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匈奴皇帝

文章来源:SEO    发布时间:2019-11-20 01:28:45  【字号:      】

匈奴皇帝会计初级-天津会计网-中级财务会计报表学习网站山西新闻网具有新闻采写社会化媒体资讯和产品为一体的互联网媒体平台记录社会、传播信息每天24小时面向广大网民和网络媒体,快速、准确地提供文字、图片、视频等多样化的资讯服务力求及时、客观、权威、独立地报道新闻,致力于应用前沿。

在集体跑路、高温饿死之后,獐子岛扇贝又出新剧情。

月日晚间,獐子岛发布风险提示称,公司存量底播虾夷扇贝亩产出现大幅下滑,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减值风险。基于抽测现场采捕扇贝情况来看,底播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部分海域死亡比例占%以上。而对于死亡原因,獐子岛称“尚未获知”。

在历经两次类似剧情后,深交所可谓反应迅速。在獐子岛风险提示公告发布分钟后,深交所即发出关注函,要求獐子岛说明扇贝在月末至今短时间内出现较大面积死亡的原因,及公司是否存在隐瞒减值迹象。

对于这次扇贝“集体暴毙”事件,市场及投资者除了报以气愤、不解外,更多的是疲惫和见怪不怪。早在年,獐子岛以一场扇贝“跑路”震惊市场,就此解释了十余亿元的净亏损;此后,年獐子岛扇贝再出“饿死”事件,与雏鹰农牧的“猪饿死了”一同娱乐了资本市场。对于这次的扇贝死亡第三季,后续又将有何种精彩剧情上演?

时至年底扇贝集体暴毙

“年底了,又到了扇贝逃跑的季节”。在经历了集体跑路、高温饿死等悲惨但又颇为搞笑的剧情后,这个冬天,獐子岛的扇贝们又发生了“事故”。

月日晚间,正在淘宝“双十一”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之时,獐子岛发布了一则悲惨的消息:抽测底播虾夷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存货减值风险,这不禁让一众吃货潸然泪下,更令投资者再次陷入愤怒情绪。

据獐子岛表示,其在月日开始启动了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活动,并在-日进行两天抽测工作。涉及面积.万亩,其中年底播虾夷扇贝面积万亩;年度底播虾夷扇贝面积.万亩。截至年月日,共抽测完成个点位,占计划个点位总数的%。其中年底播虾夷扇贝个,年底播虾夷扇贝个。

基于抽测现场采捕上来的扇贝情况看,底播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其中部分海域死亡贝壳比例约占%以上。死亡时间距抽测采捕时间较近,死亡贝壳与存活扇贝的壳体大小没有明显差异,大部分死贝的壳体间韧带具有弹性,部分壳体中尚存未分解掉的软体部分。

一般而言,底播扇贝的成长周期为年,年度底播虾夷扇贝目前正是收获的季节,年底播扇贝则是“主力选手”。而就獐子岛公布的检测数据,已抽测区域年底播虾夷扇贝最高区域亩产.公斤,最低区域亩产.公斤;年底播虾夷扇贝最高区域亩产.公斤,最低区域亩产.公斤(注:亩=.平方米)。

汇总来看,已抽测区域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不足公斤;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约.公斤,亩产水平大幅低于前月平均亩产.公斤。獐子岛表示,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减值风险。

直接点说,就是獐子岛的虾夷扇贝们在抽查前出现大量死亡,且死亡时间较短。那么,“凶手”究竟是谁?

獐子岛表示,公司正组织海洋专家和科研机构,将尽快赶到海洋牧场现场进行勘察并将进行扇贝自然死亡原因分析,尚未能获知导致本次虾夷扇贝大规模自然死亡的具体原因。

再三强调“自然死亡”,獐子岛显然做好撇清干系的准备。而从抽测人员来看,獐子岛为此次扇贝死亡事件准备好了大量的“目击证人”。在抽测参与人员中,除了包括抽测船只的船长、船上作业人员和獐子岛贝类资源养护事业部、生产管理中心、财务中心、投资证券部等相关人员外,还包括海洋产业专家和媒体参与。

对于再次出现大量扇贝死亡,不管市场和投资者是否相信,獐子岛已经坦然接受。在公告中,獐子岛表示,北黄海生态环境复杂,自然生态环境在不断变化,在底播增殖过程中受所处海域的自然环境和生态环境影响较大。日本、加拿大、秘鲁及我国山东等国家和地区均出现过扇贝养殖大规模死亡事件,扇贝养殖产业在实现高投入、高产出、高收益的背后蕴藏着非常高的养殖风险。

更为可怕的是,由于此次抽测工作尚未完成,部分海域扇贝死亡情况可能还将持续,此次扇贝死亡给獐子岛带来的具体损失还没有确定数字。就账面价值来看,上述年、年底播扇贝合计账面价值达到亿元。

深交所火速问询

将正常的存货盘点演绎为大型悬疑凶案现场,獐子岛已不是第一回。对此,深交所的火速关注也显得“轻车熟路”。在獐子岛风险提示公告出炉二十分钟后,深交所的关注函也随即跟上。

在三季度业绩预告出现大幅预亏时,深交所曾对獐子岛发出关注函。月日,獐子岛在回复中自信表示,其年度底播虾夷扇贝投苗量.亿枚,投苗面积.万亩,年进入收获期。本年度计划收获采捕约万亩,剩余面积年收获,目前不存在减值风险。

在承诺收获仅半个月后即“打脸”,对此,深交所要求獐子岛说明,底播虾夷扇贝在月末至今短时间内出现较大面积死亡的原因、发现减值迹象的时间,并直指公司“是否存在隐瞒减值迹象的情况”。

另外,深交所还提出另外一点质疑:根据獐子岛《虾夷扇贝存量抽测管理规定》,公司于每年-月、-月分别进行春季、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但獐子岛此次年秋测于月才开始进行。对此,深交所要求獐子岛说明于月才进行抽测的原因,以及是否符合公司相关内部规定。

事实上,深交所的质疑也正是市场的疑问所在。时间仅隔半个月,獐子岛此时出现大面积扇贝死亡,是海底真的出现某种“不明恶性事件”,还是獐子岛又一次“算准”了扇贝们的死亡时间?

而对于此次獐子岛扇贝“第三季”剧情,市场已见怪不怪。“年底了,扇贝该跑了”、“这是第几次了?”等评论,看起来也是意兴阑珊。

全年业绩恐再变脸

公开信息显示,獐子岛创始于年,曾被冠为“海上大寨”、“黄海明珠”、“海底银行”、“海上蓝筹”等多个荣誉称号。历经多年的发展,獐子岛成为以海珍品种业、海水增养殖、海洋食品为主业,集冷链物流、海洋休闲、渔业装备等相关多元产业为一体的综合型海洋企业。

而令“黄海明珠”名噪一时的,当属年獐子岛上演的“扇贝跑路”事件。年月,獐子岛发布公告称,因北黄海遭到几十年一遇的异常冷水团,公司在年和部分年播撒的多万亩即将进入收获期的虾夷扇贝绝收。年,獐子岛净亏损达到.亿元。

而在年,类似情况再次上演。年月,獐子岛在公告中表示,由于降水减少导致扇贝的饵料生物数量下降,养殖规模的大幅扩张更加剧了饵料短缺,再加上海水温度的异常,造成高温期后的扇贝长时间处于饥饿状态,最后诱发死亡。此次扇贝“饿死”事件导致的存货核销和计提影响净利润.亿元,全部计入年损益。年,獐子岛净亏损为.亿元。

有句民间俗语,“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用来形容獐子岛可谓贴切。对于农牧养殖类上市公司,在存货农产品上做手脚可算是轻而易举,这又要求审计会计师具备“上天入地”盘点存货的本领。

在扇贝跑路后,獐子岛的年审会计师事务所也疑似“出走”。今年月,獐子岛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称,目前正在商议与拟聘任会计师事务所签约事宜。在合作近年后,大华会计师事务所或许与獐子岛就此分道扬镳。

另外,月日,獐子岛公布了一大波高管人员调整:公司常务副总裁梁峻、首席财务官勾荣均申请辞去职务,另有工作调整;副总裁、董秘孙福君则提出书面辞职,不再担任獐子岛职务。

这一系列的变动,或许都与獐子岛财务造假调查结果的靴子落地有关。今年月,证监会对獐子岛开出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因涉嫌财务造假、虚假记载、未及时披露信息等,獐子岛及名“董监高”拟被证监会作出行政处罚。

具体而言,獐子岛存在虚减营业成本、营业外支出、随意结转、虚增资产减值损失等问题,多个点位不存在抽测可能,其《年终盘点公告》、《核销公告》、《秋测公告》等多个公告涉嫌虚假记载。最终,证监会拟对獐子岛进行万元的顶格处罚,一众董监高处以万元-万元罚款不等。对于董事长吴厚刚开出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梁峻、勾荣、孙福君分别为年、年、年禁入。

三季报显示,獐子岛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亿元,同比降低.%;实现归母净利润-.万元,同比下降.%。此外,獐子岛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目前已达到.%。在扇贝抽检再次亮起红灯之后,獐子岛年全年业绩将出现怎样的变化?在自行跑路和高温饿死之外,扇贝正确的死亡打开方式还有多少种?

在集体跑路、高温饿死之后,獐子岛扇贝又出新剧情。

月日晚间,獐子岛发布风险提示称,公司存量底播虾夷扇贝亩产出现大幅下滑,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减值风险。基于抽测现场采捕扇贝情况来看,底播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部分海域死亡比例占%以上。而对于死亡原因,獐子岛称“尚未获知”。

在历经两次类似剧情后,深交所可谓反应迅速。在獐子岛风险提示公告发布分钟后,深交所即发出关注函,要求獐子岛说明扇贝在月末至今短时间内出现较大面积死亡的原因,及公司是否存在隐瞒减值迹象。

对于这次扇贝“集体暴毙”事件,市场及投资者除了报以气愤、不解外,更多的是疲惫和见怪不怪。早在年,獐子岛以一场扇贝“跑路”震惊市场,就此解释了十余亿元的净亏损;此后,年獐子岛扇贝再出“饿死”事件,与雏鹰农牧的“猪饿死了”一同娱乐了资本市场。对于这次的扇贝死亡第三季,后续又将有何种精彩剧情上演?

时至年底扇贝集体暴毙

“年底了,又到了扇贝逃跑的季节”。在经历了集体跑路、高温饿死等悲惨但又颇为搞笑的剧情后,这个冬天,獐子岛的扇贝们又发生了“事故”。

月日晚间,正在淘宝“双十一”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之时,獐子岛发布了一则悲惨的消息:抽测底播虾夷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存货减值风险,这不禁让一众吃货潸然泪下,更令投资者再次陷入愤怒情绪。

据獐子岛表示,其在月日开始启动了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活动,并在-日进行两天抽测工作。涉及面积.万亩,其中年底播虾夷扇贝面积万亩;年度底播虾夷扇贝面积.万亩。截至年月日,共抽测完成个点位,占计划个点位总数的%。其中年底播虾夷扇贝个,年底播虾夷扇贝个。

基于抽测现场采捕上来的扇贝情况看,底播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其中部分海域死亡贝壳比例约占%以上。死亡时间距抽测采捕时间较近,死亡贝壳与存活扇贝的壳体大小没有明显差异,大部分死贝的壳体间韧带具有弹性,部分壳体中尚存未分解掉的软体部分。

一般而言,底播扇贝的成长周期为年,年度底播虾夷扇贝目前正是收获的季节,年底播扇贝则是“主力选手”。而就獐子岛公布的检测数据,已抽测区域年底播虾夷扇贝最高区域亩产.公斤,最低区域亩产.公斤;年底播虾夷扇贝最高区域亩产.公斤,最低区域亩产.公斤(注:亩=.平方米)。

汇总来看,已抽测区域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不足公斤;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约.公斤,亩产水平大幅低于前月平均亩产.公斤。獐子岛表示,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减值风险。

直接点说,就是獐子岛的虾夷扇贝们在抽查前出现大量死亡,且死亡时间较短。那么,“凶手”究竟是谁?

獐子岛表示,公司正组织海洋专家和科研机构,将尽快赶到海洋牧场现场进行勘察并将进行扇贝自然死亡原因分析,尚未能获知导致本次虾夷扇贝大规模自然死亡的具体原因。

再三强调“自然死亡”,獐子岛显然做好撇清干系的准备。而从抽测人员来看,獐子岛为此次扇贝死亡事件准备好了大量的“目击证人”。在抽测参与人员中,除了包括抽测船只的船长、船上作业人员和獐子岛贝类资源养护事业部、生产管理中心、财务中心、投资证券部等相关人员外,还包括海洋产业专家和媒体参与。

对于再次出现大量扇贝死亡,不管市场和投资者是否相信,獐子岛已经坦然接受。在公告中,獐子岛表示,北黄海生态环境复杂,自然生态环境在不断变化,在底播增殖过程中受所处海域的自然环境和生态环境影响较大。日本、加拿大、秘鲁及我国山东等国家和地区均出现过扇贝养殖大规模死亡事件,扇贝养殖产业在实现高投入、高产出、高收益的背后蕴藏着非常高的养殖风险。

更为可怕的是,由于此次抽测工作尚未完成,部分海域扇贝死亡情况可能还将持续,此次扇贝死亡给獐子岛带来的具体损失还没有确定数字。就账面价值来看,上述年、年底播扇贝合计账面价值达到亿元。

深交所火速问询

将正常的存货盘点演绎为大型悬疑凶案现场,獐子岛已不是第一回。对此,深交所的火速关注也显得“轻车熟路”。在獐子岛风险提示公告出炉二十分钟后,深交所的关注函也随即跟上。

在三季度业绩预告出现大幅预亏时,深交所曾对獐子岛发出关注函。月日,獐子岛在回复中自信表示,其年度底播虾夷扇贝投苗量.亿枚,投苗面积.万亩,年进入收获期。本年度计划收获采捕约万亩,剩余面积年收获,目前不存在减值风险。

在承诺收获仅半个月后即“打脸”,对此,深交所要求獐子岛说明,底播虾夷扇贝在月末至今短时间内出现较大面积死亡的原因、发现减值迹象的时间,并直指公司“是否存在隐瞒减值迹象的情况”。

另外,深交所还提出另外一点质疑:根据獐子岛《虾夷扇贝存量抽测管理规定》,公司于每年-月、-月分别进行春季、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但獐子岛此次年秋测于月才开始进行。对此,深交所要求獐子岛说明于月才进行抽测的原因,以及是否符合公司相关内部规定。

事实上,深交所的质疑也正是市场的疑问所在。时间仅隔半个月,獐子岛此时出现大面积扇贝死亡,是海底真的出现某种“不明恶性事件”,还是獐子岛又一次“算准”了扇贝们的死亡时间?

而对于此次獐子岛扇贝“第三季”剧情,市场已见怪不怪。“年底了,扇贝该跑了”、“这是第几次了?”等评论,看起来也是意兴阑珊。

全年业绩恐再变脸

公开信息显示,獐子岛创始于年,曾被冠为“海上大寨”、“黄海明珠”、“海底银行”、“海上蓝筹”等多个荣誉称号。历经多年的发展,獐子岛成为以海珍品种业、海水增养殖、海洋食品为主业,集冷链物流、海洋休闲、渔业装备等相关多元产业为一体的综合型海洋企业。

而令“黄海明珠”名噪一时的,当属年獐子岛上演的“扇贝跑路”事件。年月,獐子岛发布公告称,因北黄海遭到几十年一遇的异常冷水团,公司在年和部分年播撒的多万亩即将进入收获期的虾夷扇贝绝收。年,獐子岛净亏损达到.亿元。

而在年,类似情况再次上演。年月,獐子岛在公告中表示,由于降水减少导致扇贝的饵料生物数量下降,养殖规模的大幅扩张更加剧了饵料短缺,再加上海水温度的异常,造成高温期后的扇贝长时间处于饥饿状态,最后诱发死亡。此次扇贝“饿死”事件导致的存货核销和计提影响净利润.亿元,全部计入年损益。年,獐子岛净亏损为.亿元。

有句民间俗语,“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用来形容獐子岛可谓贴切。对于农牧养殖类上市公司,在存货农产品上做手脚可算是轻而易举,这又要求审计会计师具备“上天入地”盘点存货的本领。

在扇贝跑路后,獐子岛的年审会计师事务所也疑似“出走”。今年月,獐子岛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称,目前正在商议与拟聘任会计师事务所签约事宜。在合作近年后,大华会计师事务所或许与獐子岛就此分道扬镳。

另外,月日,獐子岛公布了一大波高管人员调整:公司常务副总裁梁峻、首席财务官勾荣均申请辞去职务,另有工作调整;副总裁、董秘孙福君则提出书面辞职,不再担任獐子岛职务。

这一系列的变动,或许都与獐子岛财务造假调查结果的靴子落地有关。今年月,证监会对獐子岛开出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因涉嫌财务造假、虚假记载、未及时披露信息等,獐子岛及名“董监高”拟被证监会作出行政处罚。

具体而言,獐子岛存在虚减营业成本、营业外支出、随意结转、虚增资产减值损失等问题,多个点位不存在抽测可能,其《年终盘点公告》、《核销公告》、《秋测公告》等多个公告涉嫌虚假记载。最终,证监会拟对獐子岛进行万元的顶格处罚,一众董监高处以万元-万元罚款不等。对于董事长吴厚刚开出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梁峻、勾荣、孙福君分别为年、年、年禁入。

三季报显示,獐子岛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亿元,同比降低.%;实现归母净利润-.万元,同比下降.%。此外,獐子岛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目前已达到.%。在扇贝抽检再次亮起红灯之后,獐子岛年全年业绩将出现怎样的变化?在自行跑路和高温饿死之外,扇贝正确的死亡打开方式还有多少种?

在集体跑路、高温饿死之后,獐子岛扇贝又出新剧情。

月日晚间,獐子岛发布风险提示称,公司存量底播虾夷扇贝亩产出现大幅下滑,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减值风险。基于抽测现场采捕扇贝情况来看,底播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部分海域死亡比例占%以上。而对于死亡原因,獐子岛称“尚未获知”。

在历经两次类似剧情后,深交所可谓反应迅速。在獐子岛风险提示公告发布分钟后,深交所即发出关注函,要求獐子岛说明扇贝在月末至今短时间内出现较大面积死亡的原因,及公司是否存在隐瞒减值迹象。

对于这次扇贝“集体暴毙”事件,市场及投资者除了报以气愤、不解外,更多的是疲惫和见怪不怪。早在年,獐子岛以一场扇贝“跑路”震惊市场,就此解释了十余亿元的净亏损;此后,年獐子岛扇贝再出“饿死”事件,与雏鹰农牧的“猪饿死了”一同娱乐了资本市场。对于这次的扇贝死亡第三季,后续又将有何种精彩剧情上演?

时至年底扇贝集体暴毙

“年底了,又到了扇贝逃跑的季节”。在经历了集体跑路、高温饿死等悲惨但又颇为搞笑的剧情后,这个冬天,獐子岛的扇贝们又发生了“事故”。

月日晚间,正在淘宝“双十一”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之时,獐子岛发布了一则悲惨的消息:抽测底播虾夷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存货减值风险,这不禁让一众吃货潸然泪下,更令投资者再次陷入愤怒情绪。

据獐子岛表示,其在月日开始启动了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活动,并在-日进行两天抽测工作。涉及面积.万亩,其中年底播虾夷扇贝面积万亩;年度底播虾夷扇贝面积.万亩。截至年月日,共抽测完成个点位,占计划个点位总数的%。其中年底播虾夷扇贝个,年底播虾夷扇贝个。

基于抽测现场采捕上来的扇贝情况看,底播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其中部分海域死亡贝壳比例约占%以上。死亡时间距抽测采捕时间较近,死亡贝壳与存活扇贝的壳体大小没有明显差异,大部分死贝的壳体间韧带具有弹性,部分壳体中尚存未分解掉的软体部分。

一般而言,底播扇贝的成长周期为年,年度底播虾夷扇贝目前正是收获的季节,年底播扇贝则是“主力选手”。而就獐子岛公布的检测数据,已抽测区域年底播虾夷扇贝最高区域亩产.公斤,最低区域亩产.公斤;年底播虾夷扇贝最高区域亩产.公斤,最低区域亩产.公斤(注:亩=.平方米)。

汇总来看,已抽测区域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不足公斤;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约.公斤,亩产水平大幅低于前月平均亩产.公斤。獐子岛表示,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减值风险。

直接点说,就是獐子岛的虾夷扇贝们在抽查前出现大量死亡,且死亡时间较短。那么,“凶手”究竟是谁?

獐子岛表示,公司正组织海洋专家和科研机构,将尽快赶到海洋牧场现场进行勘察并将进行扇贝自然死亡原因分析,尚未能获知导致本次虾夷扇贝大规模自然死亡的具体原因。

再三强调“自然死亡”,獐子岛显然做好撇清干系的准备。而从抽测人员来看,獐子岛为此次扇贝死亡事件准备好了大量的“目击证人”。在抽测参与人员中,除了包括抽测船只的船长、船上作业人员和獐子岛贝类资源养护事业部、生产管理中心、财务中心、投资证券部等相关人员外,还包括海洋产业专家和媒体参与。

对于再次出现大量扇贝死亡,不管市场和投资者是否相信,獐子岛已经坦然接受。在公告中,獐子岛表示,北黄海生态环境复杂,自然生态环境在不断变化,在底播增殖过程中受所处海域的自然环境和生态环境影响较大。日本、加拿大、秘鲁及我国山东等国家和地区均出现过扇贝养殖大规模死亡事件,扇贝养殖产业在实现高投入、高产出、高收益的背后蕴藏着非常高的养殖风险。

更为可怕的是,由于此次抽测工作尚未完成,部分海域扇贝死亡情况可能还将持续,此次扇贝死亡给獐子岛带来的具体损失还没有确定数字。就账面价值来看,上述年、年底播扇贝合计账面价值达到亿元。

深交所火速问询

将正常的存货盘点演绎为大型悬疑凶案现场,獐子岛已不是第一回。对此,深交所的火速关注也显得“轻车熟路”。在獐子岛风险提示公告出炉二十分钟后,深交所的关注函也随即跟上。

在三季度业绩预告出现大幅预亏时,深交所曾对獐子岛发出关注函。月日,獐子岛在回复中自信表示,其年度底播虾夷扇贝投苗量.亿枚,投苗面积.万亩,年进入收获期。本年度计划收获采捕约万亩,剩余面积年收获,目前不存在减值风险。

在承诺收获仅半个月后即“打脸”,对此,深交所要求獐子岛说明,底播虾夷扇贝在月末至今短时间内出现较大面积死亡的原因、发现减值迹象的时间,并直指公司“是否存在隐瞒减值迹象的情况”。

另外,深交所还提出另外一点质疑:根据獐子岛《虾夷扇贝存量抽测管理规定》,公司于每年-月、-月分别进行春季、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但獐子岛此次年秋测于月才开始进行。对此,深交所要求獐子岛说明于月才进行抽测的原因,以及是否符合公司相关内部规定。

事实上,深交所的质疑也正是市场的疑问所在。时间仅隔半个月,獐子岛此时出现大面积扇贝死亡,是海底真的出现某种“不明恶性事件”,还是獐子岛又一次“算准”了扇贝们的死亡时间?

而对于此次獐子岛扇贝“第三季”剧情,市场已见怪不怪。“年底了,扇贝该跑了”、“这是第几次了?”等评论,看起来也是意兴阑珊。

全年业绩恐再变脸

公开信息显示,獐子岛创始于年,曾被冠为“海上大寨”、“黄海明珠”、“海底银行”、“海上蓝筹”等多个荣誉称号。历经多年的发展,獐子岛成为以海珍品种业、海水增养殖、海洋食品为主业,集冷链物流、海洋休闲、渔业装备等相关多元产业为一体的综合型海洋企业。

而令“黄海明珠”名噪一时的,当属年獐子岛上演的“扇贝跑路”事件。年月,獐子岛发布公告称,因北黄海遭到几十年一遇的异常冷水团,公司在年和部分年播撒的多万亩即将进入收获期的虾夷扇贝绝收。年,獐子岛净亏损达到.亿元。

而在年,类似情况再次上演。年月,獐子岛在公告中表示,由于降水减少导致扇贝的饵料生物数量下降,养殖规模的大幅扩张更加剧了饵料短缺,再加上海水温度的异常,造成高温期后的扇贝长时间处于饥饿状态,最后诱发死亡。此次扇贝“饿死”事件导致的存货核销和计提影响净利润.亿元,全部计入年损益。年,獐子岛净亏损为.亿元。

有句民间俗语,“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用来形容獐子岛可谓贴切。对于农牧养殖类上市公司,在存货农产品上做手脚可算是轻而易举,这又要求审计会计师具备“上天入地”盘点存货的本领。

在扇贝跑路后,獐子岛的年审会计师事务所也疑似“出走”。今年月,獐子岛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称,目前正在商议与拟聘任会计师事务所签约事宜。在合作近年后,大华会计师事务所或许与獐子岛就此分道扬镳。

另外,月日,獐子岛公布了一大波高管人员调整:公司常务副总裁梁峻、首席财务官勾荣均申请辞去职务,另有工作调整;副总裁、董秘孙福君则提出书面辞职,不再担任獐子岛职务。

这一系列的变动,或许都与獐子岛财务造假调查结果的靴子落地有关。今年月,证监会对獐子岛开出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因涉嫌财务造假、虚假记载、未及时披露信息等,獐子岛及名“董监高”拟被证监会作出行政处罚。

具体而言,獐子岛存在虚减营业成本、营业外支出、随意结转、虚增资产减值损失等问题,多个点位不存在抽测可能,其《年终盘点公告》、《核销公告》、《秋测公告》等多个公告涉嫌虚假记载。最终,证监会拟对獐子岛进行万元的顶格处罚,一众董监高处以万元-万元罚款不等。对于董事长吴厚刚开出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梁峻、勾荣、孙福君分别为年、年、年禁入。

三季报显示,獐子岛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亿元,同比降低.%;实现归母净利润-.万元,同比下降.%。此外,獐子岛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目前已达到.%。在扇贝抽检再次亮起红灯之后,獐子岛年全年业绩将出现怎样的变化?在自行跑路和高温饿死之外,扇贝正确的死亡打开方式还有多少种?

在集体跑路、高温饿死之后,獐子岛扇贝又出新剧情。

月日晚间,獐子岛发布风险提示称,公司存量底播虾夷扇贝亩产出现大幅下滑,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减值风险。基于抽测现场采捕扇贝情况来看,底播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部分海域死亡比例占%以上。而对于死亡原因,獐子岛称“尚未获知”。

在历经两次类似剧情后,深交所可谓反应迅速。在獐子岛风险提示公告发布分钟后,深交所即发出关注函,要求獐子岛说明扇贝在月末至今短时间内出现较大面积死亡的原因,及公司是否存在隐瞒减值迹象。

对于这次扇贝“集体暴毙”事件,市场及投资者除了报以气愤、不解外,更多的是疲惫和见怪不怪。早在年,獐子岛以一场扇贝“跑路”震惊市场,就此解释了十余亿元的净亏损;此后,年獐子岛扇贝再出“饿死”事件,与雏鹰农牧的“猪饿死了”一同娱乐了资本市场。对于这次的扇贝死亡第三季,后续又将有何种精彩剧情上演?

时至年底扇贝集体暴毙

“年底了,又到了扇贝逃跑的季节”。在经历了集体跑路、高温饿死等悲惨但又颇为搞笑的剧情后,这个冬天,獐子岛的扇贝们又发生了“事故”。

月日晚间,正在淘宝“双十一”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之时,獐子岛发布了一则悲惨的消息:抽测底播虾夷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存货减值风险,这不禁让一众吃货潸然泪下,更令投资者再次陷入愤怒情绪。

据獐子岛表示,其在月日开始启动了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活动,并在-日进行两天抽测工作。涉及面积.万亩,其中年底播虾夷扇贝面积万亩;年度底播虾夷扇贝面积.万亩。截至年月日,共抽测完成个点位,占计划个点位总数的%。其中年底播虾夷扇贝个,年底播虾夷扇贝个。

基于抽测现场采捕上来的扇贝情况看,底播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其中部分海域死亡贝壳比例约占%以上。死亡时间距抽测采捕时间较近,死亡贝壳与存活扇贝的壳体大小没有明显差异,大部分死贝的壳体间韧带具有弹性,部分壳体中尚存未分解掉的软体部分。

一般而言,底播扇贝的成长周期为年,年度底播虾夷扇贝目前正是收获的季节,年底播扇贝则是“主力选手”。而就獐子岛公布的检测数据,已抽测区域年底播虾夷扇贝最高区域亩产.公斤,最低区域亩产.公斤;年底播虾夷扇贝最高区域亩产.公斤,最低区域亩产.公斤(注:亩=.平方米)。

汇总来看,已抽测区域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不足公斤;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约.公斤,亩产水平大幅低于前月平均亩产.公斤。獐子岛表示,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减值风险。

直接点说,就是獐子岛的虾夷扇贝们在抽查前出现大量死亡,且死亡时间较短。那么,“凶手”究竟是谁?

獐子岛表示,公司正组织海洋专家和科研机构,将尽快赶到海洋牧场现场进行勘察并将进行扇贝自然死亡原因分析,尚未能获知导致本次虾夷扇贝大规模自然死亡的具体原因。

再三强调“自然死亡”,獐子岛显然做好撇清干系的准备。而从抽测人员来看,獐子岛为此次扇贝死亡事件准备好了大量的“目击证人”。在抽测参与人员中,除了包括抽测船只的船长、船上作业人员和獐子岛贝类资源养护事业部、生产管理中心、财务中心、投资证券部等相关人员外,还包括海洋产业专家和媒体参与。

对于再次出现大量扇贝死亡,不管市场和投资者是否相信,獐子岛已经坦然接受。在公告中,獐子岛表示,北黄海生态环境复杂,自然生态环境在不断变化,在底播增殖过程中受所处海域的自然环境和生态环境影响较大。日本、加拿大、秘鲁及我国山东等国家和地区均出现过扇贝养殖大规模死亡事件,扇贝养殖产业在实现高投入、高产出、高收益的背后蕴藏着非常高的养殖风险。

更为可怕的是,由于此次抽测工作尚未完成,部分海域扇贝死亡情况可能还将持续,此次扇贝死亡给獐子岛带来的具体损失还没有确定数字。就账面价值来看,上述年、年底播扇贝合计账面价值达到亿元。

深交所火速问询

将正常的存货盘点演绎为大型悬疑凶案现场,獐子岛已不是第一回。对此,深交所的火速关注也显得“轻车熟路”。在獐子岛风险提示公告出炉二十分钟后,深交所的关注函也随即跟上。

在三季度业绩预告出现大幅预亏时,深交所曾对獐子岛发出关注函。月日,獐子岛在回复中自信表示,其年度底播虾夷扇贝投苗量.亿枚,投苗面积.万亩,年进入收获期。本年度计划收获采捕约万亩,剩余面积年收获,目前不存在减值风险。

在承诺收获仅半个月后即“打脸”,对此,深交所要求獐子岛说明,底播虾夷扇贝在月末至今短时间内出现较大面积死亡的原因、发现减值迹象的时间,并直指公司“是否存在隐瞒减值迹象的情况”。

另外,深交所还提出另外一点质疑:根据獐子岛《虾夷扇贝存量抽测管理规定》,公司于每年-月、-月分别进行春季、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但獐子岛此次年秋测于月才开始进行。对此,深交所要求獐子岛说明于月才进行抽测的原因,以及是否符合公司相关内部规定。

事实上,深交所的质疑也正是市场的疑问所在。时间仅隔半个月,獐子岛此时出现大面积扇贝死亡,是海底真的出现某种“不明恶性事件”,还是獐子岛又一次“算准”了扇贝们的死亡时间?

而对于此次獐子岛扇贝“第三季”剧情,市场已见怪不怪。“年底了,扇贝该跑了”、“这是第几次了?”等评论,看起来也是意兴阑珊。

全年业绩恐再变脸

公开信息显示,獐子岛创始于年,曾被冠为“海上大寨”、“黄海明珠”、“海底银行”、“海上蓝筹”等多个荣誉称号。历经多年的发展,獐子岛成为以海珍品种业、海水增养殖、海洋食品为主业,集冷链物流、海洋休闲、渔业装备等相关多元产业为一体的综合型海洋企业。

而令“黄海明珠”名噪一时的,当属年獐子岛上演的“扇贝跑路”事件。年月,獐子岛发布公告称,因北黄海遭到几十年一遇的异常冷水团,公司在年和部分年播撒的多万亩即将进入收获期的虾夷扇贝绝收。年,獐子岛净亏损达到.亿元。

而在年,类似情况再次上演。年月,獐子岛在公告中表示,由于降水减少导致扇贝的饵料生物数量下降,养殖规模的大幅扩张更加剧了饵料短缺,再加上海水温度的异常,造成高温期后的扇贝长时间处于饥饿状态,最后诱发死亡。此次扇贝“饿死”事件导致的存货核销和计提影响净利润.亿元,全部计入年损益。年,獐子岛净亏损为.亿元。

有句民间俗语,“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用来形容獐子岛可谓贴切。对于农牧养殖类上市公司,在存货农产品上做手脚可算是轻而易举,这又要求审计会计师具备“上天入地”盘点存货的本领。

在扇贝跑路后,獐子岛的年审会计师事务所也疑似“出走”。今年月,獐子岛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称,目前正在商议与拟聘任会计师事务所签约事宜。在合作近年后,大华会计师事务所或许与獐子岛就此分道扬镳。

另外,月日,獐子岛公布了一大波高管人员调整:公司常务副总裁梁峻、首席财务官勾荣均申请辞去职务,另有工作调整;副总裁、董秘孙福君则提出书面辞职,不再担任獐子岛职务。

这一系列的变动,或许都与獐子岛财务造假调查结果的靴子落地有关。今年月,证监会对獐子岛开出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因涉嫌财务造假、虚假记载、未及时披露信息等,獐子岛及名“董监高”拟被证监会作出行政处罚。

具体而言,獐子岛存在虚减营业成本、营业外支出、随意结转、虚增资产减值损失等问题,多个点位不存在抽测可能,其《年终盘点公告》、《核销公告》、《秋测公告》等多个公告涉嫌虚假记载。最终,证监会拟对獐子岛进行万元的顶格处罚,一众董监高处以万元-万元罚款不等。对于董事长吴厚刚开出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梁峻、勾荣、孙福君分别为年、年、年禁入。

三季报显示,獐子岛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亿元,同比降低.%;实现归母净利润-.万元,同比下降.%。此外,獐子岛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目前已达到.%。在扇贝抽检再次亮起红灯之后,獐子岛年全年业绩将出现怎样的变化?在自行跑路和高温饿死之外,扇贝正确的死亡打开方式还有多少种?

在集体跑路、高温饿死之后,獐子岛扇贝又出新剧情。

月日晚间,獐子岛发布风险提示称,公司存量底播虾夷扇贝亩产出现大幅下滑,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减值风险。基于抽测现场采捕扇贝情况来看,底播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部分海域死亡比例占%以上。而对于死亡原因,獐子岛称“尚未获知”。

在历经两次类似剧情后,深交所可谓反应迅速。在獐子岛风险提示公告发布分钟后,深交所即发出关注函,要求獐子岛说明扇贝在月末至今短时间内出现较大面积死亡的原因,及公司是否存在隐瞒减值迹象。

对于这次扇贝“集体暴毙”事件,市场及投资者除了报以气愤、不解外,更多的是疲惫和见怪不怪。早在年,獐子岛以一场扇贝“跑路”震惊市场,就此解释了十余亿元的净亏损;此后,年獐子岛扇贝再出“饿死”事件,与雏鹰农牧的“猪饿死了”一同娱乐了资本市场。对于这次的扇贝死亡第三季,后续又将有何种精彩剧情上演?

时至年底扇贝集体暴毙

“年底了,又到了扇贝逃跑的季节”。在经历了集体跑路、高温饿死等悲惨但又颇为搞笑的剧情后,这个冬天,獐子岛的扇贝们又发生了“事故”。

月日晚间,正在淘宝“双十一”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之时,獐子岛发布了一则悲惨的消息:抽测底播虾夷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存货减值风险,这不禁让一众吃货潸然泪下,更令投资者再次陷入愤怒情绪。

据獐子岛表示,其在月日开始启动了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活动,并在-日进行两天抽测工作。涉及面积.万亩,其中年底播虾夷扇贝面积万亩;年度底播虾夷扇贝面积.万亩。截至年月日,共抽测完成个点位,占计划个点位总数的%。其中年底播虾夷扇贝个,年底播虾夷扇贝个。

基于抽测现场采捕上来的扇贝情况看,底播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其中部分海域死亡贝壳比例约占%以上。死亡时间距抽测采捕时间较近,死亡贝壳与存活扇贝的壳体大小没有明显差异,大部分死贝的壳体间韧带具有弹性,部分壳体中尚存未分解掉的软体部分。

一般而言,底播扇贝的成长周期为年,年度底播虾夷扇贝目前正是收获的季节,年底播扇贝则是“主力选手”。而就獐子岛公布的检测数据,已抽测区域年底播虾夷扇贝最高区域亩产.公斤,最低区域亩产.公斤;年底播虾夷扇贝最高区域亩产.公斤,最低区域亩产.公斤(注:亩=.平方米)。

汇总来看,已抽测区域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不足公斤;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约.公斤,亩产水平大幅低于前月平均亩产.公斤。獐子岛表示,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减值风险。

直接点说,就是獐子岛的虾夷扇贝们在抽查前出现大量死亡,且死亡时间较短。那么,“凶手”究竟是谁?

獐子岛表示,公司正组织海洋专家和科研机构,将尽快赶到海洋牧场现场进行勘察并将进行扇贝自然死亡原因分析,尚未能获知导致本次虾夷扇贝大规模自然死亡的具体原因。

再三强调“自然死亡”,獐子岛显然做好撇清干系的准备。而从抽测人员来看,獐子岛为此次扇贝死亡事件准备好了大量的“目击证人”。在抽测参与人员中,除了包括抽测船只的船长、船上作业人员和獐子岛贝类资源养护事业部、生产管理中心、财务中心、投资证券部等相关人员外,还包括海洋产业专家和媒体参与。

对于再次出现大量扇贝死亡,不管市场和投资者是否相信,獐子岛已经坦然接受。在公告中,獐子岛表示,北黄海生态环境复杂,自然生态环境在不断变化,在底播增殖过程中受所处海域的自然环境和生态环境影响较大。日本、加拿大、秘鲁及我国山东等国家和地区均出现过扇贝养殖大规模死亡事件,扇贝养殖产业在实现高投入、高产出、高收益的背后蕴藏着非常高的养殖风险。

更为可怕的是,由于此次抽测工作尚未完成,部分海域扇贝死亡情况可能还将持续,此次扇贝死亡给獐子岛带来的具体损失还没有确定数字。就账面价值来看,上述年、年底播扇贝合计账面价值达到亿元。

深交所火速问询

将正常的存货盘点演绎为大型悬疑凶案现场,獐子岛已不是第一回。对此,深交所的火速关注也显得“轻车熟路”。在獐子岛风险提示公告出炉二十分钟后,深交所的关注函也随即跟上。

在三季度业绩预告出现大幅预亏时,深交所曾对獐子岛发出关注函。月日,獐子岛在回复中自信表示,其年度底播虾夷扇贝投苗量.亿枚,投苗面积.万亩,年进入收获期。本年度计划收获采捕约万亩,剩余面积年收获,目前不存在减值风险。

在承诺收获仅半个月后即“打脸”,对此,深交所要求獐子岛说明,底播虾夷扇贝在月末至今短时间内出现较大面积死亡的原因、发现减值迹象的时间,并直指公司“是否存在隐瞒减值迹象的情况”。

另外,深交所还提出另外一点质疑:根据獐子岛《虾夷扇贝存量抽测管理规定》,公司于每年-月、-月分别进行春季、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但獐子岛此次年秋测于月才开始进行。对此,深交所要求獐子岛说明于月才进行抽测的原因,以及是否符合公司相关内部规定。

事实上,深交所的质疑也正是市场的疑问所在。时间仅隔半个月,獐子岛此时出现大面积扇贝死亡,是海底真的出现某种“不明恶性事件”,还是獐子岛又一次“算准”了扇贝们的死亡时间?

而对于此次獐子岛扇贝“第三季”剧情,市场已见怪不怪。“年底了,扇贝该跑了”、“这是第几次了?”等评论,看起来也是意兴阑珊。

全年业绩恐再变脸

公开信息显示,獐子岛创始于年,曾被冠为“海上大寨”、“黄海明珠”、“海底银行”、“海上蓝筹”等多个荣誉称号。历经多年的发展,獐子岛成为以海珍品种业、海水增养殖、海洋食品为主业,集冷链物流、海洋休闲、渔业装备等相关多元产业为一体的综合型海洋企业。

而令“黄海明珠”名噪一时的,当属年獐子岛上演的“扇贝跑路”事件。年月,獐子岛发布公告称,因北黄海遭到几十年一遇的异常冷水团,公司在年和部分年播撒的多万亩即将进入收获期的虾夷扇贝绝收。年,獐子岛净亏损达到.亿元。

而在年,类似情况再次上演。年月,獐子岛在公告中表示,由于降水减少导致扇贝的饵料生物数量下降,养殖规模的大幅扩张更加剧了饵料短缺,再加上海水温度的异常,造成高温期后的扇贝长时间处于饥饿状态,最后诱发死亡。此次扇贝“饿死”事件导致的存货核销和计提影响净利润.亿元,全部计入年损益。年,獐子岛净亏损为.亿元。

有句民间俗语,“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用来形容獐子岛可谓贴切。对于农牧养殖类上市公司,在存货农产品上做手脚可算是轻而易举,这又要求审计会计师具备“上天入地”盘点存货的本领。

在扇贝跑路后,獐子岛的年审会计师事务所也疑似“出走”。今年月,獐子岛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称,目前正在商议与拟聘任会计师事务所签约事宜。在合作近年后,大华会计师事务所或许与獐子岛就此分道扬镳。

另外,月日,獐子岛公布了一大波高管人员调整:公司常务副总裁梁峻、首席财务官勾荣均申请辞去职务,另有工作调整;副总裁、董秘孙福君则提出书面辞职,不再担任獐子岛职务。

这一系列的变动,或许都与獐子岛财务造假调查结果的靴子落地有关。今年月,证监会对獐子岛开出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因涉嫌财务造假、虚假记载、未及时披露信息等,獐子岛及名“董监高”拟被证监会作出行政处罚。

具体而言,獐子岛存在虚减营业成本、营业外支出、随意结转、虚增资产减值损失等问题,多个点位不存在抽测可能,其《年终盘点公告》、《核销公告》、《秋测公告》等多个公告涉嫌虚假记载。最终,证监会拟对獐子岛进行万元的顶格处罚,一众董监高处以万元-万元罚款不等。对于董事长吴厚刚开出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梁峻、勾荣、孙福君分别为年、年、年禁入。

三季报显示,獐子岛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亿元,同比降低.%;实现归母净利润-.万元,同比下降.%。此外,獐子岛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目前已达到.%。在扇贝抽检再次亮起红灯之后,獐子岛年全年业绩将出现怎样的变化?在自行跑路和高温饿死之外,扇贝正确的死亡打开方式还有多少种?

在集体跑路、高温饿死之后,獐子岛扇贝又出新剧情。

月日晚间,獐子岛发布风险提示称,公司存量底播虾夷扇贝亩产出现大幅下滑,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减值风险。基于抽测现场采捕扇贝情况来看,底播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部分海域死亡比例占%以上。而对于死亡原因,獐子岛称“尚未获知”。

在历经两次类似剧情后,深交所可谓反应迅速。在獐子岛风险提示公告发布分钟后,深交所即发出关注函,要求獐子岛说明扇贝在月末至今短时间内出现较大面积死亡的原因,及公司是否存在隐瞒减值迹象。

对于这次扇贝“集体暴毙”事件,市场及投资者除了报以气愤、不解外,更多的是疲惫和见怪不怪。早在年,獐子岛以一场扇贝“跑路”震惊市场,就此解释了十余亿元的净亏损;此后,年獐子岛扇贝再出“饿死”事件,与雏鹰农牧的“猪饿死了”一同娱乐了资本市场。对于这次的扇贝死亡第三季,后续又将有何种精彩剧情上演?

时至年底扇贝集体暴毙

“年底了,又到了扇贝逃跑的季节”。在经历了集体跑路、高温饿死等悲惨但又颇为搞笑的剧情后,这个冬天,獐子岛的扇贝们又发生了“事故”。

月日晚间,正在淘宝“双十一”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之时,獐子岛发布了一则悲惨的消息:抽测底播虾夷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存货减值风险,这不禁让一众吃货潸然泪下,更令投资者再次陷入愤怒情绪。

据獐子岛表示,其在月日开始启动了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活动,并在-日进行两天抽测工作。涉及面积.万亩,其中年底播虾夷扇贝面积万亩;年度底播虾夷扇贝面积.万亩。截至年月日,共抽测完成个点位,占计划个点位总数的%。其中年底播虾夷扇贝个,年底播虾夷扇贝个。

基于抽测现场采捕上来的扇贝情况看,底播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其中部分海域死亡贝壳比例约占%以上。死亡时间距抽测采捕时间较近,死亡贝壳与存活扇贝的壳体大小没有明显差异,大部分死贝的壳体间韧带具有弹性,部分壳体中尚存未分解掉的软体部分。

一般而言,底播扇贝的成长周期为年,年度底播虾夷扇贝目前正是收获的季节,年底播扇贝则是“主力选手”。而就獐子岛公布的检测数据,已抽测区域年底播虾夷扇贝最高区域亩产.公斤,最低区域亩产.公斤;年底播虾夷扇贝最高区域亩产.公斤,最低区域亩产.公斤(注:亩=.平方米)。

汇总来看,已抽测区域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不足公斤;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约.公斤,亩产水平大幅低于前月平均亩产.公斤。獐子岛表示,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减值风险。

直接点说,就是獐子岛的虾夷扇贝们在抽查前出现大量死亡,且死亡时间较短。那么,“凶手”究竟是谁?

獐子岛表示,公司正组织海洋专家和科研机构,将尽快赶到海洋牧场现场进行勘察并将进行扇贝自然死亡原因分析,尚未能获知导致本次虾夷扇贝大规模自然死亡的具体原因。

再三强调“自然死亡”,獐子岛显然做好撇清干系的准备。而从抽测人员来看,獐子岛为此次扇贝死亡事件准备好了大量的“目击证人”。在抽测参与人员中,除了包括抽测船只的船长、船上作业人员和獐子岛贝类资源养护事业部、生产管理中心、财务中心、投资证券部等相关人员外,还包括海洋产业专家和媒体参与。

对于再次出现大量扇贝死亡,不管市场和投资者是否相信,獐子岛已经坦然接受。在公告中,獐子岛表示,北黄海生态环境复杂,自然生态环境在不断变化,在底播增殖过程中受所处海域的自然环境和生态环境影响较大。日本、加拿大、秘鲁及我国山东等国家和地区均出现过扇贝养殖大规模死亡事件,扇贝养殖产业在实现高投入、高产出、高收益的背后蕴藏着非常高的养殖风险。

更为可怕的是,由于此次抽测工作尚未完成,部分海域扇贝死亡情况可能还将持续,此次扇贝死亡给獐子岛带来的具体损失还没有确定数字。就账面价值来看,上述年、年底播扇贝合计账面价值达到亿元。

深交所火速问询

将正常的存货盘点演绎为大型悬疑凶案现场,獐子岛已不是第一回。对此,深交所的火速关注也显得“轻车熟路”。在獐子岛风险提示公告出炉二十分钟后,深交所的关注函也随即跟上。

在三季度业绩预告出现大幅预亏时,深交所曾对獐子岛发出关注函。月日,獐子岛在回复中自信表示,其年度底播虾夷扇贝投苗量.亿枚,投苗面积.万亩,年进入收获期。本年度计划收获采捕约万亩,剩余面积年收获,目前不存在减值风险。

在承诺收获仅半个月后即“打脸”,对此,深交所要求獐子岛说明,底播虾夷扇贝在月末至今短时间内出现较大面积死亡的原因、发现减值迹象的时间,并直指公司“是否存在隐瞒减值迹象的情况”。

另外,深交所还提出另外一点质疑:根据獐子岛《虾夷扇贝存量抽测管理规定》,公司于每年-月、-月分别进行春季、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但獐子岛此次年秋测于月才开始进行。对此,深交所要求獐子岛说明于月才进行抽测的原因,以及是否符合公司相关内部规定。

事实上,深交所的质疑也正是市场的疑问所在。时间仅隔半个月,獐子岛此时出现大面积扇贝死亡,是海底真的出现某种“不明恶性事件”,还是獐子岛又一次“算准”了扇贝们的死亡时间?

而对于此次獐子岛扇贝“第三季”剧情,市场已见怪不怪。“年底了,扇贝该跑了”、“这是第几次了?”等评论,看起来也是意兴阑珊。

全年业绩恐再变脸

公开信息显示,獐子岛创始于年,曾被冠为“海上大寨”、“黄海明珠”、“海底银行”、“海上蓝筹”等多个荣誉称号。历经多年的发展,獐子岛成为以海珍品种业、海水增养殖、海洋食品为主业,集冷链物流、海洋休闲、渔业装备等相关多元产业为一体的综合型海洋企业。

而令“黄海明珠”名噪一时的,当属年獐子岛上演的“扇贝跑路”事件。年月,獐子岛发布公告称,因北黄海遭到几十年一遇的异常冷水团,公司在年和部分年播撒的多万亩即将进入收获期的虾夷扇贝绝收。年,獐子岛净亏损达到.亿元。

而在年,类似情况再次上演。年月,獐子岛在公告中表示,由于降水减少导致扇贝的饵料生物数量下降,养殖规模的大幅扩张更加剧了饵料短缺,再加上海水温度的异常,造成高温期后的扇贝长时间处于饥饿状态,最后诱发死亡。此次扇贝“饿死”事件导致的存货核销和计提影响净利润.亿元,全部计入年损益。年,獐子岛净亏损为.亿元。

有句民间俗语,“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用来形容獐子岛可谓贴切。对于农牧养殖类上市公司,在存货农产品上做手脚可算是轻而易举,这又要求审计会计师具备“上天入地”盘点存货的本领。

在扇贝跑路后,獐子岛的年审会计师事务所也疑似“出走”。今年月,獐子岛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称,目前正在商议与拟聘任会计师事务所签约事宜。在合作近年后,大华会计师事务所或许与獐子岛就此分道扬镳。

另外,月日,獐子岛公布了一大波高管人员调整:公司常务副总裁梁峻、首席财务官勾荣均申请辞去职务,另有工作调整;副总裁、董秘孙福君则提出书面辞职,不再担任獐子岛职务。

这一系列的变动,或许都与獐子岛财务造假调查结果的靴子落地有关。今年月,证监会对獐子岛开出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因涉嫌财务造假、虚假记载、未及时披露信息等,獐子岛及名“董监高”拟被证监会作出行政处罚。

具体而言,獐子岛存在虚减营业成本、营业外支出、随意结转、虚增资产减值损失等问题,多个点位不存在抽测可能,其《年终盘点公告》、《核销公告》、《秋测公告》等多个公告涉嫌虚假记载。最终,证监会拟对獐子岛进行万元的顶格处罚,一众董监高处以万元-万元罚款不等。对于董事长吴厚刚开出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梁峻、勾荣、孙福君分别为年、年、年禁入。

三季报显示,獐子岛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亿元,同比降低.%;实现归母净利润-.万元,同比下降.%。此外,獐子岛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目前已达到.%。在扇贝抽检再次亮起红灯之后,獐子岛年全年业绩将出现怎样的变化?在自行跑路和高温饿死之外,扇贝正确的死亡打开方式还有多少种?

匈奴皇帝

在集体跑路、高温饿死之后,獐子岛扇贝又出新剧情。

月日晚间,獐子岛发布风险提示称,公司存量底播虾夷扇贝亩产出现大幅下滑,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减值风险。基于抽测现场采捕扇贝情况来看,底播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部分海域死亡比例占%以上。而对于死亡原因,獐子岛称“尚未获知”。

在历经两次类似剧情后,深交所可谓反应迅速。在獐子岛风险提示公告发布分钟后,深交所即发出关注函,要求獐子岛说明扇贝在月末至今短时间内出现较大面积死亡的原因,及公司是否存在隐瞒减值迹象。

对于这次扇贝“集体暴毙”事件,市场及投资者除了报以气愤、不解外,更多的是疲惫和见怪不怪。早在年,獐子岛以一场扇贝“跑路”震惊市场,就此解释了十余亿元的净亏损;此后,年獐子岛扇贝再出“饿死”事件,与雏鹰农牧的“猪饿死了”一同娱乐了资本市场。对于这次的扇贝死亡第三季,后续又将有何种精彩剧情上演?

时至年底扇贝集体暴毙

“年底了,又到了扇贝逃跑的季节”。在经历了集体跑路、高温饿死等悲惨但又颇为搞笑的剧情后,这个冬天,獐子岛的扇贝们又发生了“事故”。

月日晚间,正在淘宝“双十一”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之时,獐子岛发布了一则悲惨的消息:抽测底播虾夷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存货减值风险,这不禁让一众吃货潸然泪下,更令投资者再次陷入愤怒情绪。

据獐子岛表示,其在月日开始启动了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活动,并在-日进行两天抽测工作。涉及面积.万亩,其中年底播虾夷扇贝面积万亩;年度底播虾夷扇贝面积.万亩。截至年月日,共抽测完成个点位,占计划个点位总数的%。其中年底播虾夷扇贝个,年底播虾夷扇贝个。

基于抽测现场采捕上来的扇贝情况看,底播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其中部分海域死亡贝壳比例约占%以上。死亡时间距抽测采捕时间较近,死亡贝壳与存活扇贝的壳体大小没有明显差异,大部分死贝的壳体间韧带具有弹性,部分壳体中尚存未分解掉的软体部分。

一般而言,底播扇贝的成长周期为年,年度底播虾夷扇贝目前正是收获的季节,年底播扇贝则是“主力选手”。而就獐子岛公布的检测数据,已抽测区域年底播虾夷扇贝最高区域亩产.公斤,最低区域亩产.公斤;年底播虾夷扇贝最高区域亩产.公斤,最低区域亩产.公斤(注:亩=.平方米)。

汇总来看,已抽测区域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不足公斤;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约.公斤,亩产水平大幅低于前月平均亩产.公斤。獐子岛表示,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减值风险。

直接点说,就是獐子岛的虾夷扇贝们在抽查前出现大量死亡,且死亡时间较短。那么,“凶手”究竟是谁?

獐子岛表示,公司正组织海洋专家和科研机构,将尽快赶到海洋牧场现场进行勘察并将进行扇贝自然死亡原因分析,尚未能获知导致本次虾夷扇贝大规模自然死亡的具体原因。

再三强调“自然死亡”,獐子岛显然做好撇清干系的准备。而从抽测人员来看,獐子岛为此次扇贝死亡事件准备好了大量的“目击证人”。在抽测参与人员中,除了包括抽测船只的船长、船上作业人员和獐子岛贝类资源养护事业部、生产管理中心、财务中心、投资证券部等相关人员外,还包括海洋产业专家和媒体参与。

对于再次出现大量扇贝死亡,不管市场和投资者是否相信,獐子岛已经坦然接受。在公告中,獐子岛表示,北黄海生态环境复杂,自然生态环境在不断变化,在底播增殖过程中受所处海域的自然环境和生态环境影响较大。日本、加拿大、秘鲁及我国山东等国家和地区均出现过扇贝养殖大规模死亡事件,扇贝养殖产业在实现高投入、高产出、高收益的背后蕴藏着非常高的养殖风险。

更为可怕的是,由于此次抽测工作尚未完成,部分海域扇贝死亡情况可能还将持续,此次扇贝死亡给獐子岛带来的具体损失还没有确定数字。就账面价值来看,上述年、年底播扇贝合计账面价值达到亿元。

深交所火速问询

将正常的存货盘点演绎为大型悬疑凶案现场,獐子岛已不是第一回。对此,深交所的火速关注也显得“轻车熟路”。在獐子岛风险提示公告出炉二十分钟后,深交所的关注函也随即跟上。

在三季度业绩预告出现大幅预亏时,深交所曾对獐子岛发出关注函。月日,獐子岛在回复中自信表示,其年度底播虾夷扇贝投苗量.亿枚,投苗面积.万亩,年进入收获期。本年度计划收获采捕约万亩,剩余面积年收获,目前不存在减值风险。

在承诺收获仅半个月后即“打脸”,对此,深交所要求獐子岛说明,底播虾夷扇贝在月末至今短时间内出现较大面积死亡的原因、发现减值迹象的时间,并直指公司“是否存在隐瞒减值迹象的情况”。

另外,深交所还提出另外一点质疑:根据獐子岛《虾夷扇贝存量抽测管理规定》,公司于每年-月、-月分别进行春季、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但獐子岛此次年秋测于月才开始进行。对此,深交所要求獐子岛说明于月才进行抽测的原因,以及是否符合公司相关内部规定。

事实上,深交所的质疑也正是市场的疑问所在。时间仅隔半个月,獐子岛此时出现大面积扇贝死亡,是海底真的出现某种“不明恶性事件”,还是獐子岛又一次“算准”了扇贝们的死亡时间?

而对于此次獐子岛扇贝“第三季”剧情,市场已见怪不怪。“年底了,扇贝该跑了”、“这是第几次了?”等评论,看起来也是意兴阑珊。

全年业绩恐再变脸

公开信息显示,獐子岛创始于年,曾被冠为“海上大寨”、“黄海明珠”、“海底银行”、“海上蓝筹”等多个荣誉称号。历经多年的发展,獐子岛成为以海珍品种业、海水增养殖、海洋食品为主业,集冷链物流、海洋休闲、渔业装备等相关多元产业为一体的综合型海洋企业。

而令“黄海明珠”名噪一时的,当属年獐子岛上演的“扇贝跑路”事件。年月,獐子岛发布公告称,因北黄海遭到几十年一遇的异常冷水团,公司在年和部分年播撒的多万亩即将进入收获期的虾夷扇贝绝收。年,獐子岛净亏损达到.亿元。

而在年,类似情况再次上演。年月,獐子岛在公告中表示,由于降水减少导致扇贝的饵料生物数量下降,养殖规模的大幅扩张更加剧了饵料短缺,再加上海水温度的异常,造成高温期后的扇贝长时间处于饥饿状态,最后诱发死亡。此次扇贝“饿死”事件导致的存货核销和计提影响净利润.亿元,全部计入年损益。年,獐子岛净亏损为.亿元。

有句民间俗语,“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用来形容獐子岛可谓贴切。对于农牧养殖类上市公司,在存货农产品上做手脚可算是轻而易举,这又要求审计会计师具备“上天入地”盘点存货的本领。

在扇贝跑路后,獐子岛的年审会计师事务所也疑似“出走”。今年月,獐子岛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称,目前正在商议与拟聘任会计师事务所签约事宜。在合作近年后,大华会计师事务所或许与獐子岛就此分道扬镳。

另外,月日,獐子岛公布了一大波高管人员调整:公司常务副总裁梁峻、首席财务官勾荣均申请辞去职务,另有工作调整;副总裁、董秘孙福君则提出书面辞职,不再担任獐子岛职务。

这一系列的变动,或许都与獐子岛财务造假调查结果的靴子落地有关。今年月,证监会对獐子岛开出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因涉嫌财务造假、虚假记载、未及时披露信息等,獐子岛及名“董监高”拟被证监会作出行政处罚。

具体而言,獐子岛存在虚减营业成本、营业外支出、随意结转、虚增资产减值损失等问题,多个点位不存在抽测可能,其《年终盘点公告》、《核销公告》、《秋测公告》等多个公告涉嫌虚假记载。最终,证监会拟对獐子岛进行万元的顶格处罚,一众董监高处以万元-万元罚款不等。对于董事长吴厚刚开出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梁峻、勾荣、孙福君分别为年、年、年禁入。

三季报显示,獐子岛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亿元,同比降低.%;实现归母净利润-.万元,同比下降.%。此外,獐子岛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目前已达到.%。在扇贝抽检再次亮起红灯之后,獐子岛年全年业绩将出现怎样的变化?在自行跑路和高温饿死之外,扇贝正确的死亡打开方式还有多少种?

匈奴皇帝

在集体跑路、高温饿死之后,獐子岛扇贝又出新剧情。

月日晚间,獐子岛发布风险提示称,公司存量底播虾夷扇贝亩产出现大幅下滑,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减值风险。基于抽测现场采捕扇贝情况来看,底播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部分海域死亡比例占%以上。而对于死亡原因,獐子岛称“尚未获知”。

在历经两次类似剧情后,深交所可谓反应迅速。在獐子岛风险提示公告发布分钟后,深交所即发出关注函,要求獐子岛说明扇贝在月末至今短时间内出现较大面积死亡的原因,及公司是否存在隐瞒减值迹象。

对于这次扇贝“集体暴毙”事件,市场及投资者除了报以气愤、不解外,更多的是疲惫和见怪不怪。早在年,獐子岛以一场扇贝“跑路”震惊市场,就此解释了十余亿元的净亏损;此后,年獐子岛扇贝再出“饿死”事件,与雏鹰农牧的“猪饿死了”一同娱乐了资本市场。对于这次的扇贝死亡第三季,后续又将有何种精彩剧情上演?

时至年底扇贝集体暴毙

“年底了,又到了扇贝逃跑的季节”。在经历了集体跑路、高温饿死等悲惨但又颇为搞笑的剧情后,这个冬天,獐子岛的扇贝们又发生了“事故”。

月日晚间,正在淘宝“双十一”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之时,獐子岛发布了一则悲惨的消息:抽测底播虾夷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存货减值风险,这不禁让一众吃货潸然泪下,更令投资者再次陷入愤怒情绪。

据獐子岛表示,其在月日开始启动了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活动,并在-日进行两天抽测工作。涉及面积.万亩,其中年底播虾夷扇贝面积万亩;年度底播虾夷扇贝面积.万亩。截至年月日,共抽测完成个点位,占计划个点位总数的%。其中年底播虾夷扇贝个,年底播虾夷扇贝个。

基于抽测现场采捕上来的扇贝情况看,底播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其中部分海域死亡贝壳比例约占%以上。死亡时间距抽测采捕时间较近,死亡贝壳与存活扇贝的壳体大小没有明显差异,大部分死贝的壳体间韧带具有弹性,部分壳体中尚存未分解掉的软体部分。

一般而言,底播扇贝的成长周期为年,年度底播虾夷扇贝目前正是收获的季节,年底播扇贝则是“主力选手”。而就獐子岛公布的检测数据,已抽测区域年底播虾夷扇贝最高区域亩产.公斤,最低区域亩产.公斤;年底播虾夷扇贝最高区域亩产.公斤,最低区域亩产.公斤(注:亩=.平方米)。

汇总来看,已抽测区域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不足公斤;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约.公斤,亩产水平大幅低于前月平均亩产.公斤。獐子岛表示,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减值风险。

直接点说,就是獐子岛的虾夷扇贝们在抽查前出现大量死亡,且死亡时间较短。那么,“凶手”究竟是谁?

獐子岛表示,公司正组织海洋专家和科研机构,将尽快赶到海洋牧场现场进行勘察并将进行扇贝自然死亡原因分析,尚未能获知导致本次虾夷扇贝大规模自然死亡的具体原因。

再三强调“自然死亡”,獐子岛显然做好撇清干系的准备。而从抽测人员来看,獐子岛为此次扇贝死亡事件准备好了大量的“目击证人”。在抽测参与人员中,除了包括抽测船只的船长、船上作业人员和獐子岛贝类资源养护事业部、生产管理中心、财务中心、投资证券部等相关人员外,还包括海洋产业专家和媒体参与。

对于再次出现大量扇贝死亡,不管市场和投资者是否相信,獐子岛已经坦然接受。在公告中,獐子岛表示,北黄海生态环境复杂,自然生态环境在不断变化,在底播增殖过程中受所处海域的自然环境和生态环境影响较大。日本、加拿大、秘鲁及我国山东等国家和地区均出现过扇贝养殖大规模死亡事件,扇贝养殖产业在实现高投入、高产出、高收益的背后蕴藏着非常高的养殖风险。

更为可怕的是,由于此次抽测工作尚未完成,部分海域扇贝死亡情况可能还将持续,此次扇贝死亡给獐子岛带来的具体损失还没有确定数字。就账面价值来看,上述年、年底播扇贝合计账面价值达到亿元。

深交所火速问询

将正常的存货盘点演绎为大型悬疑凶案现场,獐子岛已不是第一回。对此,深交所的火速关注也显得“轻车熟路”。在獐子岛风险提示公告出炉二十分钟后,深交所的关注函也随即跟上。

在三季度业绩预告出现大幅预亏时,深交所曾对獐子岛发出关注函。月日,獐子岛在回复中自信表示,其年度底播虾夷扇贝投苗量.亿枚,投苗面积.万亩,年进入收获期。本年度计划收获采捕约万亩,剩余面积年收获,目前不存在减值风险。

在承诺收获仅半个月后即“打脸”,对此,深交所要求獐子岛说明,底播虾夷扇贝在月末至今短时间内出现较大面积死亡的原因、发现减值迹象的时间,并直指公司“是否存在隐瞒减值迹象的情况”。

另外,深交所还提出另外一点质疑:根据獐子岛《虾夷扇贝存量抽测管理规定》,公司于每年-月、-月分别进行春季、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但獐子岛此次年秋测于月才开始进行。对此,深交所要求獐子岛说明于月才进行抽测的原因,以及是否符合公司相关内部规定。

事实上,深交所的质疑也正是市场的疑问所在。时间仅隔半个月,獐子岛此时出现大面积扇贝死亡,是海底真的出现某种“不明恶性事件”,还是獐子岛又一次“算准”了扇贝们的死亡时间?

而对于此次獐子岛扇贝“第三季”剧情,市场已见怪不怪。“年底了,扇贝该跑了”、“这是第几次了?”等评论,看起来也是意兴阑珊。

全年业绩恐再变脸

公开信息显示,獐子岛创始于年,曾被冠为“海上大寨”、“黄海明珠”、“海底银行”、“海上蓝筹”等多个荣誉称号。历经多年的发展,獐子岛成为以海珍品种业、海水增养殖、海洋食品为主业,集冷链物流、海洋休闲、渔业装备等相关多元产业为一体的综合型海洋企业。

而令“黄海明珠”名噪一时的,当属年獐子岛上演的“扇贝跑路”事件。年月,獐子岛发布公告称,因北黄海遭到几十年一遇的异常冷水团,公司在年和部分年播撒的多万亩即将进入收获期的虾夷扇贝绝收。年,獐子岛净亏损达到.亿元。

而在年,类似情况再次上演。年月,獐子岛在公告中表示,由于降水减少导致扇贝的饵料生物数量下降,养殖规模的大幅扩张更加剧了饵料短缺,再加上海水温度的异常,造成高温期后的扇贝长时间处于饥饿状态,最后诱发死亡。此次扇贝“饿死”事件导致的存货核销和计提影响净利润.亿元,全部计入年损益。年,獐子岛净亏损为.亿元。

有句民间俗语,“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用来形容獐子岛可谓贴切。对于农牧养殖类上市公司,在存货农产品上做手脚可算是轻而易举,这又要求审计会计师具备“上天入地”盘点存货的本领。

在扇贝跑路后,獐子岛的年审会计师事务所也疑似“出走”。今年月,獐子岛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称,目前正在商议与拟聘任会计师事务所签约事宜。在合作近年后,大华会计师事务所或许与獐子岛就此分道扬镳。

另外,月日,獐子岛公布了一大波高管人员调整:公司常务副总裁梁峻、首席财务官勾荣均申请辞去职务,另有工作调整;副总裁、董秘孙福君则提出书面辞职,不再担任獐子岛职务。

这一系列的变动,或许都与獐子岛财务造假调查结果的靴子落地有关。今年月,证监会对獐子岛开出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因涉嫌财务造假、虚假记载、未及时披露信息等,獐子岛及名“董监高”拟被证监会作出行政处罚。

具体而言,獐子岛存在虚减营业成本、营业外支出、随意结转、虚增资产减值损失等问题,多个点位不存在抽测可能,其《年终盘点公告》、《核销公告》、《秋测公告》等多个公告涉嫌虚假记载。最终,证监会拟对獐子岛进行万元的顶格处罚,一众董监高处以万元-万元罚款不等。对于董事长吴厚刚开出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梁峻、勾荣、孙福君分别为年、年、年禁入。

三季报显示,獐子岛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亿元,同比降低.%;实现归母净利润-.万元,同比下降.%。此外,獐子岛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目前已达到.%。在扇贝抽检再次亮起红灯之后,獐子岛年全年业绩将出现怎样的变化?在自行跑路和高温饿死之外,扇贝正确的死亡打开方式还有多少种?

在集体跑路、高温饿死之后,獐子岛扇贝又出新剧情。

月日晚间,獐子岛发布风险提示称,公司存量底播虾夷扇贝亩产出现大幅下滑,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减值风险。基于抽测现场采捕扇贝情况来看,底播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部分海域死亡比例占%以上。而对于死亡原因,獐子岛称“尚未获知”。

在历经两次类似剧情后,深交所可谓反应迅速。在獐子岛风险提示公告发布分钟后,深交所即发出关注函,要求獐子岛说明扇贝在月末至今短时间内出现较大面积死亡的原因,及公司是否存在隐瞒减值迹象。

对于这次扇贝“集体暴毙”事件,市场及投资者除了报以气愤、不解外,更多的是疲惫和见怪不怪。早在年,獐子岛以一场扇贝“跑路”震惊市场,就此解释了十余亿元的净亏损;此后,年獐子岛扇贝再出“饿死”事件,与雏鹰农牧的“猪饿死了”一同娱乐了资本市场。对于这次的扇贝死亡第三季,后续又将有何种精彩剧情上演?

时至年底扇贝集体暴毙

“年底了,又到了扇贝逃跑的季节”。在经历了集体跑路、高温饿死等悲惨但又颇为搞笑的剧情后,这个冬天,獐子岛的扇贝们又发生了“事故”。

月日晚间,正在淘宝“双十一”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之时,獐子岛发布了一则悲惨的消息:抽测底播虾夷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存货减值风险,这不禁让一众吃货潸然泪下,更令投资者再次陷入愤怒情绪。

据獐子岛表示,其在月日开始启动了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活动,并在-日进行两天抽测工作。涉及面积.万亩,其中年底播虾夷扇贝面积万亩;年度底播虾夷扇贝面积.万亩。截至年月日,共抽测完成个点位,占计划个点位总数的%。其中年底播虾夷扇贝个,年底播虾夷扇贝个。

基于抽测现场采捕上来的扇贝情况看,底播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其中部分海域死亡贝壳比例约占%以上。死亡时间距抽测采捕时间较近,死亡贝壳与存活扇贝的壳体大小没有明显差异,大部分死贝的壳体间韧带具有弹性,部分壳体中尚存未分解掉的软体部分。

一般而言,底播扇贝的成长周期为年,年度底播虾夷扇贝目前正是收获的季节,年底播扇贝则是“主力选手”。而就獐子岛公布的检测数据,已抽测区域年底播虾夷扇贝最高区域亩产.公斤,最低区域亩产.公斤;年底播虾夷扇贝最高区域亩产.公斤,最低区域亩产.公斤(注:亩=.平方米)。

汇总来看,已抽测区域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不足公斤;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约.公斤,亩产水平大幅低于前月平均亩产.公斤。獐子岛表示,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减值风险。

直接点说,就是獐子岛的虾夷扇贝们在抽查前出现大量死亡,且死亡时间较短。那么,“凶手”究竟是谁?

獐子岛表示,公司正组织海洋专家和科研机构,将尽快赶到海洋牧场现场进行勘察并将进行扇贝自然死亡原因分析,尚未能获知导致本次虾夷扇贝大规模自然死亡的具体原因。

再三强调“自然死亡”,獐子岛显然做好撇清干系的准备。而从抽测人员来看,獐子岛为此次扇贝死亡事件准备好了大量的“目击证人”。在抽测参与人员中,除了包括抽测船只的船长、船上作业人员和獐子岛贝类资源养护事业部、生产管理中心、财务中心、投资证券部等相关人员外,还包括海洋产业专家和媒体参与。

对于再次出现大量扇贝死亡,不管市场和投资者是否相信,獐子岛已经坦然接受。在公告中,獐子岛表示,北黄海生态环境复杂,自然生态环境在不断变化,在底播增殖过程中受所处海域的自然环境和生态环境影响较大。日本、加拿大、秘鲁及我国山东等国家和地区均出现过扇贝养殖大规模死亡事件,扇贝养殖产业在实现高投入、高产出、高收益的背后蕴藏着非常高的养殖风险。

更为可怕的是,由于此次抽测工作尚未完成,部分海域扇贝死亡情况可能还将持续,此次扇贝死亡给獐子岛带来的具体损失还没有确定数字。就账面价值来看,上述年、年底播扇贝合计账面价值达到亿元。

深交所火速问询

将正常的存货盘点演绎为大型悬疑凶案现场,獐子岛已不是第一回。对此,深交所的火速关注也显得“轻车熟路”。在獐子岛风险提示公告出炉二十分钟后,深交所的关注函也随即跟上。

在三季度业绩预告出现大幅预亏时,深交所曾对獐子岛发出关注函。月日,獐子岛在回复中自信表示,其年度底播虾夷扇贝投苗量.亿枚,投苗面积.万亩,年进入收获期。本年度计划收获采捕约万亩,剩余面积年收获,目前不存在减值风险。

在承诺收获仅半个月后即“打脸”,对此,深交所要求獐子岛说明,底播虾夷扇贝在月末至今短时间内出现较大面积死亡的原因、发现减值迹象的时间,并直指公司“是否存在隐瞒减值迹象的情况”。

另外,深交所还提出另外一点质疑:根据獐子岛《虾夷扇贝存量抽测管理规定》,公司于每年-月、-月分别进行春季、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但獐子岛此次年秋测于月才开始进行。对此,深交所要求獐子岛说明于月才进行抽测的原因,以及是否符合公司相关内部规定。

事实上,深交所的质疑也正是市场的疑问所在。时间仅隔半个月,獐子岛此时出现大面积扇贝死亡,是海底真的出现某种“不明恶性事件”,还是獐子岛又一次“算准”了扇贝们的死亡时间?

而对于此次獐子岛扇贝“第三季”剧情,市场已见怪不怪。“年底了,扇贝该跑了”、“这是第几次了?”等评论,看起来也是意兴阑珊。

全年业绩恐再变脸

公开信息显示,獐子岛创始于年,曾被冠为“海上大寨”、“黄海明珠”、“海底银行”、“海上蓝筹”等多个荣誉称号。历经多年的发展,獐子岛成为以海珍品种业、海水增养殖、海洋食品为主业,集冷链物流、海洋休闲、渔业装备等相关多元产业为一体的综合型海洋企业。

而令“黄海明珠”名噪一时的,当属年獐子岛上演的“扇贝跑路”事件。年月,獐子岛发布公告称,因北黄海遭到几十年一遇的异常冷水团,公司在年和部分年播撒的多万亩即将进入收获期的虾夷扇贝绝收。年,獐子岛净亏损达到.亿元。

而在年,类似情况再次上演。年月,獐子岛在公告中表示,由于降水减少导致扇贝的饵料生物数量下降,养殖规模的大幅扩张更加剧了饵料短缺,再加上海水温度的异常,造成高温期后的扇贝长时间处于饥饿状态,最后诱发死亡。此次扇贝“饿死”事件导致的存货核销和计提影响净利润.亿元,全部计入年损益。年,獐子岛净亏损为.亿元。

有句民间俗语,“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用来形容獐子岛可谓贴切。对于农牧养殖类上市公司,在存货农产品上做手脚可算是轻而易举,这又要求审计会计师具备“上天入地”盘点存货的本领。

在扇贝跑路后,獐子岛的年审会计师事务所也疑似“出走”。今年月,獐子岛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称,目前正在商议与拟聘任会计师事务所签约事宜。在合作近年后,大华会计师事务所或许与獐子岛就此分道扬镳。

另外,月日,獐子岛公布了一大波高管人员调整:公司常务副总裁梁峻、首席财务官勾荣均申请辞去职务,另有工作调整;副总裁、董秘孙福君则提出书面辞职,不再担任獐子岛职务。

这一系列的变动,或许都与獐子岛财务造假调查结果的靴子落地有关。今年月,证监会对獐子岛开出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因涉嫌财务造假、虚假记载、未及时披露信息等,獐子岛及名“董监高”拟被证监会作出行政处罚。

具体而言,獐子岛存在虚减营业成本、营业外支出、随意结转、虚增资产减值损失等问题,多个点位不存在抽测可能,其《年终盘点公告》、《核销公告》、《秋测公告》等多个公告涉嫌虚假记载。最终,证监会拟对獐子岛进行万元的顶格处罚,一众董监高处以万元-万元罚款不等。对于董事长吴厚刚开出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梁峻、勾荣、孙福君分别为年、年、年禁入。

三季报显示,獐子岛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亿元,同比降低.%;实现归母净利润-.万元,同比下降.%。此外,獐子岛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目前已达到.%。在扇贝抽检再次亮起红灯之后,獐子岛年全年业绩将出现怎样的变化?在自行跑路和高温饿死之外,扇贝正确的死亡打开方式还有多少种?

在集体跑路、高温饿死之后,獐子岛扇贝又出新剧情。

月日晚间,獐子岛发布风险提示称,公司存量底播虾夷扇贝亩产出现大幅下滑,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减值风险。基于抽测现场采捕扇贝情况来看,底播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部分海域死亡比例占%以上。而对于死亡原因,獐子岛称“尚未获知”。

在历经两次类似剧情后,深交所可谓反应迅速。在獐子岛风险提示公告发布分钟后,深交所即发出关注函,要求獐子岛说明扇贝在月末至今短时间内出现较大面积死亡的原因,及公司是否存在隐瞒减值迹象。

对于这次扇贝“集体暴毙”事件,市场及投资者除了报以气愤、不解外,更多的是疲惫和见怪不怪。早在年,獐子岛以一场扇贝“跑路”震惊市场,就此解释了十余亿元的净亏损;此后,年獐子岛扇贝再出“饿死”事件,与雏鹰农牧的“猪饿死了”一同娱乐了资本市场。对于这次的扇贝死亡第三季,后续又将有何种精彩剧情上演?

时至年底扇贝集体暴毙

“年底了,又到了扇贝逃跑的季节”。在经历了集体跑路、高温饿死等悲惨但又颇为搞笑的剧情后,这个冬天,獐子岛的扇贝们又发生了“事故”。

月日晚间,正在淘宝“双十一”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之时,獐子岛发布了一则悲惨的消息:抽测底播虾夷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存货减值风险,这不禁让一众吃货潸然泪下,更令投资者再次陷入愤怒情绪。

据獐子岛表示,其在月日开始启动了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活动,并在-日进行两天抽测工作。涉及面积.万亩,其中年底播虾夷扇贝面积万亩;年度底播虾夷扇贝面积.万亩。截至年月日,共抽测完成个点位,占计划个点位总数的%。其中年底播虾夷扇贝个,年底播虾夷扇贝个。

基于抽测现场采捕上来的扇贝情况看,底播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其中部分海域死亡贝壳比例约占%以上。死亡时间距抽测采捕时间较近,死亡贝壳与存活扇贝的壳体大小没有明显差异,大部分死贝的壳体间韧带具有弹性,部分壳体中尚存未分解掉的软体部分。

一般而言,底播扇贝的成长周期为年,年度底播虾夷扇贝目前正是收获的季节,年底播扇贝则是“主力选手”。而就獐子岛公布的检测数据,已抽测区域年底播虾夷扇贝最高区域亩产.公斤,最低区域亩产.公斤;年底播虾夷扇贝最高区域亩产.公斤,最低区域亩产.公斤(注:亩=.平方米)。

汇总来看,已抽测区域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不足公斤;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约.公斤,亩产水平大幅低于前月平均亩产.公斤。獐子岛表示,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减值风险。

直接点说,就是獐子岛的虾夷扇贝们在抽查前出现大量死亡,且死亡时间较短。那么,“凶手”究竟是谁?

獐子岛表示,公司正组织海洋专家和科研机构,将尽快赶到海洋牧场现场进行勘察并将进行扇贝自然死亡原因分析,尚未能获知导致本次虾夷扇贝大规模自然死亡的具体原因。

再三强调“自然死亡”,獐子岛显然做好撇清干系的准备。而从抽测人员来看,獐子岛为此次扇贝死亡事件准备好了大量的“目击证人”。在抽测参与人员中,除了包括抽测船只的船长、船上作业人员和獐子岛贝类资源养护事业部、生产管理中心、财务中心、投资证券部等相关人员外,还包括海洋产业专家和媒体参与。

对于再次出现大量扇贝死亡,不管市场和投资者是否相信,獐子岛已经坦然接受。在公告中,獐子岛表示,北黄海生态环境复杂,自然生态环境在不断变化,在底播增殖过程中受所处海域的自然环境和生态环境影响较大。日本、加拿大、秘鲁及我国山东等国家和地区均出现过扇贝养殖大规模死亡事件,扇贝养殖产业在实现高投入、高产出、高收益的背后蕴藏着非常高的养殖风险。

更为可怕的是,由于此次抽测工作尚未完成,部分海域扇贝死亡情况可能还将持续,此次扇贝死亡给獐子岛带来的具体损失还没有确定数字。就账面价值来看,上述年、年底播扇贝合计账面价值达到亿元。

深交所火速问询

将正常的存货盘点演绎为大型悬疑凶案现场,獐子岛已不是第一回。对此,深交所的火速关注也显得“轻车熟路”。在獐子岛风险提示公告出炉二十分钟后,深交所的关注函也随即跟上。

在三季度业绩预告出现大幅预亏时,深交所曾对獐子岛发出关注函。月日,獐子岛在回复中自信表示,其年度底播虾夷扇贝投苗量.亿枚,投苗面积.万亩,年进入收获期。本年度计划收获采捕约万亩,剩余面积年收获,目前不存在减值风险。

在承诺收获仅半个月后即“打脸”,对此,深交所要求獐子岛说明,底播虾夷扇贝在月末至今短时间内出现较大面积死亡的原因、发现减值迹象的时间,并直指公司“是否存在隐瞒减值迹象的情况”。

另外,深交所还提出另外一点质疑:根据獐子岛《虾夷扇贝存量抽测管理规定》,公司于每年-月、-月分别进行春季、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但獐子岛此次年秋测于月才开始进行。对此,深交所要求獐子岛说明于月才进行抽测的原因,以及是否符合公司相关内部规定。

事实上,深交所的质疑也正是市场的疑问所在。时间仅隔半个月,獐子岛此时出现大面积扇贝死亡,是海底真的出现某种“不明恶性事件”,还是獐子岛又一次“算准”了扇贝们的死亡时间?

而对于此次獐子岛扇贝“第三季”剧情,市场已见怪不怪。“年底了,扇贝该跑了”、“这是第几次了?”等评论,看起来也是意兴阑珊。

全年业绩恐再变脸

公开信息显示,獐子岛创始于年,曾被冠为“海上大寨”、“黄海明珠”、“海底银行”、“海上蓝筹”等多个荣誉称号。历经多年的发展,獐子岛成为以海珍品种业、海水增养殖、海洋食品为主业,集冷链物流、海洋休闲、渔业装备等相关多元产业为一体的综合型海洋企业。

而令“黄海明珠”名噪一时的,当属年獐子岛上演的“扇贝跑路”事件。年月,獐子岛发布公告称,因北黄海遭到几十年一遇的异常冷水团,公司在年和部分年播撒的多万亩即将进入收获期的虾夷扇贝绝收。年,獐子岛净亏损达到.亿元。

而在年,类似情况再次上演。年月,獐子岛在公告中表示,由于降水减少导致扇贝的饵料生物数量下降,养殖规模的大幅扩张更加剧了饵料短缺,再加上海水温度的异常,造成高温期后的扇贝长时间处于饥饿状态,最后诱发死亡。此次扇贝“饿死”事件导致的存货核销和计提影响净利润.亿元,全部计入年损益。年,獐子岛净亏损为.亿元。

有句民间俗语,“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用来形容獐子岛可谓贴切。对于农牧养殖类上市公司,在存货农产品上做手脚可算是轻而易举,这又要求审计会计师具备“上天入地”盘点存货的本领。

在扇贝跑路后,獐子岛的年审会计师事务所也疑似“出走”。今年月,獐子岛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称,目前正在商议与拟聘任会计师事务所签约事宜。在合作近年后,大华会计师事务所或许与獐子岛就此分道扬镳。

另外,月日,獐子岛公布了一大波高管人员调整:公司常务副总裁梁峻、首席财务官勾荣均申请辞去职务,另有工作调整;副总裁、董秘孙福君则提出书面辞职,不再担任獐子岛职务。

这一系列的变动,或许都与獐子岛财务造假调查结果的靴子落地有关。今年月,证监会对獐子岛开出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因涉嫌财务造假、虚假记载、未及时披露信息等,獐子岛及名“董监高”拟被证监会作出行政处罚。

具体而言,獐子岛存在虚减营业成本、营业外支出、随意结转、虚增资产减值损失等问题,多个点位不存在抽测可能,其《年终盘点公告》、《核销公告》、《秋测公告》等多个公告涉嫌虚假记载。最终,证监会拟对獐子岛进行万元的顶格处罚,一众董监高处以万元-万元罚款不等。对于董事长吴厚刚开出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梁峻、勾荣、孙福君分别为年、年、年禁入。

三季报显示,獐子岛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亿元,同比降低.%;实现归母净利润-.万元,同比下降.%。此外,獐子岛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目前已达到.%。在扇贝抽检再次亮起红灯之后,獐子岛年全年业绩将出现怎样的变化?在自行跑路和高温饿死之外,扇贝正确的死亡打开方式还有多少种?

在集体跑路、高温饿死之后,獐子岛扇贝又出新剧情。

月日晚间,獐子岛发布风险提示称,公司存量底播虾夷扇贝亩产出现大幅下滑,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减值风险。基于抽测现场采捕扇贝情况来看,底播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部分海域死亡比例占%以上。而对于死亡原因,獐子岛称“尚未获知”。

在历经两次类似剧情后,深交所可谓反应迅速。在獐子岛风险提示公告发布分钟后,深交所即发出关注函,要求獐子岛说明扇贝在月末至今短时间内出现较大面积死亡的原因,及公司是否存在隐瞒减值迹象。

对于这次扇贝“集体暴毙”事件,市场及投资者除了报以气愤、不解外,更多的是疲惫和见怪不怪。早在年,獐子岛以一场扇贝“跑路”震惊市场,就此解释了十余亿元的净亏损;此后,年獐子岛扇贝再出“饿死”事件,与雏鹰农牧的“猪饿死了”一同娱乐了资本市场。对于这次的扇贝死亡第三季,后续又将有何种精彩剧情上演?

时至年底扇贝集体暴毙

“年底了,又到了扇贝逃跑的季节”。在经历了集体跑路、高温饿死等悲惨但又颇为搞笑的剧情后,这个冬天,獐子岛的扇贝们又发生了“事故”。

月日晚间,正在淘宝“双十一”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之时,獐子岛发布了一则悲惨的消息:抽测底播虾夷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存货减值风险,这不禁让一众吃货潸然泪下,更令投资者再次陷入愤怒情绪。

据獐子岛表示,其在月日开始启动了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活动,并在-日进行两天抽测工作。涉及面积.万亩,其中年底播虾夷扇贝面积万亩;年度底播虾夷扇贝面积.万亩。截至年月日,共抽测完成个点位,占计划个点位总数的%。其中年底播虾夷扇贝个,年底播虾夷扇贝个。

基于抽测现场采捕上来的扇贝情况看,底播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其中部分海域死亡贝壳比例约占%以上。死亡时间距抽测采捕时间较近,死亡贝壳与存活扇贝的壳体大小没有明显差异,大部分死贝的壳体间韧带具有弹性,部分壳体中尚存未分解掉的软体部分。

一般而言,底播扇贝的成长周期为年,年度底播虾夷扇贝目前正是收获的季节,年底播扇贝则是“主力选手”。而就獐子岛公布的检测数据,已抽测区域年底播虾夷扇贝最高区域亩产.公斤,最低区域亩产.公斤;年底播虾夷扇贝最高区域亩产.公斤,最低区域亩产.公斤(注:亩=.平方米)。

汇总来看,已抽测区域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不足公斤;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约.公斤,亩产水平大幅低于前月平均亩产.公斤。獐子岛表示,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减值风险。

直接点说,就是獐子岛的虾夷扇贝们在抽查前出现大量死亡,且死亡时间较短。那么,“凶手”究竟是谁?

獐子岛表示,公司正组织海洋专家和科研机构,将尽快赶到海洋牧场现场进行勘察并将进行扇贝自然死亡原因分析,尚未能获知导致本次虾夷扇贝大规模自然死亡的具体原因。

再三强调“自然死亡”,獐子岛显然做好撇清干系的准备。而从抽测人员来看,獐子岛为此次扇贝死亡事件准备好了大量的“目击证人”。在抽测参与人员中,除了包括抽测船只的船长、船上作业人员和獐子岛贝类资源养护事业部、生产管理中心、财务中心、投资证券部等相关人员外,还包括海洋产业专家和媒体参与。

对于再次出现大量扇贝死亡,不管市场和投资者是否相信,獐子岛已经坦然接受。在公告中,獐子岛表示,北黄海生态环境复杂,自然生态环境在不断变化,在底播增殖过程中受所处海域的自然环境和生态环境影响较大。日本、加拿大、秘鲁及我国山东等国家和地区均出现过扇贝养殖大规模死亡事件,扇贝养殖产业在实现高投入、高产出、高收益的背后蕴藏着非常高的养殖风险。

更为可怕的是,由于此次抽测工作尚未完成,部分海域扇贝死亡情况可能还将持续,此次扇贝死亡给獐子岛带来的具体损失还没有确定数字。就账面价值来看,上述年、年底播扇贝合计账面价值达到亿元。

深交所火速问询

将正常的存货盘点演绎为大型悬疑凶案现场,獐子岛已不是第一回。对此,深交所的火速关注也显得“轻车熟路”。在獐子岛风险提示公告出炉二十分钟后,深交所的关注函也随即跟上。

在三季度业绩预告出现大幅预亏时,深交所曾对獐子岛发出关注函。月日,獐子岛在回复中自信表示,其年度底播虾夷扇贝投苗量.亿枚,投苗面积.万亩,年进入收获期。本年度计划收获采捕约万亩,剩余面积年收获,目前不存在减值风险。

在承诺收获仅半个月后即“打脸”,对此,深交所要求獐子岛说明,底播虾夷扇贝在月末至今短时间内出现较大面积死亡的原因、发现减值迹象的时间,并直指公司“是否存在隐瞒减值迹象的情况”。

另外,深交所还提出另外一点质疑:根据獐子岛《虾夷扇贝存量抽测管理规定》,公司于每年-月、-月分别进行春季、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但獐子岛此次年秋测于月才开始进行。对此,深交所要求獐子岛说明于月才进行抽测的原因,以及是否符合公司相关内部规定。

事实上,深交所的质疑也正是市场的疑问所在。时间仅隔半个月,獐子岛此时出现大面积扇贝死亡,是海底真的出现某种“不明恶性事件”,还是獐子岛又一次“算准”了扇贝们的死亡时间?

而对于此次獐子岛扇贝“第三季”剧情,市场已见怪不怪。“年底了,扇贝该跑了”、“这是第几次了?”等评论,看起来也是意兴阑珊。

全年业绩恐再变脸

公开信息显示,獐子岛创始于年,曾被冠为“海上大寨”、“黄海明珠”、“海底银行”、“海上蓝筹”等多个荣誉称号。历经多年的发展,獐子岛成为以海珍品种业、海水增养殖、海洋食品为主业,集冷链物流、海洋休闲、渔业装备等相关多元产业为一体的综合型海洋企业。

而令“黄海明珠”名噪一时的,当属年獐子岛上演的“扇贝跑路”事件。年月,獐子岛发布公告称,因北黄海遭到几十年一遇的异常冷水团,公司在年和部分年播撒的多万亩即将进入收获期的虾夷扇贝绝收。年,獐子岛净亏损达到.亿元。

而在年,类似情况再次上演。年月,獐子岛在公告中表示,由于降水减少导致扇贝的饵料生物数量下降,养殖规模的大幅扩张更加剧了饵料短缺,再加上海水温度的异常,造成高温期后的扇贝长时间处于饥饿状态,最后诱发死亡。此次扇贝“饿死”事件导致的存货核销和计提影响净利润.亿元,全部计入年损益。年,獐子岛净亏损为.亿元。

有句民间俗语,“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用来形容獐子岛可谓贴切。对于农牧养殖类上市公司,在存货农产品上做手脚可算是轻而易举,这又要求审计会计师具备“上天入地”盘点存货的本领。

在扇贝跑路后,獐子岛的年审会计师事务所也疑似“出走”。今年月,獐子岛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称,目前正在商议与拟聘任会计师事务所签约事宜。在合作近年后,大华会计师事务所或许与獐子岛就此分道扬镳。

另外,月日,獐子岛公布了一大波高管人员调整:公司常务副总裁梁峻、首席财务官勾荣均申请辞去职务,另有工作调整;副总裁、董秘孙福君则提出书面辞职,不再担任獐子岛职务。

这一系列的变动,或许都与獐子岛财务造假调查结果的靴子落地有关。今年月,证监会对獐子岛开出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因涉嫌财务造假、虚假记载、未及时披露信息等,獐子岛及名“董监高”拟被证监会作出行政处罚。

具体而言,獐子岛存在虚减营业成本、营业外支出、随意结转、虚增资产减值损失等问题,多个点位不存在抽测可能,其《年终盘点公告》、《核销公告》、《秋测公告》等多个公告涉嫌虚假记载。最终,证监会拟对獐子岛进行万元的顶格处罚,一众董监高处以万元-万元罚款不等。对于董事长吴厚刚开出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梁峻、勾荣、孙福君分别为年、年、年禁入。

三季报显示,獐子岛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亿元,同比降低.%;实现归母净利润-.万元,同比下降.%。此外,獐子岛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目前已达到.%。在扇贝抽检再次亮起红灯之后,獐子岛年全年业绩将出现怎样的变化?在自行跑路和高温饿死之外,扇贝正确的死亡打开方式还有多少种?

在集体跑路、高温饿死之后,獐子岛扇贝又出新剧情。

月日晚间,獐子岛发布风险提示称,公司存量底播虾夷扇贝亩产出现大幅下滑,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减值风险。基于抽测现场采捕扇贝情况来看,底播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部分海域死亡比例占%以上。而对于死亡原因,獐子岛称“尚未获知”。

在历经两次类似剧情后,深交所可谓反应迅速。在獐子岛风险提示公告发布分钟后,深交所即发出关注函,要求獐子岛说明扇贝在月末至今短时间内出现较大面积死亡的原因,及公司是否存在隐瞒减值迹象。

对于这次扇贝“集体暴毙”事件,市场及投资者除了报以气愤、不解外,更多的是疲惫和见怪不怪。早在年,獐子岛以一场扇贝“跑路”震惊市场,就此解释了十余亿元的净亏损;此后,年獐子岛扇贝再出“饿死”事件,与雏鹰农牧的“猪饿死了”一同娱乐了资本市场。对于这次的扇贝死亡第三季,后续又将有何种精彩剧情上演?

时至年底扇贝集体暴毙

“年底了,又到了扇贝逃跑的季节”。在经历了集体跑路、高温饿死等悲惨但又颇为搞笑的剧情后,这个冬天,獐子岛的扇贝们又发生了“事故”。

月日晚间,正在淘宝“双十一”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之时,獐子岛发布了一则悲惨的消息:抽测底播虾夷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存货减值风险,这不禁让一众吃货潸然泪下,更令投资者再次陷入愤怒情绪。

据獐子岛表示,其在月日开始启动了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活动,并在-日进行两天抽测工作。涉及面积.万亩,其中年底播虾夷扇贝面积万亩;年度底播虾夷扇贝面积.万亩。截至年月日,共抽测完成个点位,占计划个点位总数的%。其中年底播虾夷扇贝个,年底播虾夷扇贝个。

基于抽测现场采捕上来的扇贝情况看,底播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其中部分海域死亡贝壳比例约占%以上。死亡时间距抽测采捕时间较近,死亡贝壳与存活扇贝的壳体大小没有明显差异,大部分死贝的壳体间韧带具有弹性,部分壳体中尚存未分解掉的软体部分。

一般而言,底播扇贝的成长周期为年,年度底播虾夷扇贝目前正是收获的季节,年底播扇贝则是“主力选手”。而就獐子岛公布的检测数据,已抽测区域年底播虾夷扇贝最高区域亩产.公斤,最低区域亩产.公斤;年底播虾夷扇贝最高区域亩产.公斤,最低区域亩产.公斤(注:亩=.平方米)。

汇总来看,已抽测区域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不足公斤;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约.公斤,亩产水平大幅低于前月平均亩产.公斤。獐子岛表示,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减值风险。

直接点说,就是獐子岛的虾夷扇贝们在抽查前出现大量死亡,且死亡时间较短。那么,“凶手”究竟是谁?

獐子岛表示,公司正组织海洋专家和科研机构,将尽快赶到海洋牧场现场进行勘察并将进行扇贝自然死亡原因分析,尚未能获知导致本次虾夷扇贝大规模自然死亡的具体原因。

再三强调“自然死亡”,獐子岛显然做好撇清干系的准备。而从抽测人员来看,獐子岛为此次扇贝死亡事件准备好了大量的“目击证人”。在抽测参与人员中,除了包括抽测船只的船长、船上作业人员和獐子岛贝类资源养护事业部、生产管理中心、财务中心、投资证券部等相关人员外,还包括海洋产业专家和媒体参与。

对于再次出现大量扇贝死亡,不管市场和投资者是否相信,獐子岛已经坦然接受。在公告中,獐子岛表示,北黄海生态环境复杂,自然生态环境在不断变化,在底播增殖过程中受所处海域的自然环境和生态环境影响较大。日本、加拿大、秘鲁及我国山东等国家和地区均出现过扇贝养殖大规模死亡事件,扇贝养殖产业在实现高投入、高产出、高收益的背后蕴藏着非常高的养殖风险。

更为可怕的是,由于此次抽测工作尚未完成,部分海域扇贝死亡情况可能还将持续,此次扇贝死亡给獐子岛带来的具体损失还没有确定数字。就账面价值来看,上述年、年底播扇贝合计账面价值达到亿元。

深交所火速问询

将正常的存货盘点演绎为大型悬疑凶案现场,獐子岛已不是第一回。对此,深交所的火速关注也显得“轻车熟路”。在獐子岛风险提示公告出炉二十分钟后,深交所的关注函也随即跟上。

在三季度业绩预告出现大幅预亏时,深交所曾对獐子岛发出关注函。月日,獐子岛在回复中自信表示,其年度底播虾夷扇贝投苗量.亿枚,投苗面积.万亩,年进入收获期。本年度计划收获采捕约万亩,剩余面积年收获,目前不存在减值风险。

在承诺收获仅半个月后即“打脸”,对此,深交所要求獐子岛说明,底播虾夷扇贝在月末至今短时间内出现较大面积死亡的原因、发现减值迹象的时间,并直指公司“是否存在隐瞒减值迹象的情况”。

另外,深交所还提出另外一点质疑:根据獐子岛《虾夷扇贝存量抽测管理规定》,公司于每年-月、-月分别进行春季、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但獐子岛此次年秋测于月才开始进行。对此,深交所要求獐子岛说明于月才进行抽测的原因,以及是否符合公司相关内部规定。

事实上,深交所的质疑也正是市场的疑问所在。时间仅隔半个月,獐子岛此时出现大面积扇贝死亡,是海底真的出现某种“不明恶性事件”,还是獐子岛又一次“算准”了扇贝们的死亡时间?

而对于此次獐子岛扇贝“第三季”剧情,市场已见怪不怪。“年底了,扇贝该跑了”、“这是第几次了?”等评论,看起来也是意兴阑珊。

全年业绩恐再变脸

公开信息显示,獐子岛创始于年,曾被冠为“海上大寨”、“黄海明珠”、“海底银行”、“海上蓝筹”等多个荣誉称号。历经多年的发展,獐子岛成为以海珍品种业、海水增养殖、海洋食品为主业,集冷链物流、海洋休闲、渔业装备等相关多元产业为一体的综合型海洋企业。

而令“黄海明珠”名噪一时的,当属年獐子岛上演的“扇贝跑路”事件。年月,獐子岛发布公告称,因北黄海遭到几十年一遇的异常冷水团,公司在年和部分年播撒的多万亩即将进入收获期的虾夷扇贝绝收。年,獐子岛净亏损达到.亿元。

而在年,类似情况再次上演。年月,獐子岛在公告中表示,由于降水减少导致扇贝的饵料生物数量下降,养殖规模的大幅扩张更加剧了饵料短缺,再加上海水温度的异常,造成高温期后的扇贝长时间处于饥饿状态,最后诱发死亡。此次扇贝“饿死”事件导致的存货核销和计提影响净利润.亿元,全部计入年损益。年,獐子岛净亏损为.亿元。

有句民间俗语,“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用来形容獐子岛可谓贴切。对于农牧养殖类上市公司,在存货农产品上做手脚可算是轻而易举,这又要求审计会计师具备“上天入地”盘点存货的本领。

在扇贝跑路后,獐子岛的年审会计师事务所也疑似“出走”。今年月,獐子岛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称,目前正在商议与拟聘任会计师事务所签约事宜。在合作近年后,大华会计师事务所或许与獐子岛就此分道扬镳。

另外,月日,獐子岛公布了一大波高管人员调整:公司常务副总裁梁峻、首席财务官勾荣均申请辞去职务,另有工作调整;副总裁、董秘孙福君则提出书面辞职,不再担任獐子岛职务。

这一系列的变动,或许都与獐子岛财务造假调查结果的靴子落地有关。今年月,证监会对獐子岛开出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因涉嫌财务造假、虚假记载、未及时披露信息等,獐子岛及名“董监高”拟被证监会作出行政处罚。

具体而言,獐子岛存在虚减营业成本、营业外支出、随意结转、虚增资产减值损失等问题,多个点位不存在抽测可能,其《年终盘点公告》、《核销公告》、《秋测公告》等多个公告涉嫌虚假记载。最终,证监会拟对獐子岛进行万元的顶格处罚,一众董监高处以万元-万元罚款不等。对于董事长吴厚刚开出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梁峻、勾荣、孙福君分别为年、年、年禁入。

三季报显示,獐子岛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亿元,同比降低.%;实现归母净利润-.万元,同比下降.%。此外,獐子岛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目前已达到.%。在扇贝抽检再次亮起红灯之后,獐子岛年全年业绩将出现怎样的变化?在自行跑路和高温饿死之外,扇贝正确的死亡打开方式还有多少种?

在集体跑路、高温饿死之后,獐子岛扇贝又出新剧情。

月日晚间,獐子岛发布风险提示称,公司存量底播虾夷扇贝亩产出现大幅下滑,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减值风险。基于抽测现场采捕扇贝情况来看,底播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部分海域死亡比例占%以上。而对于死亡原因,獐子岛称“尚未获知”。

在历经两次类似剧情后,深交所可谓反应迅速。在獐子岛风险提示公告发布分钟后,深交所即发出关注函,要求獐子岛说明扇贝在月末至今短时间内出现较大面积死亡的原因,及公司是否存在隐瞒减值迹象。

对于这次扇贝“集体暴毙”事件,市场及投资者除了报以气愤、不解外,更多的是疲惫和见怪不怪。早在年,獐子岛以一场扇贝“跑路”震惊市场,就此解释了十余亿元的净亏损;此后,年獐子岛扇贝再出“饿死”事件,与雏鹰农牧的“猪饿死了”一同娱乐了资本市场。对于这次的扇贝死亡第三季,后续又将有何种精彩剧情上演?

时至年底扇贝集体暴毙

“年底了,又到了扇贝逃跑的季节”。在经历了集体跑路、高温饿死等悲惨但又颇为搞笑的剧情后,这个冬天,獐子岛的扇贝们又发生了“事故”。

月日晚间,正在淘宝“双十一”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之时,獐子岛发布了一则悲惨的消息:抽测底播虾夷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存货减值风险,这不禁让一众吃货潸然泪下,更令投资者再次陷入愤怒情绪。

据獐子岛表示,其在月日开始启动了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活动,并在-日进行两天抽测工作。涉及面积.万亩,其中年底播虾夷扇贝面积万亩;年度底播虾夷扇贝面积.万亩。截至年月日,共抽测完成个点位,占计划个点位总数的%。其中年底播虾夷扇贝个,年底播虾夷扇贝个。

基于抽测现场采捕上来的扇贝情况看,底播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其中部分海域死亡贝壳比例约占%以上。死亡时间距抽测采捕时间较近,死亡贝壳与存活扇贝的壳体大小没有明显差异,大部分死贝的壳体间韧带具有弹性,部分壳体中尚存未分解掉的软体部分。

一般而言,底播扇贝的成长周期为年,年度底播虾夷扇贝目前正是收获的季节,年底播扇贝则是“主力选手”。而就獐子岛公布的检测数据,已抽测区域年底播虾夷扇贝最高区域亩产.公斤,最低区域亩产.公斤;年底播虾夷扇贝最高区域亩产.公斤,最低区域亩产.公斤(注:亩=.平方米)。

汇总来看,已抽测区域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不足公斤;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约.公斤,亩产水平大幅低于前月平均亩产.公斤。獐子岛表示,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减值风险。

直接点说,就是獐子岛的虾夷扇贝们在抽查前出现大量死亡,且死亡时间较短。那么,“凶手”究竟是谁?

獐子岛表示,公司正组织海洋专家和科研机构,将尽快赶到海洋牧场现场进行勘察并将进行扇贝自然死亡原因分析,尚未能获知导致本次虾夷扇贝大规模自然死亡的具体原因。

再三强调“自然死亡”,獐子岛显然做好撇清干系的准备。而从抽测人员来看,獐子岛为此次扇贝死亡事件准备好了大量的“目击证人”。在抽测参与人员中,除了包括抽测船只的船长、船上作业人员和獐子岛贝类资源养护事业部、生产管理中心、财务中心、投资证券部等相关人员外,还包括海洋产业专家和媒体参与。

对于再次出现大量扇贝死亡,不管市场和投资者是否相信,獐子岛已经坦然接受。在公告中,獐子岛表示,北黄海生态环境复杂,自然生态环境在不断变化,在底播增殖过程中受所处海域的自然环境和生态环境影响较大。日本、加拿大、秘鲁及我国山东等国家和地区均出现过扇贝养殖大规模死亡事件,扇贝养殖产业在实现高投入、高产出、高收益的背后蕴藏着非常高的养殖风险。

更为可怕的是,由于此次抽测工作尚未完成,部分海域扇贝死亡情况可能还将持续,此次扇贝死亡给獐子岛带来的具体损失还没有确定数字。就账面价值来看,上述年、年底播扇贝合计账面价值达到亿元。

深交所火速问询

将正常的存货盘点演绎为大型悬疑凶案现场,獐子岛已不是第一回。对此,深交所的火速关注也显得“轻车熟路”。在獐子岛风险提示公告出炉二十分钟后,深交所的关注函也随即跟上。

在三季度业绩预告出现大幅预亏时,深交所曾对獐子岛发出关注函。月日,獐子岛在回复中自信表示,其年度底播虾夷扇贝投苗量.亿枚,投苗面积.万亩,年进入收获期。本年度计划收获采捕约万亩,剩余面积年收获,目前不存在减值风险。

在承诺收获仅半个月后即“打脸”,对此,深交所要求獐子岛说明,底播虾夷扇贝在月末至今短时间内出现较大面积死亡的原因、发现减值迹象的时间,并直指公司“是否存在隐瞒减值迹象的情况”。

另外,深交所还提出另外一点质疑:根据獐子岛《虾夷扇贝存量抽测管理规定》,公司于每年-月、-月分别进行春季、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但獐子岛此次年秋测于月才开始进行。对此,深交所要求獐子岛说明于月才进行抽测的原因,以及是否符合公司相关内部规定。

事实上,深交所的质疑也正是市场的疑问所在。时间仅隔半个月,獐子岛此时出现大面积扇贝死亡,是海底真的出现某种“不明恶性事件”,还是獐子岛又一次“算准”了扇贝们的死亡时间?

而对于此次獐子岛扇贝“第三季”剧情,市场已见怪不怪。“年底了,扇贝该跑了”、“这是第几次了?”等评论,看起来也是意兴阑珊。

全年业绩恐再变脸

公开信息显示,獐子岛创始于年,曾被冠为“海上大寨”、“黄海明珠”、“海底银行”、“海上蓝筹”等多个荣誉称号。历经多年的发展,獐子岛成为以海珍品种业、海水增养殖、海洋食品为主业,集冷链物流、海洋休闲、渔业装备等相关多元产业为一体的综合型海洋企业。

而令“黄海明珠”名噪一时的,当属年獐子岛上演的“扇贝跑路”事件。年月,獐子岛发布公告称,因北黄海遭到几十年一遇的异常冷水团,公司在年和部分年播撒的多万亩即将进入收获期的虾夷扇贝绝收。年,獐子岛净亏损达到.亿元。

而在年,类似情况再次上演。年月,獐子岛在公告中表示,由于降水减少导致扇贝的饵料生物数量下降,养殖规模的大幅扩张更加剧了饵料短缺,再加上海水温度的异常,造成高温期后的扇贝长时间处于饥饿状态,最后诱发死亡。此次扇贝“饿死”事件导致的存货核销和计提影响净利润.亿元,全部计入年损益。年,獐子岛净亏损为.亿元。

有句民间俗语,“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用来形容獐子岛可谓贴切。对于农牧养殖类上市公司,在存货农产品上做手脚可算是轻而易举,这又要求审计会计师具备“上天入地”盘点存货的本领。

在扇贝跑路后,獐子岛的年审会计师事务所也疑似“出走”。今年月,獐子岛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称,目前正在商议与拟聘任会计师事务所签约事宜。在合作近年后,大华会计师事务所或许与獐子岛就此分道扬镳。

另外,月日,獐子岛公布了一大波高管人员调整:公司常务副总裁梁峻、首席财务官勾荣均申请辞去职务,另有工作调整;副总裁、董秘孙福君则提出书面辞职,不再担任獐子岛职务。

这一系列的变动,或许都与獐子岛财务造假调查结果的靴子落地有关。今年月,证监会对獐子岛开出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因涉嫌财务造假、虚假记载、未及时披露信息等,獐子岛及名“董监高”拟被证监会作出行政处罚。

具体而言,獐子岛存在虚减营业成本、营业外支出、随意结转、虚增资产减值损失等问题,多个点位不存在抽测可能,其《年终盘点公告》、《核销公告》、《秋测公告》等多个公告涉嫌虚假记载。最终,证监会拟对獐子岛进行万元的顶格处罚,一众董监高处以万元-万元罚款不等。对于董事长吴厚刚开出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梁峻、勾荣、孙福君分别为年、年、年禁入。

三季报显示,獐子岛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亿元,同比降低.%;实现归母净利润-.万元,同比下降.%。此外,獐子岛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目前已达到.%。在扇贝抽检再次亮起红灯之后,獐子岛年全年业绩将出现怎样的变化?在自行跑路和高温饿死之外,扇贝正确的死亡打开方式还有多少种?

匈奴皇帝




(零距离泛目录)

附件:

专题推荐


© 匈奴皇帝天津会计网-新会计准则-中级财务会计报表学习网站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

百站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