实上已经被高种姓和大家族所垄断,近年更是腐败不断、丑闻频出,严重失去选民信任。印度人民党(BJP)是从人民党(JD)分离出来的,至今不到年,代表城镇中小工商业者和印度教选民利益。这同样是一个怪异的结合,中产阶级倾向开放,印度教徒天性保守,因此逼得印度人民党呈现出两张面孔:文化上保守,奉行印度教至上;经济上开放,推崇市场经济,追求经济增长。不过,在民族主义以上,印度两大政党是没有异议的。近年来,印度人民党纲领顺应了经济发展趋势,横扫国大党,在人民院独领风骚。年大选,印度人民党获得个席位,国大党惨不忍睹,仅保住个;年,印度人民党再增加席,至个席位;国大党提高到个席位,仍然对前者望尘莫及。年印度大选结果,橘红色为印人党及其联盟获胜选区,来源:维基佛教衰微的佛教发源地一提起印度,我们往往会想到佛教,想到玄奘西天取经,将印度当作佛教文化大国。事实上,这是一个天大的误解。自从诞生以来,佛教就不是南亚次大陆的主流,现在更是式微得厉害。根据中国驻印使馆数据,%的印度人信奉印度教,%信奉伊斯兰教,.%信奉基督教,.%信奉锡克教,只有.%的印度人信奉佛教,这还是年印度借助佛陀涅槃周年,吸收万“贱民”入教的结果。在大温哥华地区,印度人像华人一样随处可见,公交车和出租车司机更是以印度人为主,但是偶尔碰到一问,没听到一个说信仰佛教,不是印度教,就是伊斯兰教。有一次,笔者请教一位印度人,印度教与佛教到底有何区别。他向我讲了一大堆,简而言之,佛教和印度教都源自古老的婆罗门教,只不过印度教正向继承了婆罗门教,而佛教则试图反思和摆脱婆罗门教观念束缚,两者的区别大概可以归结为三:第一,佛教强调自我开悟,不依赖神力,而印度教是多神论,他们的三大主神分别是梵天(BrahmaBrahma,创造神)、毗湿奴(Vishnu, 保护神)和湿婆 (Shiva,破坏和再生神),这三大主神又分身为无数个小神。印度教信徒认为万物皆是神的代表。第二,佛教认为人生轮回始终是痛苦的,只有通过修行,斩断欲念,跳出轮回,才能彻底摆脱烦恼;印度教相信人有不灭的灵魂(atman),相信通过积累功德,实现与梵天合一,可以在轮回中进入最高级的婆罗门。相对于佛教,印度教更保守,更顺从。第三,佛教坚持出家修行,而印度教既无教祖教会,又无固定经典,更像一种宽泛的生活信仰和生活方式,与日常生活完全融为一体。它在印度的性质和地位,颇有点类似中国儒家。在印度,只要信仰吠陀书和印度传统宗教,就算是印度教教徒。印度教信仰让印度人敬畏万物,愿意与自然、动物和谐相处,而且多数信徒不杀生、不吃肉。轮回转世观念让他们安于现状、积极修行,希望能在下次轮回中得到升华。因此,从印度考察回来的朋友说,虽然印度基础设施不够好,很多人的经济条件也极其有限,但是都能遵守秩序、文明排队,公共场合很少看到打架斗殴、高声喧哗的,小偷也不多见,治安比非洲、南美国家好很多。印度教信徒世界分布,来源:M Tracy Huer/维基值得一提的是,胡适、陈寅恪和季羡林都认为,《西游记》中孙悟空的神猴形象,很可能来自印度教信奉的史诗经典《罗摩衍那》。在这部史诗中,阿逾陀国有一位王子罗摩,其妻悉多被楞伽城魔头罗波那劫走,罗摩在寻妻途中帮助猴王即位,猴王遂派大将哈奴曼(Hanuman)助其寻妻。哈奴曼腾云驾雾、勇敢机敏,火烧楞伽宫,最终救出了悉多。孙悟空的形象颇似哈奴曼。而且,敦煌石窟出土了距今约年前的古藏文译本。印度为何不愿意加入RCEP印度长期受西方文化熏陶,政治和法律完全沿袭欧美。印度人如果移民到北美或英国,根本不需要思维转换。但是,一般人可能不了解,政治上追随欧美的印度,曾花费几十年时间学习苏联,推行计划经济体制。直到今天,印度宪法还宣称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共和国。与中国情况相似,印度推行计划经济的结果,是经济增长缓慢。从年代到年代初,印度GDP年均增长率为.%左右,人均收入年增长率仅为%。年代初,当中国大张旗鼓进行改革开放时,印度也进行了小规模的市场化尝试。年,随着苏联解体,印度失去了最重要的外汇资助,不得不向IMF申请贷款,条件是进一步推进市场化改革。由此,印度进入了大规模市场化改革阶段。年,莫迪率领印度人民党上台,他们没有国大党的历史包袱,敢想敢做,带领印度踏上了市场化快轨道。一方面,莫迪政府废除存在半个多世纪的计划经济部门,打击腐败、提高权力运行透明度;另一方面,修订土地征用法和劳动法,统一商品税和服务税,为市场经济保驾护航。年月,莫迪率领印度人民党蝉联执政,将再领导印度五年。可以想见,印度会在市场化道路上继续高更猛进,有望成为一个完全“西式”的民主国家。自从推行市场改革以来,除个别年份外,印度GDP年增速始终在%以上运行,年一度突破%。而且,这是在金融危机以后,没有进行大规模经济刺激下取得的。最近年,印度GDP增速已经超过中国,成为全球GDP增速最快的国家。(当然,也有人质疑印度经济统计数据存在较大水分,认为其经济增长被严重高估了)年以来印度GDP增速,来源:MGM Research经过几十年市场化,印度培育了一批优势产业,如IT、仿制药、汽车、电影制作、酒店服务等。其中,塔塔咨询IT服务公司年收入超过亿美元,是亚洲第一大软件服务公司;塔塔汽车旗下拥有路虎、捷豹等品牌,跻身世界顶级汽车制造商行列;宝莱坞超过好莱坞,是全球最大的电影制作基地,在北美和英国位居进口片影响力的首位。不过,与“一盘棋”的中国不同,印度的地方自治、宗教传统、社会主义和民选政体,都严重制约了其市场化改革的脚步。地方自治让联邦政府不能自行其是,宗教传统要求执政党必须照顾宗教信仰,社会主义使得很多人不能摆脱计划思维,民选政体则决定了执政党必须将选民福利放在重要位置。就此而言,印度的市场化改革,是在夹缝中艰难取得的。市场化的很多硬件和软件迟迟无法建立,一些“后市场化”现象倒是根深蒂固。比如,印度劳动法律体系庞大复杂,对劳工的保护,据说比欧洲还严密。仅在联邦层面,就有大约部相关法律,各邦(省)还有多部,两者加起来接近部。如此庞大的劳动法律,让外资企业望而却步。因此,印度推行市场化改革多年,在制造业上始终较为乏力,与中国相比差距明显。制造业发展不起来,劳动力只能呆在农村,无法实现转移和发挥潜力。至今,农村人口仍占印度人口的%左右。反过来,这又使得农业陷入长期“内卷化”,生产效率低下,无法与现代化农场相提并论。莫迪政府拒绝签署RECP,就是担心澳大利亚、新西兰等现代化农场,将印度农业冲击得七零八落。如果农业凋零,不仅将影响社会稳定、经济发展,还会激化农民对印人党的不满,降低其民意支持率。在民选政治下,民意支持率是执政党的生命线。同时,在制造业领域,印度多为中小企业,根本无法与中国产品竞争;几个有优势的印度制造业巨头,又掌握在大家族手中,具有天然的排外倾向。无论上层还是下层,都会向政府施压,拒绝直面外来竞争。事实上,从目前印度与RCEP成员国的贸易额来看,他们也确实赚不到多少便宜。不算印度,RCEP共计个成员国。年至年,印度与其中个成员国的贸易存在逆差。由此看来,印度拒绝加入RCEP,并不是出于外交战略考虑,而是国内农业和制造业竞争力不足,尚不足以与其他国家一争高下。莫迪政府当然知道,长痛不如短痛,加入RCEP能刺激民族工业崛起,有利于经济的长远发展。可是,在民选政治下,谁能承受得起选民倒戈?只能说,现在的印度还没准备好迎接区域化挑战。它还需要时间,还需要自我调整。(胡家骏先生为FX财经网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姓名,谢谢配合。FX专栏投稿旨在为读者提供更多观察视角,不代表FX立场,所有内容仅供参考。)

对于中国来人说,印度可谓既熟悉又陌生。它所孕育的佛教,曾深深介入中国文化传统,化为中国人的思想底色之一。但是,另一方面,我们又对这个国家知之甚少,除了甘地、尼赫鲁和几部印度电影,几乎说不出任何其他东西。因此,几天前,当印度总理莫迪宣布,印度不加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CP)时,很多人会一头雾水。RECP谈了七年,好不容易达成一致,印度为何到了大门口又自动放弃?难道他们不愿意加入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自由贸易区?本期专栏准备介绍一下印度的政治、文化和经济,为大家理解印度的举动提供一个侧面参考。全球最大规模的民选政治印度作为亚洲国家,本来没有任何民主的基因。但是,经过一百年的英国驯化,印度不仅踏上了民主轨道,而且成为世界上最大规模的民选政体。目前,印度大约有亿选民,是美国选民(.亿)的近倍,比欧洲总人口还多。这一数据绝对碾压任何民选国家。印度选民不仅基数庞大,而且政治参与热情高涨,超过绝大多数其他民主国家。美国大选的投票率,最高时也不过.%,通常维持在%-%之间,而印度年大选的投票率,竟然高达%以上,仅次于比利时、土耳其、瑞典三个国家。具体到制度设计,印度既移植了英国民主大框架,又做了若干变通。联邦政府分为立法、行政和司法三个分支。立法机关包括人民院和联邦院,前者相当于下议院,后者相当于上议院。下院议员由选民直接选举产生,上院议员由各邦议会间接选举产生。印度议会,来源:A. Savin/维基欧美国家的上议院一般没有实权,而印度的联邦院与人民院同享立法权,可以审查议案、弹劾总统、修订宪法等。只是,人民院独享财政预算审查权,而且产生行政分支——总理及内阁,所以权力还是比联邦院更大。人民院议员由个选区选举产生,每个选区选举名议员,代表万选民。由于人口多寡不一,每个邦分别拥有的选区数量差距很大,其中北方邦有个选区,马哈拉施特邦有个选区,西孟加拉邦有个选区,泰米尔邦有个选区,是决定印度大选的关键。各个选区的个席位,再加上总统提名的两位议员,印度人民院共计有个席位。每次大选,哪个政党获得半数以上席位,就可以获得总统邀请组织内阁,成为执政党。总统由联邦和各邦议员选举产生,名义上享有行政权,实际上类似其他英联邦国家的总督,主要行使象征权力,实权掌握在总理及内阁的手中。长期以来,印度议会拥有大联邦政党和为数众多的地方政党,其中国大党和印度人民党占据绝对优势地位。国大党是老牌政党,长期主导印度政坛,坚持民族主义、世俗主义、民生主义和社会主义,虽然号称“穷人的伙伴”,但事实上已经被高种姓和大家族所垄断,近年更是腐败不断、丑闻频出,严重失去选民信任。印度人民党(BJP)是从人民党(JD)分离出来的,至今不到年,代表城镇中小工商业者和印度教选民利益。这同样是一个怪异的结合,中产阶级倾向开放,印度教徒天性保守,因此逼得印度人民党呈现出两张面孔:文化上保守,奉行印度教至上;经济上开放,推崇市场经济,追求经济增长。不过,在民族主义以上,印度两大政党是没有异议的。近年来,印度人民党纲领顺应了经济发展趋势,横扫国大党,在人民院独领风骚。年大选,印度人民党获得个席位,国大党惨不忍睹,仅保住个;年,印度人民党再增加席,至个席位;国大党提高到个席位,仍然对前者望尘莫及。年印度大选结果,橘红色为印人党及其联盟获胜选区,来源:维基佛教衰微的佛教发源地一提起印度,我们往往会想到佛教,想到玄奘西天取经,将印度当作佛教文化大国。事实上,这是一个天大的误解。自从诞生以来,佛教就不是南亚次大陆的主流,现在更是式微得厉害。根据中国驻印使馆数据,%的印度人信奉印度教,%信奉伊斯兰教,.%信奉基督教,.%信奉锡克教,只有.%的印度人信奉佛教,这还是年印度借助佛陀涅槃周年,吸收万“贱民”入教的结果。在大温哥华地区,印度人像华人一样随处可见,公交车和出租车司机更是以印度人为主,但是偶尔碰到一问,没听到一个说信仰佛教,不是印度教,就是伊斯兰教。有一次,笔者请教一位印度人,印度教与佛教到底有何区别。他向我讲了一大堆,简而言之,佛教和印度教都源自古老的婆罗门教,只不过印度教正向继承了婆罗门教,而佛教则试图反思和摆脱婆罗门教观念束缚,两者的区别大概可以归结为三:第一,佛教强调自我开悟,不依赖神力,而印度教是多神论,他们的三大主神分别是梵天(BrahmaBrahma,创造神)、毗湿奴(Vishnu, 保护神)和湿婆 (Shiva,破坏和再生神),这三大主神又分身为无数个小神。印度教信徒认为万物皆是神的代表。第二,佛教认为人生轮回始终是痛苦的,只有通过修行,斩断欲念,跳出轮回,才能彻底摆脱烦恼;印度教相信人有不灭的灵魂(atman),相信通过积累功德,实现与梵天合一,可以在轮回中进入最高级的婆罗门。相对于佛教,印度教更保守,更顺从。第三,佛教坚持出家修行,而印度教既无教祖教会,又无固定经典,更像一种宽泛的生活信仰和生活方式,与日常生活完全融为一体。它在印度的性质和地位,颇有点类似中国儒家。在印度,只要信仰吠陀书和印度传统宗教,就算是印度教教徒。印度教信仰让印度人敬畏万物,愿意与自然、动物和谐相处,而且多数信徒不杀生、不吃肉。轮回转世观念让他们安于现状、积极修行,希望能在下次轮回中得到升华。因此,从印度考察回来的朋友说,虽然印度基础设施不够好,很多人的经济条件也极其有限,但是都能遵守秩序、文明排队,公共场合很少看到打架斗殴、高声喧哗的,小偷也不多见,治安比非洲、南美国家好很多。印度教信徒世界分布,来源:M Tracy Huer/维基值得一提的是,胡适、陈寅恪和季羡林都认为,《西游记》中孙悟空的神猴形象,很可能来自印度教信奉的史诗经典《罗摩衍那》。在这部史诗中,阿逾陀国有一位王子罗摩,其妻悉多被楞伽城魔头罗波那劫走,罗摩在寻妻途中帮助猴王即位,猴王遂派大将哈奴曼(Hanuman)助其寻妻。哈奴曼腾云驾雾、勇敢机敏,火烧楞伽宫,最终救出了悉多。孙悟空的形象颇似哈奴曼。而且,敦煌石窟出土了距今约年前的古藏文译本。印度为何不愿意加入RCEP印度长期受西方文化熏陶,政治和法律完全沿袭欧美。印度人如果移民到北美或英国,根本不需要思维转换。但是,一般人可能不了解,政治上追随欧美的印度,曾花费几十年时间学习苏联,推行计划经济体制。直到今天,印度宪法还宣称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共和国。与中国情况相似,印度推行计划经济的结果,是经济增长缓慢。从年代到年代初,印度GDP年均增长率为.%左右,人均收入年增长率仅为%。年代初,当中国大张旗鼓进行改革开放时,印度也进行了小规模的市场化尝试。年,随着苏联解体,印度失去了最重要的外汇资助,不得不向IMF申请贷款,条件是进一步推进市场化改革。由此,印度进入了大规模市场化改革阶段。年,莫迪率领印度人民党上台,他们没有国大党的历史包袱,敢想敢做,带领印度踏上了市场化快轨道。一方面,莫迪政府废除存在半个多世纪的计划经济部门,打击腐败、提高权力运行透明度;另一方面,修订土地征用法和劳动法,统一商品税和服务税,为市场经济保驾护航。年月,莫迪率领印度人民党蝉联执政,将再领导印度五年。可以想见,印度会在市场化道路上继续高更猛进,有望成为一个完全“西式”的民主国家。自从推行市场改革以来,除个别年份外,印度GDP年增速始终在%以上运行,年一度突破%。而且,这是在金融危机以后,没有进行大规模经济刺激下取得的。最近年,印度GDP增速已经超过中国,成为全球GDP增速最快的国家。(当然,也有人质疑印度经济统计数据存在较大水分,认为其经济增长被严重高估了)年以来印度GDP增速,来源:MGM Research经过几十年市场化,印度培育了一批优势产业,如IT、仿制药、汽车、电影制作、酒店服务等。其中,塔塔咨询IT服务公司年收入超过亿美元,是亚洲第一大软件服务公司;塔塔汽车旗下拥有路虎、捷豹等品牌,跻身世界顶级汽车制造商行列;宝莱坞超过好莱坞,是全球最大的电影制作基地,在北美和英国位居进口片影响力的首位。不过,与“一盘棋”的中国不同,印度的地方自治、宗教传统、社会主义和民选政体,都严重制约了其市场化改革的脚步。地方自治让联邦政府不能自行其是,宗教传统要求执政党必须照顾宗教信仰,社会主义使得很多人不能摆脱计划思维,民选政体则决定了执政党必须将选民福利放在重要位置。就此而言,印度的市场化改革,是在夹缝中艰难取得的。市场化的很多硬件和软件迟迟无法建立,一些“后市场化”现象倒是根深蒂固。比如,印度劳动法律体系庞大复杂,对劳工的保护,据说比欧洲还严密。仅在联邦层面,就有大约部相关法律,各邦(省)还有多部,两者加起来接近部。如此庞大的劳动法律,让外资企业望而却步。因此,印度推行市场化改革多年,在制造业上始终较为乏力,与中国相比差距明显。制造业发展不起来,劳动力只能呆在农村,无法实现转移和发挥潜力。至今,农村人口仍占印度人口的%左右。反过来,这又使得农业陷入长期“内卷化”,生产效率低下,无法与现代化农场相提并论。莫迪政府拒绝签署RECP,就是担心澳大利亚、新西兰等现代化农场,将印度农业冲击得七零八落。如果农业凋零,不仅将影响社会稳定、经济发展,还会激化农民对印人党的不满,降低其民意支持率。在民选政治下,民意支持率是执政党的生命线。同时,在制造业领域,印度多为中小企业,根本无法与中国产品竞争;几个有优势的印度制造业巨头,又掌握在大家族手中,具有天然的排外倾向。无论上层还是下层,都会向政府施压,拒绝直面外来竞争。事实上,从目前印度与RCEP成员国的贸易额来看,他们也确实赚不到多少便宜。不算印度,RCEP共计个成员国。年至年,印度与其中个成员国的贸易存在逆差。由此看来,印度拒绝加入RCEP,并不是出于外交战略考虑,而是国内农业和制造业竞争力不足,尚不足以与其他国家一争高下。莫迪政府当然知道,长痛不如短痛,加入RCEP能刺激民族工业崛起,有利于经济的长远发展。可是,在民选政治下,谁能承受得起选民倒戈?只能说,现在的印度还没准备好迎接区域化挑战。它还需要时间,还需要自我调整。(胡家骏先生为FX财经网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姓名,谢谢配合。FX专栏投稿旨在为读者提供更多观察视角,不代表FX立场,所有内容仅供参考。)

对于中国来人说,印度可谓既熟悉又陌生。它所孕育的佛教,曾深深介入中国文化传统,化为中国人的思想底色之一。但是,另一方面,我们又对这个国家知之甚少,除了甘地、尼赫鲁和几部印度电影,几乎说不出任何其他东西。因此,几天前,当印度总理莫迪宣布,印度不加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CP)时,很多人会一头雾水。RECP谈了七年,好不容易达成一致,印度为何到了大门口又自动放弃?难道他们不愿意加入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自由贸易区?本期专栏准备介绍一下印度的政治、文化和经济,为大家理解印度的举动提供一个侧面参考。全球最大规模的民选政治印度作为亚洲国家,本来没有任何民主的基因。但是,经过一百年的英国驯化,印度不仅踏上了民主轨道,而且成为世界上最大规模的民选政体。目前,印度大约有亿选民,是美国选民(.亿)的近倍,比欧洲总人口还多。这一数据绝对碾压任何民选国家。印度选民不仅基数庞大,而且政治参与热情高涨,超过绝大多数其他民主国家。美国大选的投票率,最高时也不过.%,通常维持在%-%之间,而印度年大选的投票率,竟然高达%以上,仅次于比利时、土耳其、瑞典三个国家。具体到制度设计,印度既移植了英国民主大框架,又做了若干变通。联邦政府分为立法、行政和司法三个分支。立法机关包括人民院和联邦院,前者相当于下议院,后者相当于上议院。下院议员由选民直接选举产生,上院议员由各邦议会间接选举产生。印度议会,来源:A. Savin/维基欧美国家的上议院一般没有实权,而印度的联邦院与人民院同享立法权,可以审查议案、弹劾总统、修订宪法等。只是,人民院独享财政预算审查权,而且产生行政分支——总理及内阁,所以权力还是比联邦院更大。人民院议员由个选区选举产生,每个选区选举名议员,代表万选民。由于人口多寡不一,每个邦分别拥有的选区数量差距很大,其中北方邦有个选区,马哈拉施特邦有个选区,西孟加拉邦有个选区,泰米尔邦有个选区,是决定印度大选的关键。各个选区的个席位,再加上总统提名的两位议员,印度人民院共计有个席位。每次大选,哪个政党获得半数以上席位,就可以获得总统邀请组织内阁,成为执政党。总统由联邦和各邦议员选举产生,名义上享有行政权,实际上类似其他英联邦国家的总督,主要行使象征权力,实权掌握在总理及内阁的手中。长期以来,印度议会拥有大联邦政党和为数众多的地方政党,其中国大党和印度人民党占据绝对优势地位。国大党是老牌政党,长期主导印度政坛,坚持民族主义、世俗主义、民生主义和社会主义,虽然号称“穷人的伙伴”,但事实上已经被高种姓和大家族所垄断,近年更是腐败不断、丑闻频出,严重失去选民信任。印度人民党(BJP)是从人民党(JD)分离出来的,至今不到年,代表城镇中小工商业者和印度教选民利益。这同样是一个怪异的结合,中产阶级倾向开放,印度教徒天性保守,因此逼得印度人民党呈现出两张面孔:文化上保守,奉行印度教至上;经济上开放,推崇市场经济,追求经济增长。不过,在民族主义以上,印度两大政党是没有异议的。近年来,印度人民党纲领顺应了经济发展趋势,横扫国大党,在人民院独领风骚。年大选,印度人民党获得个席位,国大党惨不忍睹,仅保住个;年,印度人民党再增加席,至个席位;国大党提高到个席位,仍然对前者望尘莫及。年印度大选结果,橘红色为印人党及其联盟获胜选区,来源:维基佛教衰微的佛教发源地一提起印度,我们往往会想到佛教,想到玄奘西天取经,将印度当作佛教文化大国。事实上,这是一个天大的误解。自从诞生以来,佛教就不是南亚次大陆的主流,现在更是式微得厉害。根据中国驻印使馆数据,%的印度人信奉印度教,%信奉伊斯兰教,.%信奉基督教,.%信奉锡克教,只有.%的印度人信奉佛教,这还是年印度借助佛陀涅槃周年,吸收万“贱民”入教的结果。在大温哥华地区,印度人像华人一样随处可见,公交车和出租车司机更是以印度人为主,但是偶尔碰到一问,没听到一个说信仰佛教,不是印度教,就是伊斯兰教。有一次,笔者请教一位印度人,印度教与佛教到底有何区别。他向我讲了一大堆,简而言之,佛教和印度教都源自古老的婆罗门教,只不过印度教正向继承了婆罗门教,而佛教则试图反思和摆脱婆罗门教观念束缚,两者的区别大概可以归结为三:第一,佛教强调自我开悟,不依赖神力,而印度教是多神论,他们的三大主神分别是梵天(BrahmaBrahma,创造神)、毗湿奴(Vishnu, 保护神)和湿婆 (Shiva,破坏和再生神),这三大主神又分身为无数个小神。印度教信徒认为万物皆是神的代表。第二,佛教认为人生轮回始终是痛苦的,只有通过修行,斩断欲念,跳出轮回,才能彻底摆脱烦恼;印度教相信人有不灭的灵魂(atman),相信通过积累功德,实现与梵天合一,可以在轮回中进入最高级的婆罗门。相对于佛教,印度教更保守,更顺从。第三,佛教坚持出家修行,而印度教既无教祖教会,又无固定经典,更像一种宽泛的生活信仰和生活方式,与日常生活完全融为一体。它在印度的性质和地位,颇有点类似中国儒家。在印度,只要信仰吠陀书和印度传统宗教,就算是印度教教徒。印度教信仰让印度人敬畏万物,愿意与自然、动物和谐相处,而且多数信徒不杀生、不吃肉。轮回转世观念让他们安于现状、积极修行,希望能在下次轮回中得到升华。因此,从印度考察回来的朋友说,虽然印度基础设施不够好,很多人的经济条件也极其有限,但是都能遵守秩序、文明排队,公共场合很少看到打架斗殴、高声喧哗的,小偷也不多见,治安比非洲、南美国家好很多。印度教信徒世界分布,来源:M Tracy Huer/维基值得一提的是,胡适、陈寅恪和季羡林都认为,《西游记》中孙悟空的神猴形象,很可能来自印度教信奉的史诗经典《罗摩衍那》。在这部史诗中,阿逾陀国有一位王子罗摩,其妻悉多被楞伽城魔头罗波那劫走,罗摩在寻妻途中帮助猴王即位,猴王遂派大将哈奴曼(Hanuman)助其寻妻。哈奴曼腾云驾雾、勇敢机敏,火烧楞伽宫,最终救出了悉多。孙悟空的形象颇似哈奴曼。而且,敦煌石窟出土了距今约年前的古藏文译本。印度为何不愿意加入RCEP印度长期受西方文化熏陶,政治和法律完全沿袭欧美。印度人如果移民到北美或英国,根本不需要思维转换。但是,一般人可能不了解,政治上追随欧美的印度,曾花费几十年时间学习苏联,推行计划经济体制。直到今天,印度宪法还宣称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共和国。与中国情况相似,印度推行计划经济的结果,是经济增长缓慢。从年代到年代初,印度GDP年均增长率为.%左右,人均收入年增长率仅为%。年代初,当中国大张旗鼓进行改革开放时,印度也进行了小规模的市场化尝试。年,随着苏联解体,印度失去了最重要的外汇资助,不得不向IMF申请贷款,条件是进一步推进市场化改革。由此,印度进入了大规模市场化改革阶段。年,莫迪率领印度人民党上台,他们没有国大党的历史包袱,敢想敢做,带领印度踏上了市场化快轨道。一方面,莫迪政府废除存在半个多世纪的计划经济部门,打击腐败、提高权力运行透明度;另一方面,修订土地征用法和劳动法,统一商品税和服务税,为市场经济保驾护航。年月,莫迪率领印度人民党蝉联执政,将再领导印度五年。可以想见,印度会在市场化道路上继续高更猛进,有望成为一个完全“西式”的民主国家。自从推行市场改革以来,除个别年份外,印度GDP年增速始终在%以上运行,年一度突破%。而且,这是在金融危机以后,没有进行大规模经济刺激下取得的。最近年,印度GDP增速已经超过中国,成为全球GDP增速最快的国家。(当然,也有人质疑印度经济统计数据存在较大水分,认为其经济增长被严重高估了)年以来印度GDP增速,来源:MGM Research经过几十年市场化,印度培育了一批优势产业,如IT、仿制药、汽车、电影制作、酒店服务等。其中,塔塔咨询IT服务公司年收入超过亿美元,是亚洲第一大软件服务公司;塔塔汽车旗下拥有路虎、捷豹等品牌,跻身世界顶级汽车制造商行列;宝莱坞超过好莱坞,是全球最大的电影制作基地,在北美和英国位居进口片影响力的首位。不过,与“一盘棋”的中国不同,印度的地方自治、宗教传统、社会主义和民选政体,都严重制约了其市场化改革的脚步。地方自治让联邦政府不能自行其是,宗教传统要求执政党必须照顾宗教信仰,社会主义使得很多人不能摆脱计划思维,民选政体则决定了执政党必须将选民福利放在重要位置。就此而言,印度的市场化改革,是在夹缝中艰难取得的。市场化的很多硬件和软件迟迟无法建立,一些“后市场化”现象倒是根深蒂固。比如,印度劳动法律体系庞大复杂,对劳工的保护,据说比欧洲还严密。仅在联邦层面,就有大约部相关法律,各邦(省)还有多部,两者加起来接近部。如此庞大的劳动法律,让外资企业望而却步。因此,印度推行市场化改革多年,在制造业上始终较为乏力,与中国相比差距明显。制造业发展不起来,劳动力只能呆在农村,无法实现转移和发挥潜力。至今,农村人口仍占印度人口的%左右。反过来,这又使得农业陷入长期“内卷化”,生产效率低下,无法与现代化农场相提并论。莫迪政府拒绝签署RECP,就是担心澳大利亚、新西兰等现代化农场,将印度农业冲击得七零八落。如果农业凋零,不仅将影响社会稳定、经济发展,还会激化农民对印人党的不满,降低其民意支持率。在民选政治下,民意支持率是执政党的生命线。同时,在制造业领域,印度多为中小企业,根本无法与中国产品竞争;几个有优势的印度制造业巨头,又掌握在大家族手中,具有天然的排外倾向。无论上层还是下层,都会向政府施压,拒绝直面外来竞争。事实上,从目前印度与RCEP成员国的贸易额来看,他们也确实赚不到多少便宜。不算印度,RCEP共计个成员国。年至年,印度与其中个成员国的贸易存在逆差。由此看来,印度拒绝加入RCEP,并不是出于外交战略考虑,而是国内农业和制造业竞争力不足,尚不足以与其他国家一争高下。莫迪政府当然知道,长痛不如短痛,加入RCEP能刺激民族工业崛起,有利于经济的长远发展。可是,在民选政治下,谁能承受得起选民倒戈?只能说,现在的印度还没准备好迎接区域化挑战。它还需要时间,还需要自我调整。(胡家骏先生为FX财经网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姓名,谢谢配合。FX专栏投稿旨在为读者提供更多观察视角,不代表FX立场,所有内容仅供参考。)

对于中国来人说,印度可谓既熟悉又陌生。它所孕育的佛教,曾深深介入中国文化传统,化为中国人的思想底色之一。但是,另一方面,我们又对这个国家知之甚少,除了甘地、尼赫鲁和几部印度电影,几乎说不出任何其他东西。因此,几天前,当印度总理莫迪宣布,印度不加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CP)时,很多人会一头雾水。RECP谈了七年,好不容易达成一致,印度为何到了大门口又自动放弃?难道他们不愿意加入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自由贸易区?本期专栏准备介绍一下印度的政治、文化和经济,为大家理解印度的举动提供一个侧面参考。全球最大规模的民选政治印度作为亚洲国家,本来没有任何民主的基因。但是,经过一百年的英国驯化,印度不仅踏上了民主轨道,而且成为世界上最大规模的民选政体。目前,印度大约有亿选民,是美国选民(.亿)的近倍,比欧洲总人口还多。这一数据绝对碾压任何民选国家。印度选民不仅基数庞大,而且政治参与热情高涨,超过绝大多数其他民主国家。美国大选的投票率,最高时也不过.%,通常维持在%-%之间,而印度年大选的投票率,竟然高达%以上,仅次于比利时、土耳其、瑞典三个国家。具体到制度设计,印度既移植了英国民主大框架,又做了若干变通。联邦政府分为立法、行政和司法三个分支。立法机关包括人民院和联邦院,前者相当于下议院,后者相当于上议院。下院议员由选民直接选举产生,上院议员由各邦议会间接选举产生。印度议会,来源:A. Savin/维基欧美国家的上议院一般没有实权,而印度的联邦院与人民院同享立法权,可以审查议案、弹劾总统、修订宪法等。只是,人民院独享财政预算审查权,而且产生行政分支——总理及内阁,所以权力还是比联邦院更大。人民院议员由个选区选举产生,每个选区选举名议员,代表万选民。由于人口多寡不一,每个邦分别拥有的选区数量差距很大,其中北方邦有个选区,马哈拉施特邦有个选区,西孟加拉邦有个选区,泰米尔邦有个选区,是决定印度大选的关键。各个选区的个席位,再加上总统提名的两位议员,印度人民院共计有个席位。每次大选,哪个政党获得半数以上席位,就可以获得总统邀请组织内阁,成为执政党。总统由联邦和各邦议员选举产生,名义上享有行政权,实际上类似其他英联邦国家的总督,主要行使象征权力,实权掌握在总理及内阁的手中。长期以来,印度议会拥有大联邦政党和为数众多的地方政党,其中国大党和印度人民党占据绝对优势地位。国大党是老牌政党,长期主导印度政坛,坚持民族主义、世俗主义、民生主义和社会主义,虽然号称“穷人的伙伴”,但事实上已经被高种姓和大家族所垄断,近年更是腐败不断、丑闻频出,严重失去选民信任。印度人民党(BJP)是从人民党(JD)分离出来的,至今不到年,代表城镇中小工商业者和印度教选民利益。这同样是一个怪异的结合,中产阶级倾向开放,印度教徒天性保守,因此逼得印度人民党呈现出两张面孔:文化上保守,奉行印度教至上;经济上开放,推崇市场经济,追求经济增长。不过,在民族主义以上,印度两大政党是没有异议的。近年来,印度人民党纲领顺应了经济发展趋势,横扫国大党,在人民院独领风骚。年大选,印度人民党获得个席位,国大党惨不忍睹,仅保住个;年,印度人民党再增加席,至个席位;国大党提高到个席位,仍然对前者望尘莫及。年印度大选结果,橘红色为印人党及其联盟获胜选区,来源:维基佛教衰微的佛教发源地一提起印度,我们往往会想到佛教,想到玄奘西天取经,将印度当作佛教文化大国。事实上,这是一个天大的误解。自从诞生以来,佛教就不是南亚次大陆的主流,现在更是式微得厉害。根据中国驻印使馆数据,%的印度人信奉印度教,%信奉伊斯兰教,.%信奉基督教,.%信奉锡克教,只有.%的印度人信奉佛教,这还是年印度借助佛陀涅槃周年,吸收万“贱民”入教的结果。在大温哥华地区,印度人像华人一样随处可见,公交车和出租车司机更是以印度人为主,但是偶尔碰到一问,没听到一个说信仰佛教,不是印度教,就是伊斯兰教。有一次,笔者请教一位印度人,印度教与佛教到底有何区别。他向我讲了一大堆,简而言之,佛教和印度教都源自古老的婆罗门教,只不过印度教正向继承了婆罗门教,而佛教则试图反思和摆脱婆罗门教观念束缚,两者的区别大概可以归结为三:第一,佛教强调自我开悟,不依赖神力,而印度教是多神论,他们的三大主神分别是梵天(BrahmaBrahma,创造神)、毗湿奴(Vishnu, 保护神)和湿婆 (Shiva,破坏和再生神),这三大主神又分身为无数个小神。印度教信徒认为万物皆是神的代表。第二,佛教认为人生轮回始终是痛苦的,只有通过修行,斩断欲念,跳出轮回,才能彻底摆脱烦恼;印度教相信人有不灭的灵魂(atman),相信通过积累功德,实现与梵天合一,可以在轮回中进入最高级的婆罗门。相对于佛教,印度教更保守,更顺从。第三,佛教坚持出家修行,而印度教既无教祖教会,又无固定经典,更像一种宽泛的生活信仰和生活方式,与日常生活完全融为一体。它在印度的性质和地位,颇有点类似中国儒家。在印度,只要信仰吠陀书和印度传统宗教,就算是印度教教徒。印度教信仰让印度人敬畏万物,愿意与自然、动物和谐相处,而且多数信徒不杀生、不吃肉。轮回转世观念让他们安于现状、积极修行,希望能在下次轮回中得到升华。因此,从印度考察回来的朋友说,虽然印度基础设施不够好,很多人的经济条件也极其有限,但是都能遵守秩序、文明排队,公共场合很少看到打架斗殴、高声喧哗的,小偷也不多见,治安比非洲、南美国家好很多。印度教信徒世界分布,来源:M Tracy Huer/维基值得一提的是,胡适、陈寅恪和季羡林都认为,《西游记》中孙悟空的神猴形象,很可能来自印度教信奉的史诗经典《罗摩衍那》。在这部史诗中,阿逾陀国有一位王子罗摩,其妻悉多被楞伽城魔头罗波那劫走,罗摩在寻妻途中帮助猴王即位,猴王遂派大将哈奴曼(Hanuman)助其寻妻。哈奴曼腾云驾雾、勇敢机敏,火烧楞伽宫,最终救出了悉多。孙悟空的形象颇似哈奴曼。而且,敦煌石窟出土了距今约年前的古藏文译本。印度为何不愿意加入RCEP印度长期受西方文化熏陶,政治和法律完全沿袭欧美。印度人如果移民到北美或英国,根本不需要思维转换。但是,一般人可能不了解,政治上追随欧美的印度,曾花费几十年时间学习苏联,推行计划经济体制。直到今天,印度宪法还宣称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共和国。与中国情况相似,印度推行计划经济的结果,是经济增长缓慢。从年代到年代初,印度GDP年均增长率为.%左右,人均收入年增长率仅为%。年代初,当中国大张旗鼓进行改革开放时,印度也进行了小规模的市场化尝试。年,随着苏联解体,印度失去了最重要的外汇资助,不得不向IMF申请贷款,条件是进一步推进市场化改革。由此,印度进入了大规模市场化改革阶段。年,莫迪率领印度人民党上台,他们没有国大党的历史包袱,敢想敢做,带领印度踏上了市场化快轨道。一方面,莫迪政府废除存在半个多世纪的计划经济部门,打击腐败、提高权力运行透明度;另一方面,修订土地征用法和劳动法,统一商品税和服务税,为市场经济保驾护航。年月,莫迪率领印度人民党蝉联执政,将再领导印度五年。可以想见,印度会在市场化道路上继续高更猛进,有望成为一个完全“西式”的民主国家。自从推行市场改革以来,除个别年份外,印度GDP年增速始终在%以上运行,年一度突破%。而且,这是在金融危机以后,没有进行大规模经济刺激下取得的。最近年,印度GDP增速已经超过中国,成为全球GDP增速最快的国家。(当然,也有人质疑印度经济统计数据存在较大水分,认为其经济增长被严重高估了)年以来印度GDP增速,来源:MGM Research经过几十年市场化,印度培育了一批优势产业,如IT、仿制药、汽车、电影制作、酒店服务等。其中,塔塔咨询IT服务公司年收入超过亿美元,是亚洲第一大软件服务公司;塔塔汽车旗下拥有路虎、捷豹等品牌,跻身世界顶级汽车制造商行列;宝莱坞超过好莱坞,是全球最大的电影制作基地,在北美和英国位居进口片影响力的首位。不过,与“一盘棋”的中国不同,印度的地方自治、宗教传统、社会主义和民选政体,都严重制约了其市场化改革的脚步。地方自治让联邦政府不能自行其是,宗教传统要求执政党必须照顾宗教信仰,社会主义使得很多人不能摆脱计划思维,民选政体则决定了执政党必须将选民福利放在重要位置。就此而言,印度的市场化改革,是在夹缝中艰难取得的。市场化的很多硬件和软件迟迟无法建立,一些“后市场化”现象倒是根深蒂固。比如,印度劳动法律体系庞大复杂,对劳工的保护,据说比欧洲还严密。仅在联邦层面,就有大约部相关法律,各邦(省)还有多部,两者加起来接近部。如此庞大的劳动法律,让外资企业望而却步。因此,印度推行市场化改革多年,在制造业上始终较为乏力,与中国相比差距明显。制造业发展不起来,劳动力只能呆在农村,无法实现转移和发挥潜力。至今,农村人口仍占印度人口的%左右。反过来,这又使得农业陷入长期“内卷化”,生产效率低下,无法与现代化农场相提并论。莫迪政府拒绝签署RECP,就是担心澳大利亚、新西兰等现代化农场,将印度农业冲击得七零八落。如果农业凋零,不仅将影响社会稳定、经济发展,还会激化农民对印人党的不满,降低其民意支持率。在民选政治下,民意支持率是执政党的生命线。同时,在制造业领域,印度多为中小企业,根本无法与中国产品竞争;几个有优势的印度制造业巨头,又掌握在大家族手中,具有天然的排外倾向。无论上层还是下层,都会向政府施压,拒绝直面外来竞争。事实上,从目前印度与RCEP成员国的贸易额来看,他们也确实赚不到多少便宜。不算印度,RCEP共计个成员国。年至年,印度与其中个成员国的贸易存在逆差。由此看来,印度拒绝加入RCEP,并不是出于外交战略考虑,而是国内农业和制造业竞争力不足,尚不足以与其他国家一争高下。莫迪政府当然知道,长痛不如短痛,加入RCEP能刺激民族工业崛起,有利于经济的长远发展。可是,在民选政治下,谁能承受得起选民倒戈?只能说,现在的印度还没准备好迎接区域化挑战。它还需要时间,还需要自我调整。(胡家骏先生为FX财经网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姓名,谢谢配合。FX专栏投稿旨在为读者提供更多观察视角,不代表FX立场,所有内容仅供参考。)

对于中国来人说,印度可谓既熟悉又陌生。它所孕育的佛教,曾深深介入中国文化传统,化为中国人的思想底色之一。但是,另一方面,我们又对这个国家知之甚少,除了甘地、尼赫鲁和几部印度电影,几乎说不出任何其他东西。因此,几天前,当印度总理莫迪宣布,印度不加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CP)时,很多人会一头雾水。RECP谈了七年,好不容易达成一致,印度为何到了大门口又自动放弃?难道他们不愿意加入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自由贸易区?本期专栏准备介绍一下印度的政治、文化和经济,为大家理解印度的举动提供一个侧面参考。全球最大规模的民选政治印度作为亚洲国家,本来没有任何民主的基因。但是,经过一百年的英国驯化,印度不仅踏上了民主轨道,而且成为世界上最大规模的民选政体。目前,印度大约有亿选民,是美国选民(.亿)的近倍,比欧洲总人口还多。这一数据绝对碾压任何民选国家。印度选民不仅基数庞大,而且政治参与热情高涨,超过绝大多数其他民主国家。美国大选的投票率,最高时也不过.%,通常维持在%-%之间,而印度年大选的投票率,竟然高达%以上,仅次于比利时、土耳其、瑞典三个国家。具体到制度设计,印度既移植了英国民主大框架,又做了若干变通。联邦政府分为立法、行政和司法三个分支。立法机关包括人民院和联邦院,前者相当于下议院,后者相当于上议院。下院议员由选民直接选举产生,上院议员由各邦议会间接选举产生。印度议会,来源:A. Savin/维基欧美国家的上议院一般没有实权,而印度的联邦院与人民院同享立法权,可以审查议案、弹劾总统、修订宪法等。只是,人民院独享财政预算审查权,而且产生行政分支——总理及内阁,所以权力还是比联邦院更大。人民院议员由个选区选举产生,每个选区选举名议员,代表万选民。由于人口多寡不一,每个邦分别拥有的选区数量差距很大,其中北方邦有个选区,马哈拉施特邦有个选区,西孟加拉邦有个选区,泰米尔邦有个选区,是决定印度大选的关键。各个选区的个席位,再加上总统提名的两位议员,印度人民院共计有个席位。每次大选,哪个政党获得半数以上席位,就可以获得总统邀请组织内阁,成为执政党。总统由联邦和各邦议员选举产生,名义上享有行政权,实际上类似其他英联邦国家的总督,主要行使象征权力,实权掌握在总理及内阁的手中。长期以来,印度议会拥有大联邦政党和为数众多的地方政党,其中国大党和印度人民党占据绝对优势地位。国大党是老牌政党,长期主导印度政坛,坚持民族主义、世俗主义、民生主义和社会主义,虽然号称“穷人的伙伴”,但事实上已经被高种姓和大家族所垄断,近年更是腐败不断、丑闻频出,严重失去选民信任。印度人民党(BJP)是从人民党(JD)分离出来的,至今不到年,代表城镇中小工商业者和印度教选民利益。这同样是一个怪异的结合,中产阶级倾向开放,印度教徒天性保守,因此逼得印度人民党呈现出两张面孔:文化上保守,奉行印度教至上;经济上开放,推崇市场经济,追求经济增长。不过,在民族主义以上,印度两大政党是没有异议的。近年来,印度人民党纲领顺应了经济发展趋势,横扫国大党,在人民院独领风骚。年大选,印度人民党获得个席位,国大党惨不忍睹,仅保住个;年,印度人民党再增加席,至个席位;国大党提高到个席位,仍然对前者望尘莫及。年印度大选结果,橘红色为印人党及其联盟获胜选区,来源:维基佛教衰微的佛教发源地一提起印度,我们往往会想到佛教,想到玄奘西天取经,将印度当作佛教文化大国。事实上,这是一个天大的误解。自从诞生以来,佛教就不是南亚次大陆的主流,现在更是式微得厉害。根据中国驻印使馆数据,%的印度人信奉印度教,%信奉伊斯兰教,.%信奉基督教,.%信奉锡克教,只有.%的印度人信奉佛教,这还是年印度借助佛陀涅槃周年,吸收万“贱民”入教的结果。在大温哥华地区,印度人像华人一样随处可见,公交车和出租车司机更是以印度人为主,但是偶尔碰到一问,没听到一个说信仰佛教,不是印度教,就是伊斯兰教。有一次,笔者请教一位印度人,印度教与佛教到底有何区别。他向我讲了一大堆,简而言之,佛教和印度教都源自古老的婆罗门教,只不过印度教正向继承了婆罗门教,而佛教则试图反思和摆脱婆罗门教观念束缚,两者的区别大概可以归结为三:第一,佛教强调自我开悟,不依赖神力,而印度教是多神论,他们的三大主神分别是梵天(BrahmaBrahma,创造神)、毗湿奴(Vishnu, 保护神)和湿婆 (Shiva,破坏和再生神),这三大主神又分身为无数个小神。印度教信徒认为万物皆是神的代表。第二,佛教认为人生轮回始终是痛苦的,只有通过修行,斩断欲念,跳出轮回,才能彻底摆脱烦恼;印度教相信人有不灭的灵魂(atman),相信通过积累功德,实现与梵天合一,可以在轮回中进入最高级的婆罗门。相对于佛教,印度教更保守,更顺从。第三,佛教坚持出家修行,而印度教既无教祖教会,又无固定经典,更像一种宽泛的生活信仰和生活方式,与日常生活完全融为一体。它在印度的性质和地位,颇有点类似中国儒家。在印度,只要信仰吠陀书和印度传统宗教,就算是印度教教徒。印度教信仰让印度人敬畏万物,愿意与自然、动物和谐相处,而且多数信徒不杀生、不吃肉。轮回转世观念让他们安于现状、积极修行,希望能在下次轮回中得到升华。因此,从印度考察回来的朋友说,虽然印度基础设施不够好,很多人的经济条件也极其有限,但是都能遵守秩序、文明排队,公共场合很少看到打架斗殴、高声喧哗的,小偷也不多见,治安比非洲、南美国家好很多。印度教信徒世界分布,来源:M Tracy Huer/维基值得一提的是,胡适、陈寅恪和季羡林都认为,《西游记》中孙悟空的神猴形象,很可能来自印度教信奉的史诗经典《罗摩衍那》。在这部史诗中,阿逾陀国有一位王子罗摩,其妻悉多被楞伽城魔头罗波那劫走,罗摩在寻妻途中帮助猴王即位,猴王遂派大将哈奴曼(Hanuman)助其寻妻。哈奴曼腾云驾雾、勇敢机敏,火烧楞伽宫,最终救出了悉多。孙悟空的形象颇似哈奴曼。而且,敦煌石窟出土了距今约年前的古藏文译本。印度为何不愿意加入RCEP印度长期受西方文化熏陶,政治和法律完全沿袭欧美。印度人如果移民到北美或英国,根本不需要思维转换。但是,一般人可能不了解,政治上追随欧美的印度,曾花费几十年时间学习苏联,推行计划经济体制。直到今天,印度宪法还宣称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共和国。与中国情况相似,印度推行计划经济的结果,是经济增长缓慢。从年代到年代初,印度GDP年均增长率为.%左右,人均收入年增长率仅为%。年代初,当中国大张旗鼓进行改革开放时,印度也进行了小规模的市场化尝试。年,随着苏联解体,印度失去了最重要的外汇资助,不得不向IMF申请贷款,条件是进一步推进市场化改革。由此,印度进入了大规模市场化改革阶段。年,莫迪率领印度人民党上台,他们没有国大党的历史包袱,敢想敢做,带领印度踏上了市场化快轨道。一方面,莫迪政府废除存在半个多世纪的计划经济部门,打击腐败、提高权力运行透明度;另一方面,修订土地征用法和劳动法,统一商品税和服务税,为市场经济保驾护航。年月,莫迪率领印度人民党蝉联执政,将再领导印度五年。可以想见,印度会在市场化道路上继续高更猛进,有望成为一个完全“西式”的民主国家。自从推行市场改革以来,除个别年份外,印度GDP年增速始终在%以上运行,年一度突破%。而且,这是在金融危机以后,没有进行大规模经济刺激下取得的。最近年,印度GDP增速已经超过中国,成为全球GDP增速最快的国家。(当然,也有人质疑印度经济统计数据存在较大水分,认为其经济增长被严重高估了)年以来印度GDP增速,来源:MGM Research经过几十年市场化,印度培育了一批优势产业,如IT、仿制药、汽车、电影制作、酒店服务等。其中,塔塔咨询IT服务公司年收入超过亿美元,是亚洲第一大软件服务公司;塔塔汽车旗下拥有路虎、捷豹等品牌,跻身世界顶级汽车制造商行列;宝莱坞超过好莱坞,是全球最大的电影制作基地,在北美和英国位居进口片影响力的首位。不过,与“一盘棋”的中国不同,印度的地方自治、宗教传统、社会主义和民选政体,都严重制约了其市场化改革的脚步。地方自治让联邦政府不能自行其是,宗教传统要求执政党必须照顾宗教信仰,社会主义使得很多人不能摆脱计划思维,民选政体则决定了执政党必须将选民福利放在重要位置。就此而言,印度的市场化改革,是在夹缝中艰难取得的。市场化的很多硬件和软件迟迟无法建立,一些“后市场化”现象倒是根深蒂固。比如,印度劳动法律体系庞大复杂,对劳工的保护,据说比欧洲还严密。仅在联邦层面,就有大约部相关法律,各邦(省)还有多部,两者加起来接近部。如此庞大的劳动法律,让外资企业望而却步。因此,印度推行市场化改革多年,在制造业上始终较为乏力,与中国相比差距明显。制造业发展不起来,劳动力只能呆在农村,无法实现转移和发挥潜力。至今,农村人口仍占印度人口的%左右。反过来,这又使得农业陷入长期“内卷化”,生产效率低下,无法与现代化农场相提并论。莫迪政府拒绝签署RECP,就是担心澳大利亚、新西兰等现代化农场,将印度农业冲击得七零八落。如果农业凋零,不仅将影响社会稳定、经济发展,还会激化农民对印人党的不满,降低其民意支持率。在民选政治下,民意支持率是执政党的生命线。同时,在制造业领域,印度多为中小企业,根本无法与中国产品竞争;几个有优势的印度制造业巨头,又掌握在大家族手中,具有天然的排外倾向。无论上层还是下层,都会向政府施压,拒绝直面外来竞争。事实上,从目前印度与RCEP成员国的贸易额来看,他们也确实赚不到多少便宜。不算印度,RCEP共计个成员国。年至年,印度与其中个成员国的贸易存在逆差。由此看来,印度拒绝加入RCEP,并不是出于外交战略考虑,而是国内农业和制造业竞争力不足,尚不足以与其他国家一争高下。莫迪政府当然知道,长痛不如短痛,加入RCEP能刺激民族工业崛起,有利于经济的长远发展。可是,在民选政治下,谁能承受得起选民倒戈?只能说,现在的印度还没准备好迎接区域化挑战。它还需要时间,还需要自我调整。(胡家骏先生为FX财经网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姓名,谢谢配合。FX专栏投稿旨在为读者提供更多观察视角,不代表FX立场,所有内容仅供参考。)

对于中国来人说,印度可谓既熟悉又陌生。它所孕育的佛教,曾深深介入中国文化传统,化为中国人的思想底色之一。但是,另一方面,我们又对这个国家知之甚少,除了甘地、尼赫鲁和几部印度电影,几乎说不出任何其他东西。因此,几天前,当印度总理莫迪宣布,印度不加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CP)时,很多人会一头雾水。RECP谈了七年,好不容易达成一致,印度为何到了大门口又自动放弃?难道他们不愿意加入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自由贸易区?本期专栏准备介绍一下印度的政治、文化和经济,为大家理解印度的举动提供一个侧面参考。全球最大规模的民选政治印度作为亚洲国家,本来没有任何民主的基因。但是,经过一百年的英国驯化,印度不仅踏上了民主轨道,而且成为世界上最大规模的民选政体。目前,印度大约有亿选民,是美国选民(.亿)的近倍,比欧洲总人口还多。这一数据绝对碾压任何民选国家。印度选民不仅基数庞大,而且政治参与热情高涨,超过绝大多数其他民主国家。美国大选的投票率,最高时也不过.%,通常维持在%-%之间,而印度年大选的投票率,竟然高达%以上,仅次于比利时、土耳其、瑞典三个国家。具体到制度设计,印度既移植了英国民主大框架,又做了若干变通。联邦政府分为立法、行政和司法三个分支。立法机关包括人民院和联邦院,前者相当于下议院,后者相当于上议院。下院议员由选民直接选举产生,上院议员由各邦议会间接选举产生。印度议会,来源:A. Savin/维基欧美国家的上议院一般没有实权,而印度的联邦院与人民院同享立法权,可以审查议案、弹劾总统、修订宪法等。只是,人民院独享财政预算审查权,而且产生行政分支——总理及内阁,所以权力还是比联邦院更大。人民院议员由个选区选举产生,每个选区选举名议员,代表万选民。由于人口多寡不一,每个邦分别拥有的选区数量差距很大,其中北方邦有个选区,马哈拉施特邦有个选区,西孟加拉邦有个选区,泰米尔邦有个选区,是决定印度大选的关键。各个选区的个席位,再加上总统提名的两位议员,印度人民院共计有个席位。每次大选,哪个政党获得半数以上席位,就可以获得总统邀请组织内阁,成为执政党。总统由联邦和各邦议员选举产生,名义上享有行政权,实际上类似其他英联邦国家的总督,主要行使象征权力,实权掌握在总理及内阁的手中。长期以来,印度议会拥有大联邦政党和为数众多的地方政党,其中国大党和印度人民党占据绝对优势地位。国大党是老牌政党,长期主导印度政坛,坚持民族主义、世俗主义、民生主义和社会主义,虽然号称“穷人的伙伴”,但事实上已经被高种姓和大家族所垄断,近年更是腐败不断、丑闻频出,严重失去选民信任。印度人民党(BJP)是从人民党(JD)分离出来的,至今不到年,代表城镇中小工商业者和印度教选民利益。这同样是一个怪异的结合,中产阶级倾向开放,印度教徒天性保守,因此逼得印度人民党呈现出两张面孔:文化上保守,奉行印度教至上;经济上开放,推崇市场经济,追求经济增长。不过,在民族主义以上,印度两大政党是没有异议的。近年来,印度人民党纲领顺应了经济发展趋势,横扫国大党,在人民院独领风骚。年大选,印度人民党获得个席位,国大党惨不忍睹,仅保住个;年,印度人民党再增加席,至个席位;国大党提高到个席位,仍然对前者望尘莫及。年印度大选结果,橘红色为印人党及其联盟获胜选区,来源:维基佛教衰微的佛教发源地一提起印度,我们往往会想到佛教,想到玄奘西天取经,将印度当作佛教文化大国。事实上,这是一个天大的误解。自从诞生以来,佛教就不是南亚次大陆的主流,现在更是式微得厉害。根据中国驻印使馆数据,%的印度人信奉印度教,%信奉伊斯兰教,.%信奉基督教,.%信奉锡克教,只有.%的印度人信奉佛教,这还是年印度借助佛陀涅槃周年,吸收万“贱民”入教的结果。在大温哥华地区,印度人像华人一样随处可见,公交车和出租车司机更是以印度人为主,但是偶尔碰到一问,没听到一个说信仰佛教,不是印度教,就是伊斯兰教。有一次,笔者请教一位印度人,印度教与佛教到底有何区别。他向我讲了一大堆,简而言之,佛教和印度教都源自古老的婆罗门教,只不过印度教正向继承了婆罗门教,而佛教则试图反思和摆脱婆罗门教观念束缚,两者的区别大概可以归结为三:第一,佛教强调自我开悟,不依赖神力,而印度教是多神论,他们的三大主神分别是梵天(BrahmaBrahma,创造神)、毗湿奴(Vishnu, 保护神)和湿婆 (Shiva,破坏和再生神),这三大主神又分身为无数个小神。印度教信徒认为万物皆是神的代表。第二,佛教认为人生轮回始终是痛苦的,只有通过修行,斩断欲念,跳出轮回,才能彻底摆脱烦恼;印度教相信人有不灭的灵魂(atman),相信通过积累功德,实现与梵天合一,可以在轮回中进入最高级的婆罗门。相对于佛教,印度教更保守,更顺从。第三,佛教坚持出家修行,而印度教既无教祖教会,又无固定经典,更像一种宽泛的生活信仰和生活方式,与日常生活完全融为一体。它在印度的性质和地位,颇有点类似中国儒家。在印度,只要信仰吠陀书和印度传统宗教,就算是印度教教徒。印度教信仰让印度人敬畏万物,愿意与自然、动物和谐相处,而且多数信徒不杀生、不吃肉。轮回转世观念让他们安于现状、积极修行,希望能在下次轮回中得到升华。因此,从印度考察回来的朋友说,虽然印度基础设施不够好,很多人的经济条件也极其有限,但是都能遵守秩序、文明排队,公共场合很少看到打架斗殴、高声喧哗的,小偷也不多见,治安比非洲、南美国家好很多。印度教信徒世界分布,来源:M Tracy Huer/维基值得一提的是,胡适、陈寅恪和季羡林都认为,《西游记》中孙悟空的神猴形象,很可能来自印度教信奉的史诗经典《罗摩衍那》。在这部史诗中,阿逾陀国有一位王子罗摩,其妻悉多被楞伽城魔头罗波那劫走,罗摩在寻妻途中帮助猴王即位,猴王遂派大将哈奴曼(Hanuman)助其寻妻。哈奴曼腾云驾雾、勇敢机敏,火烧楞伽宫,最终救出了悉多。孙悟空的形象颇似哈奴曼。而且,敦煌石窟出土了距今约年前的古藏文译本。印度为何不愿意加入RCEP印度长期受西方文化熏陶,政治和法律完全沿袭欧美。印度人如果移民到北美或英国,根本不需要思维转换。但是,一般人可能不了解,政治上追随欧美的印度,曾花费几十年时间学习苏联,推行计划经济体制。直到今天,印度宪法还宣称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共和国。与中国情况相似,印度推行计划经济的结果,是经济增长缓慢。从年代到年代初,印度GDP年均增长率为.%左右,人均收入年增长率仅为%。年代初,当中国大张旗鼓进行改革开放时,印度也进行了小规模的市场化尝试。年,随着苏联解体,印度失去了最重要的外汇资助,不得不向IMF申请贷款,条件是进一步推进市场化改革。由此,印度进入了大规模市场化改革阶段。年,莫迪率领印度人民党上台,他们没有国大党的历史包袱,敢想敢做,带领印度踏上了市场化快轨道。一方面,莫迪政府废除存在半个多世纪的计划经济部门,打击腐败、提高权力运行透明度;另一方面,修订土地征用法和劳动法,统一商品税和服务税,为市场经济保驾护航。年月,莫迪率领印度人民党蝉联执政,将再领导印度五年。可以想见,印度会在市场化道路上继续高更猛进,有望成为一个完全“西式”的民主国家。自从推行市场改革以来,除个别年份外,印度GDP年增速始终在%以上运行,年一度突破%。而且,这是在金融危机以后,没有进行大规模经济刺激下取得的。最近年,印度GDP增速已经超过中国,成为全球GDP增速最快的国家。(当然,也有人质疑印度经济统计数据存在较大水分,认为其经济增长被严重高估了)年以来印度GDP增速,来源:MGM Research经过几十年市场化,印度培育了一批优势产业,如IT、仿制药、汽车、电影制作、酒店服务等。其中,塔塔咨询IT服务公司年收入超过亿美元,是亚洲第一大软件服务公司;塔塔汽车旗下拥有路虎、捷豹等品牌,跻身世界顶级汽车制造商行列;宝莱坞超过好莱坞,是全球最大的电影制作基地,在北美和英国位居进口片影响力的首位。不过,与“一盘棋”的中国不同,印度的地方自治、宗教传统、社会主义和民选政体,都严重制约了其市场化改革的脚步。地方自治让联邦政府不能自行其是,宗教传统要求执政党必须照顾宗教信仰,社会主义使得很多人不能摆脱计划思维,民选政体则决定了执政党必须将选民福利放在重要位置。就此而言,印度的市场化改革,是在夹缝中艰难取得的。市场化的很多硬件和软件迟迟无法建立,一些“后市场化”现象倒是根深蒂固。比如,印度劳动法律体系庞大复杂,对劳工的保护,据说比欧洲还严密。仅在联邦层面,就有大约部相关法律,各邦(省)还有多部,两者加起来接近部。如此庞大的劳动法律,让外资企业望而却步。因此,印度推行市场化改革多年,在制造业上始终较为乏力,与中国相比差距明显。制造业发展不起来,劳动力只能呆在农村,无法实现转移和发挥潜力。至今,农村人口仍占印度人口的%左右。反过来,这又使得农业陷入长期“内卷化”,生产效率低下,无法与现代化农场相提并论。莫迪政府拒绝签署RECP,就是担心澳大利亚、新西兰等现代化农场,将印度农业冲击得七零八落。如果农业凋零,不仅将影响社会稳定、经济发展,还会激化农民对印人党的不满,降低其民意支持率。在民选政治下,民意支持率是执政党的生命线。同时,在制造业领域,印度多为中小企业,根本无法与中国产品竞争;几个有优势的印度制造业巨头,又掌握在大家族手中,具有天然的排外倾向。无论上层还是下层,都会向政府施压,拒绝直面外来竞争。事实上,从目前印度与RCEP成员国的贸易额来看,他们也确实赚不到多少便宜。不算印度,RCEP共计个成员国。年至年,印度与其中个成员国的贸易存在逆差。由此看来,印度拒绝加入RCEP,并不是出于外交战略考虑,而是国内农业和制造业竞争力不足,尚不足以与其他国家一争高下。莫迪政府当然知道,长痛不如短痛,加入RCEP能刺激民族工业崛起,有利于经济的长远发展。可是,在民选政治下,谁能承受得起选民倒戈?只能说,现在的印度还没准备好迎接区域化挑战。它还需要时间,还需要自我调整。(胡家骏先生为FX财经网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姓名,谢谢配合。FX专栏投稿旨在为读者提供更多观察视角,不代表FX立场,所有内容仅供参考。)

对于中国来人说,印度可谓既熟悉又陌生。它所孕育的佛教,曾深深介入中国文化传统,化为中国人的思想底色之一。但是,另一方面,我们又对这个国家知之甚少,除了甘地、尼赫鲁和几部印度电影,几乎说不出任何其他东西。因此,几天前,当印度总理莫迪宣布,印度不加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CP)时,很多人会一头雾水。RECP谈了七年,好不容易达成一致,印度为何到了大门口又自动放弃?难道他们不愿意加入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自由贸易区?本期专栏准备介绍一下印度的政治、文化和经济,为大家理解印度的举动提供一个侧面参考。全球最大规模的民选政治印度作为亚洲国家,本来没有任何民主的基因。但是,经过一百年的英国驯化,印度不仅踏上了民主轨道,而且成为世界上最大规模的民选政体。目前,印度大约有亿选民,是美国选民(.亿)的近倍,比欧洲总人口还多。这一数据绝对碾压任何民选国家。印度选民不仅基数庞大,而且政治参与热情高涨,超过绝大多数其他民主国家。美国大选的投票率,最高时也不过.%,通常维持在%-%之间,而印度年大选的投票率,竟然高达%以上,仅次于比利时、土耳其、瑞典三个国家。具体到制度设计,印度既移植了英国民主大框架,又做了若干变通。联邦政府分为立法、行政和司法三个分支。立法机关包括人民院和联邦院,前者相当于下议院,后者相当于上议院。下院议员由选民直接选举产生,上院议员由各邦议会间接选举产生。印度议会,来源:A. Savin/维基欧美国家的上议院一般没有实权,而印度的联邦院与人民院同享立法权,可以审查议案、弹劾总统、修订宪法等。只是,人民院独享财政预算审查权,而且产生行政分支——总理及内阁,所以权力还是比联邦院更大。人民院议员由个选区选举产生,每个选区选举名议员,代表万选民。由于人口多寡不一,每个邦分别拥有的选区数量差距很大,其中北方邦有个选区,马哈拉施特邦有个选区,西孟加拉邦有个选区,泰米尔邦有个选区,是决定印度大选的关键。各个选区的个席位,再加上总统提名的两位议员,印度人民院共计有个席位。每次大选,哪个政党获得半数以上席位,就可以获得总统邀请组织内阁,成为执政党。总统由联邦和各邦议员选举产生,名义上享有行政权,实际上类似其他英联邦国家的总督,主要行使象征权力,实权掌握在总理及内阁的手中。长期以来,印度议会拥有大联邦政党和为数众多的地方政党,其中国大党和印度人民党占据绝对优势地位。国大党是老牌政党,长期主导印度政坛,坚持民族主义、世俗主义、民生主义和社会主义,虽然号称“穷人的伙伴”,但事实上已经被高种姓和大家族所垄断,近年更是腐败不断、丑闻频出,严重失去选民信任。印度人民党(BJP)是从人民党(JD)分离出来的,至今不到年,代表城镇中小工商业者和印度教选民利益。这同样是一个怪异的结合,中产阶级倾向开放,印度教徒天性保守,因此逼得印度人民党呈现出两张面孔:文化上保守,奉行印度教至上;经济上开放,推崇市场经济,追求经济增长。不过,在民族主义以上,印度两大政党是没有异议的。近年来,印度人民党纲领顺应了经济发展趋势,横扫国大党,在人民院独领风骚。年大选,印度人民党获得个席位,国大党惨不忍睹,仅保住个;年,印度人民党再增加席,至个席位;国大党提高到个席位,仍然对前者望尘莫及。年印度大选结果,橘红色为印人党及其联盟获胜选区,来源:维基佛教衰微的佛教发源地一提起印度,我们往往会想到佛教,想到玄奘西天取经,将印度当作佛教文化大国。事实上,这是一个天大的误解。自从诞生以来,佛教就不是南亚次大陆的主流,现在更是式微得厉害。根据中国驻印使馆数据,%的印度人信奉印度教,%信奉伊斯兰教,.%信奉基督教,.%信奉锡克教,只有.%的印度人信奉佛教,这还是年印度借助佛陀涅槃周年,吸收万“贱民”入教的结果。在大温哥华地区,印度人像华人一样随处可见,公交车和出租车司机更是以印度人为主,但是偶尔碰到一问,没听到一个说信仰佛教,不是印度教,就是伊斯兰教。有一次,笔者请教一位印度人,印度教与佛教到底有何区别。他向我讲了一大堆,简而言之,佛教和印度教都源自古老的婆罗门教,只不过印度教正向继承了婆罗门教,而佛教则试图反思和摆脱婆罗门教观念束缚,两者的区别大概可以归结为三:第一,佛教强调自我开悟,不依赖神力,而印度教是多神论,他们的三大主神分别是梵天(BrahmaBrahma,创造神)、毗湿奴(Vishnu, 保护神)和湿婆 (Shiva,破坏和再生神),这三大主神又分身为无数个小神。印度教信徒认为万物皆是神的代表。第二,佛教认为人生轮回始终是痛苦的,只有通过修行,斩断欲念,跳出轮回,才能彻底摆脱烦恼;印度教相信人有不灭的灵魂(atman),相信通过积累功德,实现与梵天合一,可以在轮回中进入最高级的婆罗门。相对于佛教,印度教更保守,更顺从。第三,佛教坚持出家修行,而印度教既无教祖教会,又无固定经典,更像一种宽泛的生活信仰和生活方式,与日常生活完全融为一体。它在印度的性质和地位,颇有点类似中国儒家。在印度,只要信仰吠陀书和印度传统宗教,就算是印度教教徒。印度教信仰让印度人敬畏万物,愿意与自然、动物和谐相处,而且多数信徒不杀生、不吃肉。轮回转世观念让他们安于现状、积极修行,希望能在下次轮回中得到升华。因此,从印度考察回来的朋友说,虽然印度基础设施不够好,很多人的经济条件也极其有限,但是都能遵守秩序、文明排队,公共场合很少看到打架斗殴、高声喧哗的,小偷也不多见,治安比非洲、南美国家好很多。印度教信徒世界分布,来源:M Tracy Huer/维基值得一提的是,胡适、陈寅恪和季羡林都认为,《西游记》中孙悟空的神猴形象,很可能来自印度教信奉的史诗经典《罗摩衍那》。在这部史诗中,阿逾陀国有一位王子罗摩,其妻悉多被楞伽城魔头罗波那劫走,罗摩在寻妻途中帮助猴王即位,猴王遂派大将哈奴曼(Hanuman)助其寻妻。哈奴曼腾云驾雾、勇敢机敏,火烧楞伽宫,最终救出了悉多。孙悟空的形象颇似哈奴曼。而且,敦煌石窟出土了距今约年前的古藏文译本。印度为何不愿意加入RCEP印度长期受西方文化熏陶,政治和法律完全沿袭欧美。印度人如果移民到北美或英国,根本不需要思维转换。但是,一般人可能不了解,政治上追随欧美的印度,曾花费几十年时间学习苏联,推行计划经济体制。直到今天,印度宪法还宣称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共和国。与中国情况相似,印度推行计划经济的结果,是经济增长缓慢。从年代到年代初,印度GDP年均增长率为.%左右,人均收入年增长率仅为%。年代初,当中国大张旗鼓进行改革开放时,印度也进行了小规模的市场化尝试。年,随着苏联解体,印度失去了最重要的外汇资助,不得不向IMF申请贷款,条件是进一步推进市场化改革。由此,印度进入了大规模市场化改革阶段。年,莫迪率领印度人民党上台,他们没有国大党的历史包袱,敢想敢做,带领印度踏上了市场化快轨道。一方面,莫迪政府废除存在半个多世纪的计划经济部门,打击腐败、提高权力运行透明度;另一方面,修订土地征用法和劳动法,统一商品税和服务税,为市场经济保驾护航。年月,莫迪率领印度人民党蝉联执政,将再领导印度五年。可以想见,印度会在市场化道路上继续高更猛进,有望成为一个完全“西式”的民主国家。自从推行市场改革以来,除个别年份外,印度GDP年增速始终在%以上运行,年一度突破%。而且,这是在金融危机以后,没有进行大规模经济刺激下取得的。最近年,印度GDP增速已经超过中国,成为全球GDP增速最快的国家。(当然,也有人质疑印度经济统计数据存在较大水分,认为其经济增长被严重高估了)年以来印度GDP增速,来源:MGM Research经过几十年市场化,印度培育了一批优势产业,如IT、仿制药、汽车、电影制作、酒店服务等。其中,塔塔咨询IT服务公司年收入超过亿美元,是亚洲第一大软件服务公司;塔塔汽车旗下拥有路虎、捷豹等品牌,跻身世界顶级汽车制造商行列;宝莱坞超过好莱坞,是全球最大的电影制作基地,在北美和英国位居进口片影响力的首位。不过,与“一盘棋”的中国不同,印度的地方自治、宗教传统、社会主义和民选政体,都严重制约了其市场化改革的脚步。地方自治让联邦政府不能自行其是,宗教传统要求执政党必须照顾宗教信仰,社会主义使得很多人不能摆脱计划思维,民选政体则决定了执政党必须将选民福利放在重要位置。就此而言,印度的市场化改革,是在夹缝中艰难取得的。市场化的很多硬件和软件迟迟无法建立,一些“后市场化”现象倒是根深蒂固。比如,印度劳动法律体系庞大复杂,对劳工的保护,据说比欧洲还严密。仅在联邦层面,就有大约部相关法律,各邦(省)还有多部,两者加起来接近部。如此庞大的劳动法律,让外资企业望而却步。因此,印度推行市场化改革多年,在制造业上始终较为乏力,与中国相比差距明显。制造业发展不起来,劳动力只能呆在农村,无法实现转移和发挥潜力。至今,农村人口仍占印度人口的%左右。反过来,这又使得农业陷入长期“内卷化”,生产效率低下,无法与现代化农场相提并论。莫迪政府拒绝签署RECP,就是担心澳大利亚、新西兰等现代化农场,将印度农业冲击得七零八落。如果农业凋零,不仅将影响社会稳定、经济发展,还会激化农民对印人党的不满,降低其民意支持率。在民选政治下,民意支持率是执政党的生命线。同时,在制造业领域,印度多为中小企业,根本无法与中国产品竞争;几个有优势的印度制造业巨头,又掌握在大家族手中,具有天然的排外倾向。无论上层还是下层,都会向政府施压,拒绝直面外来竞争。事实上,从目前印度与RCEP成员国的贸易额来看,他们也确实赚不到多少便宜。不算印度,RCEP共计个成员国。年至年,印度与其中个成员国的贸易存在逆差。由此看来,印度拒绝加入RCEP,并不是出于外交战略考虑,而是国内农业和制造业竞争力不足,尚不足以与其他国家一争高下。莫迪政府当然知道,长痛不如短痛,加入RCEP能刺激民族工业崛起,有利于经济的长远发展。可是,在民选政治下,谁能承受得起选民倒戈?只能说,现在的印度还没准备好迎接区域化挑战。它还需要时间,还需要自我调整。(胡家骏先生为FX财经网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姓名,谢谢配合。FX专栏投稿旨在为读者提供更多观察视角,不代表FX立场,所有内容仅供参考。)

对于中国来人说,印度可谓既熟悉又陌生。它所孕育的佛教,曾深深介入中国文化传统,化为中国人的思想底色之一。但是,另一方面,我们又对这个国家知之甚少,除了甘地、尼赫鲁和几部印度电影,几乎说不出任何其他东西。因此,几天前,当印度总理莫迪宣布,印度不加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CP)时,很多人会一头雾水。RECP谈了七年,好不容易达成一致,印度为何到了大门口又自动放弃?难道他们不愿意加入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自由贸易区?本期专栏准备介绍一下印度的政治、文化和经济,为大家理解印度的举动提供一个侧面参考。全球最大规模的民选政治印度作为亚洲国家,本来没有任何民主的基因。但是,经过一百年的英国驯化,印度不仅踏上了民主轨道,而且成为世界上最大规模的民选政体。目前,印度大约有亿选民,是美国选民(.亿)的近倍,比欧洲总人口还多。这一数据绝对碾压任何民选国家。印度选民不仅基数庞大,而且政治参与热情高涨,超过绝大多数其他民主国家。美国大选的投票率,最高时也不过.%,通常维持在%-%之间,而印度年大选的投票率,竟然高达%以上,仅次于比利时、土耳其、瑞典三个国家。具体到制度设计,印度既移植了英国民主大框架,又做了若干变通。联邦政府分为立法、行政和司法三个分支。立法机关包括人民院和联邦院,前者相当于下议院,后者相当于上议院。下院议员由选民直接选举产生,上院议员由各邦议会间接选举产生。印度议会,来源:A. Savin/维基欧美国家的上议院一般没有实权,而印度的联邦院与人民院同享立法权,可以审查议案、弹劾总统、修订宪法等。只是,人民院独享财政预算审查权,而且产生行政分支——总理及内阁,所以权力还是比联邦院更大。人民院议员由个选区选举产生,每个选区选举名议员,代表万选民。由于人口多寡不一,每个邦分别拥有的选区数量差距很大,其中北方邦有个选区,马哈拉施特邦有个选区,西孟加拉邦有个选区,泰米尔邦有个选区,是决定印度大选的关键。各个选区的个席位,再加上总统提名的两位议员,印度人民院共计有个席位。每次大选,哪个政党获得半数以上席位,就可以获得总统邀请组织内阁,成为执政党。总统由联邦和各邦议员选举产生,名义上享有行政权,实际上类似其他英联邦国家的总督,主要行使象征权力,实权掌握在总理及内阁的手中。长期以来,印度议会拥有大联邦政党和为数众多的地方政党,其中国大党和印度人民党占据绝对优势地位。国大党是老牌政党,长期主导印度政坛,坚持民族主义、世俗主义、民生主义和社会主义,虽然号称“穷人的伙伴”,但事实上已经被高种姓和大家族所垄断,近年更是腐败不断、丑闻频出,严重失去选民信任。印度人民党(BJP)是从人民党(JD)分离出来的,至今不到年,代表城镇中小工商业者和印度教选民利益。这同样是一个怪异的结合,中产阶级倾向开放,印度教徒天性保守,因此逼得印度人民党呈现出两张面孔:文化上保守,奉行印度教至上;经济上开放,推崇市场经济,追求经济增长。不过,在民族主义以上,印度两大政党是没有异议的。近年来,印度人民党纲领顺应了经济发展趋势,横扫国大党,在人民院独领风骚。年大选,印度人民党获得个席位,国大党惨不忍睹,仅保住个;年,印度人民党再增加席,至个席位;国大党提高到个席位,仍然对前者望尘莫及。年印度大选结果,橘红色为印人党及其联盟获胜选区,来源:维基佛教衰微的佛教发源地一提起印度,我们往往会想到佛教,想到玄奘西天取经,将印度当作佛教文化大国。事实上,这是一个天大的误解。自从诞生以来,佛教就不是南亚次大陆的主流,现在更是式微得厉害。根据中国驻印使馆数据,%的印度人信奉印度教,%信奉伊斯兰教,.%信奉基督教,.%信奉锡克教,只有.%的印度人信奉佛教,这还是年印度借助佛陀涅槃周年,吸收万“贱民”入教的结果。在大温哥华地区,印度人像华人一样随处可见,公交车和出租车司机更是以印度人为主,但是偶尔碰到一问,没听到一个说信仰佛教,不是印度教,就是伊斯兰教。有一次,笔者请教一位印度人,印度教与佛教到底有何区别。他向我讲了一大堆,简而言之,佛教和印度教都源自古老的婆罗门教,只不过印度教正向继承了婆罗门教,而佛教则试图反思和摆脱婆罗门教观念束缚,两者的区别大概可以归结为三:第一,佛教强调自我开悟,不依赖神力,而印度教是多神论,他们的三大主神分别是梵天(BrahmaBrahma,创造神)、毗湿奴(Vishnu, 保护神)和湿婆 (Shiva,破坏和再生神),这三大主神又分身为无数个小神。印度教信徒认为万物皆是神的代表。第二,佛教认为人生轮回始终是痛苦的,只有通过修行,斩断欲念,跳出轮回,才能彻底摆脱烦恼;印度教相信人有不灭的灵魂(atman),相信通过积累功德,实现与梵天合一,可以在轮回中进入最高级的婆罗门。相对于佛教,印度教更保守,更顺从。第三,佛教坚持出家修行,而印度教既无教祖教会,又无固定经典,更像一种宽泛的生活信仰和生活方式,与日常生活完全融为一体。它在印度的性质和地位,颇有点类似中国儒家。在印度,只要信仰吠陀书和印度传统宗教,就算是印度教教徒。印度教信仰让印度人敬畏万物,愿意与自然、动物和谐相处,而且多数信徒不杀生、不吃肉。轮回转世观念让他们安于现状、积极修行,希望能在下次轮回中得到升华。因此,从印度考察回来的朋友说,虽然印度基础设施不够好,很多人的经济条件也极其有限,但是都能遵守秩序、文明排队,公共场合很少看到打架斗殴、高声喧哗的,小偷也不多见,治安比非洲、南美国家好很多。印度教信徒世界分布,来源:M Tracy Huer/维基值得一提的是,胡适、陈寅恪和季羡林都认为,《西游记》中孙悟空的神猴形象,很可能来自印度教信奉的史诗经典《罗摩衍那》。在这部史诗中,阿逾陀国有一位王子罗摩,其妻悉多被楞伽城魔头罗波那劫走,罗摩在寻妻途中帮助猴王即位,猴王遂派大将哈奴曼(Hanuman)助其寻妻。哈奴曼腾云驾雾、勇敢机敏,火烧楞伽宫,最终救出了悉多。孙悟空的形象颇似哈奴曼。而且,敦煌石窟出土了距今约年前的古藏文译本。印度为何不愿意加入RCEP印度长期受西方文化熏陶,政治和法律完全沿袭欧美。印度人如果移民到北美或英国,根本不需要思维转换。但是,一般人可能不了解,政治上追随欧美的印度,曾花费几十年时间学习苏联,推行计划经济体制。直到今天,印度宪法还宣称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共和国。与中国情况相似,印度推行计划经济的结果,是经济增长缓慢。从年代到年代初,印度GDP年均增长率为.%左右,人均收入年增长率仅为%。年代初,当中国大张旗鼓进行改革开放时,印度也进行了小规模的市场化尝试。年,随着苏联解体,印度失去了最重要的外汇资助,不得不向IMF申请贷款,条件是进一步推进市场化改革。由此,印度进入了大规模市场化改革阶段。年,莫迪率领印度人民党上台,他们没有国大党的历史包袱,敢想敢做,带领印度踏上了市场化快轨道。一方面,莫迪政府废除存在半个多世纪的计划经济部门,打击腐败、提高权力运行透明度;另一方面,修订土地征用法和劳动法,统一商品税和服务税,为市场经济保驾护航。年月,莫迪率领印度人民党蝉联执政,将再领导印度五年。可以想见,印度会在市场化道路上继续高更猛进,有望成为一个完全“西式”的民主国家。自从推行市场改革以来,除个别年份外,印度GDP年增速始终在%以上运行,年一度突破%。而且,这是在金融危机以后,没有进行大规模经济刺激下取得的。最近年,印度GDP增速已经超过中国,成为全球GDP增速最快的国家。(当然,也有人质疑印度经济统计数据存在较大水分,认为其经济增长被严重高估了)年以来印度GDP增速,来源:MGM Research经过几十年市场化,印度培育了一批优势产业,如IT、仿制药、汽车、电影制作、酒店服务等。其中,塔塔咨询IT服务公司年收入超过亿美元,是亚洲第一大软件服务公司;塔塔汽车旗下拥有路虎、捷豹等品牌,跻身世界顶级汽车制造商行列;宝莱坞超过好莱坞,是全球最大的电影制作基地,在北美和英国位居进口片影响力的首位。不过,与“一盘棋”的中国不同,印度的地方自治、宗教传统、社会主义和民选政体,都严重制约了其市场化改革的脚步。地方自治让联邦政府不能自行其是,宗教传统要求执政党必须照顾宗教信仰,社会主义使得很多人不能摆脱计划思维,民选政体则决定了执政党必须将选民福利放在重要位置。就此而言,印度的市场化改革,是在夹缝中艰难取得的。市场化的很多硬件和软件迟迟无法建立,一些“后市场化”现象倒是根深蒂固。比如,印度劳动法律体系庞大复杂,对劳工的保护,据说比欧洲还严密。仅在联邦层面,就有大约部相关法律,各邦(省)还有多部,两者加起来接近部。如此庞大的劳动法律,让外资企业望而却步。因此,印度推行市场化改革多年,在制造业上始终较为乏力,与中国相比差距明显。制造业发展不起来,劳动力只能呆在农村,无法实现转移和发挥潜力。至今,农村人口仍占印度人口的%左右。反过来,这又使得农业陷入长期“内卷化”,生产效率低下,无法与现代化农场相提并论。莫迪政府拒绝签署RECP,就是担心澳大利亚、新西兰等现代化农场,将印度农业冲击得七零八落。如果农业凋零,不仅将影响社会稳定、经济发展,还会激化农民对印人党的不满,降低其民意支持率。在民选政治下,民意支持率是执政党的生命线。同时,在制造业领域,印度多为中小企业,根本无法与中国产品竞争;几个有优势的印度制造业巨头,又掌握在大家族手中,具有天然的排外倾向。无论上层还是下层,都会向政府施压,拒绝直面外来竞争。事实上,从目前印度与RCEP成员国的贸易额来看,他们也确实赚不到多少便宜。不算印度,RCEP共计个成员国。年至年,印度与其中个成员国的贸易存在逆差。由此看来,印度拒绝加入RCEP,并不是出于外交战略考虑,而是国内农业和制造业竞争力不足,尚不足以与其他国家一争高下。莫迪政府当然知道,长痛不如短痛,加入RCEP能刺激民族工业崛起,有利于经济的长远发展。可是,在民选政治下,谁能承受得起选民倒戈?只能说,现在的印度还没准备好迎接区域化挑战。它还需要时间,还需要自我调整。(胡家骏先生为FX财经网独家供稿,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姓名,谢谢配合。FX专栏投稿旨在为读者提供更多观察视角,不代表FX立场,所有内容仅供参考。)




(财务会计)

附件:

专题推荐

相关新闻

年,金融科技(FinTech)在全球规模引发热潮,咨询公司安永(EY)也从那一年将金融科技正式列入研讨范畴,每两年发布一次金融科技运用指数陈述。最近发布的调研数据显现,年全球金融科技运用指数现已到达%,比安永预期的%高出了个百分点,相当于年的四倍。不管在顾客层面仍是小微企业主集体中,经过金融科技供给的多样化金融服务现已被更多人知道和体验到。依照不同国家和地区来区别,新式商场引领了全球金融科技浪潮。我国、印度两个国家的金融科技运用指数均高达%,并排全球榜首,俄罗斯和南非则以%的水平并排第二。这四个国家之外,哥伦比亚、秘鲁、墨西哥等经济体对金融科技的运用也有不错体现。△ 安永全球金融科技运用指数,新式商场取得抢先相比之下,兴旺经济体在金融科技的运用上略显滞后,日本、法国、美国、加拿大等四个国家的金融科技运用指数还没超越%。这可能是因为这些国家上一代金融基础设施比较兴旺和完善,一起具有付出和信贷功用的信誉卡较为遍及,要将这些前史体系改造晋级是比较费事的大工程。此外,顾客的运用习气和承受度也是兴旺经济体推行金融科技时会遇到的问题。金融科技企业在面向宽广消费人群供给相关服务时,要充分考虑他们的承受才能和学习本钱,将产品的易用性打磨好。站在运用者视点,金融科技给金融业带来的革新和冲击,很大程度上体现在改变了金融服务运用者的认知和优先挑选。调研数据显现,在移动付出、预算和财务管理、储蓄与出资、假贷和稳妥等金融细分范畴,潜在运用者对金融科技的认知程度现已较为老练。以假贷服务为例,本次调研中只要%的受访者不知道金融科技现已运用于假贷。△ 顾客对不同服务类别中的金融科技认知程度金融科技企业经过手机App或嵌入SDK的方式,能够为工薪消费集体供给方便快捷的信誉借款,然后满意他们日常消费需求。换句话说,结合了金融科技的信誉借款服务间隔消费场景越近,就越有机会被顾客运用。信誉借款事务背面是强壮的风控才能和专业高效的信贷管理机制。在大数据、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等现代科技手法的协助下,金融科技企业能够从数据中挖掘出与还款志愿、还款才能相关的多维度变量,然后较为精确地计算出其信誉水平。针对长期以来存在的中小微企业(SMEs)融资难题,金融科技的解决方案也是多样化的。比方美国以移动付出见长的Stripe运用小微商户的经营性流水判别其偿债才能,每天从单日经营收入中主动扣除必定份额资金作为还款额,将大额信誉借款转化为日常的规律性开支,然后降低了小微企业经营上的现金流压力。以国内金融科技企业人人贷为例,公司根据小微企业主集体经营性现金流与家庭现金流没有严厉区别的特色,经过评价告贷人的个人信誉来判别其小微企业经营信誉。结合强壮的金融科技才能,人人贷构建了一套完好、紧密的智能风控体系,继续服务于国内小微企业主和个体工商户的经营性资金需求。在金融科技落地运用的过程中,首先要重视的是额度问题。人人贷首要服务于万元以内的小微企业资金需求。这是因为处在起步阶段的小微企业经营规模有限,单次资金需求并不大,而且一般以企业主的自有资金为主,外部弥补授信并非其实践资金需求的悉数。在万元以内这个区间,金融科技能够完成信誉风险可控和商业模式可继续。小微企业经营者的中心要素仍是其本身的劳作,而不是本钱。即便是在小微企业存活率很低的状况下,其负债将处于万以内时,也能经过个体劳作比方找一份作业来继续偿还债务。在最要害的风控信审环节,人人贷是国内较早运用机器学习的企业之一。信誉审阅流程首要包含反诈骗、信誉评价两个环节。反诈骗首要是判别告贷申请者是否出于骗贷等歹意动机。得益于丰厚的机器学习模型的运用,人人贷能够快速、精准地识别出疑似诈骗人群。在信誉评价环节,人人贷充分运用风控体系中布置的CNN、随机森林、XGBoost等算法,为不同信誉水平的申请者完成了差异化定价。因为小微企业主集体资金需求一般具有金额小、需求急、频率不固定等特色,人人贷继续运用金融科技改善事务流程,将信审耗时缩短至秒级,用最快的速度满意小微企业主集体的资金需求。现在,人人贷的风控体系现已完成了高度主动化,其间数据和算法在整个决议计划中的占比超越%。今年月,央行会同银保监会发布的《我国小微企业金融服务陈述》显现,到年底普惠小微借款余额达万亿元,同比增加%。金融科技在其间发挥出了重要作用。安永在调研中发现,有%的中小微企业正在运用金融科技企业供给的付出和银行账户服务,经过金融科技企业取得融资的中小微企业占比也到达%。△ 年全球中小微企业对金融科技的运用状况我国的中小微企业也的确从金融科技运用中获益,%的受访者表明享用到了金融科技服务。这一数字要远高于美国的%,全球均匀则为%。△ 我国小微企业对金融科技的运用位居国际前列当问及为什么会运用金融科技服务时,不同国家中小微企业给出的原因各有偏重,但整体来看排名靠前的包含功用和服务广泛、全时段在线、易用性拔尖、兼容性好、利率和费率合理等要素。安永指出,跟着非金融布景的科技公司具有的金融科技才能越来越强,它们正成为中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生态中的重要成员。中小微企业会归纳考虑多方面要素,在金融科技企业。传统金融组织等服务供给方中心做出对本身最为有利的挑选。这意味着,金融科技企业为他们带来了更多挑选。总的来看,以顾客、中小微企业、金融科技公司、传统金融组织和监管组织为主角,金融科技生态圈现已构成,而数据也证明,金融科技有助于金融业经过改造或立异事务流程、产品形状进步功率,进而为更宽广的客户群供给服务。文章归于网贷之家转载的商业信息,内容不代表本网观念,仅供参考。

©

天津会计网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

天津会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