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近日,成立超过年的老牌英语培训机构韦博英语多个校区被曝“跑路”,与此同时,与韦博英语关系密切的开心豆教育无锡、常州区域宣布停业。韦博英语关店一事仍在发酵,消费者学费“打了水漂”,不少学员还深陷教育分期的泥淖,四处维权。

月日,北京市朝阳区杨女士通过质量万里行投诉称,她通过在线教育购买的课程也遭遇了教育分期的困扰:去年月,她通过vipJr青少儿在线教育平台电话销售购买了价值元三年的英语课程,“外教参差不齐,授课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学了个月,岁孩子不愿意继续学,要求终止课程却遭到拒绝,课程可以不上,每个月的贷款却必须要还”。

年月,杨女士接到vipJr课程顾问的销售电话接触到了这个平台,一开始并不是很了解,考虑期间,课程顾问提出先试课,当时也是为了孩子能够学好英语,秉着尝试的心理上了两节体验课。

杨女士回忆,“课程顾问多次诱导,说报课给最大优惠,时间有限非常仓促,过了这两天就不再有此优惠,催促之下,也没有考虑太多,就定了年的课程,以分期付款支付学费。”杨女士说,签合同时学费分期是课程顾问主动提出的,签合同时所有的网站链接也是对方提供并引导完成的,课程顾问当时只是一直让操作“下一步”,最后签字确认,根本没有把合同内容进行具体说明。杨女士说,当时签合同的时候课程顾问主要只提醒了两点:按时上课、提前约课,如果不满意个月内退课不收取任何费用,其他的合同条款无任何解读与提醒。

今年月,杨女士岁的儿子上了个月的课程,杨女士觉得,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外教参差不齐,学习期间,没有任何跟踪服务,拨打客服电话提建议没有任何反馈,后来孩子上课也不太重视,不想再学。”

vipJr官方客服告知杨女士,“根据合同条款不能退课,不能解除合同。”杨女士没有继续预约课程,不过她每个月分期贷款还需要如期支付,她觉得十分闹心。“现在对方坚决不允许我们退课,不肯终止合同。说不管怎样都要学完,即使不上课,学费还是照样每月扣除。如果不还款,逾期会影响个人征信。”

期间杨女士也和vipJr客服沟通,“都是以官方语言搪塞,说根据合同条款不能退课,不能解除合同。事情就一直拖到现在。”

除了杨女士外,还有不少网友在微博、贴吧、论坛上发帖吐槽自己被教育培训机构的“教育分期”贷款“坑”了的事。

在教育培训中,主动向学生推销“教育分期”贷款的情况并非个案,多家教育机构都有向学生推荐“教育分期”贷款的行为。对消费者而言,使用教育分期可以减轻经济压力,对教育机构来说,教育分期能获得更高转化率,对于金融机构这笔买卖似乎稳赚不赔,原本“多方共赢”的教育分期贷,却成为了消费维权的难题。一旦在学费上“背上”此类贷款,想“退课”就很难了。

质量万里行、黑猫投诉、聚投诉统计数据显示,涉及教育培训行业的投诉问题类型主要包括:退费难、夸大宣传、被分期贷误导、售后服务差等问题。不少投诉中反映,在缴纳学费前,课程顾问承诺“不满意可以退款”,而当真正体验课程不佳时,申请退款往往会被推三阻四,教育培训机构会找各种理由来搪塞或者推迟退款时间,并且在退款时会收取高额的手续费,这是传统预付制消费维权中存在的顽疾。

而教育培训分期贷,是教育培训行业、互联网金融两个交叉行业,近年来,成为消费者投诉的“重灾区”。

从消费者投诉数据发现,尚德机构、美联英语、新东方在线、沪江网校、华尔街英语等教育机构时发现教育分期贷已成业内普遍现象,具体合作对象包括咖啡易融、度小满金融、京东教育白条、广发银行、招联金融、咖啡易融、海米微贷等金融平台。

投诉案例中,很多消费者反映自己被课程顾问“忽悠”办贷,vipJr的消费者杨女士说电话销售环节,课程顾问仅介绍分期付款比一次性付款便宜,并没有告诉她分期付款是贷款,直到要求退课退款受阻后,她才知道自己的学费原来是贷款。在质量万里行消费投诉平台上,有来自上海、江苏的消费者,通过vipJr报名后发现课程不理想要求退费的案例,均能得到及时回复,并与消费者达成一致。截止日,杨女士要求退课的诉求还还并未得到及时反馈。

教育培训贷乱象引发了大量消费者投诉。在聚投诉上,有关韦博英语拒绝退款、诱导第三方贷款的投诉有起,“黑猫投诉”关于韦博英语的有起;华尔街英语的投诉更多;聚投诉上有起,“黑猫投诉”上有起。上半年,质量万里行投诉前列的教育培训机构是:尚德机构、嗨学网、博学教育、英语流利说、达内、恒企教育、潭州教育、阿卡索外教网、英孚教育、高顿网校、华尔街英语、中公教育(., ., .%)、沪江教育、新东方、VIPKID、talk、优胜教育、超职教育。

值得一提的是,投诉量最大的当属尚德机构,在黑猫投诉上,该培训机构的投诉量为起;在聚投诉上,尚德机构的投诉更是高达起,尚德机构投诉量为例。

教育培训贷款究竟何时不用还

杨女士消费者所消费的vipJr青少年在线教育,隶属于平安(., -., -.%)旗下在线教育公司麦奇教育科技(iTutorGroup),这个号称全球知名的真人在线教育机构,其中包括TutorABC和vipJr两大子品牌,不仅涵盖成人英语教育、少儿英语教育,还有数学、语文、编程等各个学科,以满足全年龄段的学习需求。

公开资料显示,作为历经年发展,麦奇教育科技(iTutorGroup)凭借独家研发的DCGS动态课程系统,为学习者打造了一站式的个性化学习平台。从创立到发展壮大,麦奇始终秉承创新的发展理念,旗下TutorABC与vipJr每年提供上千万堂在线课程,学员遍布全球各国各地。

在以往教育培训类消费者投诉案例中,涉及vipJr、TutorAB青少年在线教育平台多与富盛分云、海尔金融等消费金融公司。近年来,因在线教育市场退费难、机构跑路等事件频发,让在线教育App的收费问题备受关注,也对消费金融公司甄别教育机构风险提出了新的挑战。

针对杨女士一次性缴费三年课程的现象,今年出台的行业规范性文件中提及的收费制度问题,或许能成为杨女士维权的重要依据之一。月日,教育部联合六部门于出台首个全国性在线教育规范文件《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在收费制度上作出明确规定。文件要求,平台在显著位置公示收费项目及标准、退费办法,每科一次性收费不能超过课时或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个月的费用,平台要为消费者提供格式合同。文件提到,年月底前将完成对全国校外线上培训及机构的备案排查。

各地方监管部门也结合该意见做了相应排查:拿北京来说,自年月以来,北京重拳出击,共排查家校外培训机构,并建立了黑白名单制度。月日,天津六部门发布《年天津市校外线上培训机构排查方案》,将重点排查校外线上培训机构的备案审查、平台环境、培训内容、学习时长、教师资格、信息安全、经营行为等,将于年月底前完成全市校外线上培训机构的排查工作,逐步建立起全市统一、部门协同、整体覆盖的监管体系,基本形成政府科学监管、培训有序开展、学生自主选择的格局。

麦奇教育科技副总裁、大陆事业部总经理赖荣明参加公开活动表示,社会也已迈入消费升级新阶段,单一、千人一面的产品已经难以满足消费者个性化的需求。他提到了麦奇教育在教学、客服以及商业模式上的诸多探索与实践,而杨女士真正关心的是,“这笔因为教育消费引发的贷款,究竟什么时候可以不用还。”

文章来源:SEO    发布时间:2020-01-19 16:50:48  【字号:      】

近日,成立超过年的老牌英语培训机构韦博英语多个校区被曝“跑路”,与此同时,与韦博英语关系密切的开心豆教育无锡、常州区域宣布停业。韦博英语关店一事仍在发酵,消费者学费“打了水漂”,不少学员还深陷教育分期的泥淖,四处维权。

月日,北京市朝阳区杨女士通过质量万里行投诉称,她通过在线教育购买的课程也遭遇了教育分期的困扰:去年月,她通过vipJr青少儿在线教育平台电话销售购买了价值元三年的英语课程,“外教参差不齐,授课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学了个月,岁孩子不愿意继续学,要求终止课程却遭到拒绝,课程可以不上,每个月的贷款却必须要还”。

年月,杨女士接到vipJr课程顾问的销售电话接触到了这个平台,一开始并不是很了解,考虑期间,课程顾问提出先试课,当时也是为了孩子能够学好英语,秉着尝试的心理上了两节体验课。

杨女士回忆,“课程顾问多次诱导,说报课给最大优惠,时间有限非常仓促,过了这两天就不再有此优惠,催促之下,也没有考虑太多,就定了年的课程,以分期付款支付学费。”杨女士说,签合同时学费分期是课程顾问主动提出的,签合同时所有的网站链接也是对方提供并引导完成的,课程顾问当时只是一直让操作“下一步”,最后签字确认,根本没有把合同内容进行具体说明。杨女士说,当时签合同的时候课程顾问主要只提醒了两点:按时上课、提前约课,如果不满意个月内退课不收取任何费用,其他的合同条款无任何解读与提醒。

今年月,杨女士岁的儿子上了个月的课程,杨女士觉得,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外教参差不齐,学习期间,没有任何跟踪服务,拨打客服电话提建议没有任何反馈,后来孩子上课也不太重视,不想再学。”

vipJr官方客服告知杨女士,“根据合同条款不能退课,不能解除合同。”杨女士没有继续预约课程,不过她每个月分期贷款还需要如期支付,她觉得十分闹心。“现在对方坚决不允许我们退课,不肯终止合同。说不管怎样都要学完,即使不上课,学费还是照样每月扣除。如果不还款,逾期会影响个人征信。”

期间杨女士也和vipJr客服沟通,“都是以官方语言搪塞,说根据合同条款不能退课,不能解除合同。事情就一直拖到现在。”

除了杨女士外,还有不少网友在微博、贴吧、论坛上发帖吐槽自己被教育培训机构的“教育分期”贷款“坑”了的事。

在教育培训中,主动向学生推销“教育分期”贷款的情况并非个案,多家教育机构都有向学生推荐“教育分期”贷款的行为。对消费者而言,使用教育分期可以减轻经济压力,对教育机构来说,教育分期能获得更高转化率,对于金融机构这笔买卖似乎稳赚不赔,原本“多方共赢”的教育分期贷,却成为了消费维权的难题。一旦在学费上“背上”此类贷款,想“退课”就很难了。

质量万里行、黑猫投诉、聚投诉统计数据显示,涉及教育培训行业的投诉问题类型主要包括:退费难、夸大宣传、被分期贷误导、售后服务差等问题。不少投诉中反映,在缴纳学费前,课程顾问承诺“不满意可以退款”,而当真正体验课程不佳时,申请退款往往会被推三阻四,教育培训机构会找各种理由来搪塞或者推迟退款时间,并且在退款时会收取高额的手续费,这是传统预付制消费维权中存在的顽疾。

而教育培训分期贷,是教育培训行业、互联网金融两个交叉行业,近年来,成为消费者投诉的“重灾区”。

从消费者投诉数据发现,尚德机构、美联英语、新东方在线、沪江网校、华尔街英语等教育机构时发现教育分期贷已成业内普遍现象,具体合作对象包括咖啡易融、度小满金融、京东教育白条、广发银行、招联金融、咖啡易融、海米微贷等金融平台。

投诉案例中,很多消费者反映自己被课程顾问“忽悠”办贷,vipJr的消费者杨女士说电话销售环节,课程顾问仅介绍分期付款比一次性付款便宜,并没有告诉她分期付款是贷款,直到要求退课退款受阻后,她才知道自己的学费原来是贷款。在质量万里行消费投诉平台上,有来自上海、江苏的消费者,通过vipJr报名后发现课程不理想要求退费的案例,均能得到及时回复,并与消费者达成一致。截止日,杨女士要求退课的诉求还还并未得到及时反馈。

教育培训贷乱象引发了大量消费者投诉。在聚投诉上,有关韦博英语拒绝退款、诱导第三方贷款的投诉有起,“黑猫投诉”关于韦博英语的有起;华尔街英语的投诉更多;聚投诉上有起,“黑猫投诉”上有起。上半年,质量万里行投诉前列的教育培训机构是:尚德机构、嗨学网、博学教育、英语流利说、达内、恒企教育、潭州教育、阿卡索外教网、英孚教育、高顿网校、华尔街英语、中公教育(., ., .%)、沪江教育、新东方、VIPKID、talk、优胜教育、超职教育。

值得一提的是,投诉量最大的当属尚德机构,在黑猫投诉上,该培训机构的投诉量为起;在聚投诉上,尚德机构的投诉更是高达起,尚德机构投诉量为例。

教育培训贷款究竟何时不用还

杨女士消费者所消费的vipJr青少年在线教育,隶属于平安(., -., -.%)旗下在线教育公司麦奇教育科技(iTutorGroup),这个号称全球知名的真人在线教育机构,其中包括TutorABC和vipJr两大子品牌,不仅涵盖成人英语教育、少儿英语教育,还有数学、语文、编程等各个学科,以满足全年龄段的学习需求。

公开资料显示,作为历经年发展,麦奇教育科技(iTutorGroup)凭借独家研发的DCGS动态课程系统,为学习者打造了一站式的个性化学习平台。从创立到发展壮大,麦奇始终秉承创新的发展理念,旗下TutorABC与vipJr每年提供上千万堂在线课程,学员遍布全球各国各地。

在以往教育培训类消费者投诉案例中,涉及vipJr、TutorAB青少年在线教育平台多与富盛分云、海尔金融等消费金融公司。近年来,因在线教育市场退费难、机构跑路等事件频发,让在线教育App的收费问题备受关注,也对消费金融公司甄别教育机构风险提出了新的挑战。

针对杨女士一次性缴费三年课程的现象,今年出台的行业规范性文件中提及的收费制度问题,或许能成为杨女士维权的重要依据之一。月日,教育部联合六部门于出台首个全国性在线教育规范文件《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在收费制度上作出明确规定。文件要求,平台在显著位置公示收费项目及标准、退费办法,每科一次性收费不能超过课时或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个月的费用,平台要为消费者提供格式合同。文件提到,年月底前将完成对全国校外线上培训及机构的备案排查。

各地方监管部门也结合该意见做了相应排查:拿北京来说,自年月以来,北京重拳出击,共排查家校外培训机构,并建立了黑白名单制度。月日,天津六部门发布《年天津市校外线上培训机构排查方案》,将重点排查校外线上培训机构的备案审查、平台环境、培训内容、学习时长、教师资格、信息安全、经营行为等,将于年月底前完成全市校外线上培训机构的排查工作,逐步建立起全市统一、部门协同、整体覆盖的监管体系,基本形成政府科学监管、培训有序开展、学生自主选择的格局。

麦奇教育科技副总裁、大陆事业部总经理赖荣明参加公开活动表示,社会也已迈入消费升级新阶段,单一、千人一面的产品已经难以满足消费者个性化的需求。他提到了麦奇教育在教学、客服以及商业模式上的诸多探索与实践,而杨女士真正关心的是,“这笔因为教育消费引发的贷款,究竟什么时候可以不用还。”

会计初级-天津会计网-中级财务会计报表学习网站山西新闻网具有新闻采写社会化媒体资讯和产品为一体的互联网媒体平台记录社会、传播信息每天24小时面向广大网民和网络媒体,快速、准确地提供文字、图片、视频等多样化的资讯服务力求及时、客观、权威、独立地报道新闻,致力于应用前沿。

反转?

刘先生站出来发声,称“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后来他又到知乎留言,开始引起网友的注意,并最终引发剧情反转。刘先生说,自己本来一开始并没有打算发声,也没有要去追究商品信息被抄袭的事情,但“果小云”冒充农民身份博取同情的方式,让他反感。

店群?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果小云旗舰店有店群经营模式的特征,就是只做店铺,不做后端,一个人就管理两个甚至更多店铺,商品大部分通过软件从其他商家复制,产生订单后,用小号在原商家下单,直接发货给消费者,吃其中差价。

致歉?

月日晚和日,刘先生先后接到代表“果小云”的张锋的电话,在表示歉意的同时,对方提出给予元的赔偿。刘先生没有要张锋的赔偿,之后也没有再联系。张锋在给刘先生的电话中表示,“多个敌人,不如多个朋友”。对此,刘先生还有些隐隐担心。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杨灵 报道

四川蓬溪的刘先生导致“果小云事件”出现了剧情反转。

双前夕因为把克,写成了斤,果小云旗舰店一夜“被薅”万元。“果小云”一下子得到了很多网友的声援和支持,订单大增,粉丝暴涨。

但如网友所言,“瓜吃着吃着就馊了”。很快,刘先生站出来揭露,“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剧情急转直下,“果小云”先后发布道歉信息,并下架全部商品。

为何揭穿“果小云”,刘先生说“看不惯果小云冒充农民身份博取同情”。他说“果小云”连商品信息都是复制自己的,如何就成了农民?

由于涉嫌抄袭注册信息被曝光,目前果小云旗舰店所有产品均已下架,只剩下三个声明。在最新的声明中,“果小云”表示:不想再熬下去了,让你们失望了,再见!

抄袭

“被薅的本来应该是我”

果小云抄袭店铺信息和电话

后的刘先生不愿具名,他说关于“薅羊毛”事件,刘先生说怪不得消费者,确实是自己把信息弄错了,责任首先在自己。他以前一直在淘宝开店,与遂宁市蓬溪县、大英县等多个村子合作,卖水果、蔬菜等,一直到今年月才开始尝试运营天猫店。

店铺最初只上了个产品,没有推广。月下旬,刘先生调整了商品信息,打算主推脐橙。也是这次信息修改,把克写成了斤。

一直到月日晚上点过,刘先生突然发现了问题,但为时已晚,该批次的脐橙在半个小时内已经被拍下多单,他赶紧做了商品下架处理。刘先生说,也许正是自己下架后,客户搜索同类商品,最终阵地转移到了果小云旗舰店。

刘先生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接下来两天,他接到多个客户电话,提及到“果小云”,他才去网上搜索,发现“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在商品详情页面,自己留的电话,也一并被抄袭过去。

“果小云”发布公告称一夜“被薅”万,刘先生对此并不惊讶,他说一单就是两吨多脐橙,自己的多单至少也是两三百吨,“一算账吓死人”。

刘先生说,本来“被薅”的是我,但“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因此“惹祸上身”。

发声

揭穿“果小云”:

本不想追究,但反感冒充农民博同情

事件发生后,果小云旗舰店发布公告称:“一晚上店铺被拍下了几万订单,发不了货”。并表示店铺实际负责人是小布,并强调了小布和叔叔的农民身份,“叔俩凑钱开的店,这家店是命根子”。

网络发酵以后,“果小云”一下子得到众多网友声援和力挺。淘宝官方也发布公告,将“果小云旗舰店保护了起来”。

月日,果小云旗舰店重新上架之前被“薅羊毛”商品信息,一天时间该商品销售便突破万单,店铺粉丝也暴涨数十倍。

也正是这一时期,刘先生站出来发声,称“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刘先生告诉记者,自己的“打假”一开始并没有得到大多数网友的理解,后来他又到知乎留言,开始引起网友的注意,并最终引发剧情反转。

刘先生说,自己本来一开始并没有打算发声,也没有要去追究商品信息被抄袭的事情,但“果小云”冒充农民身份博取同情的方式,让他反感。

刘先生向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提供了商品原图,他说这些照片是自己年拍摄的,这次上架天猫店,还没来得及推广。如今这些照片被复制到了果小云旗舰店,并一下子将其包装成农民,这让他难以接受。

质疑

“果小云”疑似涉嫌店群经营模式

商品信息大部分从其他商家复制

月日上午,记者拨通张锋的电话,其表示最近都在做售后赔付事宜,很忙,大概要等个把星期才能告一段落。他不愿多说,称过段时间会给予具体回复。

有媒体报道,张锋承认无自有果园。“果小云旗舰店”在天猫认证公司为北流市鑫果生态农业有限公司,股东及法定代表人为覃某和赵某某,二人各持股%。据媒体查证,覃某名下有家公司,其中家在广西。而张锋和覃某关系特殊,二人在多家电子商务公司、日用百货公司控股、担任法定代表人和高管。所谓的“小布”及其“叔叔”一直未曾露面。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果小云旗舰店有店群经营模式的特征,就是只做店铺,不做后端,一个人就管理两个甚至更多店铺,商品大部分通过软件从其他商家复制,产生订单后,用小号在原商家下单,直接发货给消费者,吃其中差价。

该业内人士介绍,店群模式转嫁了风险和成本,并给原有商家带来危害。比如刘先生,货卖出去了可能是亏钱的,因涉及促销返利等,同时没有得到任何的搜索权重,重复下单还可能带来刷单的风险。

张锋未在电话中回应有关店群模式的问题,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多次联系天猫客服,但客服人员在要求记者提供记者证编号和电话号码后,未给予正面回应。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店群模式在电商领域并不鲜见,这是一层“窗户纸”,很多人不知道,知道的人不愿说。

担忧

曾接到果小云方来电:愿赔元

对方说“多个敌人,不如多个朋友”

月日晚和日,刘先生先后接到代表“果小云”的张锋的电话,在表示歉意的同时,对方提出给予元的赔偿。刘先生没有要赔偿,之后也没有再有联系。张锋在给刘先生的电话中表示,“多个敌人,不如多个朋友”,对此,刘先生还有些隐隐担心。刘先生说,他本来不想卷入这个事件,因为害怕惹上是非,他也不愿公布自己的身份和店铺信息。

特别是新开的天猫店,是朋友曾军出资支持开的,曾军是蓬溪县金果子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在蓬溪县吉星镇有三四千亩观光果园。

刘先生介绍,自己年从成都回到遂宁,开始做电商,与多个贫困村建立合作关系。蓬溪县黑白沟村村主任蒋方胜向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证实,刘先生与该村村民的合作始于四年前。

月日,刘先生去黑白沟村了解今年枇杷开花情况,他说,做了好几年,慢慢提升品质,形成品牌,他给农民搞过多次培训,从施肥护果到采摘包装,都要挨着给村民讲解。

蒋方胜介绍,黑白沟村多户村民,大部分外出务工,目前有多户跟刘先生建立了合作关系,而记者也证实,除了黑白沟村,刘先生还跟蓬溪、大英等多个村子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

刘先生至今还没有处理完“被薅”的多单售后赔付,他说目前损失了万多元,大部分已经退单赔款,但也有没谈妥的,给予了店铺投诉。

刘先生说,自己已经花了好几年心血,这店铺才是自己的“命”,除了身后的农户,还有这次支持自己的朋友,他说以后只能越做越好,不能就这么“黄了”。

反转?

刘先生站出来发声,称“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后来他又到知乎留言,开始引起网友的注意,并最终引发剧情反转。刘先生说,自己本来一开始并没有打算发声,也没有要去追究商品信息被抄袭的事情,但“果小云”冒充农民身份博取同情的方式,让他反感。

店群?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果小云旗舰店有店群经营模式的特征,就是只做店铺,不做后端,一个人就管理两个甚至更多店铺,商品大部分通过软件从其他商家复制,产生订单后,用小号在原商家下单,直接发货给消费者,吃其中差价。

致歉?

月日晚和日,刘先生先后接到代表“果小云”的张锋的电话,在表示歉意的同时,对方提出给予元的赔偿。刘先生没有要张锋的赔偿,之后也没有再联系。张锋在给刘先生的电话中表示,“多个敌人,不如多个朋友”。对此,刘先生还有些隐隐担心。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杨灵 报道

四川蓬溪的刘先生导致“果小云事件”出现了剧情反转。

双前夕因为把克,写成了斤,果小云旗舰店一夜“被薅”万元。“果小云”一下子得到了很多网友的声援和支持,订单大增,粉丝暴涨。

但如网友所言,“瓜吃着吃着就馊了”。很快,刘先生站出来揭露,“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剧情急转直下,“果小云”先后发布道歉信息,并下架全部商品。

为何揭穿“果小云”,刘先生说“看不惯果小云冒充农民身份博取同情”。他说“果小云”连商品信息都是复制自己的,如何就成了农民?

由于涉嫌抄袭注册信息被曝光,目前果小云旗舰店所有产品均已下架,只剩下三个声明。在最新的声明中,“果小云”表示:不想再熬下去了,让你们失望了,再见!

抄袭

“被薅的本来应该是我”

果小云抄袭店铺信息和电话

后的刘先生不愿具名,他说关于“薅羊毛”事件,刘先生说怪不得消费者,确实是自己把信息弄错了,责任首先在自己。他以前一直在淘宝开店,与遂宁市蓬溪县、大英县等多个村子合作,卖水果、蔬菜等,一直到今年月才开始尝试运营天猫店。

店铺最初只上了个产品,没有推广。月下旬,刘先生调整了商品信息,打算主推脐橙。也是这次信息修改,把克写成了斤。

一直到月日晚上点过,刘先生突然发现了问题,但为时已晚,该批次的脐橙在半个小时内已经被拍下多单,他赶紧做了商品下架处理。刘先生说,也许正是自己下架后,客户搜索同类商品,最终阵地转移到了果小云旗舰店。

刘先生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接下来两天,他接到多个客户电话,提及到“果小云”,他才去网上搜索,发现“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在商品详情页面,自己留的电话,也一并被抄袭过去。

“果小云”发布公告称一夜“被薅”万,刘先生对此并不惊讶,他说一单就是两吨多脐橙,自己的多单至少也是两三百吨,“一算账吓死人”。

刘先生说,本来“被薅”的是我,但“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因此“惹祸上身”。

发声

揭穿“果小云”:

本不想追究,但反感冒充农民博同情

事件发生后,果小云旗舰店发布公告称:“一晚上店铺被拍下了几万订单,发不了货”。并表示店铺实际负责人是小布,并强调了小布和叔叔的农民身份,“叔俩凑钱开的店,这家店是命根子”。

网络发酵以后,“果小云”一下子得到众多网友声援和力挺。淘宝官方也发布公告,将“果小云旗舰店保护了起来”。

月日,果小云旗舰店重新上架之前被“薅羊毛”商品信息,一天时间该商品销售便突破万单,店铺粉丝也暴涨数十倍。

也正是这一时期,刘先生站出来发声,称“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刘先生告诉记者,自己的“打假”一开始并没有得到大多数网友的理解,后来他又到知乎留言,开始引起网友的注意,并最终引发剧情反转。

刘先生说,自己本来一开始并没有打算发声,也没有要去追究商品信息被抄袭的事情,但“果小云”冒充农民身份博取同情的方式,让他反感。

刘先生向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提供了商品原图,他说这些照片是自己年拍摄的,这次上架天猫店,还没来得及推广。如今这些照片被复制到了果小云旗舰店,并一下子将其包装成农民,这让他难以接受。

质疑

“果小云”疑似涉嫌店群经营模式

商品信息大部分从其他商家复制

月日上午,记者拨通张锋的电话,其表示最近都在做售后赔付事宜,很忙,大概要等个把星期才能告一段落。他不愿多说,称过段时间会给予具体回复。

有媒体报道,张锋承认无自有果园。“果小云旗舰店”在天猫认证公司为北流市鑫果生态农业有限公司,股东及法定代表人为覃某和赵某某,二人各持股%。据媒体查证,覃某名下有家公司,其中家在广西。而张锋和覃某关系特殊,二人在多家电子商务公司、日用百货公司控股、担任法定代表人和高管。所谓的“小布”及其“叔叔”一直未曾露面。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果小云旗舰店有店群经营模式的特征,就是只做店铺,不做后端,一个人就管理两个甚至更多店铺,商品大部分通过软件从其他商家复制,产生订单后,用小号在原商家下单,直接发货给消费者,吃其中差价。

该业内人士介绍,店群模式转嫁了风险和成本,并给原有商家带来危害。比如刘先生,货卖出去了可能是亏钱的,因涉及促销返利等,同时没有得到任何的搜索权重,重复下单还可能带来刷单的风险。

张锋未在电话中回应有关店群模式的问题,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多次联系天猫客服,但客服人员在要求记者提供记者证编号和电话号码后,未给予正面回应。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店群模式在电商领域并不鲜见,这是一层“窗户纸”,很多人不知道,知道的人不愿说。

担忧

曾接到果小云方来电:愿赔元

对方说“多个敌人,不如多个朋友”

月日晚和日,刘先生先后接到代表“果小云”的张锋的电话,在表示歉意的同时,对方提出给予元的赔偿。刘先生没有要赔偿,之后也没有再有联系。张锋在给刘先生的电话中表示,“多个敌人,不如多个朋友”,对此,刘先生还有些隐隐担心。刘先生说,他本来不想卷入这个事件,因为害怕惹上是非,他也不愿公布自己的身份和店铺信息。

特别是新开的天猫店,是朋友曾军出资支持开的,曾军是蓬溪县金果子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在蓬溪县吉星镇有三四千亩观光果园。

刘先生介绍,自己年从成都回到遂宁,开始做电商,与多个贫困村建立合作关系。蓬溪县黑白沟村村主任蒋方胜向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证实,刘先生与该村村民的合作始于四年前。

月日,刘先生去黑白沟村了解今年枇杷开花情况,他说,做了好几年,慢慢提升品质,形成品牌,他给农民搞过多次培训,从施肥护果到采摘包装,都要挨着给村民讲解。

蒋方胜介绍,黑白沟村多户村民,大部分外出务工,目前有多户跟刘先生建立了合作关系,而记者也证实,除了黑白沟村,刘先生还跟蓬溪、大英等多个村子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

刘先生至今还没有处理完“被薅”的多单售后赔付,他说目前损失了万多元,大部分已经退单赔款,但也有没谈妥的,给予了店铺投诉。

刘先生说,自己已经花了好几年心血,这店铺才是自己的“命”,除了身后的农户,还有这次支持自己的朋友,他说以后只能越做越好,不能就这么“黄了”。

反转?

刘先生站出来发声,称“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后来他又到知乎留言,开始引起网友的注意,并最终引发剧情反转。刘先生说,自己本来一开始并没有打算发声,也没有要去追究商品信息被抄袭的事情,但“果小云”冒充农民身份博取同情的方式,让他反感。

店群?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果小云旗舰店有店群经营模式的特征,就是只做店铺,不做后端,一个人就管理两个甚至更多店铺,商品大部分通过软件从其他商家复制,产生订单后,用小号在原商家下单,直接发货给消费者,吃其中差价。

致歉?

月日晚和日,刘先生先后接到代表“果小云”的张锋的电话,在表示歉意的同时,对方提出给予元的赔偿。刘先生没有要张锋的赔偿,之后也没有再联系。张锋在给刘先生的电话中表示,“多个敌人,不如多个朋友”。对此,刘先生还有些隐隐担心。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杨灵 报道

四川蓬溪的刘先生导致“果小云事件”出现了剧情反转。

双前夕因为把克,写成了斤,果小云旗舰店一夜“被薅”万元。“果小云”一下子得到了很多网友的声援和支持,订单大增,粉丝暴涨。

但如网友所言,“瓜吃着吃着就馊了”。很快,刘先生站出来揭露,“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剧情急转直下,“果小云”先后发布道歉信息,并下架全部商品。

为何揭穿“果小云”,刘先生说“看不惯果小云冒充农民身份博取同情”。他说“果小云”连商品信息都是复制自己的,如何就成了农民?

由于涉嫌抄袭注册信息被曝光,目前果小云旗舰店所有产品均已下架,只剩下三个声明。在最新的声明中,“果小云”表示:不想再熬下去了,让你们失望了,再见!

抄袭

“被薅的本来应该是我”

果小云抄袭店铺信息和电话

后的刘先生不愿具名,他说关于“薅羊毛”事件,刘先生说怪不得消费者,确实是自己把信息弄错了,责任首先在自己。他以前一直在淘宝开店,与遂宁市蓬溪县、大英县等多个村子合作,卖水果、蔬菜等,一直到今年月才开始尝试运营天猫店。

店铺最初只上了个产品,没有推广。月下旬,刘先生调整了商品信息,打算主推脐橙。也是这次信息修改,把克写成了斤。

一直到月日晚上点过,刘先生突然发现了问题,但为时已晚,该批次的脐橙在半个小时内已经被拍下多单,他赶紧做了商品下架处理。刘先生说,也许正是自己下架后,客户搜索同类商品,最终阵地转移到了果小云旗舰店。

刘先生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接下来两天,他接到多个客户电话,提及到“果小云”,他才去网上搜索,发现“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在商品详情页面,自己留的电话,也一并被抄袭过去。

“果小云”发布公告称一夜“被薅”万,刘先生对此并不惊讶,他说一单就是两吨多脐橙,自己的多单至少也是两三百吨,“一算账吓死人”。

刘先生说,本来“被薅”的是我,但“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因此“惹祸上身”。

发声

揭穿“果小云”:

本不想追究,但反感冒充农民博同情

事件发生后,果小云旗舰店发布公告称:“一晚上店铺被拍下了几万订单,发不了货”。并表示店铺实际负责人是小布,并强调了小布和叔叔的农民身份,“叔俩凑钱开的店,这家店是命根子”。

网络发酵以后,“果小云”一下子得到众多网友声援和力挺。淘宝官方也发布公告,将“果小云旗舰店保护了起来”。

月日,果小云旗舰店重新上架之前被“薅羊毛”商品信息,一天时间该商品销售便突破万单,店铺粉丝也暴涨数十倍。

也正是这一时期,刘先生站出来发声,称“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刘先生告诉记者,自己的“打假”一开始并没有得到大多数网友的理解,后来他又到知乎留言,开始引起网友的注意,并最终引发剧情反转。

刘先生说,自己本来一开始并没有打算发声,也没有要去追究商品信息被抄袭的事情,但“果小云”冒充农民身份博取同情的方式,让他反感。

刘先生向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提供了商品原图,他说这些照片是自己年拍摄的,这次上架天猫店,还没来得及推广。如今这些照片被复制到了果小云旗舰店,并一下子将其包装成农民,这让他难以接受。

质疑

“果小云”疑似涉嫌店群经营模式

商品信息大部分从其他商家复制

月日上午,记者拨通张锋的电话,其表示最近都在做售后赔付事宜,很忙,大概要等个把星期才能告一段落。他不愿多说,称过段时间会给予具体回复。

有媒体报道,张锋承认无自有果园。“果小云旗舰店”在天猫认证公司为北流市鑫果生态农业有限公司,股东及法定代表人为覃某和赵某某,二人各持股%。据媒体查证,覃某名下有家公司,其中家在广西。而张锋和覃某关系特殊,二人在多家电子商务公司、日用百货公司控股、担任法定代表人和高管。所谓的“小布”及其“叔叔”一直未曾露面。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果小云旗舰店有店群经营模式的特征,就是只做店铺,不做后端,一个人就管理两个甚至更多店铺,商品大部分通过软件从其他商家复制,产生订单后,用小号在原商家下单,直接发货给消费者,吃其中差价。

该业内人士介绍,店群模式转嫁了风险和成本,并给原有商家带来危害。比如刘先生,货卖出去了可能是亏钱的,因涉及促销返利等,同时没有得到任何的搜索权重,重复下单还可能带来刷单的风险。

张锋未在电话中回应有关店群模式的问题,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多次联系天猫客服,但客服人员在要求记者提供记者证编号和电话号码后,未给予正面回应。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店群模式在电商领域并不鲜见,这是一层“窗户纸”,很多人不知道,知道的人不愿说。

担忧

曾接到果小云方来电:愿赔元

对方说“多个敌人,不如多个朋友”

月日晚和日,刘先生先后接到代表“果小云”的张锋的电话,在表示歉意的同时,对方提出给予元的赔偿。刘先生没有要赔偿,之后也没有再有联系。张锋在给刘先生的电话中表示,“多个敌人,不如多个朋友”,对此,刘先生还有些隐隐担心。刘先生说,他本来不想卷入这个事件,因为害怕惹上是非,他也不愿公布自己的身份和店铺信息。

特别是新开的天猫店,是朋友曾军出资支持开的,曾军是蓬溪县金果子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在蓬溪县吉星镇有三四千亩观光果园。

刘先生介绍,自己年从成都回到遂宁,开始做电商,与多个贫困村建立合作关系。蓬溪县黑白沟村村主任蒋方胜向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证实,刘先生与该村村民的合作始于四年前。

月日,刘先生去黑白沟村了解今年枇杷开花情况,他说,做了好几年,慢慢提升品质,形成品牌,他给农民搞过多次培训,从施肥护果到采摘包装,都要挨着给村民讲解。

蒋方胜介绍,黑白沟村多户村民,大部分外出务工,目前有多户跟刘先生建立了合作关系,而记者也证实,除了黑白沟村,刘先生还跟蓬溪、大英等多个村子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

刘先生至今还没有处理完“被薅”的多单售后赔付,他说目前损失了万多元,大部分已经退单赔款,但也有没谈妥的,给予了店铺投诉。

刘先生说,自己已经花了好几年心血,这店铺才是自己的“命”,除了身后的农户,还有这次支持自己的朋友,他说以后只能越做越好,不能就这么“黄了”。

反转?

刘先生站出来发声,称“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后来他又到知乎留言,开始引起网友的注意,并最终引发剧情反转。刘先生说,自己本来一开始并没有打算发声,也没有要去追究商品信息被抄袭的事情,但“果小云”冒充农民身份博取同情的方式,让他反感。

店群?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果小云旗舰店有店群经营模式的特征,就是只做店铺,不做后端,一个人就管理两个甚至更多店铺,商品大部分通过软件从其他商家复制,产生订单后,用小号在原商家下单,直接发货给消费者,吃其中差价。

致歉?

月日晚和日,刘先生先后接到代表“果小云”的张锋的电话,在表示歉意的同时,对方提出给予元的赔偿。刘先生没有要张锋的赔偿,之后也没有再联系。张锋在给刘先生的电话中表示,“多个敌人,不如多个朋友”。对此,刘先生还有些隐隐担心。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杨灵 报道

四川蓬溪的刘先生导致“果小云事件”出现了剧情反转。

双前夕因为把克,写成了斤,果小云旗舰店一夜“被薅”万元。“果小云”一下子得到了很多网友的声援和支持,订单大增,粉丝暴涨。

但如网友所言,“瓜吃着吃着就馊了”。很快,刘先生站出来揭露,“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剧情急转直下,“果小云”先后发布道歉信息,并下架全部商品。

为何揭穿“果小云”,刘先生说“看不惯果小云冒充农民身份博取同情”。他说“果小云”连商品信息都是复制自己的,如何就成了农民?

由于涉嫌抄袭注册信息被曝光,目前果小云旗舰店所有产品均已下架,只剩下三个声明。在最新的声明中,“果小云”表示:不想再熬下去了,让你们失望了,再见!

抄袭

“被薅的本来应该是我”

果小云抄袭店铺信息和电话

后的刘先生不愿具名,他说关于“薅羊毛”事件,刘先生说怪不得消费者,确实是自己把信息弄错了,责任首先在自己。他以前一直在淘宝开店,与遂宁市蓬溪县、大英县等多个村子合作,卖水果、蔬菜等,一直到今年月才开始尝试运营天猫店。

店铺最初只上了个产品,没有推广。月下旬,刘先生调整了商品信息,打算主推脐橙。也是这次信息修改,把克写成了斤。

一直到月日晚上点过,刘先生突然发现了问题,但为时已晚,该批次的脐橙在半个小时内已经被拍下多单,他赶紧做了商品下架处理。刘先生说,也许正是自己下架后,客户搜索同类商品,最终阵地转移到了果小云旗舰店。

刘先生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接下来两天,他接到多个客户电话,提及到“果小云”,他才去网上搜索,发现“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在商品详情页面,自己留的电话,也一并被抄袭过去。

“果小云”发布公告称一夜“被薅”万,刘先生对此并不惊讶,他说一单就是两吨多脐橙,自己的多单至少也是两三百吨,“一算账吓死人”。

刘先生说,本来“被薅”的是我,但“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因此“惹祸上身”。

发声

揭穿“果小云”:

本不想追究,但反感冒充农民博同情

事件发生后,果小云旗舰店发布公告称:“一晚上店铺被拍下了几万订单,发不了货”。并表示店铺实际负责人是小布,并强调了小布和叔叔的农民身份,“叔俩凑钱开的店,这家店是命根子”。

网络发酵以后,“果小云”一下子得到众多网友声援和力挺。淘宝官方也发布公告,将“果小云旗舰店保护了起来”。

月日,果小云旗舰店重新上架之前被“薅羊毛”商品信息,一天时间该商品销售便突破万单,店铺粉丝也暴涨数十倍。

也正是这一时期,刘先生站出来发声,称“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刘先生告诉记者,自己的“打假”一开始并没有得到大多数网友的理解,后来他又到知乎留言,开始引起网友的注意,并最终引发剧情反转。

刘先生说,自己本来一开始并没有打算发声,也没有要去追究商品信息被抄袭的事情,但“果小云”冒充农民身份博取同情的方式,让他反感。

刘先生向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提供了商品原图,他说这些照片是自己年拍摄的,这次上架天猫店,还没来得及推广。如今这些照片被复制到了果小云旗舰店,并一下子将其包装成农民,这让他难以接受。

质疑

“果小云”疑似涉嫌店群经营模式

商品信息大部分从其他商家复制

月日上午,记者拨通张锋的电话,其表示最近都在做售后赔付事宜,很忙,大概要等个把星期才能告一段落。他不愿多说,称过段时间会给予具体回复。

有媒体报道,张锋承认无自有果园。“果小云旗舰店”在天猫认证公司为北流市鑫果生态农业有限公司,股东及法定代表人为覃某和赵某某,二人各持股%。据媒体查证,覃某名下有家公司,其中家在广西。而张锋和覃某关系特殊,二人在多家电子商务公司、日用百货公司控股、担任法定代表人和高管。所谓的“小布”及其“叔叔”一直未曾露面。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果小云旗舰店有店群经营模式的特征,就是只做店铺,不做后端,一个人就管理两个甚至更多店铺,商品大部分通过软件从其他商家复制,产生订单后,用小号在原商家下单,直接发货给消费者,吃其中差价。

该业内人士介绍,店群模式转嫁了风险和成本,并给原有商家带来危害。比如刘先生,货卖出去了可能是亏钱的,因涉及促销返利等,同时没有得到任何的搜索权重,重复下单还可能带来刷单的风险。

张锋未在电话中回应有关店群模式的问题,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多次联系天猫客服,但客服人员在要求记者提供记者证编号和电话号码后,未给予正面回应。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店群模式在电商领域并不鲜见,这是一层“窗户纸”,很多人不知道,知道的人不愿说。

担忧

曾接到果小云方来电:愿赔元

对方说“多个敌人,不如多个朋友”

月日晚和日,刘先生先后接到代表“果小云”的张锋的电话,在表示歉意的同时,对方提出给予元的赔偿。刘先生没有要赔偿,之后也没有再有联系。张锋在给刘先生的电话中表示,“多个敌人,不如多个朋友”,对此,刘先生还有些隐隐担心。刘先生说,他本来不想卷入这个事件,因为害怕惹上是非,他也不愿公布自己的身份和店铺信息。

特别是新开的天猫店,是朋友曾军出资支持开的,曾军是蓬溪县金果子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在蓬溪县吉星镇有三四千亩观光果园。

刘先生介绍,自己年从成都回到遂宁,开始做电商,与多个贫困村建立合作关系。蓬溪县黑白沟村村主任蒋方胜向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证实,刘先生与该村村民的合作始于四年前。

月日,刘先生去黑白沟村了解今年枇杷开花情况,他说,做了好几年,慢慢提升品质,形成品牌,他给农民搞过多次培训,从施肥护果到采摘包装,都要挨着给村民讲解。

蒋方胜介绍,黑白沟村多户村民,大部分外出务工,目前有多户跟刘先生建立了合作关系,而记者也证实,除了黑白沟村,刘先生还跟蓬溪、大英等多个村子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

刘先生至今还没有处理完“被薅”的多单售后赔付,他说目前损失了万多元,大部分已经退单赔款,但也有没谈妥的,给予了店铺投诉。

刘先生说,自己已经花了好几年心血,这店铺才是自己的“命”,除了身后的农户,还有这次支持自己的朋友,他说以后只能越做越好,不能就这么“黄了”。

反转?

刘先生站出来发声,称“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后来他又到知乎留言,开始引起网友的注意,并最终引发剧情反转。刘先生说,自己本来一开始并没有打算发声,也没有要去追究商品信息被抄袭的事情,但“果小云”冒充农民身份博取同情的方式,让他反感。

店群?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果小云旗舰店有店群经营模式的特征,就是只做店铺,不做后端,一个人就管理两个甚至更多店铺,商品大部分通过软件从其他商家复制,产生订单后,用小号在原商家下单,直接发货给消费者,吃其中差价。

致歉?

月日晚和日,刘先生先后接到代表“果小云”的张锋的电话,在表示歉意的同时,对方提出给予元的赔偿。刘先生没有要张锋的赔偿,之后也没有再联系。张锋在给刘先生的电话中表示,“多个敌人,不如多个朋友”。对此,刘先生还有些隐隐担心。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杨灵 报道

四川蓬溪的刘先生导致“果小云事件”出现了剧情反转。

双前夕因为把克,写成了斤,果小云旗舰店一夜“被薅”万元。“果小云”一下子得到了很多网友的声援和支持,订单大增,粉丝暴涨。

但如网友所言,“瓜吃着吃着就馊了”。很快,刘先生站出来揭露,“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剧情急转直下,“果小云”先后发布道歉信息,并下架全部商品。

为何揭穿“果小云”,刘先生说“看不惯果小云冒充农民身份博取同情”。他说“果小云”连商品信息都是复制自己的,如何就成了农民?

由于涉嫌抄袭注册信息被曝光,目前果小云旗舰店所有产品均已下架,只剩下三个声明。在最新的声明中,“果小云”表示:不想再熬下去了,让你们失望了,再见!

抄袭

“被薅的本来应该是我”

果小云抄袭店铺信息和电话

后的刘先生不愿具名,他说关于“薅羊毛”事件,刘先生说怪不得消费者,确实是自己把信息弄错了,责任首先在自己。他以前一直在淘宝开店,与遂宁市蓬溪县、大英县等多个村子合作,卖水果、蔬菜等,一直到今年月才开始尝试运营天猫店。

店铺最初只上了个产品,没有推广。月下旬,刘先生调整了商品信息,打算主推脐橙。也是这次信息修改,把克写成了斤。

一直到月日晚上点过,刘先生突然发现了问题,但为时已晚,该批次的脐橙在半个小时内已经被拍下多单,他赶紧做了商品下架处理。刘先生说,也许正是自己下架后,客户搜索同类商品,最终阵地转移到了果小云旗舰店。

刘先生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接下来两天,他接到多个客户电话,提及到“果小云”,他才去网上搜索,发现“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在商品详情页面,自己留的电话,也一并被抄袭过去。

“果小云”发布公告称一夜“被薅”万,刘先生对此并不惊讶,他说一单就是两吨多脐橙,自己的多单至少也是两三百吨,“一算账吓死人”。

刘先生说,本来“被薅”的是我,但“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因此“惹祸上身”。

发声

揭穿“果小云”:

本不想追究,但反感冒充农民博同情

事件发生后,果小云旗舰店发布公告称:“一晚上店铺被拍下了几万订单,发不了货”。并表示店铺实际负责人是小布,并强调了小布和叔叔的农民身份,“叔俩凑钱开的店,这家店是命根子”。

网络发酵以后,“果小云”一下子得到众多网友声援和力挺。淘宝官方也发布公告,将“果小云旗舰店保护了起来”。

月日,果小云旗舰店重新上架之前被“薅羊毛”商品信息,一天时间该商品销售便突破万单,店铺粉丝也暴涨数十倍。

也正是这一时期,刘先生站出来发声,称“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刘先生告诉记者,自己的“打假”一开始并没有得到大多数网友的理解,后来他又到知乎留言,开始引起网友的注意,并最终引发剧情反转。

刘先生说,自己本来一开始并没有打算发声,也没有要去追究商品信息被抄袭的事情,但“果小云”冒充农民身份博取同情的方式,让他反感。

刘先生向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提供了商品原图,他说这些照片是自己年拍摄的,这次上架天猫店,还没来得及推广。如今这些照片被复制到了果小云旗舰店,并一下子将其包装成农民,这让他难以接受。

质疑

“果小云”疑似涉嫌店群经营模式

商品信息大部分从其他商家复制

月日上午,记者拨通张锋的电话,其表示最近都在做售后赔付事宜,很忙,大概要等个把星期才能告一段落。他不愿多说,称过段时间会给予具体回复。

有媒体报道,张锋承认无自有果园。“果小云旗舰店”在天猫认证公司为北流市鑫果生态农业有限公司,股东及法定代表人为覃某和赵某某,二人各持股%。据媒体查证,覃某名下有家公司,其中家在广西。而张锋和覃某关系特殊,二人在多家电子商务公司、日用百货公司控股、担任法定代表人和高管。所谓的“小布”及其“叔叔”一直未曾露面。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果小云旗舰店有店群经营模式的特征,就是只做店铺,不做后端,一个人就管理两个甚至更多店铺,商品大部分通过软件从其他商家复制,产生订单后,用小号在原商家下单,直接发货给消费者,吃其中差价。

该业内人士介绍,店群模式转嫁了风险和成本,并给原有商家带来危害。比如刘先生,货卖出去了可能是亏钱的,因涉及促销返利等,同时没有得到任何的搜索权重,重复下单还可能带来刷单的风险。

张锋未在电话中回应有关店群模式的问题,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多次联系天猫客服,但客服人员在要求记者提供记者证编号和电话号码后,未给予正面回应。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店群模式在电商领域并不鲜见,这是一层“窗户纸”,很多人不知道,知道的人不愿说。

担忧

曾接到果小云方来电:愿赔元

对方说“多个敌人,不如多个朋友”

月日晚和日,刘先生先后接到代表“果小云”的张锋的电话,在表示歉意的同时,对方提出给予元的赔偿。刘先生没有要赔偿,之后也没有再有联系。张锋在给刘先生的电话中表示,“多个敌人,不如多个朋友”,对此,刘先生还有些隐隐担心。刘先生说,他本来不想卷入这个事件,因为害怕惹上是非,他也不愿公布自己的身份和店铺信息。

特别是新开的天猫店,是朋友曾军出资支持开的,曾军是蓬溪县金果子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在蓬溪县吉星镇有三四千亩观光果园。

刘先生介绍,自己年从成都回到遂宁,开始做电商,与多个贫困村建立合作关系。蓬溪县黑白沟村村主任蒋方胜向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证实,刘先生与该村村民的合作始于四年前。

月日,刘先生去黑白沟村了解今年枇杷开花情况,他说,做了好几年,慢慢提升品质,形成品牌,他给农民搞过多次培训,从施肥护果到采摘包装,都要挨着给村民讲解。

蒋方胜介绍,黑白沟村多户村民,大部分外出务工,目前有多户跟刘先生建立了合作关系,而记者也证实,除了黑白沟村,刘先生还跟蓬溪、大英等多个村子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

刘先生至今还没有处理完“被薅”的多单售后赔付,他说目前损失了万多元,大部分已经退单赔款,但也有没谈妥的,给予了店铺投诉。

刘先生说,自己已经花了好几年心血,这店铺才是自己的“命”,除了身后的农户,还有这次支持自己的朋友,他说以后只能越做越好,不能就这么“黄了”。

反转?

刘先生站出来发声,称“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后来他又到知乎留言,开始引起网友的注意,并最终引发剧情反转。刘先生说,自己本来一开始并没有打算发声,也没有要去追究商品信息被抄袭的事情,但“果小云”冒充农民身份博取同情的方式,让他反感。

店群?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果小云旗舰店有店群经营模式的特征,就是只做店铺,不做后端,一个人就管理两个甚至更多店铺,商品大部分通过软件从其他商家复制,产生订单后,用小号在原商家下单,直接发货给消费者,吃其中差价。

致歉?

月日晚和日,刘先生先后接到代表“果小云”的张锋的电话,在表示歉意的同时,对方提出给予元的赔偿。刘先生没有要张锋的赔偿,之后也没有再联系。张锋在给刘先生的电话中表示,“多个敌人,不如多个朋友”。对此,刘先生还有些隐隐担心。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杨灵 报道

四川蓬溪的刘先生导致“果小云事件”出现了剧情反转。

双前夕因为把克,写成了斤,果小云旗舰店一夜“被薅”万元。“果小云”一下子得到了很多网友的声援和支持,订单大增,粉丝暴涨。

但如网友所言,“瓜吃着吃着就馊了”。很快,刘先生站出来揭露,“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剧情急转直下,“果小云”先后发布道歉信息,并下架全部商品。

为何揭穿“果小云”,刘先生说“看不惯果小云冒充农民身份博取同情”。他说“果小云”连商品信息都是复制自己的,如何就成了农民?

由于涉嫌抄袭注册信息被曝光,目前果小云旗舰店所有产品均已下架,只剩下三个声明。在最新的声明中,“果小云”表示:不想再熬下去了,让你们失望了,再见!

抄袭

“被薅的本来应该是我”

果小云抄袭店铺信息和电话

后的刘先生不愿具名,他说关于“薅羊毛”事件,刘先生说怪不得消费者,确实是自己把信息弄错了,责任首先在自己。他以前一直在淘宝开店,与遂宁市蓬溪县、大英县等多个村子合作,卖水果、蔬菜等,一直到今年月才开始尝试运营天猫店。

店铺最初只上了个产品,没有推广。月下旬,刘先生调整了商品信息,打算主推脐橙。也是这次信息修改,把克写成了斤。

一直到月日晚上点过,刘先生突然发现了问题,但为时已晚,该批次的脐橙在半个小时内已经被拍下多单,他赶紧做了商品下架处理。刘先生说,也许正是自己下架后,客户搜索同类商品,最终阵地转移到了果小云旗舰店。

刘先生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接下来两天,他接到多个客户电话,提及到“果小云”,他才去网上搜索,发现“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在商品详情页面,自己留的电话,也一并被抄袭过去。

“果小云”发布公告称一夜“被薅”万,刘先生对此并不惊讶,他说一单就是两吨多脐橙,自己的多单至少也是两三百吨,“一算账吓死人”。

刘先生说,本来“被薅”的是我,但“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因此“惹祸上身”。

发声

揭穿“果小云”:

本不想追究,但反感冒充农民博同情

事件发生后,果小云旗舰店发布公告称:“一晚上店铺被拍下了几万订单,发不了货”。并表示店铺实际负责人是小布,并强调了小布和叔叔的农民身份,“叔俩凑钱开的店,这家店是命根子”。

网络发酵以后,“果小云”一下子得到众多网友声援和力挺。淘宝官方也发布公告,将“果小云旗舰店保护了起来”。

月日,果小云旗舰店重新上架之前被“薅羊毛”商品信息,一天时间该商品销售便突破万单,店铺粉丝也暴涨数十倍。

也正是这一时期,刘先生站出来发声,称“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刘先生告诉记者,自己的“打假”一开始并没有得到大多数网友的理解,后来他又到知乎留言,开始引起网友的注意,并最终引发剧情反转。

刘先生说,自己本来一开始并没有打算发声,也没有要去追究商品信息被抄袭的事情,但“果小云”冒充农民身份博取同情的方式,让他反感。

刘先生向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提供了商品原图,他说这些照片是自己年拍摄的,这次上架天猫店,还没来得及推广。如今这些照片被复制到了果小云旗舰店,并一下子将其包装成农民,这让他难以接受。

质疑

“果小云”疑似涉嫌店群经营模式

商品信息大部分从其他商家复制

月日上午,记者拨通张锋的电话,其表示最近都在做售后赔付事宜,很忙,大概要等个把星期才能告一段落。他不愿多说,称过段时间会给予具体回复。

有媒体报道,张锋承认无自有果园。“果小云旗舰店”在天猫认证公司为北流市鑫果生态农业有限公司,股东及法定代表人为覃某和赵某某,二人各持股%。据媒体查证,覃某名下有家公司,其中家在广西。而张锋和覃某关系特殊,二人在多家电子商务公司、日用百货公司控股、担任法定代表人和高管。所谓的“小布”及其“叔叔”一直未曾露面。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果小云旗舰店有店群经营模式的特征,就是只做店铺,不做后端,一个人就管理两个甚至更多店铺,商品大部分通过软件从其他商家复制,产生订单后,用小号在原商家下单,直接发货给消费者,吃其中差价。

该业内人士介绍,店群模式转嫁了风险和成本,并给原有商家带来危害。比如刘先生,货卖出去了可能是亏钱的,因涉及促销返利等,同时没有得到任何的搜索权重,重复下单还可能带来刷单的风险。

张锋未在电话中回应有关店群模式的问题,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多次联系天猫客服,但客服人员在要求记者提供记者证编号和电话号码后,未给予正面回应。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店群模式在电商领域并不鲜见,这是一层“窗户纸”,很多人不知道,知道的人不愿说。

担忧

曾接到果小云方来电:愿赔元

对方说“多个敌人,不如多个朋友”

月日晚和日,刘先生先后接到代表“果小云”的张锋的电话,在表示歉意的同时,对方提出给予元的赔偿。刘先生没有要赔偿,之后也没有再有联系。张锋在给刘先生的电话中表示,“多个敌人,不如多个朋友”,对此,刘先生还有些隐隐担心。刘先生说,他本来不想卷入这个事件,因为害怕惹上是非,他也不愿公布自己的身份和店铺信息。

特别是新开的天猫店,是朋友曾军出资支持开的,曾军是蓬溪县金果子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在蓬溪县吉星镇有三四千亩观光果园。

刘先生介绍,自己年从成都回到遂宁,开始做电商,与多个贫困村建立合作关系。蓬溪县黑白沟村村主任蒋方胜向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证实,刘先生与该村村民的合作始于四年前。

月日,刘先生去黑白沟村了解今年枇杷开花情况,他说,做了好几年,慢慢提升品质,形成品牌,他给农民搞过多次培训,从施肥护果到采摘包装,都要挨着给村民讲解。

蒋方胜介绍,黑白沟村多户村民,大部分外出务工,目前有多户跟刘先生建立了合作关系,而记者也证实,除了黑白沟村,刘先生还跟蓬溪、大英等多个村子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

刘先生至今还没有处理完“被薅”的多单售后赔付,他说目前损失了万多元,大部分已经退单赔款,但也有没谈妥的,给予了店铺投诉。

刘先生说,自己已经花了好几年心血,这店铺才是自己的“命”,除了身后的农户,还有这次支持自己的朋友,他说以后只能越做越好,不能就这么“黄了”。

近日,成立超过年的老牌英语培训机构韦博英语多个校区被曝“跑路”,与此同时,与韦博英语关系密切的开心豆教育无锡、常州区域宣布停业。韦博英语关店一事仍在发酵,消费者学费“打了水漂”,不少学员还深陷教育分期的泥淖,四处维权。

月日,北京市朝阳区杨女士通过质量万里行投诉称,她通过在线教育购买的课程也遭遇了教育分期的困扰:去年月,她通过vipJr青少儿在线教育平台电话销售购买了价值元三年的英语课程,“外教参差不齐,授课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学了个月,岁孩子不愿意继续学,要求终止课程却遭到拒绝,课程可以不上,每个月的贷款却必须要还”。

年月,杨女士接到vipJr课程顾问的销售电话接触到了这个平台,一开始并不是很了解,考虑期间,课程顾问提出先试课,当时也是为了孩子能够学好英语,秉着尝试的心理上了两节体验课。

杨女士回忆,“课程顾问多次诱导,说报课给最大优惠,时间有限非常仓促,过了这两天就不再有此优惠,催促之下,也没有考虑太多,就定了年的课程,以分期付款支付学费。”杨女士说,签合同时学费分期是课程顾问主动提出的,签合同时所有的网站链接也是对方提供并引导完成的,课程顾问当时只是一直让操作“下一步”,最后签字确认,根本没有把合同内容进行具体说明。杨女士说,当时签合同的时候课程顾问主要只提醒了两点:按时上课、提前约课,如果不满意个月内退课不收取任何费用,其他的合同条款无任何解读与提醒。

今年月,杨女士岁的儿子上了个月的课程,杨女士觉得,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外教参差不齐,学习期间,没有任何跟踪服务,拨打客服电话提建议没有任何反馈,后来孩子上课也不太重视,不想再学。”

vipJr官方客服告知杨女士,“根据合同条款不能退课,不能解除合同。”杨女士没有继续预约课程,不过她每个月分期贷款还需要如期支付,她觉得十分闹心。“现在对方坚决不允许我们退课,不肯终止合同。说不管怎样都要学完,即使不上课,学费还是照样每月扣除。如果不还款,逾期会影响个人征信。”

期间杨女士也和vipJr客服沟通,“都是以官方语言搪塞,说根据合同条款不能退课,不能解除合同。事情就一直拖到现在。”

除了杨女士外,还有不少网友在微博、贴吧、论坛上发帖吐槽自己被教育培训机构的“教育分期”贷款“坑”了的事。

在教育培训中,主动向学生推销“教育分期”贷款的情况并非个案,多家教育机构都有向学生推荐“教育分期”贷款的行为。对消费者而言,使用教育分期可以减轻经济压力,对教育机构来说,教育分期能获得更高转化率,对于金融机构这笔买卖似乎稳赚不赔,原本“多方共赢”的教育分期贷,却成为了消费维权的难题。一旦在学费上“背上”此类贷款,想“退课”就很难了。

质量万里行、黑猫投诉、聚投诉统计数据显示,涉及教育培训行业的投诉问题类型主要包括:退费难、夸大宣传、被分期贷误导、售后服务差等问题。不少投诉中反映,在缴纳学费前,课程顾问承诺“不满意可以退款”,而当真正体验课程不佳时,申请退款往往会被推三阻四,教育培训机构会找各种理由来搪塞或者推迟退款时间,并且在退款时会收取高额的手续费,这是传统预付制消费维权中存在的顽疾。

而教育培训分期贷,是教育培训行业、互联网金融两个交叉行业,近年来,成为消费者投诉的“重灾区”。

从消费者投诉数据发现,尚德机构、美联英语、新东方在线、沪江网校、华尔街英语等教育机构时发现教育分期贷已成业内普遍现象,具体合作对象包括咖啡易融、度小满金融、京东教育白条、广发银行、招联金融、咖啡易融、海米微贷等金融平台。

投诉案例中,很多消费者反映自己被课程顾问“忽悠”办贷,vipJr的消费者杨女士说电话销售环节,课程顾问仅介绍分期付款比一次性付款便宜,并没有告诉她分期付款是贷款,直到要求退课退款受阻后,她才知道自己的学费原来是贷款。在质量万里行消费投诉平台上,有来自上海、江苏的消费者,通过vipJr报名后发现课程不理想要求退费的案例,均能得到及时回复,并与消费者达成一致。截止日,杨女士要求退课的诉求还还并未得到及时反馈。

教育培训贷乱象引发了大量消费者投诉。在聚投诉上,有关韦博英语拒绝退款、诱导第三方贷款的投诉有起,“黑猫投诉”关于韦博英语的有起;华尔街英语的投诉更多;聚投诉上有起,“黑猫投诉”上有起。上半年,质量万里行投诉前列的教育培训机构是:尚德机构、嗨学网、博学教育、英语流利说、达内、恒企教育、潭州教育、阿卡索外教网、英孚教育、高顿网校、华尔街英语、中公教育(., ., .%)、沪江教育、新东方、VIPKID、talk、优胜教育、超职教育。

值得一提的是,投诉量最大的当属尚德机构,在黑猫投诉上,该培训机构的投诉量为起;在聚投诉上,尚德机构的投诉更是高达起,尚德机构投诉量为例。

教育培训贷款究竟何时不用还

杨女士消费者所消费的vipJr青少年在线教育,隶属于平安(., -., -.%)旗下在线教育公司麦奇教育科技(iTutorGroup),这个号称全球知名的真人在线教育机构,其中包括TutorABC和vipJr两大子品牌,不仅涵盖成人英语教育、少儿英语教育,还有数学、语文、编程等各个学科,以满足全年龄段的学习需求。

公开资料显示,作为历经年发展,麦奇教育科技(iTutorGroup)凭借独家研发的DCGS动态课程系统,为学习者打造了一站式的个性化学习平台。从创立到发展壮大,麦奇始终秉承创新的发展理念,旗下TutorABC与vipJr每年提供上千万堂在线课程,学员遍布全球各国各地。

在以往教育培训类消费者投诉案例中,涉及vipJr、TutorAB青少年在线教育平台多与富盛分云、海尔金融等消费金融公司。近年来,因在线教育市场退费难、机构跑路等事件频发,让在线教育App的收费问题备受关注,也对消费金融公司甄别教育机构风险提出了新的挑战。

针对杨女士一次性缴费三年课程的现象,今年出台的行业规范性文件中提及的收费制度问题,或许能成为杨女士维权的重要依据之一。月日,教育部联合六部门于出台首个全国性在线教育规范文件《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在收费制度上作出明确规定。文件要求,平台在显著位置公示收费项目及标准、退费办法,每科一次性收费不能超过课时或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个月的费用,平台要为消费者提供格式合同。文件提到,年月底前将完成对全国校外线上培训及机构的备案排查。

各地方监管部门也结合该意见做了相应排查:拿北京来说,自年月以来,北京重拳出击,共排查家校外培训机构,并建立了黑白名单制度。月日,天津六部门发布《年天津市校外线上培训机构排查方案》,将重点排查校外线上培训机构的备案审查、平台环境、培训内容、学习时长、教师资格、信息安全、经营行为等,将于年月底前完成全市校外线上培训机构的排查工作,逐步建立起全市统一、部门协同、整体覆盖的监管体系,基本形成政府科学监管、培训有序开展、学生自主选择的格局。

麦奇教育科技副总裁、大陆事业部总经理赖荣明参加公开活动表示,社会也已迈入消费升级新阶段,单一、千人一面的产品已经难以满足消费者个性化的需求。他提到了麦奇教育在教学、客服以及商业模式上的诸多探索与实践,而杨女士真正关心的是,“这笔因为教育消费引发的贷款,究竟什么时候可以不用还。”

反转?

刘先生站出来发声,称“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后来他又到知乎留言,开始引起网友的注意,并最终引发剧情反转。刘先生说,自己本来一开始并没有打算发声,也没有要去追究商品信息被抄袭的事情,但“果小云”冒充农民身份博取同情的方式,让他反感。

店群?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果小云旗舰店有店群经营模式的特征,就是只做店铺,不做后端,一个人就管理两个甚至更多店铺,商品大部分通过软件从其他商家复制,产生订单后,用小号在原商家下单,直接发货给消费者,吃其中差价。

致歉?

月日晚和日,刘先生先后接到代表“果小云”的张锋的电话,在表示歉意的同时,对方提出给予元的赔偿。刘先生没有要张锋的赔偿,之后也没有再联系。张锋在给刘先生的电话中表示,“多个敌人,不如多个朋友”。对此,刘先生还有些隐隐担心。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杨灵 报道

四川蓬溪的刘先生导致“果小云事件”出现了剧情反转。

双前夕因为把克,写成了斤,果小云旗舰店一夜“被薅”万元。“果小云”一下子得到了很多网友的声援和支持,订单大增,粉丝暴涨。

但如网友所言,“瓜吃着吃着就馊了”。很快,刘先生站出来揭露,“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剧情急转直下,“果小云”先后发布道歉信息,并下架全部商品。

为何揭穿“果小云”,刘先生说“看不惯果小云冒充农民身份博取同情”。他说“果小云”连商品信息都是复制自己的,如何就成了农民?

由于涉嫌抄袭注册信息被曝光,目前果小云旗舰店所有产品均已下架,只剩下三个声明。在最新的声明中,“果小云”表示:不想再熬下去了,让你们失望了,再见!

抄袭

“被薅的本来应该是我”

果小云抄袭店铺信息和电话

后的刘先生不愿具名,他说关于“薅羊毛”事件,刘先生说怪不得消费者,确实是自己把信息弄错了,责任首先在自己。他以前一直在淘宝开店,与遂宁市蓬溪县、大英县等多个村子合作,卖水果、蔬菜等,一直到今年月才开始尝试运营天猫店。

店铺最初只上了个产品,没有推广。月下旬,刘先生调整了商品信息,打算主推脐橙。也是这次信息修改,把克写成了斤。

一直到月日晚上点过,刘先生突然发现了问题,但为时已晚,该批次的脐橙在半个小时内已经被拍下多单,他赶紧做了商品下架处理。刘先生说,也许正是自己下架后,客户搜索同类商品,最终阵地转移到了果小云旗舰店。

刘先生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接下来两天,他接到多个客户电话,提及到“果小云”,他才去网上搜索,发现“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在商品详情页面,自己留的电话,也一并被抄袭过去。

“果小云”发布公告称一夜“被薅”万,刘先生对此并不惊讶,他说一单就是两吨多脐橙,自己的多单至少也是两三百吨,“一算账吓死人”。

刘先生说,本来“被薅”的是我,但“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因此“惹祸上身”。

发声

揭穿“果小云”:

本不想追究,但反感冒充农民博同情

事件发生后,果小云旗舰店发布公告称:“一晚上店铺被拍下了几万订单,发不了货”。并表示店铺实际负责人是小布,并强调了小布和叔叔的农民身份,“叔俩凑钱开的店,这家店是命根子”。

网络发酵以后,“果小云”一下子得到众多网友声援和力挺。淘宝官方也发布公告,将“果小云旗舰店保护了起来”。

月日,果小云旗舰店重新上架之前被“薅羊毛”商品信息,一天时间该商品销售便突破万单,店铺粉丝也暴涨数十倍。

也正是这一时期,刘先生站出来发声,称“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刘先生告诉记者,自己的“打假”一开始并没有得到大多数网友的理解,后来他又到知乎留言,开始引起网友的注意,并最终引发剧情反转。

刘先生说,自己本来一开始并没有打算发声,也没有要去追究商品信息被抄袭的事情,但“果小云”冒充农民身份博取同情的方式,让他反感。

刘先生向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提供了商品原图,他说这些照片是自己年拍摄的,这次上架天猫店,还没来得及推广。如今这些照片被复制到了果小云旗舰店,并一下子将其包装成农民,这让他难以接受。

质疑

“果小云”疑似涉嫌店群经营模式

商品信息大部分从其他商家复制

月日上午,记者拨通张锋的电话,其表示最近都在做售后赔付事宜,很忙,大概要等个把星期才能告一段落。他不愿多说,称过段时间会给予具体回复。

有媒体报道,张锋承认无自有果园。“果小云旗舰店”在天猫认证公司为北流市鑫果生态农业有限公司,股东及法定代表人为覃某和赵某某,二人各持股%。据媒体查证,覃某名下有家公司,其中家在广西。而张锋和覃某关系特殊,二人在多家电子商务公司、日用百货公司控股、担任法定代表人和高管。所谓的“小布”及其“叔叔”一直未曾露面。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果小云旗舰店有店群经营模式的特征,就是只做店铺,不做后端,一个人就管理两个甚至更多店铺,商品大部分通过软件从其他商家复制,产生订单后,用小号在原商家下单,直接发货给消费者,吃其中差价。

该业内人士介绍,店群模式转嫁了风险和成本,并给原有商家带来危害。比如刘先生,货卖出去了可能是亏钱的,因涉及促销返利等,同时没有得到任何的搜索权重,重复下单还可能带来刷单的风险。

张锋未在电话中回应有关店群模式的问题,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多次联系天猫客服,但客服人员在要求记者提供记者证编号和电话号码后,未给予正面回应。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店群模式在电商领域并不鲜见,这是一层“窗户纸”,很多人不知道,知道的人不愿说。

担忧

曾接到果小云方来电:愿赔元

对方说“多个敌人,不如多个朋友”

月日晚和日,刘先生先后接到代表“果小云”的张锋的电话,在表示歉意的同时,对方提出给予元的赔偿。刘先生没有要赔偿,之后也没有再有联系。张锋在给刘先生的电话中表示,“多个敌人,不如多个朋友”,对此,刘先生还有些隐隐担心。刘先生说,他本来不想卷入这个事件,因为害怕惹上是非,他也不愿公布自己的身份和店铺信息。

特别是新开的天猫店,是朋友曾军出资支持开的,曾军是蓬溪县金果子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在蓬溪县吉星镇有三四千亩观光果园。

刘先生介绍,自己年从成都回到遂宁,开始做电商,与多个贫困村建立合作关系。蓬溪县黑白沟村村主任蒋方胜向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证实,刘先生与该村村民的合作始于四年前。

月日,刘先生去黑白沟村了解今年枇杷开花情况,他说,做了好几年,慢慢提升品质,形成品牌,他给农民搞过多次培训,从施肥护果到采摘包装,都要挨着给村民讲解。

蒋方胜介绍,黑白沟村多户村民,大部分外出务工,目前有多户跟刘先生建立了合作关系,而记者也证实,除了黑白沟村,刘先生还跟蓬溪、大英等多个村子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

刘先生至今还没有处理完“被薅”的多单售后赔付,他说目前损失了万多元,大部分已经退单赔款,但也有没谈妥的,给予了店铺投诉。

刘先生说,自己已经花了好几年心血,这店铺才是自己的“命”,除了身后的农户,还有这次支持自己的朋友,他说以后只能越做越好,不能就这么“黄了”。

近日,成立超过年的老牌英语培训机构韦博英语多个校区被曝“跑路”,与此同时,与韦博英语关系密切的开心豆教育无锡、常州区域宣布停业。韦博英语关店一事仍在发酵,消费者学费“打了水漂”,不少学员还深陷教育分期的泥淖,四处维权。

月日,北京市朝阳区杨女士通过质量万里行投诉称,她通过在线教育购买的课程也遭遇了教育分期的困扰:去年月,她通过vipJr青少儿在线教育平台电话销售购买了价值元三年的英语课程,“外教参差不齐,授课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学了个月,岁孩子不愿意继续学,要求终止课程却遭到拒绝,课程可以不上,每个月的贷款却必须要还”。

年月,杨女士接到vipJr课程顾问的销售电话接触到了这个平台,一开始并不是很了解,考虑期间,课程顾问提出先试课,当时也是为了孩子能够学好英语,秉着尝试的心理上了两节体验课。

杨女士回忆,“课程顾问多次诱导,说报课给最大优惠,时间有限非常仓促,过了这两天就不再有此优惠,催促之下,也没有考虑太多,就定了年的课程,以分期付款支付学费。”杨女士说,签合同时学费分期是课程顾问主动提出的,签合同时所有的网站链接也是对方提供并引导完成的,课程顾问当时只是一直让操作“下一步”,最后签字确认,根本没有把合同内容进行具体说明。杨女士说,当时签合同的时候课程顾问主要只提醒了两点:按时上课、提前约课,如果不满意个月内退课不收取任何费用,其他的合同条款无任何解读与提醒。

今年月,杨女士岁的儿子上了个月的课程,杨女士觉得,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外教参差不齐,学习期间,没有任何跟踪服务,拨打客服电话提建议没有任何反馈,后来孩子上课也不太重视,不想再学。”

vipJr官方客服告知杨女士,“根据合同条款不能退课,不能解除合同。”杨女士没有继续预约课程,不过她每个月分期贷款还需要如期支付,她觉得十分闹心。“现在对方坚决不允许我们退课,不肯终止合同。说不管怎样都要学完,即使不上课,学费还是照样每月扣除。如果不还款,逾期会影响个人征信。”

期间杨女士也和vipJr客服沟通,“都是以官方语言搪塞,说根据合同条款不能退课,不能解除合同。事情就一直拖到现在。”

除了杨女士外,还有不少网友在微博、贴吧、论坛上发帖吐槽自己被教育培训机构的“教育分期”贷款“坑”了的事。

在教育培训中,主动向学生推销“教育分期”贷款的情况并非个案,多家教育机构都有向学生推荐“教育分期”贷款的行为。对消费者而言,使用教育分期可以减轻经济压力,对教育机构来说,教育分期能获得更高转化率,对于金融机构这笔买卖似乎稳赚不赔,原本“多方共赢”的教育分期贷,却成为了消费维权的难题。一旦在学费上“背上”此类贷款,想“退课”就很难了。

质量万里行、黑猫投诉、聚投诉统计数据显示,涉及教育培训行业的投诉问题类型主要包括:退费难、夸大宣传、被分期贷误导、售后服务差等问题。不少投诉中反映,在缴纳学费前,课程顾问承诺“不满意可以退款”,而当真正体验课程不佳时,申请退款往往会被推三阻四,教育培训机构会找各种理由来搪塞或者推迟退款时间,并且在退款时会收取高额的手续费,这是传统预付制消费维权中存在的顽疾。

而教育培训分期贷,是教育培训行业、互联网金融两个交叉行业,近年来,成为消费者投诉的“重灾区”。

从消费者投诉数据发现,尚德机构、美联英语、新东方在线、沪江网校、华尔街英语等教育机构时发现教育分期贷已成业内普遍现象,具体合作对象包括咖啡易融、度小满金融、京东教育白条、广发银行、招联金融、咖啡易融、海米微贷等金融平台。

投诉案例中,很多消费者反映自己被课程顾问“忽悠”办贷,vipJr的消费者杨女士说电话销售环节,课程顾问仅介绍分期付款比一次性付款便宜,并没有告诉她分期付款是贷款,直到要求退课退款受阻后,她才知道自己的学费原来是贷款。在质量万里行消费投诉平台上,有来自上海、江苏的消费者,通过vipJr报名后发现课程不理想要求退费的案例,均能得到及时回复,并与消费者达成一致。截止日,杨女士要求退课的诉求还还并未得到及时反馈。

教育培训贷乱象引发了大量消费者投诉。在聚投诉上,有关韦博英语拒绝退款、诱导第三方贷款的投诉有起,“黑猫投诉”关于韦博英语的有起;华尔街英语的投诉更多;聚投诉上有起,“黑猫投诉”上有起。上半年,质量万里行投诉前列的教育培训机构是:尚德机构、嗨学网、博学教育、英语流利说、达内、恒企教育、潭州教育、阿卡索外教网、英孚教育、高顿网校、华尔街英语、中公教育(., ., .%)、沪江教育、新东方、VIPKID、talk、优胜教育、超职教育。

值得一提的是,投诉量最大的当属尚德机构,在黑猫投诉上,该培训机构的投诉量为起;在聚投诉上,尚德机构的投诉更是高达起,尚德机构投诉量为例。

教育培训贷款究竟何时不用还

杨女士消费者所消费的vipJr青少年在线教育,隶属于平安(., -., -.%)旗下在线教育公司麦奇教育科技(iTutorGroup),这个号称全球知名的真人在线教育机构,其中包括TutorABC和vipJr两大子品牌,不仅涵盖成人英语教育、少儿英语教育,还有数学、语文、编程等各个学科,以满足全年龄段的学习需求。

公开资料显示,作为历经年发展,麦奇教育科技(iTutorGroup)凭借独家研发的DCGS动态课程系统,为学习者打造了一站式的个性化学习平台。从创立到发展壮大,麦奇始终秉承创新的发展理念,旗下TutorABC与vipJr每年提供上千万堂在线课程,学员遍布全球各国各地。

在以往教育培训类消费者投诉案例中,涉及vipJr、TutorAB青少年在线教育平台多与富盛分云、海尔金融等消费金融公司。近年来,因在线教育市场退费难、机构跑路等事件频发,让在线教育App的收费问题备受关注,也对消费金融公司甄别教育机构风险提出了新的挑战。

针对杨女士一次性缴费三年课程的现象,今年出台的行业规范性文件中提及的收费制度问题,或许能成为杨女士维权的重要依据之一。月日,教育部联合六部门于出台首个全国性在线教育规范文件《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在收费制度上作出明确规定。文件要求,平台在显著位置公示收费项目及标准、退费办法,每科一次性收费不能超过课时或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个月的费用,平台要为消费者提供格式合同。文件提到,年月底前将完成对全国校外线上培训及机构的备案排查。

各地方监管部门也结合该意见做了相应排查:拿北京来说,自年月以来,北京重拳出击,共排查家校外培训机构,并建立了黑白名单制度。月日,天津六部门发布《年天津市校外线上培训机构排查方案》,将重点排查校外线上培训机构的备案审查、平台环境、培训内容、学习时长、教师资格、信息安全、经营行为等,将于年月底前完成全市校外线上培训机构的排查工作,逐步建立起全市统一、部门协同、整体覆盖的监管体系,基本形成政府科学监管、培训有序开展、学生自主选择的格局。

麦奇教育科技副总裁、大陆事业部总经理赖荣明参加公开活动表示,社会也已迈入消费升级新阶段,单一、千人一面的产品已经难以满足消费者个性化的需求。他提到了麦奇教育在教学、客服以及商业模式上的诸多探索与实践,而杨女士真正关心的是,“这笔因为教育消费引发的贷款,究竟什么时候可以不用还。”

反转?

刘先生站出来发声,称“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后来他又到知乎留言,开始引起网友的注意,并最终引发剧情反转。刘先生说,自己本来一开始并没有打算发声,也没有要去追究商品信息被抄袭的事情,但“果小云”冒充农民身份博取同情的方式,让他反感。

店群?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果小云旗舰店有店群经营模式的特征,就是只做店铺,不做后端,一个人就管理两个甚至更多店铺,商品大部分通过软件从其他商家复制,产生订单后,用小号在原商家下单,直接发货给消费者,吃其中差价。

致歉?

月日晚和日,刘先生先后接到代表“果小云”的张锋的电话,在表示歉意的同时,对方提出给予元的赔偿。刘先生没有要张锋的赔偿,之后也没有再联系。张锋在给刘先生的电话中表示,“多个敌人,不如多个朋友”。对此,刘先生还有些隐隐担心。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杨灵 报道

四川蓬溪的刘先生导致“果小云事件”出现了剧情反转。

双前夕因为把克,写成了斤,果小云旗舰店一夜“被薅”万元。“果小云”一下子得到了很多网友的声援和支持,订单大增,粉丝暴涨。

但如网友所言,“瓜吃着吃着就馊了”。很快,刘先生站出来揭露,“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剧情急转直下,“果小云”先后发布道歉信息,并下架全部商品。

为何揭穿“果小云”,刘先生说“看不惯果小云冒充农民身份博取同情”。他说“果小云”连商品信息都是复制自己的,如何就成了农民?

由于涉嫌抄袭注册信息被曝光,目前果小云旗舰店所有产品均已下架,只剩下三个声明。在最新的声明中,“果小云”表示:不想再熬下去了,让你们失望了,再见!

抄袭

“被薅的本来应该是我”

果小云抄袭店铺信息和电话

后的刘先生不愿具名,他说关于“薅羊毛”事件,刘先生说怪不得消费者,确实是自己把信息弄错了,责任首先在自己。他以前一直在淘宝开店,与遂宁市蓬溪县、大英县等多个村子合作,卖水果、蔬菜等,一直到今年月才开始尝试运营天猫店。

店铺最初只上了个产品,没有推广。月下旬,刘先生调整了商品信息,打算主推脐橙。也是这次信息修改,把克写成了斤。

一直到月日晚上点过,刘先生突然发现了问题,但为时已晚,该批次的脐橙在半个小时内已经被拍下多单,他赶紧做了商品下架处理。刘先生说,也许正是自己下架后,客户搜索同类商品,最终阵地转移到了果小云旗舰店。

刘先生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接下来两天,他接到多个客户电话,提及到“果小云”,他才去网上搜索,发现“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在商品详情页面,自己留的电话,也一并被抄袭过去。

“果小云”发布公告称一夜“被薅”万,刘先生对此并不惊讶,他说一单就是两吨多脐橙,自己的多单至少也是两三百吨,“一算账吓死人”。

刘先生说,本来“被薅”的是我,但“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因此“惹祸上身”。

发声

揭穿“果小云”:

本不想追究,但反感冒充农民博同情

事件发生后,果小云旗舰店发布公告称:“一晚上店铺被拍下了几万订单,发不了货”。并表示店铺实际负责人是小布,并强调了小布和叔叔的农民身份,“叔俩凑钱开的店,这家店是命根子”。

网络发酵以后,“果小云”一下子得到众多网友声援和力挺。淘宝官方也发布公告,将“果小云旗舰店保护了起来”。

月日,果小云旗舰店重新上架之前被“薅羊毛”商品信息,一天时间该商品销售便突破万单,店铺粉丝也暴涨数十倍。

也正是这一时期,刘先生站出来发声,称“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刘先生告诉记者,自己的“打假”一开始并没有得到大多数网友的理解,后来他又到知乎留言,开始引起网友的注意,并最终引发剧情反转。

刘先生说,自己本来一开始并没有打算发声,也没有要去追究商品信息被抄袭的事情,但“果小云”冒充农民身份博取同情的方式,让他反感。

刘先生向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提供了商品原图,他说这些照片是自己年拍摄的,这次上架天猫店,还没来得及推广。如今这些照片被复制到了果小云旗舰店,并一下子将其包装成农民,这让他难以接受。

质疑

“果小云”疑似涉嫌店群经营模式

商品信息大部分从其他商家复制

月日上午,记者拨通张锋的电话,其表示最近都在做售后赔付事宜,很忙,大概要等个把星期才能告一段落。他不愿多说,称过段时间会给予具体回复。

有媒体报道,张锋承认无自有果园。“果小云旗舰店”在天猫认证公司为北流市鑫果生态农业有限公司,股东及法定代表人为覃某和赵某某,二人各持股%。据媒体查证,覃某名下有家公司,其中家在广西。而张锋和覃某关系特殊,二人在多家电子商务公司、日用百货公司控股、担任法定代表人和高管。所谓的“小布”及其“叔叔”一直未曾露面。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果小云旗舰店有店群经营模式的特征,就是只做店铺,不做后端,一个人就管理两个甚至更多店铺,商品大部分通过软件从其他商家复制,产生订单后,用小号在原商家下单,直接发货给消费者,吃其中差价。

该业内人士介绍,店群模式转嫁了风险和成本,并给原有商家带来危害。比如刘先生,货卖出去了可能是亏钱的,因涉及促销返利等,同时没有得到任何的搜索权重,重复下单还可能带来刷单的风险。

张锋未在电话中回应有关店群模式的问题,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多次联系天猫客服,但客服人员在要求记者提供记者证编号和电话号码后,未给予正面回应。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店群模式在电商领域并不鲜见,这是一层“窗户纸”,很多人不知道,知道的人不愿说。

担忧

曾接到果小云方来电:愿赔元

对方说“多个敌人,不如多个朋友”

月日晚和日,刘先生先后接到代表“果小云”的张锋的电话,在表示歉意的同时,对方提出给予元的赔偿。刘先生没有要赔偿,之后也没有再有联系。张锋在给刘先生的电话中表示,“多个敌人,不如多个朋友”,对此,刘先生还有些隐隐担心。刘先生说,他本来不想卷入这个事件,因为害怕惹上是非,他也不愿公布自己的身份和店铺信息。

特别是新开的天猫店,是朋友曾军出资支持开的,曾军是蓬溪县金果子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在蓬溪县吉星镇有三四千亩观光果园。

刘先生介绍,自己年从成都回到遂宁,开始做电商,与多个贫困村建立合作关系。蓬溪县黑白沟村村主任蒋方胜向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证实,刘先生与该村村民的合作始于四年前。

月日,刘先生去黑白沟村了解今年枇杷开花情况,他说,做了好几年,慢慢提升品质,形成品牌,他给农民搞过多次培训,从施肥护果到采摘包装,都要挨着给村民讲解。

蒋方胜介绍,黑白沟村多户村民,大部分外出务工,目前有多户跟刘先生建立了合作关系,而记者也证实,除了黑白沟村,刘先生还跟蓬溪、大英等多个村子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

刘先生至今还没有处理完“被薅”的多单售后赔付,他说目前损失了万多元,大部分已经退单赔款,但也有没谈妥的,给予了店铺投诉。

刘先生说,自己已经花了好几年心血,这店铺才是自己的“命”,除了身后的农户,还有这次支持自己的朋友,他说以后只能越做越好,不能就这么“黄了”。

反转?

刘先生站出来发声,称“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后来他又到知乎留言,开始引起网友的注意,并最终引发剧情反转。刘先生说,自己本来一开始并没有打算发声,也没有要去追究商品信息被抄袭的事情,但“果小云”冒充农民身份博取同情的方式,让他反感。

店群?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果小云旗舰店有店群经营模式的特征,就是只做店铺,不做后端,一个人就管理两个甚至更多店铺,商品大部分通过软件从其他商家复制,产生订单后,用小号在原商家下单,直接发货给消费者,吃其中差价。

致歉?

月日晚和日,刘先生先后接到代表“果小云”的张锋的电话,在表示歉意的同时,对方提出给予元的赔偿。刘先生没有要张锋的赔偿,之后也没有再联系。张锋在给刘先生的电话中表示,“多个敌人,不如多个朋友”。对此,刘先生还有些隐隐担心。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杨灵 报道

四川蓬溪的刘先生导致“果小云事件”出现了剧情反转。

双前夕因为把克,写成了斤,果小云旗舰店一夜“被薅”万元。“果小云”一下子得到了很多网友的声援和支持,订单大增,粉丝暴涨。

但如网友所言,“瓜吃着吃着就馊了”。很快,刘先生站出来揭露,“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剧情急转直下,“果小云”先后发布道歉信息,并下架全部商品。

为何揭穿“果小云”,刘先生说“看不惯果小云冒充农民身份博取同情”。他说“果小云”连商品信息都是复制自己的,如何就成了农民?

由于涉嫌抄袭注册信息被曝光,目前果小云旗舰店所有产品均已下架,只剩下三个声明。在最新的声明中,“果小云”表示:不想再熬下去了,让你们失望了,再见!

抄袭

“被薅的本来应该是我”

果小云抄袭店铺信息和电话

后的刘先生不愿具名,他说关于“薅羊毛”事件,刘先生说怪不得消费者,确实是自己把信息弄错了,责任首先在自己。他以前一直在淘宝开店,与遂宁市蓬溪县、大英县等多个村子合作,卖水果、蔬菜等,一直到今年月才开始尝试运营天猫店。

店铺最初只上了个产品,没有推广。月下旬,刘先生调整了商品信息,打算主推脐橙。也是这次信息修改,把克写成了斤。

一直到月日晚上点过,刘先生突然发现了问题,但为时已晚,该批次的脐橙在半个小时内已经被拍下多单,他赶紧做了商品下架处理。刘先生说,也许正是自己下架后,客户搜索同类商品,最终阵地转移到了果小云旗舰店。

刘先生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接下来两天,他接到多个客户电话,提及到“果小云”,他才去网上搜索,发现“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在商品详情页面,自己留的电话,也一并被抄袭过去。

“果小云”发布公告称一夜“被薅”万,刘先生对此并不惊讶,他说一单就是两吨多脐橙,自己的多单至少也是两三百吨,“一算账吓死人”。

刘先生说,本来“被薅”的是我,但“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因此“惹祸上身”。

发声

揭穿“果小云”:

本不想追究,但反感冒充农民博同情

事件发生后,果小云旗舰店发布公告称:“一晚上店铺被拍下了几万订单,发不了货”。并表示店铺实际负责人是小布,并强调了小布和叔叔的农民身份,“叔俩凑钱开的店,这家店是命根子”。

网络发酵以后,“果小云”一下子得到众多网友声援和力挺。淘宝官方也发布公告,将“果小云旗舰店保护了起来”。

月日,果小云旗舰店重新上架之前被“薅羊毛”商品信息,一天时间该商品销售便突破万单,店铺粉丝也暴涨数十倍。

也正是这一时期,刘先生站出来发声,称“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刘先生告诉记者,自己的“打假”一开始并没有得到大多数网友的理解,后来他又到知乎留言,开始引起网友的注意,并最终引发剧情反转。

刘先生说,自己本来一开始并没有打算发声,也没有要去追究商品信息被抄袭的事情,但“果小云”冒充农民身份博取同情的方式,让他反感。

刘先生向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提供了商品原图,他说这些照片是自己年拍摄的,这次上架天猫店,还没来得及推广。如今这些照片被复制到了果小云旗舰店,并一下子将其包装成农民,这让他难以接受。

质疑

“果小云”疑似涉嫌店群经营模式

商品信息大部分从其他商家复制

月日上午,记者拨通张锋的电话,其表示最近都在做售后赔付事宜,很忙,大概要等个把星期才能告一段落。他不愿多说,称过段时间会给予具体回复。

有媒体报道,张锋承认无自有果园。“果小云旗舰店”在天猫认证公司为北流市鑫果生态农业有限公司,股东及法定代表人为覃某和赵某某,二人各持股%。据媒体查证,覃某名下有家公司,其中家在广西。而张锋和覃某关系特殊,二人在多家电子商务公司、日用百货公司控股、担任法定代表人和高管。所谓的“小布”及其“叔叔”一直未曾露面。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果小云旗舰店有店群经营模式的特征,就是只做店铺,不做后端,一个人就管理两个甚至更多店铺,商品大部分通过软件从其他商家复制,产生订单后,用小号在原商家下单,直接发货给消费者,吃其中差价。

该业内人士介绍,店群模式转嫁了风险和成本,并给原有商家带来危害。比如刘先生,货卖出去了可能是亏钱的,因涉及促销返利等,同时没有得到任何的搜索权重,重复下单还可能带来刷单的风险。

张锋未在电话中回应有关店群模式的问题,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多次联系天猫客服,但客服人员在要求记者提供记者证编号和电话号码后,未给予正面回应。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店群模式在电商领域并不鲜见,这是一层“窗户纸”,很多人不知道,知道的人不愿说。

担忧

曾接到果小云方来电:愿赔元

对方说“多个敌人,不如多个朋友”

月日晚和日,刘先生先后接到代表“果小云”的张锋的电话,在表示歉意的同时,对方提出给予元的赔偿。刘先生没有要赔偿,之后也没有再有联系。张锋在给刘先生的电话中表示,“多个敌人,不如多个朋友”,对此,刘先生还有些隐隐担心。刘先生说,他本来不想卷入这个事件,因为害怕惹上是非,他也不愿公布自己的身份和店铺信息。

特别是新开的天猫店,是朋友曾军出资支持开的,曾军是蓬溪县金果子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在蓬溪县吉星镇有三四千亩观光果园。

刘先生介绍,自己年从成都回到遂宁,开始做电商,与多个贫困村建立合作关系。蓬溪县黑白沟村村主任蒋方胜向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证实,刘先生与该村村民的合作始于四年前。

月日,刘先生去黑白沟村了解今年枇杷开花情况,他说,做了好几年,慢慢提升品质,形成品牌,他给农民搞过多次培训,从施肥护果到采摘包装,都要挨着给村民讲解。

蒋方胜介绍,黑白沟村多户村民,大部分外出务工,目前有多户跟刘先生建立了合作关系,而记者也证实,除了黑白沟村,刘先生还跟蓬溪、大英等多个村子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

刘先生至今还没有处理完“被薅”的多单售后赔付,他说目前损失了万多元,大部分已经退单赔款,但也有没谈妥的,给予了店铺投诉。

刘先生说,自己已经花了好几年心血,这店铺才是自己的“命”,除了身后的农户,还有这次支持自己的朋友,他说以后只能越做越好,不能就这么“黄了”。

反转?

刘先生站出来发声,称“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后来他又到知乎留言,开始引起网友的注意,并最终引发剧情反转。刘先生说,自己本来一开始并没有打算发声,也没有要去追究商品信息被抄袭的事情,但“果小云”冒充农民身份博取同情的方式,让他反感。

店群?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果小云旗舰店有店群经营模式的特征,就是只做店铺,不做后端,一个人就管理两个甚至更多店铺,商品大部分通过软件从其他商家复制,产生订单后,用小号在原商家下单,直接发货给消费者,吃其中差价。

致歉?

月日晚和日,刘先生先后接到代表“果小云”的张锋的电话,在表示歉意的同时,对方提出给予元的赔偿。刘先生没有要张锋的赔偿,之后也没有再联系。张锋在给刘先生的电话中表示,“多个敌人,不如多个朋友”。对此,刘先生还有些隐隐担心。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杨灵 报道

四川蓬溪的刘先生导致“果小云事件”出现了剧情反转。

双前夕因为把克,写成了斤,果小云旗舰店一夜“被薅”万元。“果小云”一下子得到了很多网友的声援和支持,订单大增,粉丝暴涨。

但如网友所言,“瓜吃着吃着就馊了”。很快,刘先生站出来揭露,“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剧情急转直下,“果小云”先后发布道歉信息,并下架全部商品。

为何揭穿“果小云”,刘先生说“看不惯果小云冒充农民身份博取同情”。他说“果小云”连商品信息都是复制自己的,如何就成了农民?

由于涉嫌抄袭注册信息被曝光,目前果小云旗舰店所有产品均已下架,只剩下三个声明。在最新的声明中,“果小云”表示:不想再熬下去了,让你们失望了,再见!

抄袭

“被薅的本来应该是我”

果小云抄袭店铺信息和电话

后的刘先生不愿具名,他说关于“薅羊毛”事件,刘先生说怪不得消费者,确实是自己把信息弄错了,责任首先在自己。他以前一直在淘宝开店,与遂宁市蓬溪县、大英县等多个村子合作,卖水果、蔬菜等,一直到今年月才开始尝试运营天猫店。

店铺最初只上了个产品,没有推广。月下旬,刘先生调整了商品信息,打算主推脐橙。也是这次信息修改,把克写成了斤。

一直到月日晚上点过,刘先生突然发现了问题,但为时已晚,该批次的脐橙在半个小时内已经被拍下多单,他赶紧做了商品下架处理。刘先生说,也许正是自己下架后,客户搜索同类商品,最终阵地转移到了果小云旗舰店。

刘先生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接下来两天,他接到多个客户电话,提及到“果小云”,他才去网上搜索,发现“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在商品详情页面,自己留的电话,也一并被抄袭过去。

“果小云”发布公告称一夜“被薅”万,刘先生对此并不惊讶,他说一单就是两吨多脐橙,自己的多单至少也是两三百吨,“一算账吓死人”。

刘先生说,本来“被薅”的是我,但“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因此“惹祸上身”。

发声

揭穿“果小云”:

本不想追究,但反感冒充农民博同情

事件发生后,果小云旗舰店发布公告称:“一晚上店铺被拍下了几万订单,发不了货”。并表示店铺实际负责人是小布,并强调了小布和叔叔的农民身份,“叔俩凑钱开的店,这家店是命根子”。

网络发酵以后,“果小云”一下子得到众多网友声援和力挺。淘宝官方也发布公告,将“果小云旗舰店保护了起来”。

月日,果小云旗舰店重新上架之前被“薅羊毛”商品信息,一天时间该商品销售便突破万单,店铺粉丝也暴涨数十倍。

也正是这一时期,刘先生站出来发声,称“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刘先生告诉记者,自己的“打假”一开始并没有得到大多数网友的理解,后来他又到知乎留言,开始引起网友的注意,并最终引发剧情反转。

刘先生说,自己本来一开始并没有打算发声,也没有要去追究商品信息被抄袭的事情,但“果小云”冒充农民身份博取同情的方式,让他反感。

刘先生向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提供了商品原图,他说这些照片是自己年拍摄的,这次上架天猫店,还没来得及推广。如今这些照片被复制到了果小云旗舰店,并一下子将其包装成农民,这让他难以接受。

质疑

“果小云”疑似涉嫌店群经营模式

商品信息大部分从其他商家复制

月日上午,记者拨通张锋的电话,其表示最近都在做售后赔付事宜,很忙,大概要等个把星期才能告一段落。他不愿多说,称过段时间会给予具体回复。

有媒体报道,张锋承认无自有果园。“果小云旗舰店”在天猫认证公司为北流市鑫果生态农业有限公司,股东及法定代表人为覃某和赵某某,二人各持股%。据媒体查证,覃某名下有家公司,其中家在广西。而张锋和覃某关系特殊,二人在多家电子商务公司、日用百货公司控股、担任法定代表人和高管。所谓的“小布”及其“叔叔”一直未曾露面。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果小云旗舰店有店群经营模式的特征,就是只做店铺,不做后端,一个人就管理两个甚至更多店铺,商品大部分通过软件从其他商家复制,产生订单后,用小号在原商家下单,直接发货给消费者,吃其中差价。

该业内人士介绍,店群模式转嫁了风险和成本,并给原有商家带来危害。比如刘先生,货卖出去了可能是亏钱的,因涉及促销返利等,同时没有得到任何的搜索权重,重复下单还可能带来刷单的风险。

张锋未在电话中回应有关店群模式的问题,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多次联系天猫客服,但客服人员在要求记者提供记者证编号和电话号码后,未给予正面回应。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店群模式在电商领域并不鲜见,这是一层“窗户纸”,很多人不知道,知道的人不愿说。

担忧

曾接到果小云方来电:愿赔元

对方说“多个敌人,不如多个朋友”

月日晚和日,刘先生先后接到代表“果小云”的张锋的电话,在表示歉意的同时,对方提出给予元的赔偿。刘先生没有要赔偿,之后也没有再有联系。张锋在给刘先生的电话中表示,“多个敌人,不如多个朋友”,对此,刘先生还有些隐隐担心。刘先生说,他本来不想卷入这个事件,因为害怕惹上是非,他也不愿公布自己的身份和店铺信息。

特别是新开的天猫店,是朋友曾军出资支持开的,曾军是蓬溪县金果子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在蓬溪县吉星镇有三四千亩观光果园。

刘先生介绍,自己年从成都回到遂宁,开始做电商,与多个贫困村建立合作关系。蓬溪县黑白沟村村主任蒋方胜向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证实,刘先生与该村村民的合作始于四年前。

月日,刘先生去黑白沟村了解今年枇杷开花情况,他说,做了好几年,慢慢提升品质,形成品牌,他给农民搞过多次培训,从施肥护果到采摘包装,都要挨着给村民讲解。

蒋方胜介绍,黑白沟村多户村民,大部分外出务工,目前有多户跟刘先生建立了合作关系,而记者也证实,除了黑白沟村,刘先生还跟蓬溪、大英等多个村子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

刘先生至今还没有处理完“被薅”的多单售后赔付,他说目前损失了万多元,大部分已经退单赔款,但也有没谈妥的,给予了店铺投诉。

刘先生说,自己已经花了好几年心血,这店铺才是自己的“命”,除了身后的农户,还有这次支持自己的朋友,他说以后只能越做越好,不能就这么“黄了”。

反转?

刘先生站出来发声,称“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后来他又到知乎留言,开始引起网友的注意,并最终引发剧情反转。刘先生说,自己本来一开始并没有打算发声,也没有要去追究商品信息被抄袭的事情,但“果小云”冒充农民身份博取同情的方式,让他反感。

店群?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果小云旗舰店有店群经营模式的特征,就是只做店铺,不做后端,一个人就管理两个甚至更多店铺,商品大部分通过软件从其他商家复制,产生订单后,用小号在原商家下单,直接发货给消费者,吃其中差价。

致歉?

月日晚和日,刘先生先后接到代表“果小云”的张锋的电话,在表示歉意的同时,对方提出给予元的赔偿。刘先生没有要张锋的赔偿,之后也没有再联系。张锋在给刘先生的电话中表示,“多个敌人,不如多个朋友”。对此,刘先生还有些隐隐担心。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杨灵 报道

四川蓬溪的刘先生导致“果小云事件”出现了剧情反转。

双前夕因为把克,写成了斤,果小云旗舰店一夜“被薅”万元。“果小云”一下子得到了很多网友的声援和支持,订单大增,粉丝暴涨。

但如网友所言,“瓜吃着吃着就馊了”。很快,刘先生站出来揭露,“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剧情急转直下,“果小云”先后发布道歉信息,并下架全部商品。

为何揭穿“果小云”,刘先生说“看不惯果小云冒充农民身份博取同情”。他说“果小云”连商品信息都是复制自己的,如何就成了农民?

由于涉嫌抄袭注册信息被曝光,目前果小云旗舰店所有产品均已下架,只剩下三个声明。在最新的声明中,“果小云”表示:不想再熬下去了,让你们失望了,再见!

抄袭

“被薅的本来应该是我”

果小云抄袭店铺信息和电话

后的刘先生不愿具名,他说关于“薅羊毛”事件,刘先生说怪不得消费者,确实是自己把信息弄错了,责任首先在自己。他以前一直在淘宝开店,与遂宁市蓬溪县、大英县等多个村子合作,卖水果、蔬菜等,一直到今年月才开始尝试运营天猫店。

店铺最初只上了个产品,没有推广。月下旬,刘先生调整了商品信息,打算主推脐橙。也是这次信息修改,把克写成了斤。

一直到月日晚上点过,刘先生突然发现了问题,但为时已晚,该批次的脐橙在半个小时内已经被拍下多单,他赶紧做了商品下架处理。刘先生说,也许正是自己下架后,客户搜索同类商品,最终阵地转移到了果小云旗舰店。

刘先生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接下来两天,他接到多个客户电话,提及到“果小云”,他才去网上搜索,发现“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在商品详情页面,自己留的电话,也一并被抄袭过去。

“果小云”发布公告称一夜“被薅”万,刘先生对此并不惊讶,他说一单就是两吨多脐橙,自己的多单至少也是两三百吨,“一算账吓死人”。

刘先生说,本来“被薅”的是我,但“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因此“惹祸上身”。

发声

揭穿“果小云”:

本不想追究,但反感冒充农民博同情

事件发生后,果小云旗舰店发布公告称:“一晚上店铺被拍下了几万订单,发不了货”。并表示店铺实际负责人是小布,并强调了小布和叔叔的农民身份,“叔俩凑钱开的店,这家店是命根子”。

网络发酵以后,“果小云”一下子得到众多网友声援和力挺。淘宝官方也发布公告,将“果小云旗舰店保护了起来”。

月日,果小云旗舰店重新上架之前被“薅羊毛”商品信息,一天时间该商品销售便突破万单,店铺粉丝也暴涨数十倍。

也正是这一时期,刘先生站出来发声,称“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刘先生告诉记者,自己的“打假”一开始并没有得到大多数网友的理解,后来他又到知乎留言,开始引起网友的注意,并最终引发剧情反转。

刘先生说,自己本来一开始并没有打算发声,也没有要去追究商品信息被抄袭的事情,但“果小云”冒充农民身份博取同情的方式,让他反感。

刘先生向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提供了商品原图,他说这些照片是自己年拍摄的,这次上架天猫店,还没来得及推广。如今这些照片被复制到了果小云旗舰店,并一下子将其包装成农民,这让他难以接受。

质疑

“果小云”疑似涉嫌店群经营模式

商品信息大部分从其他商家复制

月日上午,记者拨通张锋的电话,其表示最近都在做售后赔付事宜,很忙,大概要等个把星期才能告一段落。他不愿多说,称过段时间会给予具体回复。

有媒体报道,张锋承认无自有果园。“果小云旗舰店”在天猫认证公司为北流市鑫果生态农业有限公司,股东及法定代表人为覃某和赵某某,二人各持股%。据媒体查证,覃某名下有家公司,其中家在广西。而张锋和覃某关系特殊,二人在多家电子商务公司、日用百货公司控股、担任法定代表人和高管。所谓的“小布”及其“叔叔”一直未曾露面。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果小云旗舰店有店群经营模式的特征,就是只做店铺,不做后端,一个人就管理两个甚至更多店铺,商品大部分通过软件从其他商家复制,产生订单后,用小号在原商家下单,直接发货给消费者,吃其中差价。

该业内人士介绍,店群模式转嫁了风险和成本,并给原有商家带来危害。比如刘先生,货卖出去了可能是亏钱的,因涉及促销返利等,同时没有得到任何的搜索权重,重复下单还可能带来刷单的风险。

张锋未在电话中回应有关店群模式的问题,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多次联系天猫客服,但客服人员在要求记者提供记者证编号和电话号码后,未给予正面回应。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店群模式在电商领域并不鲜见,这是一层“窗户纸”,很多人不知道,知道的人不愿说。

担忧

曾接到果小云方来电:愿赔元

对方说“多个敌人,不如多个朋友”

月日晚和日,刘先生先后接到代表“果小云”的张锋的电话,在表示歉意的同时,对方提出给予元的赔偿。刘先生没有要赔偿,之后也没有再有联系。张锋在给刘先生的电话中表示,“多个敌人,不如多个朋友”,对此,刘先生还有些隐隐担心。刘先生说,他本来不想卷入这个事件,因为害怕惹上是非,他也不愿公布自己的身份和店铺信息。

特别是新开的天猫店,是朋友曾军出资支持开的,曾军是蓬溪县金果子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在蓬溪县吉星镇有三四千亩观光果园。

刘先生介绍,自己年从成都回到遂宁,开始做电商,与多个贫困村建立合作关系。蓬溪县黑白沟村村主任蒋方胜向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证实,刘先生与该村村民的合作始于四年前。

月日,刘先生去黑白沟村了解今年枇杷开花情况,他说,做了好几年,慢慢提升品质,形成品牌,他给农民搞过多次培训,从施肥护果到采摘包装,都要挨着给村民讲解。

蒋方胜介绍,黑白沟村多户村民,大部分外出务工,目前有多户跟刘先生建立了合作关系,而记者也证实,除了黑白沟村,刘先生还跟蓬溪、大英等多个村子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

刘先生至今还没有处理完“被薅”的多单售后赔付,他说目前损失了万多元,大部分已经退单赔款,但也有没谈妥的,给予了店铺投诉。

刘先生说,自己已经花了好几年心血,这店铺才是自己的“命”,除了身后的农户,还有这次支持自己的朋友,他说以后只能越做越好,不能就这么“黄了”。

反转?

刘先生站出来发声,称“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后来他又到知乎留言,开始引起网友的注意,并最终引发剧情反转。刘先生说,自己本来一开始并没有打算发声,也没有要去追究商品信息被抄袭的事情,但“果小云”冒充农民身份博取同情的方式,让他反感。

店群?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果小云旗舰店有店群经营模式的特征,就是只做店铺,不做后端,一个人就管理两个甚至更多店铺,商品大部分通过软件从其他商家复制,产生订单后,用小号在原商家下单,直接发货给消费者,吃其中差价。

致歉?

月日晚和日,刘先生先后接到代表“果小云”的张锋的电话,在表示歉意的同时,对方提出给予元的赔偿。刘先生没有要张锋的赔偿,之后也没有再联系。张锋在给刘先生的电话中表示,“多个敌人,不如多个朋友”。对此,刘先生还有些隐隐担心。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杨灵 报道

四川蓬溪的刘先生导致“果小云事件”出现了剧情反转。

双前夕因为把克,写成了斤,果小云旗舰店一夜“被薅”万元。“果小云”一下子得到了很多网友的声援和支持,订单大增,粉丝暴涨。

但如网友所言,“瓜吃着吃着就馊了”。很快,刘先生站出来揭露,“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剧情急转直下,“果小云”先后发布道歉信息,并下架全部商品。

为何揭穿“果小云”,刘先生说“看不惯果小云冒充农民身份博取同情”。他说“果小云”连商品信息都是复制自己的,如何就成了农民?

由于涉嫌抄袭注册信息被曝光,目前果小云旗舰店所有产品均已下架,只剩下三个声明。在最新的声明中,“果小云”表示:不想再熬下去了,让你们失望了,再见!

抄袭

“被薅的本来应该是我”

果小云抄袭店铺信息和电话

后的刘先生不愿具名,他说关于“薅羊毛”事件,刘先生说怪不得消费者,确实是自己把信息弄错了,责任首先在自己。他以前一直在淘宝开店,与遂宁市蓬溪县、大英县等多个村子合作,卖水果、蔬菜等,一直到今年月才开始尝试运营天猫店。

店铺最初只上了个产品,没有推广。月下旬,刘先生调整了商品信息,打算主推脐橙。也是这次信息修改,把克写成了斤。

一直到月日晚上点过,刘先生突然发现了问题,但为时已晚,该批次的脐橙在半个小时内已经被拍下多单,他赶紧做了商品下架处理。刘先生说,也许正是自己下架后,客户搜索同类商品,最终阵地转移到了果小云旗舰店。

刘先生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接下来两天,他接到多个客户电话,提及到“果小云”,他才去网上搜索,发现“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在商品详情页面,自己留的电话,也一并被抄袭过去。

“果小云”发布公告称一夜“被薅”万,刘先生对此并不惊讶,他说一单就是两吨多脐橙,自己的多单至少也是两三百吨,“一算账吓死人”。

刘先生说,本来“被薅”的是我,但“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因此“惹祸上身”。

发声

揭穿“果小云”:

本不想追究,但反感冒充农民博同情

事件发生后,果小云旗舰店发布公告称:“一晚上店铺被拍下了几万订单,发不了货”。并表示店铺实际负责人是小布,并强调了小布和叔叔的农民身份,“叔俩凑钱开的店,这家店是命根子”。

网络发酵以后,“果小云”一下子得到众多网友声援和力挺。淘宝官方也发布公告,将“果小云旗舰店保护了起来”。

月日,果小云旗舰店重新上架之前被“薅羊毛”商品信息,一天时间该商品销售便突破万单,店铺粉丝也暴涨数十倍。

也正是这一时期,刘先生站出来发声,称“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刘先生告诉记者,自己的“打假”一开始并没有得到大多数网友的理解,后来他又到知乎留言,开始引起网友的注意,并最终引发剧情反转。

刘先生说,自己本来一开始并没有打算发声,也没有要去追究商品信息被抄袭的事情,但“果小云”冒充农民身份博取同情的方式,让他反感。

刘先生向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提供了商品原图,他说这些照片是自己年拍摄的,这次上架天猫店,还没来得及推广。如今这些照片被复制到了果小云旗舰店,并一下子将其包装成农民,这让他难以接受。

质疑

“果小云”疑似涉嫌店群经营模式

商品信息大部分从其他商家复制

月日上午,记者拨通张锋的电话,其表示最近都在做售后赔付事宜,很忙,大概要等个把星期才能告一段落。他不愿多说,称过段时间会给予具体回复。

有媒体报道,张锋承认无自有果园。“果小云旗舰店”在天猫认证公司为北流市鑫果生态农业有限公司,股东及法定代表人为覃某和赵某某,二人各持股%。据媒体查证,覃某名下有家公司,其中家在广西。而张锋和覃某关系特殊,二人在多家电子商务公司、日用百货公司控股、担任法定代表人和高管。所谓的“小布”及其“叔叔”一直未曾露面。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果小云旗舰店有店群经营模式的特征,就是只做店铺,不做后端,一个人就管理两个甚至更多店铺,商品大部分通过软件从其他商家复制,产生订单后,用小号在原商家下单,直接发货给消费者,吃其中差价。

该业内人士介绍,店群模式转嫁了风险和成本,并给原有商家带来危害。比如刘先生,货卖出去了可能是亏钱的,因涉及促销返利等,同时没有得到任何的搜索权重,重复下单还可能带来刷单的风险。

张锋未在电话中回应有关店群模式的问题,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多次联系天猫客服,但客服人员在要求记者提供记者证编号和电话号码后,未给予正面回应。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店群模式在电商领域并不鲜见,这是一层“窗户纸”,很多人不知道,知道的人不愿说。

担忧

曾接到果小云方来电:愿赔元

对方说“多个敌人,不如多个朋友”

月日晚和日,刘先生先后接到代表“果小云”的张锋的电话,在表示歉意的同时,对方提出给予元的赔偿。刘先生没有要赔偿,之后也没有再有联系。张锋在给刘先生的电话中表示,“多个敌人,不如多个朋友”,对此,刘先生还有些隐隐担心。刘先生说,他本来不想卷入这个事件,因为害怕惹上是非,他也不愿公布自己的身份和店铺信息。

特别是新开的天猫店,是朋友曾军出资支持开的,曾军是蓬溪县金果子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在蓬溪县吉星镇有三四千亩观光果园。

刘先生介绍,自己年从成都回到遂宁,开始做电商,与多个贫困村建立合作关系。蓬溪县黑白沟村村主任蒋方胜向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证实,刘先生与该村村民的合作始于四年前。

月日,刘先生去黑白沟村了解今年枇杷开花情况,他说,做了好几年,慢慢提升品质,形成品牌,他给农民搞过多次培训,从施肥护果到采摘包装,都要挨着给村民讲解。

蒋方胜介绍,黑白沟村多户村民,大部分外出务工,目前有多户跟刘先生建立了合作关系,而记者也证实,除了黑白沟村,刘先生还跟蓬溪、大英等多个村子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

刘先生至今还没有处理完“被薅”的多单售后赔付,他说目前损失了万多元,大部分已经退单赔款,但也有没谈妥的,给予了店铺投诉。

刘先生说,自己已经花了好几年心血,这店铺才是自己的“命”,除了身后的农户,还有这次支持自己的朋友,他说以后只能越做越好,不能就这么“黄了”。

反转?

刘先生站出来发声,称“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后来他又到知乎留言,开始引起网友的注意,并最终引发剧情反转。刘先生说,自己本来一开始并没有打算发声,也没有要去追究商品信息被抄袭的事情,但“果小云”冒充农民身份博取同情的方式,让他反感。

店群?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果小云旗舰店有店群经营模式的特征,就是只做店铺,不做后端,一个人就管理两个甚至更多店铺,商品大部分通过软件从其他商家复制,产生订单后,用小号在原商家下单,直接发货给消费者,吃其中差价。

致歉?

月日晚和日,刘先生先后接到代表“果小云”的张锋的电话,在表示歉意的同时,对方提出给予元的赔偿。刘先生没有要张锋的赔偿,之后也没有再联系。张锋在给刘先生的电话中表示,“多个敌人,不如多个朋友”。对此,刘先生还有些隐隐担心。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杨灵 报道

四川蓬溪的刘先生导致“果小云事件”出现了剧情反转。

双前夕因为把克,写成了斤,果小云旗舰店一夜“被薅”万元。“果小云”一下子得到了很多网友的声援和支持,订单大增,粉丝暴涨。

但如网友所言,“瓜吃着吃着就馊了”。很快,刘先生站出来揭露,“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剧情急转直下,“果小云”先后发布道歉信息,并下架全部商品。

为何揭穿“果小云”,刘先生说“看不惯果小云冒充农民身份博取同情”。他说“果小云”连商品信息都是复制自己的,如何就成了农民?

由于涉嫌抄袭注册信息被曝光,目前果小云旗舰店所有产品均已下架,只剩下三个声明。在最新的声明中,“果小云”表示:不想再熬下去了,让你们失望了,再见!

抄袭

“被薅的本来应该是我”

果小云抄袭店铺信息和电话

后的刘先生不愿具名,他说关于“薅羊毛”事件,刘先生说怪不得消费者,确实是自己把信息弄错了,责任首先在自己。他以前一直在淘宝开店,与遂宁市蓬溪县、大英县等多个村子合作,卖水果、蔬菜等,一直到今年月才开始尝试运营天猫店。

店铺最初只上了个产品,没有推广。月下旬,刘先生调整了商品信息,打算主推脐橙。也是这次信息修改,把克写成了斤。

一直到月日晚上点过,刘先生突然发现了问题,但为时已晚,该批次的脐橙在半个小时内已经被拍下多单,他赶紧做了商品下架处理。刘先生说,也许正是自己下架后,客户搜索同类商品,最终阵地转移到了果小云旗舰店。

刘先生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接下来两天,他接到多个客户电话,提及到“果小云”,他才去网上搜索,发现“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在商品详情页面,自己留的电话,也一并被抄袭过去。

“果小云”发布公告称一夜“被薅”万,刘先生对此并不惊讶,他说一单就是两吨多脐橙,自己的多单至少也是两三百吨,“一算账吓死人”。

刘先生说,本来“被薅”的是我,但“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因此“惹祸上身”。

发声

揭穿“果小云”:

本不想追究,但反感冒充农民博同情

事件发生后,果小云旗舰店发布公告称:“一晚上店铺被拍下了几万订单,发不了货”。并表示店铺实际负责人是小布,并强调了小布和叔叔的农民身份,“叔俩凑钱开的店,这家店是命根子”。

网络发酵以后,“果小云”一下子得到众多网友声援和力挺。淘宝官方也发布公告,将“果小云旗舰店保护了起来”。

月日,果小云旗舰店重新上架之前被“薅羊毛”商品信息,一天时间该商品销售便突破万单,店铺粉丝也暴涨数十倍。

也正是这一时期,刘先生站出来发声,称“果小云”抄袭了自己的店铺信息。刘先生告诉记者,自己的“打假”一开始并没有得到大多数网友的理解,后来他又到知乎留言,开始引起网友的注意,并最终引发剧情反转。

刘先生说,自己本来一开始并没有打算发声,也没有要去追究商品信息被抄袭的事情,但“果小云”冒充农民身份博取同情的方式,让他反感。

刘先生向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提供了商品原图,他说这些照片是自己年拍摄的,这次上架天猫店,还没来得及推广。如今这些照片被复制到了果小云旗舰店,并一下子将其包装成农民,这让他难以接受。

质疑

“果小云”疑似涉嫌店群经营模式

商品信息大部分从其他商家复制

月日上午,记者拨通张锋的电话,其表示最近都在做售后赔付事宜,很忙,大概要等个把星期才能告一段落。他不愿多说,称过段时间会给予具体回复。

有媒体报道,张锋承认无自有果园。“果小云旗舰店”在天猫认证公司为北流市鑫果生态农业有限公司,股东及法定代表人为覃某和赵某某,二人各持股%。据媒体查证,覃某名下有家公司,其中家在广西。而张锋和覃某关系特殊,二人在多家电子商务公司、日用百货公司控股、担任法定代表人和高管。所谓的“小布”及其“叔叔”一直未曾露面。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果小云旗舰店有店群经营模式的特征,就是只做店铺,不做后端,一个人就管理两个甚至更多店铺,商品大部分通过软件从其他商家复制,产生订单后,用小号在原商家下单,直接发货给消费者,吃其中差价。

该业内人士介绍,店群模式转嫁了风险和成本,并给原有商家带来危害。比如刘先生,货卖出去了可能是亏钱的,因涉及促销返利等,同时没有得到任何的搜索权重,重复下单还可能带来刷单的风险。

张锋未在电话中回应有关店群模式的问题,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多次联系天猫客服,但客服人员在要求记者提供记者证编号和电话号码后,未给予正面回应。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店群模式在电商领域并不鲜见,这是一层“窗户纸”,很多人不知道,知道的人不愿说。

担忧

曾接到果小云方来电:愿赔元

对方说“多个敌人,不如多个朋友”

月日晚和日,刘先生先后接到代表“果小云”的张锋的电话,在表示歉意的同时,对方提出给予元的赔偿。刘先生没有要赔偿,之后也没有再有联系。张锋在给刘先生的电话中表示,“多个敌人,不如多个朋友”,对此,刘先生还有些隐隐担心。刘先生说,他本来不想卷入这个事件,因为害怕惹上是非,他也不愿公布自己的身份和店铺信息。

特别是新开的天猫店,是朋友曾军出资支持开的,曾军是蓬溪县金果子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在蓬溪县吉星镇有三四千亩观光果园。

刘先生介绍,自己年从成都回到遂宁,开始做电商,与多个贫困村建立合作关系。蓬溪县黑白沟村村主任蒋方胜向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证实,刘先生与该村村民的合作始于四年前。

月日,刘先生去黑白沟村了解今年枇杷开花情况,他说,做了好几年,慢慢提升品质,形成品牌,他给农民搞过多次培训,从施肥护果到采摘包装,都要挨着给村民讲解。

蒋方胜介绍,黑白沟村多户村民,大部分外出务工,目前有多户跟刘先生建立了合作关系,而记者也证实,除了黑白沟村,刘先生还跟蓬溪、大英等多个村子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

刘先生至今还没有处理完“被薅”的多单售后赔付,他说目前损失了万多元,大部分已经退单赔款,但也有没谈妥的,给予了店铺投诉。

刘先生说,自己已经花了好几年心血,这店铺才是自己的“命”,除了身后的农户,还有这次支持自己的朋友,他说以后只能越做越好,不能就这么“黄了”。

近日,成立超过年的老牌英语培训机构韦博英语多个校区被曝“跑路”,与此同时,与韦博英语关系密切的开心豆教育无锡、常州区域宣布停业。韦博英语关店一事仍在发酵,消费者学费“打了水漂”,不少学员还深陷教育分期的泥淖,四处维权。

月日,北京市朝阳区杨女士通过质量万里行投诉称,她通过在线教育购买的课程也遭遇了教育分期的困扰:去年月,她通过vipJr青少儿在线教育平台电话销售购买了价值元三年的英语课程,“外教参差不齐,授课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学了个月,岁孩子不愿意继续学,要求终止课程却遭到拒绝,课程可以不上,每个月的贷款却必须要还”。

年月,杨女士接到vipJr课程顾问的销售电话接触到了这个平台,一开始并不是很了解,考虑期间,课程顾问提出先试课,当时也是为了孩子能够学好英语,秉着尝试的心理上了两节体验课。

杨女士回忆,“课程顾问多次诱导,说报课给最大优惠,时间有限非常仓促,过了这两天就不再有此优惠,催促之下,也没有考虑太多,就定了年的课程,以分期付款支付学费。”杨女士说,签合同时学费分期是课程顾问主动提出的,签合同时所有的网站链接也是对方提供并引导完成的,课程顾问当时只是一直让操作“下一步”,最后签字确认,根本没有把合同内容进行具体说明。杨女士说,当时签合同的时候课程顾问主要只提醒了两点:按时上课、提前约课,如果不满意个月内退课不收取任何费用,其他的合同条款无任何解读与提醒。

今年月,杨女士岁的儿子上了个月的课程,杨女士觉得,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外教参差不齐,学习期间,没有任何跟踪服务,拨打客服电话提建议没有任何反馈,后来孩子上课也不太重视,不想再学。”

vipJr官方客服告知杨女士,“根据合同条款不能退课,不能解除合同。”杨女士没有继续预约课程,不过她每个月分期贷款还需要如期支付,她觉得十分闹心。“现在对方坚决不允许我们退课,不肯终止合同。说不管怎样都要学完,即使不上课,学费还是照样每月扣除。如果不还款,逾期会影响个人征信。”

期间杨女士也和vipJr客服沟通,“都是以官方语言搪塞,说根据合同条款不能退课,不能解除合同。事情就一直拖到现在。”

除了杨女士外,还有不少网友在微博、贴吧、论坛上发帖吐槽自己被教育培训机构的“教育分期”贷款“坑”了的事。

在教育培训中,主动向学生推销“教育分期”贷款的情况并非个案,多家教育机构都有向学生推荐“教育分期”贷款的行为。对消费者而言,使用教育分期可以减轻经济压力,对教育机构来说,教育分期能获得更高转化率,对于金融机构这笔买卖似乎稳赚不赔,原本“多方共赢”的教育分期贷,却成为了消费维权的难题。一旦在学费上“背上”此类贷款,想“退课”就很难了。

质量万里行、黑猫投诉、聚投诉统计数据显示,涉及教育培训行业的投诉问题类型主要包括:退费难、夸大宣传、被分期贷误导、售后服务差等问题。不少投诉中反映,在缴纳学费前,课程顾问承诺“不满意可以退款”,而当真正体验课程不佳时,申请退款往往会被推三阻四,教育培训机构会找各种理由来搪塞或者推迟退款时间,并且在退款时会收取高额的手续费,这是传统预付制消费维权中存在的顽疾。

而教育培训分期贷,是教育培训行业、互联网金融两个交叉行业,近年来,成为消费者投诉的“重灾区”。

从消费者投诉数据发现,尚德机构、美联英语、新东方在线、沪江网校、华尔街英语等教育机构时发现教育分期贷已成业内普遍现象,具体合作对象包括咖啡易融、度小满金融、京东教育白条、广发银行、招联金融、咖啡易融、海米微贷等金融平台。

投诉案例中,很多消费者反映自己被课程顾问“忽悠”办贷,vipJr的消费者杨女士说电话销售环节,课程顾问仅介绍分期付款比一次性付款便宜,并没有告诉她分期付款是贷款,直到要求退课退款受阻后,她才知道自己的学费原来是贷款。在质量万里行消费投诉平台上,有来自上海、江苏的消费者,通过vipJr报名后发现课程不理想要求退费的案例,均能得到及时回复,并与消费者达成一致。截止日,杨女士要求退课的诉求还还并未得到及时反馈。

教育培训贷乱象引发了大量消费者投诉。在聚投诉上,有关韦博英语拒绝退款、诱导第三方贷款的投诉有起,“黑猫投诉”关于韦博英语的有起;华尔街英语的投诉更多;聚投诉上有起,“黑猫投诉”上有起。上半年,质量万里行投诉前列的教育培训机构是:尚德机构、嗨学网、博学教育、英语流利说、达内、恒企教育、潭州教育、阿卡索外教网、英孚教育、高顿网校、华尔街英语、中公教育(., ., .%)、沪江教育、新东方、VIPKID、talk、优胜教育、超职教育。

值得一提的是,投诉量最大的当属尚德机构,在黑猫投诉上,该培训机构的投诉量为起;在聚投诉上,尚德机构的投诉更是高达起,尚德机构投诉量为例。

教育培训贷款究竟何时不用还

杨女士消费者所消费的vipJr青少年在线教育,隶属于平安(., -., -.%)旗下在线教育公司麦奇教育科技(iTutorGroup),这个号称全球知名的真人在线教育机构,其中包括TutorABC和vipJr两大子品牌,不仅涵盖成人英语教育、少儿英语教育,还有数学、语文、编程等各个学科,以满足全年龄段的学习需求。

公开资料显示,作为历经年发展,麦奇教育科技(iTutorGroup)凭借独家研发的DCGS动态课程系统,为学习者打造了一站式的个性化学习平台。从创立到发展壮大,麦奇始终秉承创新的发展理念,旗下TutorABC与vipJr每年提供上千万堂在线课程,学员遍布全球各国各地。

在以往教育培训类消费者投诉案例中,涉及vipJr、TutorAB青少年在线教育平台多与富盛分云、海尔金融等消费金融公司。近年来,因在线教育市场退费难、机构跑路等事件频发,让在线教育App的收费问题备受关注,也对消费金融公司甄别教育机构风险提出了新的挑战。

针对杨女士一次性缴费三年课程的现象,今年出台的行业规范性文件中提及的收费制度问题,或许能成为杨女士维权的重要依据之一。月日,教育部联合六部门于出台首个全国性在线教育规范文件《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在收费制度上作出明确规定。文件要求,平台在显著位置公示收费项目及标准、退费办法,每科一次性收费不能超过课时或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个月的费用,平台要为消费者提供格式合同。文件提到,年月底前将完成对全国校外线上培训及机构的备案排查。

各地方监管部门也结合该意见做了相应排查:拿北京来说,自年月以来,北京重拳出击,共排查家校外培训机构,并建立了黑白名单制度。月日,天津六部门发布《年天津市校外线上培训机构排查方案》,将重点排查校外线上培训机构的备案审查、平台环境、培训内容、学习时长、教师资格、信息安全、经营行为等,将于年月底前完成全市校外线上培训机构的排查工作,逐步建立起全市统一、部门协同、整体覆盖的监管体系,基本形成政府科学监管、培训有序开展、学生自主选择的格局。

麦奇教育科技副总裁、大陆事业部总经理赖荣明参加公开活动表示,社会也已迈入消费升级新阶段,单一、千人一面的产品已经难以满足消费者个性化的需求。他提到了麦奇教育在教学、客服以及商业模式上的诸多探索与实践,而杨女士真正关心的是,“这笔因为教育消费引发的贷款,究竟什么时候可以不用还。”




(零距离泛目录)

附件:

专题推荐


©

近日,成立超过年的老牌英语培训机构韦博英语多个校区被曝“跑路”,与此同时,与韦博英语关系密切的开心豆教育无锡、常州区域宣布停业。韦博英语关店一事仍在发酵,消费者学费“打了水漂”,不少学员还深陷教育分期的泥淖,四处维权。

月日,北京市朝阳区杨女士通过质量万里行投诉称,她通过在线教育购买的课程也遭遇了教育分期的困扰:去年月,她通过vipJr青少儿在线教育平台电话销售购买了价值元三年的英语课程,“外教参差不齐,授课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学了个月,岁孩子不愿意继续学,要求终止课程却遭到拒绝,课程可以不上,每个月的贷款却必须要还”。

年月,杨女士接到vipJr课程顾问的销售电话接触到了这个平台,一开始并不是很了解,考虑期间,课程顾问提出先试课,当时也是为了孩子能够学好英语,秉着尝试的心理上了两节体验课。

杨女士回忆,“课程顾问多次诱导,说报课给最大优惠,时间有限非常仓促,过了这两天就不再有此优惠,催促之下,也没有考虑太多,就定了年的课程,以分期付款支付学费。”杨女士说,签合同时学费分期是课程顾问主动提出的,签合同时所有的网站链接也是对方提供并引导完成的,课程顾问当时只是一直让操作“下一步”,最后签字确认,根本没有把合同内容进行具体说明。杨女士说,当时签合同的时候课程顾问主要只提醒了两点:按时上课、提前约课,如果不满意个月内退课不收取任何费用,其他的合同条款无任何解读与提醒。

今年月,杨女士岁的儿子上了个月的课程,杨女士觉得,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外教参差不齐,学习期间,没有任何跟踪服务,拨打客服电话提建议没有任何反馈,后来孩子上课也不太重视,不想再学。”

vipJr官方客服告知杨女士,“根据合同条款不能退课,不能解除合同。”杨女士没有继续预约课程,不过她每个月分期贷款还需要如期支付,她觉得十分闹心。“现在对方坚决不允许我们退课,不肯终止合同。说不管怎样都要学完,即使不上课,学费还是照样每月扣除。如果不还款,逾期会影响个人征信。”

期间杨女士也和vipJr客服沟通,“都是以官方语言搪塞,说根据合同条款不能退课,不能解除合同。事情就一直拖到现在。”

除了杨女士外,还有不少网友在微博、贴吧、论坛上发帖吐槽自己被教育培训机构的“教育分期”贷款“坑”了的事。

在教育培训中,主动向学生推销“教育分期”贷款的情况并非个案,多家教育机构都有向学生推荐“教育分期”贷款的行为。对消费者而言,使用教育分期可以减轻经济压力,对教育机构来说,教育分期能获得更高转化率,对于金融机构这笔买卖似乎稳赚不赔,原本“多方共赢”的教育分期贷,却成为了消费维权的难题。一旦在学费上“背上”此类贷款,想“退课”就很难了。

质量万里行、黑猫投诉、聚投诉统计数据显示,涉及教育培训行业的投诉问题类型主要包括:退费难、夸大宣传、被分期贷误导、售后服务差等问题。不少投诉中反映,在缴纳学费前,课程顾问承诺“不满意可以退款”,而当真正体验课程不佳时,申请退款往往会被推三阻四,教育培训机构会找各种理由来搪塞或者推迟退款时间,并且在退款时会收取高额的手续费,这是传统预付制消费维权中存在的顽疾。

而教育培训分期贷,是教育培训行业、互联网金融两个交叉行业,近年来,成为消费者投诉的“重灾区”。

从消费者投诉数据发现,尚德机构、美联英语、新东方在线、沪江网校、华尔街英语等教育机构时发现教育分期贷已成业内普遍现象,具体合作对象包括咖啡易融、度小满金融、京东教育白条、广发银行、招联金融、咖啡易融、海米微贷等金融平台。

投诉案例中,很多消费者反映自己被课程顾问“忽悠”办贷,vipJr的消费者杨女士说电话销售环节,课程顾问仅介绍分期付款比一次性付款便宜,并没有告诉她分期付款是贷款,直到要求退课退款受阻后,她才知道自己的学费原来是贷款。在质量万里行消费投诉平台上,有来自上海、江苏的消费者,通过vipJr报名后发现课程不理想要求退费的案例,均能得到及时回复,并与消费者达成一致。截止日,杨女士要求退课的诉求还还并未得到及时反馈。

教育培训贷乱象引发了大量消费者投诉。在聚投诉上,有关韦博英语拒绝退款、诱导第三方贷款的投诉有起,“黑猫投诉”关于韦博英语的有起;华尔街英语的投诉更多;聚投诉上有起,“黑猫投诉”上有起。上半年,质量万里行投诉前列的教育培训机构是:尚德机构、嗨学网、博学教育、英语流利说、达内、恒企教育、潭州教育、阿卡索外教网、英孚教育、高顿网校、华尔街英语、中公教育(., ., .%)、沪江教育、新东方、VIPKID、talk、优胜教育、超职教育。

值得一提的是,投诉量最大的当属尚德机构,在黑猫投诉上,该培训机构的投诉量为起;在聚投诉上,尚德机构的投诉更是高达起,尚德机构投诉量为例。

教育培训贷款究竟何时不用还

杨女士消费者所消费的vipJr青少年在线教育,隶属于平安(., -., -.%)旗下在线教育公司麦奇教育科技(iTutorGroup),这个号称全球知名的真人在线教育机构,其中包括TutorABC和vipJr两大子品牌,不仅涵盖成人英语教育、少儿英语教育,还有数学、语文、编程等各个学科,以满足全年龄段的学习需求。

公开资料显示,作为历经年发展,麦奇教育科技(iTutorGroup)凭借独家研发的DCGS动态课程系统,为学习者打造了一站式的个性化学习平台。从创立到发展壮大,麦奇始终秉承创新的发展理念,旗下TutorABC与vipJr每年提供上千万堂在线课程,学员遍布全球各国各地。

在以往教育培训类消费者投诉案例中,涉及vipJr、TutorAB青少年在线教育平台多与富盛分云、海尔金融等消费金融公司。近年来,因在线教育市场退费难、机构跑路等事件频发,让在线教育App的收费问题备受关注,也对消费金融公司甄别教育机构风险提出了新的挑战。

针对杨女士一次性缴费三年课程的现象,今年出台的行业规范性文件中提及的收费制度问题,或许能成为杨女士维权的重要依据之一。月日,教育部联合六部门于出台首个全国性在线教育规范文件《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在收费制度上作出明确规定。文件要求,平台在显著位置公示收费项目及标准、退费办法,每科一次性收费不能超过课时或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个月的费用,平台要为消费者提供格式合同。文件提到,年月底前将完成对全国校外线上培训及机构的备案排查。

各地方监管部门也结合该意见做了相应排查:拿北京来说,自年月以来,北京重拳出击,共排查家校外培训机构,并建立了黑白名单制度。月日,天津六部门发布《年天津市校外线上培训机构排查方案》,将重点排查校外线上培训机构的备案审查、平台环境、培训内容、学习时长、教师资格、信息安全、经营行为等,将于年月底前完成全市校外线上培训机构的排查工作,逐步建立起全市统一、部门协同、整体覆盖的监管体系,基本形成政府科学监管、培训有序开展、学生自主选择的格局。

麦奇教育科技副总裁、大陆事业部总经理赖荣明参加公开活动表示,社会也已迈入消费升级新阶段,单一、千人一面的产品已经难以满足消费者个性化的需求。他提到了麦奇教育在教学、客服以及商业模式上的诸多探索与实践,而杨女士真正关心的是,“这笔因为教育消费引发的贷款,究竟什么时候可以不用还。”

天津会计网-新会计准则-中级财务会计报表学习网站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

百站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