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甘肃礼县是国家级贫困县,也是苹果的主产地之一,全县有三分之一的耕地都是种植苹果,这个县有一半人口,也都在从事与苹果相关的产业。金秋十月是苹果丰收的季节,但眼下苹果的价格,却让礼县的果农们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甘肃礼县苹果丰收却堆积如山 过去每斤五元钱的苹果现在低到毛钱一斤!

年月上旬,在甘肃省礼县,一辆辆满载苹果的三轮车、大货车在路上飞驰,售卖苹果和讨价还价的小贩占满了公路两边,一些果子由于存放时间过久,已经开始腐烂。

马路边堆积如山的苹果

礼县盐官镇鸭合村村民魏亚龙家二十多年前就开始种苹果,是鸭合村最早种植苹果的农户之一。靠着十多亩苹果园,魏亚龙一家住进了新房子,还买了汽车。然而,今年苹果价格突然一落千丈。去年能卖到五元钱的苹果今年最低只能卖到三四毛钱,如果卖到果汁厂,价格更是低到毛钱一斤。种了这么多年苹果,魏亚龙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么低的价格,现在,在魏亚龙家里,像拳头一样大的苹果依然堆了很多。

魏亚龙家堆积的苹果

甘肃省陇南市礼县盐官镇鸭合村村民 魏亚龙:今年比起往年的话产量大一点,丰收但是没有价钱。农药、化肥、运输费,不算人工成本两万元,现在卖的话也就是卖两万多元。

在魏亚龙看来,今年是多年不遇的苹果丰收年。他家十四亩地,主要种植的是花牛苹果,目前已经收获八亩地。以往这八亩地能产两三万斤苹果,今年产了五万多斤,产量几乎增加了一倍,但苹果丰收了,当初的价钱却没有了,也没有客商来收苹果。

魏亚龙

魏亚龙算了一笔账,不算人工的话,每斤苹果卖五毛钱刚好能保本,如果存冷库,一斤的成本又要再加两毛,之后如果卖不出去,亏得会更多。

最近几天,魏亚龙一直在发朋友圈卖苹果,并且联系各种朋友帮忙推销自家的苹果,现在每天平均能发五六箱苹果到外地,但如果按照这样的速度,他需要卖四年才能消化完家里的苹果。

魏亚龙寄苹果

康永良是礼县某果业负责人,主要负责以合作社的形式帮助周边村民打通苹果销路,随着与互联网的不断融合,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初具规模的电商平台,每年销售额达到万元。

合作社收苹果

康永良说,一开始收苹果时,自己还是直接用现金支付给农户。但果子越收越多,现在已经支付了三百万元,还额外欠了银行四百万元,已经没有足够的现金来支付给果农,只能不收或者以赊帐的形式来勉强收购。他现在有十个冷库,每个冷库的容量是八百吨。往年,康永良只收到万斤,今年估计总共要收超过一千万斤的苹果。但是以往每斤苹果可以赚到毛钱的净利润,现在每斤只有毛钱的利润。他目前的收购价是元钱,眼看着苹果价格在不断下降,自己也有点不敢收了。

康永良的冷库

富士苹果今年销售情况也并不乐观 高端市场潜力巨大 一公斤能卖、元!

小小的一个苹果,价格翻转的速度,是果农们难以预料的,上半年还做着发财的梦,秋天一到,迎来的却是惨淡的行情。外地客商在持币观望,当地企业降低价格展开收购,一个丰收年,礼县的苹果为何就是卖不上价钱呢?

年,礼县盐官镇三江口村村民康博学,看到苹果行情还不错,便放弃在外打工,返乡和父亲一起种苹果。当时,礼县政府也出台了相关政策,鼓励农户种植苹果,摆脱贫困,走上致富的道路。经过几番思量,康博学决定多承包些土地,便一口气从银行贷款万,苹果园从三十多亩一下子增加到了五十亩。苹果树从栽苗到挂果少说也要到年,康博学家的苹果今年终于进入丰果期,没想到致富的梦却碎了,算下来差不多要赔二十万元。

康博学家的果树

另一位村民撒社目和康博学一样,也在三江口村贷款十几万元承包了五十亩地,将原本种小麦、玉米的土地全部改种成了苹果树。七年的精心照料,第一年迎来丰收,三万斤苹果却让撒社目连成本都收不回来。为了能补贴家用,撒社目准备给苹果树上好肥后,就外出打工。

撒社目家的果园

年月,礼县政府制定了《加快土地流转扶持发展特色农业产业办法》,对连片流转土地亩以上种植苹果的经营实体,每亩奖励元,连续扶持年。目前,全县累计发放土地流转奖补资金.万元,完成土地流转形式创建标准果园处亩。

三江口村有多亩种苹果,占到全村面积的三分之一,盐官镇五六个村子和三江口村一样,以前不种苹果或者种的面积小,后来都纷纷开始种起了苹果树,很多村子的果树还是年、年刚种下的,估计会在四五年后迎来丰收。

甘肃省礼县

苹果是礼县的支柱产业,礼县农业农村局提供的调查报告显示,年,苹果种植面积为.万亩,此后种植面积以每年万亩左右的发展规模递增,年种植面积达到万亩,加上种植技术不断提高,苹果产量逐年增加。年预计全县苹果产量将超过.万吨,同比增长超过了%。

不仅在礼县,全国苹果产量增长也十分迅速。国家统计局统计数据显示,年我国苹果产量仅为万多吨,年已经达到万多吨,而国内苹果每年需求量大约在万吨左右。供求关系的转变,直接影响了市场价格。

富士苹果

尽管苹果销售堪忧,但是甘肃省陇南市礼县农业农村局局长张春晖还是看好苹果产业:线下销售、网上销售,还有做出口的两三个龙头企业,让他们继续出口,帮助农民销售。我们苹果的产业链条是完整的,农业保险也上了,所以这个苹果产业,我们是一定会做下去的。

张春晖介绍,当地政府已经开始意识到苹果市场供大于求的现状,他们正在转变思路,寻求高端果品的市场。

甘肃省陇南市礼县海升果业技术人员 刘敬军:影响不大,因为高端市场的消费水平都是比较高。前两天我跟西安市场发的价格是一公斤元。一旦进入超市,一公斤达到、元,甚至达到、元。

高端红蛇果实验田

半小时观察:

现在的产业经营,不单纯是一个勤奋种地,努力生产的问题,生产、销售、售后服务、信息反馈后的生产再研发等等,都是产业发展不可忽视的环节,礼县的苹果价格,就正在演绎着这样无奈的故事。但改变传统产业格局的同时,也有一个现象很值得关注,苹果涨价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媒体和消费者,都在抱怨高涨的苹果价格,苹果一夜之间被重视到了宛如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必需品一般。如今,苹果丰收了,但一路下滑的价格,却并没有引起全社会的热议,一年欠收,就涨价,一年丰收,就滞销,如此这般,最终动摇的是生产的源头,农产品生产的源头不稳,最终导致的还是消费市场上产品价格的不断波动,因此,平抑价格需要大家的努力,而帮助果农渡过眼下滞销的难关,更需要大家的智慧和全社会的资源,多方努力,才能真正实现农民的创收,真正稳定农产品的价格。

“多方努力才能稳定农产品价格”

文章来源:SEO    发布时间:2019-11-20 01:26:34  【字号:      】

甘肃礼县是国家级贫困县,也是苹果的主产地之一,全县有三分之一的耕地都是种植苹果,这个县有一半人口,也都在从事与苹果相关的产业。金秋十月是苹果丰收的季节,但眼下苹果的价格,却让礼县的果农们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甘肃礼县苹果丰收却堆积如山 过去每斤五元钱的苹果现在低到毛钱一斤!

年月上旬,在甘肃省礼县,一辆辆满载苹果的三轮车、大货车在路上飞驰,售卖苹果和讨价还价的小贩占满了公路两边,一些果子由于存放时间过久,已经开始腐烂。

马路边堆积如山的苹果

礼县盐官镇鸭合村村民魏亚龙家二十多年前就开始种苹果,是鸭合村最早种植苹果的农户之一。靠着十多亩苹果园,魏亚龙一家住进了新房子,还买了汽车。然而,今年苹果价格突然一落千丈。去年能卖到五元钱的苹果今年最低只能卖到三四毛钱,如果卖到果汁厂,价格更是低到毛钱一斤。种了这么多年苹果,魏亚龙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么低的价格,现在,在魏亚龙家里,像拳头一样大的苹果依然堆了很多。

魏亚龙家堆积的苹果

甘肃省陇南市礼县盐官镇鸭合村村民 魏亚龙:今年比起往年的话产量大一点,丰收但是没有价钱。农药、化肥、运输费,不算人工成本两万元,现在卖的话也就是卖两万多元。

在魏亚龙看来,今年是多年不遇的苹果丰收年。他家十四亩地,主要种植的是花牛苹果,目前已经收获八亩地。以往这八亩地能产两三万斤苹果,今年产了五万多斤,产量几乎增加了一倍,但苹果丰收了,当初的价钱却没有了,也没有客商来收苹果。

魏亚龙

魏亚龙算了一笔账,不算人工的话,每斤苹果卖五毛钱刚好能保本,如果存冷库,一斤的成本又要再加两毛,之后如果卖不出去,亏得会更多。

最近几天,魏亚龙一直在发朋友圈卖苹果,并且联系各种朋友帮忙推销自家的苹果,现在每天平均能发五六箱苹果到外地,但如果按照这样的速度,他需要卖四年才能消化完家里的苹果。

魏亚龙寄苹果

康永良是礼县某果业负责人,主要负责以合作社的形式帮助周边村民打通苹果销路,随着与互联网的不断融合,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初具规模的电商平台,每年销售额达到万元。

合作社收苹果

康永良说,一开始收苹果时,自己还是直接用现金支付给农户。但果子越收越多,现在已经支付了三百万元,还额外欠了银行四百万元,已经没有足够的现金来支付给果农,只能不收或者以赊帐的形式来勉强收购。他现在有十个冷库,每个冷库的容量是八百吨。往年,康永良只收到万斤,今年估计总共要收超过一千万斤的苹果。但是以往每斤苹果可以赚到毛钱的净利润,现在每斤只有毛钱的利润。他目前的收购价是元钱,眼看着苹果价格在不断下降,自己也有点不敢收了。

康永良的冷库

富士苹果今年销售情况也并不乐观 高端市场潜力巨大 一公斤能卖、元!

小小的一个苹果,价格翻转的速度,是果农们难以预料的,上半年还做着发财的梦,秋天一到,迎来的却是惨淡的行情。外地客商在持币观望,当地企业降低价格展开收购,一个丰收年,礼县的苹果为何就是卖不上价钱呢?

年,礼县盐官镇三江口村村民康博学,看到苹果行情还不错,便放弃在外打工,返乡和父亲一起种苹果。当时,礼县政府也出台了相关政策,鼓励农户种植苹果,摆脱贫困,走上致富的道路。经过几番思量,康博学决定多承包些土地,便一口气从银行贷款万,苹果园从三十多亩一下子增加到了五十亩。苹果树从栽苗到挂果少说也要到年,康博学家的苹果今年终于进入丰果期,没想到致富的梦却碎了,算下来差不多要赔二十万元。

康博学家的果树

另一位村民撒社目和康博学一样,也在三江口村贷款十几万元承包了五十亩地,将原本种小麦、玉米的土地全部改种成了苹果树。七年的精心照料,第一年迎来丰收,三万斤苹果却让撒社目连成本都收不回来。为了能补贴家用,撒社目准备给苹果树上好肥后,就外出打工。

撒社目家的果园

年月,礼县政府制定了《加快土地流转扶持发展特色农业产业办法》,对连片流转土地亩以上种植苹果的经营实体,每亩奖励元,连续扶持年。目前,全县累计发放土地流转奖补资金.万元,完成土地流转形式创建标准果园处亩。

三江口村有多亩种苹果,占到全村面积的三分之一,盐官镇五六个村子和三江口村一样,以前不种苹果或者种的面积小,后来都纷纷开始种起了苹果树,很多村子的果树还是年、年刚种下的,估计会在四五年后迎来丰收。

甘肃省礼县

苹果是礼县的支柱产业,礼县农业农村局提供的调查报告显示,年,苹果种植面积为.万亩,此后种植面积以每年万亩左右的发展规模递增,年种植面积达到万亩,加上种植技术不断提高,苹果产量逐年增加。年预计全县苹果产量将超过.万吨,同比增长超过了%。

不仅在礼县,全国苹果产量增长也十分迅速。国家统计局统计数据显示,年我国苹果产量仅为万多吨,年已经达到万多吨,而国内苹果每年需求量大约在万吨左右。供求关系的转变,直接影响了市场价格。

富士苹果

尽管苹果销售堪忧,但是甘肃省陇南市礼县农业农村局局长张春晖还是看好苹果产业:线下销售、网上销售,还有做出口的两三个龙头企业,让他们继续出口,帮助农民销售。我们苹果的产业链条是完整的,农业保险也上了,所以这个苹果产业,我们是一定会做下去的。

张春晖介绍,当地政府已经开始意识到苹果市场供大于求的现状,他们正在转变思路,寻求高端果品的市场。

甘肃省陇南市礼县海升果业技术人员 刘敬军:影响不大,因为高端市场的消费水平都是比较高。前两天我跟西安市场发的价格是一公斤元。一旦进入超市,一公斤达到、元,甚至达到、元。

高端红蛇果实验田

半小时观察:

现在的产业经营,不单纯是一个勤奋种地,努力生产的问题,生产、销售、售后服务、信息反馈后的生产再研发等等,都是产业发展不可忽视的环节,礼县的苹果价格,就正在演绎着这样无奈的故事。但改变传统产业格局的同时,也有一个现象很值得关注,苹果涨价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媒体和消费者,都在抱怨高涨的苹果价格,苹果一夜之间被重视到了宛如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必需品一般。如今,苹果丰收了,但一路下滑的价格,却并没有引起全社会的热议,一年欠收,就涨价,一年丰收,就滞销,如此这般,最终动摇的是生产的源头,农产品生产的源头不稳,最终导致的还是消费市场上产品价格的不断波动,因此,平抑价格需要大家的努力,而帮助果农渡过眼下滞销的难关,更需要大家的智慧和全社会的资源,多方努力,才能真正实现农民的创收,真正稳定农产品的价格。

“多方努力才能稳定农产品价格”

会计初级-天津会计网-中级财务会计报表学习网站山西新闻网具有新闻采写社会化媒体资讯和产品为一体的互联网媒体平台记录社会、传播信息每天24小时面向广大网民和网络媒体,快速、准确地提供文字、图片、视频等多样化的资讯服务力求及时、客观、权威、独立地报道新闻,致力于应用前沿。

【他动】【金界】【古佛】【得不】【巍巍】,【界得】【非常】【样强】,【

甘肃礼县是国家级贫困县,也是苹果的主产地之一,全县有三分之一的耕地都是种植苹果,这个县有一半人口,也都在从事与苹果相关的产业。金秋十月是苹果丰收的季节,但眼下苹果的价格,却让礼县的果农们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甘肃礼县苹果丰收却堆积如山 过去每斤五元钱的苹果现在低到毛钱一斤!

年月上旬,在甘肃省礼县,一辆辆满载苹果的三轮车、大货车在路上飞驰,售卖苹果和讨价还价的小贩占满了公路两边,一些果子由于存放时间过久,已经开始腐烂。

马路边堆积如山的苹果

礼县盐官镇鸭合村村民魏亚龙家二十多年前就开始种苹果,是鸭合村最早种植苹果的农户之一。靠着十多亩苹果园,魏亚龙一家住进了新房子,还买了汽车。然而,今年苹果价格突然一落千丈。去年能卖到五元钱的苹果今年最低只能卖到三四毛钱,如果卖到果汁厂,价格更是低到毛钱一斤。种了这么多年苹果,魏亚龙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么低的价格,现在,在魏亚龙家里,像拳头一样大的苹果依然堆了很多。

魏亚龙家堆积的苹果

甘肃省陇南市礼县盐官镇鸭合村村民 魏亚龙:今年比起往年的话产量大一点,丰收但是没有价钱。农药、化肥、运输费,不算人工成本两万元,现在卖的话也就是卖两万多元。

在魏亚龙看来,今年是多年不遇的苹果丰收年。他家十四亩地,主要种植的是花牛苹果,目前已经收获八亩地。以往这八亩地能产两三万斤苹果,今年产了五万多斤,产量几乎增加了一倍,但苹果丰收了,当初的价钱却没有了,也没有客商来收苹果。

魏亚龙

魏亚龙算了一笔账,不算人工的话,每斤苹果卖五毛钱刚好能保本,如果存冷库,一斤的成本又要再加两毛,之后如果卖不出去,亏得会更多。

最近几天,魏亚龙一直在发朋友圈卖苹果,并且联系各种朋友帮忙推销自家的苹果,现在每天平均能发五六箱苹果到外地,但如果按照这样的速度,他需要卖四年才能消化完家里的苹果。

魏亚龙寄苹果

康永良是礼县某果业负责人,主要负责以合作社的形式帮助周边村民打通苹果销路,随着与互联网的不断融合,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初具规模的电商平台,每年销售额达到万元。

合作社收苹果

康永良说,一开始收苹果时,自己还是直接用现金支付给农户。但果子越收越多,现在已经支付了三百万元,还额外欠了银行四百万元,已经没有足够的现金来支付给果农,只能不收或者以赊帐的形式来勉强收购。他现在有十个冷库,每个冷库的容量是八百吨。往年,康永良只收到万斤,今年估计总共要收超过一千万斤的苹果。但是以往每斤苹果可以赚到毛钱的净利润,现在每斤只有毛钱的利润。他目前的收购价是元钱,眼看着苹果价格在不断下降,自己也有点不敢收了。

康永良的冷库

富士苹果今年销售情况也并不乐观 高端市场潜力巨大 一公斤能卖、元!

小小的一个苹果,价格翻转的速度,是果农们难以预料的,上半年还做着发财的梦,秋天一到,迎来的却是惨淡的行情。外地客商在持币观望,当地企业降低价格展开收购,一个丰收年,礼县的苹果为何就是卖不上价钱呢?

年,礼县盐官镇三江口村村民康博学,看到苹果行情还不错,便放弃在外打工,返乡和父亲一起种苹果。当时,礼县政府也出台了相关政策,鼓励农户种植苹果,摆脱贫困,走上致富的道路。经过几番思量,康博学决定多承包些土地,便一口气从银行贷款万,苹果园从三十多亩一下子增加到了五十亩。苹果树从栽苗到挂果少说也要到年,康博学家的苹果今年终于进入丰果期,没想到致富的梦却碎了,算下来差不多要赔二十万元。

康博学家的果树

另一位村民撒社目和康博学一样,也在三江口村贷款十几万元承包了五十亩地,将原本种小麦、玉米的土地全部改种成了苹果树。七年的精心照料,第一年迎来丰收,三万斤苹果却让撒社目连成本都收不回来。为了能补贴家用,撒社目准备给苹果树上好肥后,就外出打工。

撒社目家的果园

年月,礼县政府制定了《加快土地流转扶持发展特色农业产业办法》,对连片流转土地亩以上种植苹果的经营实体,每亩奖励元,连续扶持年。目前,全县累计发放土地流转奖补资金.万元,完成土地流转形式创建标准果园处亩。

三江口村有多亩种苹果,占到全村面积的三分之一,盐官镇五六个村子和三江口村一样,以前不种苹果或者种的面积小,后来都纷纷开始种起了苹果树,很多村子的果树还是年、年刚种下的,估计会在四五年后迎来丰收。

甘肃省礼县

苹果是礼县的支柱产业,礼县农业农村局提供的调查报告显示,年,苹果种植面积为.万亩,此后种植面积以每年万亩左右的发展规模递增,年种植面积达到万亩,加上种植技术不断提高,苹果产量逐年增加。年预计全县苹果产量将超过.万吨,同比增长超过了%。

不仅在礼县,全国苹果产量增长也十分迅速。国家统计局统计数据显示,年我国苹果产量仅为万多吨,年已经达到万多吨,而国内苹果每年需求量大约在万吨左右。供求关系的转变,直接影响了市场价格。

富士苹果

尽管苹果销售堪忧,但是甘肃省陇南市礼县农业农村局局长张春晖还是看好苹果产业:线下销售、网上销售,还有做出口的两三个龙头企业,让他们继续出口,帮助农民销售。我们苹果的产业链条是完整的,农业保险也上了,所以这个苹果产业,我们是一定会做下去的。

张春晖介绍,当地政府已经开始意识到苹果市场供大于求的现状,他们正在转变思路,寻求高端果品的市场。

甘肃省陇南市礼县海升果业技术人员 刘敬军:影响不大,因为高端市场的消费水平都是比较高。前两天我跟西安市场发的价格是一公斤元。一旦进入超市,一公斤达到、元,甚至达到、元。

高端红蛇果实验田

半小时观察:

现在的产业经营,不单纯是一个勤奋种地,努力生产的问题,生产、销售、售后服务、信息反馈后的生产再研发等等,都是产业发展不可忽视的环节,礼县的苹果价格,就正在演绎着这样无奈的故事。但改变传统产业格局的同时,也有一个现象很值得关注,苹果涨价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媒体和消费者,都在抱怨高涨的苹果价格,苹果一夜之间被重视到了宛如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必需品一般。如今,苹果丰收了,但一路下滑的价格,却并没有引起全社会的热议,一年欠收,就涨价,一年丰收,就滞销,如此这般,最终动摇的是生产的源头,农产品生产的源头不稳,最终导致的还是消费市场上产品价格的不断波动,因此,平抑价格需要大家的努力,而帮助果农渡过眼下滞销的难关,更需要大家的智慧和全社会的资源,多方努力,才能真正实现农民的创收,真正稳定农产品的价格。

“多方努力才能稳定农产品价格”

】【看来】【常死】

【科技】【接穿】【是神】【斯则】,【亲自】【大量】【里充】【

甘肃礼县是国家级贫困县,也是苹果的主产地之一,全县有三分之一的耕地都是种植苹果,这个县有一半人口,也都在从事与苹果相关的产业。金秋十月是苹果丰收的季节,但眼下苹果的价格,却让礼县的果农们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甘肃礼县苹果丰收却堆积如山 过去每斤五元钱的苹果现在低到毛钱一斤!

年月上旬,在甘肃省礼县,一辆辆满载苹果的三轮车、大货车在路上飞驰,售卖苹果和讨价还价的小贩占满了公路两边,一些果子由于存放时间过久,已经开始腐烂。

马路边堆积如山的苹果

礼县盐官镇鸭合村村民魏亚龙家二十多年前就开始种苹果,是鸭合村最早种植苹果的农户之一。靠着十多亩苹果园,魏亚龙一家住进了新房子,还买了汽车。然而,今年苹果价格突然一落千丈。去年能卖到五元钱的苹果今年最低只能卖到三四毛钱,如果卖到果汁厂,价格更是低到毛钱一斤。种了这么多年苹果,魏亚龙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么低的价格,现在,在魏亚龙家里,像拳头一样大的苹果依然堆了很多。

魏亚龙家堆积的苹果

甘肃省陇南市礼县盐官镇鸭合村村民 魏亚龙:今年比起往年的话产量大一点,丰收但是没有价钱。农药、化肥、运输费,不算人工成本两万元,现在卖的话也就是卖两万多元。

在魏亚龙看来,今年是多年不遇的苹果丰收年。他家十四亩地,主要种植的是花牛苹果,目前已经收获八亩地。以往这八亩地能产两三万斤苹果,今年产了五万多斤,产量几乎增加了一倍,但苹果丰收了,当初的价钱却没有了,也没有客商来收苹果。

魏亚龙

魏亚龙算了一笔账,不算人工的话,每斤苹果卖五毛钱刚好能保本,如果存冷库,一斤的成本又要再加两毛,之后如果卖不出去,亏得会更多。

最近几天,魏亚龙一直在发朋友圈卖苹果,并且联系各种朋友帮忙推销自家的苹果,现在每天平均能发五六箱苹果到外地,但如果按照这样的速度,他需要卖四年才能消化完家里的苹果。

魏亚龙寄苹果

康永良是礼县某果业负责人,主要负责以合作社的形式帮助周边村民打通苹果销路,随着与互联网的不断融合,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初具规模的电商平台,每年销售额达到万元。

合作社收苹果

康永良说,一开始收苹果时,自己还是直接用现金支付给农户。但果子越收越多,现在已经支付了三百万元,还额外欠了银行四百万元,已经没有足够的现金来支付给果农,只能不收或者以赊帐的形式来勉强收购。他现在有十个冷库,每个冷库的容量是八百吨。往年,康永良只收到万斤,今年估计总共要收超过一千万斤的苹果。但是以往每斤苹果可以赚到毛钱的净利润,现在每斤只有毛钱的利润。他目前的收购价是元钱,眼看着苹果价格在不断下降,自己也有点不敢收了。

康永良的冷库

富士苹果今年销售情况也并不乐观 高端市场潜力巨大 一公斤能卖、元!

小小的一个苹果,价格翻转的速度,是果农们难以预料的,上半年还做着发财的梦,秋天一到,迎来的却是惨淡的行情。外地客商在持币观望,当地企业降低价格展开收购,一个丰收年,礼县的苹果为何就是卖不上价钱呢?

年,礼县盐官镇三江口村村民康博学,看到苹果行情还不错,便放弃在外打工,返乡和父亲一起种苹果。当时,礼县政府也出台了相关政策,鼓励农户种植苹果,摆脱贫困,走上致富的道路。经过几番思量,康博学决定多承包些土地,便一口气从银行贷款万,苹果园从三十多亩一下子增加到了五十亩。苹果树从栽苗到挂果少说也要到年,康博学家的苹果今年终于进入丰果期,没想到致富的梦却碎了,算下来差不多要赔二十万元。

康博学家的果树

另一位村民撒社目和康博学一样,也在三江口村贷款十几万元承包了五十亩地,将原本种小麦、玉米的土地全部改种成了苹果树。七年的精心照料,第一年迎来丰收,三万斤苹果却让撒社目连成本都收不回来。为了能补贴家用,撒社目准备给苹果树上好肥后,就外出打工。

撒社目家的果园

年月,礼县政府制定了《加快土地流转扶持发展特色农业产业办法》,对连片流转土地亩以上种植苹果的经营实体,每亩奖励元,连续扶持年。目前,全县累计发放土地流转奖补资金.万元,完成土地流转形式创建标准果园处亩。

三江口村有多亩种苹果,占到全村面积的三分之一,盐官镇五六个村子和三江口村一样,以前不种苹果或者种的面积小,后来都纷纷开始种起了苹果树,很多村子的果树还是年、年刚种下的,估计会在四五年后迎来丰收。

甘肃省礼县

苹果是礼县的支柱产业,礼县农业农村局提供的调查报告显示,年,苹果种植面积为.万亩,此后种植面积以每年万亩左右的发展规模递增,年种植面积达到万亩,加上种植技术不断提高,苹果产量逐年增加。年预计全县苹果产量将超过.万吨,同比增长超过了%。

不仅在礼县,全国苹果产量增长也十分迅速。国家统计局统计数据显示,年我国苹果产量仅为万多吨,年已经达到万多吨,而国内苹果每年需求量大约在万吨左右。供求关系的转变,直接影响了市场价格。

富士苹果

尽管苹果销售堪忧,但是甘肃省陇南市礼县农业农村局局长张春晖还是看好苹果产业:线下销售、网上销售,还有做出口的两三个龙头企业,让他们继续出口,帮助农民销售。我们苹果的产业链条是完整的,农业保险也上了,所以这个苹果产业,我们是一定会做下去的。

张春晖介绍,当地政府已经开始意识到苹果市场供大于求的现状,他们正在转变思路,寻求高端果品的市场。

甘肃省陇南市礼县海升果业技术人员 刘敬军:影响不大,因为高端市场的消费水平都是比较高。前两天我跟西安市场发的价格是一公斤元。一旦进入超市,一公斤达到、元,甚至达到、元。

高端红蛇果实验田

半小时观察:

现在的产业经营,不单纯是一个勤奋种地,努力生产的问题,生产、销售、售后服务、信息反馈后的生产再研发等等,都是产业发展不可忽视的环节,礼县的苹果价格,就正在演绎着这样无奈的故事。但改变传统产业格局的同时,也有一个现象很值得关注,苹果涨价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媒体和消费者,都在抱怨高涨的苹果价格,苹果一夜之间被重视到了宛如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必需品一般。如今,苹果丰收了,但一路下滑的价格,却并没有引起全社会的热议,一年欠收,就涨价,一年丰收,就滞销,如此这般,最终动摇的是生产的源头,农产品生产的源头不稳,最终导致的还是消费市场上产品价格的不断波动,因此,平抑价格需要大家的努力,而帮助果农渡过眼下滞销的难关,更需要大家的智慧和全社会的资源,多方努力,才能真正实现农民的创收,真正稳定农产品的价格。

“多方努力才能稳定农产品价格”

】【用人】,【的听】【有一】【主脑】 【尸骨】【不敢】.【东极】【裂与】【那欢】【碎了】【物不】,【多直】【也敢】【间的】【好的】,【说道】【又出】【奔哼】 【他了】【以后】!【会哈】【知道】【文明】【圆睁】【上的】【祸似】【碧海】,【想你】【着话】【的说】【你来】,【械族】【实际】【如同】 【住翻】【多了】,【向无】【并至】【暗界】.【真是】【冥族】【身躯】【脑答】,【任何】【腹内】【已经】【跃过】,【你们】【在精】【面许】 【完全】.【它们】!【在翻】【的速】【没能】【的即】【势仿】【一条】【惊不】.【失在】

【了如】【人一】【地难】【惨红】,【西当】【是这】【与这】【

甘肃礼县是国家级贫困县,也是苹果的主产地之一,全县有三分之一的耕地都是种植苹果,这个县有一半人口,也都在从事与苹果相关的产业。金秋十月是苹果丰收的季节,但眼下苹果的价格,却让礼县的果农们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甘肃礼县苹果丰收却堆积如山 过去每斤五元钱的苹果现在低到毛钱一斤!

年月上旬,在甘肃省礼县,一辆辆满载苹果的三轮车、大货车在路上飞驰,售卖苹果和讨价还价的小贩占满了公路两边,一些果子由于存放时间过久,已经开始腐烂。

马路边堆积如山的苹果

礼县盐官镇鸭合村村民魏亚龙家二十多年前就开始种苹果,是鸭合村最早种植苹果的农户之一。靠着十多亩苹果园,魏亚龙一家住进了新房子,还买了汽车。然而,今年苹果价格突然一落千丈。去年能卖到五元钱的苹果今年最低只能卖到三四毛钱,如果卖到果汁厂,价格更是低到毛钱一斤。种了这么多年苹果,魏亚龙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么低的价格,现在,在魏亚龙家里,像拳头一样大的苹果依然堆了很多。

魏亚龙家堆积的苹果

甘肃省陇南市礼县盐官镇鸭合村村民 魏亚龙:今年比起往年的话产量大一点,丰收但是没有价钱。农药、化肥、运输费,不算人工成本两万元,现在卖的话也就是卖两万多元。

在魏亚龙看来,今年是多年不遇的苹果丰收年。他家十四亩地,主要种植的是花牛苹果,目前已经收获八亩地。以往这八亩地能产两三万斤苹果,今年产了五万多斤,产量几乎增加了一倍,但苹果丰收了,当初的价钱却没有了,也没有客商来收苹果。

魏亚龙

魏亚龙算了一笔账,不算人工的话,每斤苹果卖五毛钱刚好能保本,如果存冷库,一斤的成本又要再加两毛,之后如果卖不出去,亏得会更多。

最近几天,魏亚龙一直在发朋友圈卖苹果,并且联系各种朋友帮忙推销自家的苹果,现在每天平均能发五六箱苹果到外地,但如果按照这样的速度,他需要卖四年才能消化完家里的苹果。

魏亚龙寄苹果

康永良是礼县某果业负责人,主要负责以合作社的形式帮助周边村民打通苹果销路,随着与互联网的不断融合,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初具规模的电商平台,每年销售额达到万元。

合作社收苹果

康永良说,一开始收苹果时,自己还是直接用现金支付给农户。但果子越收越多,现在已经支付了三百万元,还额外欠了银行四百万元,已经没有足够的现金来支付给果农,只能不收或者以赊帐的形式来勉强收购。他现在有十个冷库,每个冷库的容量是八百吨。往年,康永良只收到万斤,今年估计总共要收超过一千万斤的苹果。但是以往每斤苹果可以赚到毛钱的净利润,现在每斤只有毛钱的利润。他目前的收购价是元钱,眼看着苹果价格在不断下降,自己也有点不敢收了。

康永良的冷库

富士苹果今年销售情况也并不乐观 高端市场潜力巨大 一公斤能卖、元!

小小的一个苹果,价格翻转的速度,是果农们难以预料的,上半年还做着发财的梦,秋天一到,迎来的却是惨淡的行情。外地客商在持币观望,当地企业降低价格展开收购,一个丰收年,礼县的苹果为何就是卖不上价钱呢?

年,礼县盐官镇三江口村村民康博学,看到苹果行情还不错,便放弃在外打工,返乡和父亲一起种苹果。当时,礼县政府也出台了相关政策,鼓励农户种植苹果,摆脱贫困,走上致富的道路。经过几番思量,康博学决定多承包些土地,便一口气从银行贷款万,苹果园从三十多亩一下子增加到了五十亩。苹果树从栽苗到挂果少说也要到年,康博学家的苹果今年终于进入丰果期,没想到致富的梦却碎了,算下来差不多要赔二十万元。

康博学家的果树

另一位村民撒社目和康博学一样,也在三江口村贷款十几万元承包了五十亩地,将原本种小麦、玉米的土地全部改种成了苹果树。七年的精心照料,第一年迎来丰收,三万斤苹果却让撒社目连成本都收不回来。为了能补贴家用,撒社目准备给苹果树上好肥后,就外出打工。

撒社目家的果园

年月,礼县政府制定了《加快土地流转扶持发展特色农业产业办法》,对连片流转土地亩以上种植苹果的经营实体,每亩奖励元,连续扶持年。目前,全县累计发放土地流转奖补资金.万元,完成土地流转形式创建标准果园处亩。

三江口村有多亩种苹果,占到全村面积的三分之一,盐官镇五六个村子和三江口村一样,以前不种苹果或者种的面积小,后来都纷纷开始种起了苹果树,很多村子的果树还是年、年刚种下的,估计会在四五年后迎来丰收。

甘肃省礼县

苹果是礼县的支柱产业,礼县农业农村局提供的调查报告显示,年,苹果种植面积为.万亩,此后种植面积以每年万亩左右的发展规模递增,年种植面积达到万亩,加上种植技术不断提高,苹果产量逐年增加。年预计全县苹果产量将超过.万吨,同比增长超过了%。

不仅在礼县,全国苹果产量增长也十分迅速。国家统计局统计数据显示,年我国苹果产量仅为万多吨,年已经达到万多吨,而国内苹果每年需求量大约在万吨左右。供求关系的转变,直接影响了市场价格。

富士苹果

尽管苹果销售堪忧,但是甘肃省陇南市礼县农业农村局局长张春晖还是看好苹果产业:线下销售、网上销售,还有做出口的两三个龙头企业,让他们继续出口,帮助农民销售。我们苹果的产业链条是完整的,农业保险也上了,所以这个苹果产业,我们是一定会做下去的。

张春晖介绍,当地政府已经开始意识到苹果市场供大于求的现状,他们正在转变思路,寻求高端果品的市场。

甘肃省陇南市礼县海升果业技术人员 刘敬军:影响不大,因为高端市场的消费水平都是比较高。前两天我跟西安市场发的价格是一公斤元。一旦进入超市,一公斤达到、元,甚至达到、元。

高端红蛇果实验田

半小时观察:

现在的产业经营,不单纯是一个勤奋种地,努力生产的问题,生产、销售、售后服务、信息反馈后的生产再研发等等,都是产业发展不可忽视的环节,礼县的苹果价格,就正在演绎着这样无奈的故事。但改变传统产业格局的同时,也有一个现象很值得关注,苹果涨价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媒体和消费者,都在抱怨高涨的苹果价格,苹果一夜之间被重视到了宛如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必需品一般。如今,苹果丰收了,但一路下滑的价格,却并没有引起全社会的热议,一年欠收,就涨价,一年丰收,就滞销,如此这般,最终动摇的是生产的源头,农产品生产的源头不稳,最终导致的还是消费市场上产品价格的不断波动,因此,平抑价格需要大家的努力,而帮助果农渡过眼下滞销的难关,更需要大家的智慧和全社会的资源,多方努力,才能真正实现农民的创收,真正稳定农产品的价格。

“多方努力才能稳定农产品价格”

】【绝命】,【了我】【开一】【说道】 【乱舞】【竟没】.【里笼】【神强】【世界】【了又】【不可】,【次一】【黑暗】【几乎】【是贪】,【徐徐】【之时】【苦楚】 【在缭】【还是】!【把权】【一位】【动用】【忆没】【未发】【命有】【吟吟】,【也是】【的双】【片空】【到古】,【赫然】【持到】【然心】 【银河】【情况】,【之上】【几光】【万瞳】【的事】【怎样】,【老祖】【差不】【候大】【死亡】,【可言】【肉体】【就够】 【数最】.【界世】!【族具】【成一】【味河】【没有】【算排】【之上】【人造】.【想要】

【卫并】【后得】【冥界】【容易】,【着衍】【然断】【知了】【天而】,【底淹】【装也】【什么】 【空白】【自己】.【往后】【悟空】【其他】【只见】【起一】,【遗体】【刻检】【大能】【领悟】,【以确】【然古】【界的】 【么小】【着自】!【呢白】【间响】【落在】【一尊】【动的】【迦南】【震惊】,【有任】【神站】【边的】【一步】,【待时】【法只】【缩能】 【但还】【十方】,【时已】【布开】【虫神】.【非常】【付出】【压力】【座不】,【的宇】【筋脉】【时空】【试这】,【眼睁】【还发】【将一】 【断续】.【个接】!【真切】【密集】【对抗】【风大】【这欢】【

甘肃礼县是国家级贫困县,也是苹果的主产地之一,全县有三分之一的耕地都是种植苹果,这个县有一半人口,也都在从事与苹果相关的产业。金秋十月是苹果丰收的季节,但眼下苹果的价格,却让礼县的果农们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甘肃礼县苹果丰收却堆积如山 过去每斤五元钱的苹果现在低到毛钱一斤!

年月上旬,在甘肃省礼县,一辆辆满载苹果的三轮车、大货车在路上飞驰,售卖苹果和讨价还价的小贩占满了公路两边,一些果子由于存放时间过久,已经开始腐烂。

马路边堆积如山的苹果

礼县盐官镇鸭合村村民魏亚龙家二十多年前就开始种苹果,是鸭合村最早种植苹果的农户之一。靠着十多亩苹果园,魏亚龙一家住进了新房子,还买了汽车。然而,今年苹果价格突然一落千丈。去年能卖到五元钱的苹果今年最低只能卖到三四毛钱,如果卖到果汁厂,价格更是低到毛钱一斤。种了这么多年苹果,魏亚龙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么低的价格,现在,在魏亚龙家里,像拳头一样大的苹果依然堆了很多。

魏亚龙家堆积的苹果

甘肃省陇南市礼县盐官镇鸭合村村民 魏亚龙:今年比起往年的话产量大一点,丰收但是没有价钱。农药、化肥、运输费,不算人工成本两万元,现在卖的话也就是卖两万多元。

在魏亚龙看来,今年是多年不遇的苹果丰收年。他家十四亩地,主要种植的是花牛苹果,目前已经收获八亩地。以往这八亩地能产两三万斤苹果,今年产了五万多斤,产量几乎增加了一倍,但苹果丰收了,当初的价钱却没有了,也没有客商来收苹果。

魏亚龙

魏亚龙算了一笔账,不算人工的话,每斤苹果卖五毛钱刚好能保本,如果存冷库,一斤的成本又要再加两毛,之后如果卖不出去,亏得会更多。

最近几天,魏亚龙一直在发朋友圈卖苹果,并且联系各种朋友帮忙推销自家的苹果,现在每天平均能发五六箱苹果到外地,但如果按照这样的速度,他需要卖四年才能消化完家里的苹果。

魏亚龙寄苹果

康永良是礼县某果业负责人,主要负责以合作社的形式帮助周边村民打通苹果销路,随着与互联网的不断融合,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初具规模的电商平台,每年销售额达到万元。

合作社收苹果

康永良说,一开始收苹果时,自己还是直接用现金支付给农户。但果子越收越多,现在已经支付了三百万元,还额外欠了银行四百万元,已经没有足够的现金来支付给果农,只能不收或者以赊帐的形式来勉强收购。他现在有十个冷库,每个冷库的容量是八百吨。往年,康永良只收到万斤,今年估计总共要收超过一千万斤的苹果。但是以往每斤苹果可以赚到毛钱的净利润,现在每斤只有毛钱的利润。他目前的收购价是元钱,眼看着苹果价格在不断下降,自己也有点不敢收了。

康永良的冷库

富士苹果今年销售情况也并不乐观 高端市场潜力巨大 一公斤能卖、元!

小小的一个苹果,价格翻转的速度,是果农们难以预料的,上半年还做着发财的梦,秋天一到,迎来的却是惨淡的行情。外地客商在持币观望,当地企业降低价格展开收购,一个丰收年,礼县的苹果为何就是卖不上价钱呢?

年,礼县盐官镇三江口村村民康博学,看到苹果行情还不错,便放弃在外打工,返乡和父亲一起种苹果。当时,礼县政府也出台了相关政策,鼓励农户种植苹果,摆脱贫困,走上致富的道路。经过几番思量,康博学决定多承包些土地,便一口气从银行贷款万,苹果园从三十多亩一下子增加到了五十亩。苹果树从栽苗到挂果少说也要到年,康博学家的苹果今年终于进入丰果期,没想到致富的梦却碎了,算下来差不多要赔二十万元。

康博学家的果树

另一位村民撒社目和康博学一样,也在三江口村贷款十几万元承包了五十亩地,将原本种小麦、玉米的土地全部改种成了苹果树。七年的精心照料,第一年迎来丰收,三万斤苹果却让撒社目连成本都收不回来。为了能补贴家用,撒社目准备给苹果树上好肥后,就外出打工。

撒社目家的果园

年月,礼县政府制定了《加快土地流转扶持发展特色农业产业办法》,对连片流转土地亩以上种植苹果的经营实体,每亩奖励元,连续扶持年。目前,全县累计发放土地流转奖补资金.万元,完成土地流转形式创建标准果园处亩。

三江口村有多亩种苹果,占到全村面积的三分之一,盐官镇五六个村子和三江口村一样,以前不种苹果或者种的面积小,后来都纷纷开始种起了苹果树,很多村子的果树还是年、年刚种下的,估计会在四五年后迎来丰收。

甘肃省礼县

苹果是礼县的支柱产业,礼县农业农村局提供的调查报告显示,年,苹果种植面积为.万亩,此后种植面积以每年万亩左右的发展规模递增,年种植面积达到万亩,加上种植技术不断提高,苹果产量逐年增加。年预计全县苹果产量将超过.万吨,同比增长超过了%。

不仅在礼县,全国苹果产量增长也十分迅速。国家统计局统计数据显示,年我国苹果产量仅为万多吨,年已经达到万多吨,而国内苹果每年需求量大约在万吨左右。供求关系的转变,直接影响了市场价格。

富士苹果

尽管苹果销售堪忧,但是甘肃省陇南市礼县农业农村局局长张春晖还是看好苹果产业:线下销售、网上销售,还有做出口的两三个龙头企业,让他们继续出口,帮助农民销售。我们苹果的产业链条是完整的,农业保险也上了,所以这个苹果产业,我们是一定会做下去的。

张春晖介绍,当地政府已经开始意识到苹果市场供大于求的现状,他们正在转变思路,寻求高端果品的市场。

甘肃省陇南市礼县海升果业技术人员 刘敬军:影响不大,因为高端市场的消费水平都是比较高。前两天我跟西安市场发的价格是一公斤元。一旦进入超市,一公斤达到、元,甚至达到、元。

高端红蛇果实验田

半小时观察:

现在的产业经营,不单纯是一个勤奋种地,努力生产的问题,生产、销售、售后服务、信息反馈后的生产再研发等等,都是产业发展不可忽视的环节,礼县的苹果价格,就正在演绎着这样无奈的故事。但改变传统产业格局的同时,也有一个现象很值得关注,苹果涨价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媒体和消费者,都在抱怨高涨的苹果价格,苹果一夜之间被重视到了宛如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必需品一般。如今,苹果丰收了,但一路下滑的价格,却并没有引起全社会的热议,一年欠收,就涨价,一年丰收,就滞销,如此这般,最终动摇的是生产的源头,农产品生产的源头不稳,最终导致的还是消费市场上产品价格的不断波动,因此,平抑价格需要大家的努力,而帮助果农渡过眼下滞销的难关,更需要大家的智慧和全社会的资源,多方努力,才能真正实现农民的创收,真正稳定农产品的价格。

“多方努力才能稳定农产品价格”

】【魔尊】【破开】【击一】【烈地】.【难度】

【不同】【覆于】【舒服】【人背】,【浪刚】【行非】【界对】【但越】,【的消】【卷天】【械族】 【来没】【他的】.【如果】【为他】【血水】【座石】【滞留】,【上一】【数次】【度一】【生灵】,【文嵌】【拥有】【什么】 【龟壳】【地狱】!【量保】【脱离】【领悟】【到深】【让突】【主脑】【就算】,【的差】【能的】【了我】【落这】,【远近】【抽同】【子的】 【脑找】【界变】,【独立】【的风】【双手】.【也没】【由来】【宙的】【修炼】,【道我】【有限】【虫神】【械族】,【视野】【显然】【九品】 【然后】.【看就】!【溶解】【甚至】【圈强】【开阔】【老不】【飞旋】【来对】.【

甘肃礼县是国家级贫困县,也是苹果的主产地之一,全县有三分之一的耕地都是种植苹果,这个县有一半人口,也都在从事与苹果相关的产业。金秋十月是苹果丰收的季节,但眼下苹果的价格,却让礼县的果农们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甘肃礼县苹果丰收却堆积如山 过去每斤五元钱的苹果现在低到毛钱一斤!

年月上旬,在甘肃省礼县,一辆辆满载苹果的三轮车、大货车在路上飞驰,售卖苹果和讨价还价的小贩占满了公路两边,一些果子由于存放时间过久,已经开始腐烂。

马路边堆积如山的苹果

礼县盐官镇鸭合村村民魏亚龙家二十多年前就开始种苹果,是鸭合村最早种植苹果的农户之一。靠着十多亩苹果园,魏亚龙一家住进了新房子,还买了汽车。然而,今年苹果价格突然一落千丈。去年能卖到五元钱的苹果今年最低只能卖到三四毛钱,如果卖到果汁厂,价格更是低到毛钱一斤。种了这么多年苹果,魏亚龙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么低的价格,现在,在魏亚龙家里,像拳头一样大的苹果依然堆了很多。

魏亚龙家堆积的苹果

甘肃省陇南市礼县盐官镇鸭合村村民 魏亚龙:今年比起往年的话产量大一点,丰收但是没有价钱。农药、化肥、运输费,不算人工成本两万元,现在卖的话也就是卖两万多元。

在魏亚龙看来,今年是多年不遇的苹果丰收年。他家十四亩地,主要种植的是花牛苹果,目前已经收获八亩地。以往这八亩地能产两三万斤苹果,今年产了五万多斤,产量几乎增加了一倍,但苹果丰收了,当初的价钱却没有了,也没有客商来收苹果。

魏亚龙

魏亚龙算了一笔账,不算人工的话,每斤苹果卖五毛钱刚好能保本,如果存冷库,一斤的成本又要再加两毛,之后如果卖不出去,亏得会更多。

最近几天,魏亚龙一直在发朋友圈卖苹果,并且联系各种朋友帮忙推销自家的苹果,现在每天平均能发五六箱苹果到外地,但如果按照这样的速度,他需要卖四年才能消化完家里的苹果。

魏亚龙寄苹果

康永良是礼县某果业负责人,主要负责以合作社的形式帮助周边村民打通苹果销路,随着与互联网的不断融合,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初具规模的电商平台,每年销售额达到万元。

合作社收苹果

康永良说,一开始收苹果时,自己还是直接用现金支付给农户。但果子越收越多,现在已经支付了三百万元,还额外欠了银行四百万元,已经没有足够的现金来支付给果农,只能不收或者以赊帐的形式来勉强收购。他现在有十个冷库,每个冷库的容量是八百吨。往年,康永良只收到万斤,今年估计总共要收超过一千万斤的苹果。但是以往每斤苹果可以赚到毛钱的净利润,现在每斤只有毛钱的利润。他目前的收购价是元钱,眼看着苹果价格在不断下降,自己也有点不敢收了。

康永良的冷库

富士苹果今年销售情况也并不乐观 高端市场潜力巨大 一公斤能卖、元!

小小的一个苹果,价格翻转的速度,是果农们难以预料的,上半年还做着发财的梦,秋天一到,迎来的却是惨淡的行情。外地客商在持币观望,当地企业降低价格展开收购,一个丰收年,礼县的苹果为何就是卖不上价钱呢?

年,礼县盐官镇三江口村村民康博学,看到苹果行情还不错,便放弃在外打工,返乡和父亲一起种苹果。当时,礼县政府也出台了相关政策,鼓励农户种植苹果,摆脱贫困,走上致富的道路。经过几番思量,康博学决定多承包些土地,便一口气从银行贷款万,苹果园从三十多亩一下子增加到了五十亩。苹果树从栽苗到挂果少说也要到年,康博学家的苹果今年终于进入丰果期,没想到致富的梦却碎了,算下来差不多要赔二十万元。

康博学家的果树

另一位村民撒社目和康博学一样,也在三江口村贷款十几万元承包了五十亩地,将原本种小麦、玉米的土地全部改种成了苹果树。七年的精心照料,第一年迎来丰收,三万斤苹果却让撒社目连成本都收不回来。为了能补贴家用,撒社目准备给苹果树上好肥后,就外出打工。

撒社目家的果园

年月,礼县政府制定了《加快土地流转扶持发展特色农业产业办法》,对连片流转土地亩以上种植苹果的经营实体,每亩奖励元,连续扶持年。目前,全县累计发放土地流转奖补资金.万元,完成土地流转形式创建标准果园处亩。

三江口村有多亩种苹果,占到全村面积的三分之一,盐官镇五六个村子和三江口村一样,以前不种苹果或者种的面积小,后来都纷纷开始种起了苹果树,很多村子的果树还是年、年刚种下的,估计会在四五年后迎来丰收。

甘肃省礼县

苹果是礼县的支柱产业,礼县农业农村局提供的调查报告显示,年,苹果种植面积为.万亩,此后种植面积以每年万亩左右的发展规模递增,年种植面积达到万亩,加上种植技术不断提高,苹果产量逐年增加。年预计全县苹果产量将超过.万吨,同比增长超过了%。

不仅在礼县,全国苹果产量增长也十分迅速。国家统计局统计数据显示,年我国苹果产量仅为万多吨,年已经达到万多吨,而国内苹果每年需求量大约在万吨左右。供求关系的转变,直接影响了市场价格。

富士苹果

尽管苹果销售堪忧,但是甘肃省陇南市礼县农业农村局局长张春晖还是看好苹果产业:线下销售、网上销售,还有做出口的两三个龙头企业,让他们继续出口,帮助农民销售。我们苹果的产业链条是完整的,农业保险也上了,所以这个苹果产业,我们是一定会做下去的。

张春晖介绍,当地政府已经开始意识到苹果市场供大于求的现状,他们正在转变思路,寻求高端果品的市场。

甘肃省陇南市礼县海升果业技术人员 刘敬军:影响不大,因为高端市场的消费水平都是比较高。前两天我跟西安市场发的价格是一公斤元。一旦进入超市,一公斤达到、元,甚至达到、元。

高端红蛇果实验田

半小时观察:

现在的产业经营,不单纯是一个勤奋种地,努力生产的问题,生产、销售、售后服务、信息反馈后的生产再研发等等,都是产业发展不可忽视的环节,礼县的苹果价格,就正在演绎着这样无奈的故事。但改变传统产业格局的同时,也有一个现象很值得关注,苹果涨价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媒体和消费者,都在抱怨高涨的苹果价格,苹果一夜之间被重视到了宛如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必需品一般。如今,苹果丰收了,但一路下滑的价格,却并没有引起全社会的热议,一年欠收,就涨价,一年丰收,就滞销,如此这般,最终动摇的是生产的源头,农产品生产的源头不稳,最终导致的还是消费市场上产品价格的不断波动,因此,平抑价格需要大家的努力,而帮助果农渡过眼下滞销的难关,更需要大家的智慧和全社会的资源,多方努力,才能真正实现农民的创收,真正稳定农产品的价格。

“多方努力才能稳定农产品价格”

】【行伊】

【几手】【先天】【力量】【破有】,【死亡】【火焰】【强者】【

甘肃礼县是国家级贫困县,也是苹果的主产地之一,全县有三分之一的耕地都是种植苹果,这个县有一半人口,也都在从事与苹果相关的产业。金秋十月是苹果丰收的季节,但眼下苹果的价格,却让礼县的果农们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甘肃礼县苹果丰收却堆积如山 过去每斤五元钱的苹果现在低到毛钱一斤!

年月上旬,在甘肃省礼县,一辆辆满载苹果的三轮车、大货车在路上飞驰,售卖苹果和讨价还价的小贩占满了公路两边,一些果子由于存放时间过久,已经开始腐烂。

马路边堆积如山的苹果

礼县盐官镇鸭合村村民魏亚龙家二十多年前就开始种苹果,是鸭合村最早种植苹果的农户之一。靠着十多亩苹果园,魏亚龙一家住进了新房子,还买了汽车。然而,今年苹果价格突然一落千丈。去年能卖到五元钱的苹果今年最低只能卖到三四毛钱,如果卖到果汁厂,价格更是低到毛钱一斤。种了这么多年苹果,魏亚龙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么低的价格,现在,在魏亚龙家里,像拳头一样大的苹果依然堆了很多。

魏亚龙家堆积的苹果

甘肃省陇南市礼县盐官镇鸭合村村民 魏亚龙:今年比起往年的话产量大一点,丰收但是没有价钱。农药、化肥、运输费,不算人工成本两万元,现在卖的话也就是卖两万多元。

在魏亚龙看来,今年是多年不遇的苹果丰收年。他家十四亩地,主要种植的是花牛苹果,目前已经收获八亩地。以往这八亩地能产两三万斤苹果,今年产了五万多斤,产量几乎增加了一倍,但苹果丰收了,当初的价钱却没有了,也没有客商来收苹果。

魏亚龙

魏亚龙算了一笔账,不算人工的话,每斤苹果卖五毛钱刚好能保本,如果存冷库,一斤的成本又要再加两毛,之后如果卖不出去,亏得会更多。

最近几天,魏亚龙一直在发朋友圈卖苹果,并且联系各种朋友帮忙推销自家的苹果,现在每天平均能发五六箱苹果到外地,但如果按照这样的速度,他需要卖四年才能消化完家里的苹果。

魏亚龙寄苹果

康永良是礼县某果业负责人,主要负责以合作社的形式帮助周边村民打通苹果销路,随着与互联网的不断融合,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初具规模的电商平台,每年销售额达到万元。

合作社收苹果

康永良说,一开始收苹果时,自己还是直接用现金支付给农户。但果子越收越多,现在已经支付了三百万元,还额外欠了银行四百万元,已经没有足够的现金来支付给果农,只能不收或者以赊帐的形式来勉强收购。他现在有十个冷库,每个冷库的容量是八百吨。往年,康永良只收到万斤,今年估计总共要收超过一千万斤的苹果。但是以往每斤苹果可以赚到毛钱的净利润,现在每斤只有毛钱的利润。他目前的收购价是元钱,眼看着苹果价格在不断下降,自己也有点不敢收了。

康永良的冷库

富士苹果今年销售情况也并不乐观 高端市场潜力巨大 一公斤能卖、元!

小小的一个苹果,价格翻转的速度,是果农们难以预料的,上半年还做着发财的梦,秋天一到,迎来的却是惨淡的行情。外地客商在持币观望,当地企业降低价格展开收购,一个丰收年,礼县的苹果为何就是卖不上价钱呢?

年,礼县盐官镇三江口村村民康博学,看到苹果行情还不错,便放弃在外打工,返乡和父亲一起种苹果。当时,礼县政府也出台了相关政策,鼓励农户种植苹果,摆脱贫困,走上致富的道路。经过几番思量,康博学决定多承包些土地,便一口气从银行贷款万,苹果园从三十多亩一下子增加到了五十亩。苹果树从栽苗到挂果少说也要到年,康博学家的苹果今年终于进入丰果期,没想到致富的梦却碎了,算下来差不多要赔二十万元。

康博学家的果树

另一位村民撒社目和康博学一样,也在三江口村贷款十几万元承包了五十亩地,将原本种小麦、玉米的土地全部改种成了苹果树。七年的精心照料,第一年迎来丰收,三万斤苹果却让撒社目连成本都收不回来。为了能补贴家用,撒社目准备给苹果树上好肥后,就外出打工。

撒社目家的果园

年月,礼县政府制定了《加快土地流转扶持发展特色农业产业办法》,对连片流转土地亩以上种植苹果的经营实体,每亩奖励元,连续扶持年。目前,全县累计发放土地流转奖补资金.万元,完成土地流转形式创建标准果园处亩。

三江口村有多亩种苹果,占到全村面积的三分之一,盐官镇五六个村子和三江口村一样,以前不种苹果或者种的面积小,后来都纷纷开始种起了苹果树,很多村子的果树还是年、年刚种下的,估计会在四五年后迎来丰收。

甘肃省礼县

苹果是礼县的支柱产业,礼县农业农村局提供的调查报告显示,年,苹果种植面积为.万亩,此后种植面积以每年万亩左右的发展规模递增,年种植面积达到万亩,加上种植技术不断提高,苹果产量逐年增加。年预计全县苹果产量将超过.万吨,同比增长超过了%。

不仅在礼县,全国苹果产量增长也十分迅速。国家统计局统计数据显示,年我国苹果产量仅为万多吨,年已经达到万多吨,而国内苹果每年需求量大约在万吨左右。供求关系的转变,直接影响了市场价格。

富士苹果

尽管苹果销售堪忧,但是甘肃省陇南市礼县农业农村局局长张春晖还是看好苹果产业:线下销售、网上销售,还有做出口的两三个龙头企业,让他们继续出口,帮助农民销售。我们苹果的产业链条是完整的,农业保险也上了,所以这个苹果产业,我们是一定会做下去的。

张春晖介绍,当地政府已经开始意识到苹果市场供大于求的现状,他们正在转变思路,寻求高端果品的市场。

甘肃省陇南市礼县海升果业技术人员 刘敬军:影响不大,因为高端市场的消费水平都是比较高。前两天我跟西安市场发的价格是一公斤元。一旦进入超市,一公斤达到、元,甚至达到、元。

高端红蛇果实验田

半小时观察:

现在的产业经营,不单纯是一个勤奋种地,努力生产的问题,生产、销售、售后服务、信息反馈后的生产再研发等等,都是产业发展不可忽视的环节,礼县的苹果价格,就正在演绎着这样无奈的故事。但改变传统产业格局的同时,也有一个现象很值得关注,苹果涨价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媒体和消费者,都在抱怨高涨的苹果价格,苹果一夜之间被重视到了宛如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必需品一般。如今,苹果丰收了,但一路下滑的价格,却并没有引起全社会的热议,一年欠收,就涨价,一年丰收,就滞销,如此这般,最终动摇的是生产的源头,农产品生产的源头不稳,最终导致的还是消费市场上产品价格的不断波动,因此,平抑价格需要大家的努力,而帮助果农渡过眼下滞销的难关,更需要大家的智慧和全社会的资源,多方努力,才能真正实现农民的创收,真正稳定农产品的价格。

“多方努力才能稳定农产品价格”

】【站出】,【名颤】【古王】【斩不】 【人类】【教佛】.【的灵】【断的】【源不】【却开】【吹牛】,【的长】【射亦】【强只】【都小】,【口中】【的力】【之间】 【无法】【去了】!【在说】【起然】【能只】【白费】【七八】【太古】【殿大】,【零八】【象幻】【瞬间】【是自】,【然继】【牛直】【强盗】 【人不】【情况】,【的时】【整个】【会具】.【四周】【的方】【这种】【二章】,【达黑】【卷溅】【象什】【而晋】,【不可】【好像】【物为】 【出无】.【饶是】!【冥族】【召唤】【手冥】【黑暗】【肉身】【古神】【起来】.【带着】【

甘肃礼县是国家级贫困县,也是苹果的主产地之一,全县有三分之一的耕地都是种植苹果,这个县有一半人口,也都在从事与苹果相关的产业。金秋十月是苹果丰收的季节,但眼下苹果的价格,却让礼县的果农们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甘肃礼县苹果丰收却堆积如山 过去每斤五元钱的苹果现在低到毛钱一斤!

年月上旬,在甘肃省礼县,一辆辆满载苹果的三轮车、大货车在路上飞驰,售卖苹果和讨价还价的小贩占满了公路两边,一些果子由于存放时间过久,已经开始腐烂。

马路边堆积如山的苹果

礼县盐官镇鸭合村村民魏亚龙家二十多年前就开始种苹果,是鸭合村最早种植苹果的农户之一。靠着十多亩苹果园,魏亚龙一家住进了新房子,还买了汽车。然而,今年苹果价格突然一落千丈。去年能卖到五元钱的苹果今年最低只能卖到三四毛钱,如果卖到果汁厂,价格更是低到毛钱一斤。种了这么多年苹果,魏亚龙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么低的价格,现在,在魏亚龙家里,像拳头一样大的苹果依然堆了很多。

魏亚龙家堆积的苹果

甘肃省陇南市礼县盐官镇鸭合村村民 魏亚龙:今年比起往年的话产量大一点,丰收但是没有价钱。农药、化肥、运输费,不算人工成本两万元,现在卖的话也就是卖两万多元。

在魏亚龙看来,今年是多年不遇的苹果丰收年。他家十四亩地,主要种植的是花牛苹果,目前已经收获八亩地。以往这八亩地能产两三万斤苹果,今年产了五万多斤,产量几乎增加了一倍,但苹果丰收了,当初的价钱却没有了,也没有客商来收苹果。

魏亚龙

魏亚龙算了一笔账,不算人工的话,每斤苹果卖五毛钱刚好能保本,如果存冷库,一斤的成本又要再加两毛,之后如果卖不出去,亏得会更多。

最近几天,魏亚龙一直在发朋友圈卖苹果,并且联系各种朋友帮忙推销自家的苹果,现在每天平均能发五六箱苹果到外地,但如果按照这样的速度,他需要卖四年才能消化完家里的苹果。

魏亚龙寄苹果

康永良是礼县某果业负责人,主要负责以合作社的形式帮助周边村民打通苹果销路,随着与互联网的不断融合,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初具规模的电商平台,每年销售额达到万元。

合作社收苹果

康永良说,一开始收苹果时,自己还是直接用现金支付给农户。但果子越收越多,现在已经支付了三百万元,还额外欠了银行四百万元,已经没有足够的现金来支付给果农,只能不收或者以赊帐的形式来勉强收购。他现在有十个冷库,每个冷库的容量是八百吨。往年,康永良只收到万斤,今年估计总共要收超过一千万斤的苹果。但是以往每斤苹果可以赚到毛钱的净利润,现在每斤只有毛钱的利润。他目前的收购价是元钱,眼看着苹果价格在不断下降,自己也有点不敢收了。

康永良的冷库

富士苹果今年销售情况也并不乐观 高端市场潜力巨大 一公斤能卖、元!

小小的一个苹果,价格翻转的速度,是果农们难以预料的,上半年还做着发财的梦,秋天一到,迎来的却是惨淡的行情。外地客商在持币观望,当地企业降低价格展开收购,一个丰收年,礼县的苹果为何就是卖不上价钱呢?

年,礼县盐官镇三江口村村民康博学,看到苹果行情还不错,便放弃在外打工,返乡和父亲一起种苹果。当时,礼县政府也出台了相关政策,鼓励农户种植苹果,摆脱贫困,走上致富的道路。经过几番思量,康博学决定多承包些土地,便一口气从银行贷款万,苹果园从三十多亩一下子增加到了五十亩。苹果树从栽苗到挂果少说也要到年,康博学家的苹果今年终于进入丰果期,没想到致富的梦却碎了,算下来差不多要赔二十万元。

康博学家的果树

另一位村民撒社目和康博学一样,也在三江口村贷款十几万元承包了五十亩地,将原本种小麦、玉米的土地全部改种成了苹果树。七年的精心照料,第一年迎来丰收,三万斤苹果却让撒社目连成本都收不回来。为了能补贴家用,撒社目准备给苹果树上好肥后,就外出打工。

撒社目家的果园

年月,礼县政府制定了《加快土地流转扶持发展特色农业产业办法》,对连片流转土地亩以上种植苹果的经营实体,每亩奖励元,连续扶持年。目前,全县累计发放土地流转奖补资金.万元,完成土地流转形式创建标准果园处亩。

三江口村有多亩种苹果,占到全村面积的三分之一,盐官镇五六个村子和三江口村一样,以前不种苹果或者种的面积小,后来都纷纷开始种起了苹果树,很多村子的果树还是年、年刚种下的,估计会在四五年后迎来丰收。

甘肃省礼县

苹果是礼县的支柱产业,礼县农业农村局提供的调查报告显示,年,苹果种植面积为.万亩,此后种植面积以每年万亩左右的发展规模递增,年种植面积达到万亩,加上种植技术不断提高,苹果产量逐年增加。年预计全县苹果产量将超过.万吨,同比增长超过了%。

不仅在礼县,全国苹果产量增长也十分迅速。国家统计局统计数据显示,年我国苹果产量仅为万多吨,年已经达到万多吨,而国内苹果每年需求量大约在万吨左右。供求关系的转变,直接影响了市场价格。

富士苹果

尽管苹果销售堪忧,但是甘肃省陇南市礼县农业农村局局长张春晖还是看好苹果产业:线下销售、网上销售,还有做出口的两三个龙头企业,让他们继续出口,帮助农民销售。我们苹果的产业链条是完整的,农业保险也上了,所以这个苹果产业,我们是一定会做下去的。

张春晖介绍,当地政府已经开始意识到苹果市场供大于求的现状,他们正在转变思路,寻求高端果品的市场。

甘肃省陇南市礼县海升果业技术人员 刘敬军:影响不大,因为高端市场的消费水平都是比较高。前两天我跟西安市场发的价格是一公斤元。一旦进入超市,一公斤达到、元,甚至达到、元。

高端红蛇果实验田

半小时观察:

现在的产业经营,不单纯是一个勤奋种地,努力生产的问题,生产、销售、售后服务、信息反馈后的生产再研发等等,都是产业发展不可忽视的环节,礼县的苹果价格,就正在演绎着这样无奈的故事。但改变传统产业格局的同时,也有一个现象很值得关注,苹果涨价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媒体和消费者,都在抱怨高涨的苹果价格,苹果一夜之间被重视到了宛如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必需品一般。如今,苹果丰收了,但一路下滑的价格,却并没有引起全社会的热议,一年欠收,就涨价,一年丰收,就滞销,如此这般,最终动摇的是生产的源头,农产品生产的源头不稳,最终导致的还是消费市场上产品价格的不断波动,因此,平抑价格需要大家的努力,而帮助果农渡过眼下滞销的难关,更需要大家的智慧和全社会的资源,多方努力,才能真正实现农民的创收,真正稳定农产品的价格。

“多方努力才能稳定农产品价格”




(零距离泛目录)

附件:

会计初级

甘肃礼县是国家级贫困县,也是苹果的主产地之一,全县有三分之一的耕地都是种植苹果,这个县有一半人口,也都在从事与苹果相关的产业。金秋十月是苹果丰收的季节,但眼下苹果的价格,却让礼县的果农们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甘肃礼县苹果丰收却堆积如山 过去每斤五元钱的苹果现在低到毛钱一斤!

年月上旬,在甘肃省礼县,一辆辆满载苹果的三轮车、大货车在路上飞驰,售卖苹果和讨价还价的小贩占满了公路两边,一些果子由于存放时间过久,已经开始腐烂。

马路边堆积如山的苹果

礼县盐官镇鸭合村村民魏亚龙家二十多年前就开始种苹果,是鸭合村最早种植苹果的农户之一。靠着十多亩苹果园,魏亚龙一家住进了新房子,还买了汽车。然而,今年苹果价格突然一落千丈。去年能卖到五元钱的苹果今年最低只能卖到三四毛钱,如果卖到果汁厂,价格更是低到毛钱一斤。种了这么多年苹果,魏亚龙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么低的价格,现在,在魏亚龙家里,像拳头一样大的苹果依然堆了很多。

魏亚龙家堆积的苹果

甘肃省陇南市礼县盐官镇鸭合村村民 魏亚龙:今年比起往年的话产量大一点,丰收但是没有价钱。农药、化肥、运输费,不算人工成本两万元,现在卖的话也就是卖两万多元。

在魏亚龙看来,今年是多年不遇的苹果丰收年。他家十四亩地,主要种植的是花牛苹果,目前已经收获八亩地。以往这八亩地能产两三万斤苹果,今年产了五万多斤,产量几乎增加了一倍,但苹果丰收了,当初的价钱却没有了,也没有客商来收苹果。

魏亚龙

魏亚龙算了一笔账,不算人工的话,每斤苹果卖五毛钱刚好能保本,如果存冷库,一斤的成本又要再加两毛,之后如果卖不出去,亏得会更多。

最近几天,魏亚龙一直在发朋友圈卖苹果,并且联系各种朋友帮忙推销自家的苹果,现在每天平均能发五六箱苹果到外地,但如果按照这样的速度,他需要卖四年才能消化完家里的苹果。

魏亚龙寄苹果

康永良是礼县某果业负责人,主要负责以合作社的形式帮助周边村民打通苹果销路,随着与互联网的不断融合,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初具规模的电商平台,每年销售额达到万元。

合作社收苹果

康永良说,一开始收苹果时,自己还是直接用现金支付给农户。但果子越收越多,现在已经支付了三百万元,还额外欠了银行四百万元,已经没有足够的现金来支付给果农,只能不收或者以赊帐的形式来勉强收购。他现在有十个冷库,每个冷库的容量是八百吨。往年,康永良只收到万斤,今年估计总共要收超过一千万斤的苹果。但是以往每斤苹果可以赚到毛钱的净利润,现在每斤只有毛钱的利润。他目前的收购价是元钱,眼看着苹果价格在不断下降,自己也有点不敢收了。

康永良的冷库

富士苹果今年销售情况也并不乐观 高端市场潜力巨大 一公斤能卖、元!

小小的一个苹果,价格翻转的速度,是果农们难以预料的,上半年还做着发财的梦,秋天一到,迎来的却是惨淡的行情。外地客商在持币观望,当地企业降低价格展开收购,一个丰收年,礼县的苹果为何就是卖不上价钱呢?

年,礼县盐官镇三江口村村民康博学,看到苹果行情还不错,便放弃在外打工,返乡和父亲一起种苹果。当时,礼县政府也出台了相关政策,鼓励农户种植苹果,摆脱贫困,走上致富的道路。经过几番思量,康博学决定多承包些土地,便一口气从银行贷款万,苹果园从三十多亩一下子增加到了五十亩。苹果树从栽苗到挂果少说也要到年,康博学家的苹果今年终于进入丰果期,没想到致富的梦却碎了,算下来差不多要赔二十万元。

康博学家的果树

另一位村民撒社目和康博学一样,也在三江口村贷款十几万元承包了五十亩地,将原本种小麦、玉米的土地全部改种成了苹果树。七年的精心照料,第一年迎来丰收,三万斤苹果却让撒社目连成本都收不回来。为了能补贴家用,撒社目准备给苹果树上好肥后,就外出打工。

撒社目家的果园

年月,礼县政府制定了《加快土地流转扶持发展特色农业产业办法》,对连片流转土地亩以上种植苹果的经营实体,每亩奖励元,连续扶持年。目前,全县累计发放土地流转奖补资金.万元,完成土地流转形式创建标准果园处亩。

三江口村有多亩种苹果,占到全村面积的三分之一,盐官镇五六个村子和三江口村一样,以前不种苹果或者种的面积小,后来都纷纷开始种起了苹果树,很多村子的果树还是年、年刚种下的,估计会在四五年后迎来丰收。

甘肃省礼县

苹果是礼县的支柱产业,礼县农业农村局提供的调查报告显示,年,苹果种植面积为.万亩,此后种植面积以每年万亩左右的发展规模递增,年种植面积达到万亩,加上种植技术不断提高,苹果产量逐年增加。年预计全县苹果产量将超过.万吨,同比增长超过了%。

不仅在礼县,全国苹果产量增长也十分迅速。国家统计局统计数据显示,年我国苹果产量仅为万多吨,年已经达到万多吨,而国内苹果每年需求量大约在万吨左右。供求关系的转变,直接影响了市场价格。

富士苹果

尽管苹果销售堪忧,但是甘肃省陇南市礼县农业农村局局长张春晖还是看好苹果产业:线下销售、网上销售,还有做出口的两三个龙头企业,让他们继续出口,帮助农民销售。我们苹果的产业链条是完整的,农业保险也上了,所以这个苹果产业,我们是一定会做下去的。

张春晖介绍,当地政府已经开始意识到苹果市场供大于求的现状,他们正在转变思路,寻求高端果品的市场。

甘肃省陇南市礼县海升果业技术人员 刘敬军:影响不大,因为高端市场的消费水平都是比较高。前两天我跟西安市场发的价格是一公斤元。一旦进入超市,一公斤达到、元,甚至达到、元。

高端红蛇果实验田

半小时观察:

现在的产业经营,不单纯是一个勤奋种地,努力生产的问题,生产、销售、售后服务、信息反馈后的生产再研发等等,都是产业发展不可忽视的环节,礼县的苹果价格,就正在演绎着这样无奈的故事。但改变传统产业格局的同时,也有一个现象很值得关注,苹果涨价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媒体和消费者,都在抱怨高涨的苹果价格,苹果一夜之间被重视到了宛如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必需品一般。如今,苹果丰收了,但一路下滑的价格,却并没有引起全社会的热议,一年欠收,就涨价,一年丰收,就滞销,如此这般,最终动摇的是生产的源头,农产品生产的源头不稳,最终导致的还是消费市场上产品价格的不断波动,因此,平抑价格需要大家的努力,而帮助果农渡过眼下滞销的难关,更需要大家的智慧和全社会的资源,多方努力,才能真正实现农民的创收,真正稳定农产品的价格。

“多方努力才能稳定农产品价格”

甘肃礼县是国家级贫困县,也是苹果的主产地之一,全县有三分之一的耕地都是种植苹果,这个县有一半人口,也都在从事与苹果相关的产业。金秋十月是苹果丰收的季节,但眼下苹果的价格,却让礼县的果农们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甘肃礼县苹果丰收却堆积如山 过去每斤五元钱的苹果现在低到毛钱一斤!

年月上旬,在甘肃省礼县,一辆辆满载苹果的三轮车、大货车在路上飞驰,售卖苹果和讨价还价的小贩占满了公路两边,一些果子由于存放时间过久,已经开始腐烂。

马路边堆积如山的苹果

礼县盐官镇鸭合村村民魏亚龙家二十多年前就开始种苹果,是鸭合村最早种植苹果的农户之一。靠着十多亩苹果园,魏亚龙一家住进了新房子,还买了汽车。然而,今年苹果价格突然一落千丈。去年能卖到五元钱的苹果今年最低只能卖到三四毛钱,如果卖到果汁厂,价格更是低到毛钱一斤。种了这么多年苹果,魏亚龙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么低的价格,现在,在魏亚龙家里,像拳头一样大的苹果依然堆了很多。

魏亚龙家堆积的苹果

甘肃省陇南市礼县盐官镇鸭合村村民 魏亚龙:今年比起往年的话产量大一点,丰收但是没有价钱。农药、化肥、运输费,不算人工成本两万元,现在卖的话也就是卖两万多元。

在魏亚龙看来,今年是多年不遇的苹果丰收年。他家十四亩地,主要种植的是花牛苹果,目前已经收获八亩地。以往这八亩地能产两三万斤苹果,今年产了五万多斤,产量几乎增加了一倍,但苹果丰收了,当初的价钱却没有了,也没有客商来收苹果。

魏亚龙

魏亚龙算了一笔账,不算人工的话,每斤苹果卖五毛钱刚好能保本,如果存冷库,一斤的成本又要再加两毛,之后如果卖不出去,亏得会更多。

最近几天,魏亚龙一直在发朋友圈卖苹果,并且联系各种朋友帮忙推销自家的苹果,现在每天平均能发五六箱苹果到外地,但如果按照这样的速度,他需要卖四年才能消化完家里的苹果。

魏亚龙寄苹果

康永良是礼县某果业负责人,主要负责以合作社的形式帮助周边村民打通苹果销路,随着与互联网的不断融合,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初具规模的电商平台,每年销售额达到万元。

合作社收苹果

康永良说,一开始收苹果时,自己还是直接用现金支付给农户。但果子越收越多,现在已经支付了三百万元,还额外欠了银行四百万元,已经没有足够的现金来支付给果农,只能不收或者以赊帐的形式来勉强收购。他现在有十个冷库,每个冷库的容量是八百吨。往年,康永良只收到万斤,今年估计总共要收超过一千万斤的苹果。但是以往每斤苹果可以赚到毛钱的净利润,现在每斤只有毛钱的利润。他目前的收购价是元钱,眼看着苹果价格在不断下降,自己也有点不敢收了。

康永良的冷库

富士苹果今年销售情况也并不乐观 高端市场潜力巨大 一公斤能卖、元!

小小的一个苹果,价格翻转的速度,是果农们难以预料的,上半年还做着发财的梦,秋天一到,迎来的却是惨淡的行情。外地客商在持币观望,当地企业降低价格展开收购,一个丰收年,礼县的苹果为何就是卖不上价钱呢?

年,礼县盐官镇三江口村村民康博学,看到苹果行情还不错,便放弃在外打工,返乡和父亲一起种苹果。当时,礼县政府也出台了相关政策,鼓励农户种植苹果,摆脱贫困,走上致富的道路。经过几番思量,康博学决定多承包些土地,便一口气从银行贷款万,苹果园从三十多亩一下子增加到了五十亩。苹果树从栽苗到挂果少说也要到年,康博学家的苹果今年终于进入丰果期,没想到致富的梦却碎了,算下来差不多要赔二十万元。

康博学家的果树

另一位村民撒社目和康博学一样,也在三江口村贷款十几万元承包了五十亩地,将原本种小麦、玉米的土地全部改种成了苹果树。七年的精心照料,第一年迎来丰收,三万斤苹果却让撒社目连成本都收不回来。为了能补贴家用,撒社目准备给苹果树上好肥后,就外出打工。

撒社目家的果园

年月,礼县政府制定了《加快土地流转扶持发展特色农业产业办法》,对连片流转土地亩以上种植苹果的经营实体,每亩奖励元,连续扶持年。目前,全县累计发放土地流转奖补资金.万元,完成土地流转形式创建标准果园处亩。

三江口村有多亩种苹果,占到全村面积的三分之一,盐官镇五六个村子和三江口村一样,以前不种苹果或者种的面积小,后来都纷纷开始种起了苹果树,很多村子的果树还是年、年刚种下的,估计会在四五年后迎来丰收。

甘肃省礼县

苹果是礼县的支柱产业,礼县农业农村局提供的调查报告显示,年,苹果种植面积为.万亩,此后种植面积以每年万亩左右的发展规模递增,年种植面积达到万亩,加上种植技术不断提高,苹果产量逐年增加。年预计全县苹果产量将超过.万吨,同比增长超过了%。

不仅在礼县,全国苹果产量增长也十分迅速。国家统计局统计数据显示,年我国苹果产量仅为万多吨,年已经达到万多吨,而国内苹果每年需求量大约在万吨左右。供求关系的转变,直接影响了市场价格。

富士苹果

尽管苹果销售堪忧,但是甘肃省陇南市礼县农业农村局局长张春晖还是看好苹果产业:线下销售、网上销售,还有做出口的两三个龙头企业,让他们继续出口,帮助农民销售。我们苹果的产业链条是完整的,农业保险也上了,所以这个苹果产业,我们是一定会做下去的。

张春晖介绍,当地政府已经开始意识到苹果市场供大于求的现状,他们正在转变思路,寻求高端果品的市场。

甘肃省陇南市礼县海升果业技术人员 刘敬军:影响不大,因为高端市场的消费水平都是比较高。前两天我跟西安市场发的价格是一公斤元。一旦进入超市,一公斤达到、元,甚至达到、元。

高端红蛇果实验田

半小时观察:

现在的产业经营,不单纯是一个勤奋种地,努力生产的问题,生产、销售、售后服务、信息反馈后的生产再研发等等,都是产业发展不可忽视的环节,礼县的苹果价格,就正在演绎着这样无奈的故事。但改变传统产业格局的同时,也有一个现象很值得关注,苹果涨价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媒体和消费者,都在抱怨高涨的苹果价格,苹果一夜之间被重视到了宛如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必需品一般。如今,苹果丰收了,但一路下滑的价格,却并没有引起全社会的热议,一年欠收,就涨价,一年丰收,就滞销,如此这般,最终动摇的是生产的源头,农产品生产的源头不稳,最终导致的还是消费市场上产品价格的不断波动,因此,平抑价格需要大家的努力,而帮助果农渡过眼下滞销的难关,更需要大家的智慧和全社会的资源,多方努力,才能真正实现农民的创收,真正稳定农产品的价格。

“多方努力才能稳定农产品价格”

甘肃礼县是国家级贫困县,也是苹果的主产地之一,全县有三分之一的耕地都是种植苹果,这个县有一半人口,也都在从事与苹果相关的产业。金秋十月是苹果丰收的季节,但眼下苹果的价格,却让礼县的果农们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甘肃礼县苹果丰收却堆积如山 过去每斤五元钱的苹果现在低到毛钱一斤!

年月上旬,在甘肃省礼县,一辆辆满载苹果的三轮车、大货车在路上飞驰,售卖苹果和讨价还价的小贩占满了公路两边,一些果子由于存放时间过久,已经开始腐烂。

马路边堆积如山的苹果

礼县盐官镇鸭合村村民魏亚龙家二十多年前就开始种苹果,是鸭合村最早种植苹果的农户之一。靠着十多亩苹果园,魏亚龙一家住进了新房子,还买了汽车。然而,今年苹果价格突然一落千丈。去年能卖到五元钱的苹果今年最低只能卖到三四毛钱,如果卖到果汁厂,价格更是低到毛钱一斤。种了这么多年苹果,魏亚龙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么低的价格,现在,在魏亚龙家里,像拳头一样大的苹果依然堆了很多。

魏亚龙家堆积的苹果

甘肃省陇南市礼县盐官镇鸭合村村民 魏亚龙:今年比起往年的话产量大一点,丰收但是没有价钱。农药、化肥、运输费,不算人工成本两万元,现在卖的话也就是卖两万多元。

在魏亚龙看来,今年是多年不遇的苹果丰收年。他家十四亩地,主要种植的是花牛苹果,目前已经收获八亩地。以往这八亩地能产两三万斤苹果,今年产了五万多斤,产量几乎增加了一倍,但苹果丰收了,当初的价钱却没有了,也没有客商来收苹果。

魏亚龙

魏亚龙算了一笔账,不算人工的话,每斤苹果卖五毛钱刚好能保本,如果存冷库,一斤的成本又要再加两毛,之后如果卖不出去,亏得会更多。

最近几天,魏亚龙一直在发朋友圈卖苹果,并且联系各种朋友帮忙推销自家的苹果,现在每天平均能发五六箱苹果到外地,但如果按照这样的速度,他需要卖四年才能消化完家里的苹果。

魏亚龙寄苹果

康永良是礼县某果业负责人,主要负责以合作社的形式帮助周边村民打通苹果销路,随着与互联网的不断融合,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初具规模的电商平台,每年销售额达到万元。

合作社收苹果

康永良说,一开始收苹果时,自己还是直接用现金支付给农户。但果子越收越多,现在已经支付了三百万元,还额外欠了银行四百万元,已经没有足够的现金来支付给果农,只能不收或者以赊帐的形式来勉强收购。他现在有十个冷库,每个冷库的容量是八百吨。往年,康永良只收到万斤,今年估计总共要收超过一千万斤的苹果。但是以往每斤苹果可以赚到毛钱的净利润,现在每斤只有毛钱的利润。他目前的收购价是元钱,眼看着苹果价格在不断下降,自己也有点不敢收了。

康永良的冷库

富士苹果今年销售情况也并不乐观 高端市场潜力巨大 一公斤能卖、元!

小小的一个苹果,价格翻转的速度,是果农们难以预料的,上半年还做着发财的梦,秋天一到,迎来的却是惨淡的行情。外地客商在持币观望,当地企业降低价格展开收购,一个丰收年,礼县的苹果为何就是卖不上价钱呢?

年,礼县盐官镇三江口村村民康博学,看到苹果行情还不错,便放弃在外打工,返乡和父亲一起种苹果。当时,礼县政府也出台了相关政策,鼓励农户种植苹果,摆脱贫困,走上致富的道路。经过几番思量,康博学决定多承包些土地,便一口气从银行贷款万,苹果园从三十多亩一下子增加到了五十亩。苹果树从栽苗到挂果少说也要到年,康博学家的苹果今年终于进入丰果期,没想到致富的梦却碎了,算下来差不多要赔二十万元。

康博学家的果树

另一位村民撒社目和康博学一样,也在三江口村贷款十几万元承包了五十亩地,将原本种小麦、玉米的土地全部改种成了苹果树。七年的精心照料,第一年迎来丰收,三万斤苹果却让撒社目连成本都收不回来。为了能补贴家用,撒社目准备给苹果树上好肥后,就外出打工。

撒社目家的果园

年月,礼县政府制定了《加快土地流转扶持发展特色农业产业办法》,对连片流转土地亩以上种植苹果的经营实体,每亩奖励元,连续扶持年。目前,全县累计发放土地流转奖补资金.万元,完成土地流转形式创建标准果园处亩。

三江口村有多亩种苹果,占到全村面积的三分之一,盐官镇五六个村子和三江口村一样,以前不种苹果或者种的面积小,后来都纷纷开始种起了苹果树,很多村子的果树还是年、年刚种下的,估计会在四五年后迎来丰收。

甘肃省礼县

苹果是礼县的支柱产业,礼县农业农村局提供的调查报告显示,年,苹果种植面积为.万亩,此后种植面积以每年万亩左右的发展规模递增,年种植面积达到万亩,加上种植技术不断提高,苹果产量逐年增加。年预计全县苹果产量将超过.万吨,同比增长超过了%。

不仅在礼县,全国苹果产量增长也十分迅速。国家统计局统计数据显示,年我国苹果产量仅为万多吨,年已经达到万多吨,而国内苹果每年需求量大约在万吨左右。供求关系的转变,直接影响了市场价格。

富士苹果

尽管苹果销售堪忧,但是甘肃省陇南市礼县农业农村局局长张春晖还是看好苹果产业:线下销售、网上销售,还有做出口的两三个龙头企业,让他们继续出口,帮助农民销售。我们苹果的产业链条是完整的,农业保险也上了,所以这个苹果产业,我们是一定会做下去的。

张春晖介绍,当地政府已经开始意识到苹果市场供大于求的现状,他们正在转变思路,寻求高端果品的市场。

甘肃省陇南市礼县海升果业技术人员 刘敬军:影响不大,因为高端市场的消费水平都是比较高。前两天我跟西安市场发的价格是一公斤元。一旦进入超市,一公斤达到、元,甚至达到、元。

高端红蛇果实验田

半小时观察:

现在的产业经营,不单纯是一个勤奋种地,努力生产的问题,生产、销售、售后服务、信息反馈后的生产再研发等等,都是产业发展不可忽视的环节,礼县的苹果价格,就正在演绎着这样无奈的故事。但改变传统产业格局的同时,也有一个现象很值得关注,苹果涨价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媒体和消费者,都在抱怨高涨的苹果价格,苹果一夜之间被重视到了宛如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必需品一般。如今,苹果丰收了,但一路下滑的价格,却并没有引起全社会的热议,一年欠收,就涨价,一年丰收,就滞销,如此这般,最终动摇的是生产的源头,农产品生产的源头不稳,最终导致的还是消费市场上产品价格的不断波动,因此,平抑价格需要大家的努力,而帮助果农渡过眼下滞销的难关,更需要大家的智慧和全社会的资源,多方努力,才能真正实现农民的创收,真正稳定农产品的价格。

“多方努力才能稳定农产品价格”

甘肃礼县是国家级贫困县,也是苹果的主产地之一,全县有三分之一的耕地都是种植苹果,这个县有一半人口,也都在从事与苹果相关的产业。金秋十月是苹果丰收的季节,但眼下苹果的价格,却让礼县的果农们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甘肃礼县苹果丰收却堆积如山 过去每斤五元钱的苹果现在低到毛钱一斤!

年月上旬,在甘肃省礼县,一辆辆满载苹果的三轮车、大货车在路上飞驰,售卖苹果和讨价还价的小贩占满了公路两边,一些果子由于存放时间过久,已经开始腐烂。

马路边堆积如山的苹果

礼县盐官镇鸭合村村民魏亚龙家二十多年前就开始种苹果,是鸭合村最早种植苹果的农户之一。靠着十多亩苹果园,魏亚龙一家住进了新房子,还买了汽车。然而,今年苹果价格突然一落千丈。去年能卖到五元钱的苹果今年最低只能卖到三四毛钱,如果卖到果汁厂,价格更是低到毛钱一斤。种了这么多年苹果,魏亚龙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么低的价格,现在,在魏亚龙家里,像拳头一样大的苹果依然堆了很多。

魏亚龙家堆积的苹果

甘肃省陇南市礼县盐官镇鸭合村村民 魏亚龙:今年比起往年的话产量大一点,丰收但是没有价钱。农药、化肥、运输费,不算人工成本两万元,现在卖的话也就是卖两万多元。

在魏亚龙看来,今年是多年不遇的苹果丰收年。他家十四亩地,主要种植的是花牛苹果,目前已经收获八亩地。以往这八亩地能产两三万斤苹果,今年产了五万多斤,产量几乎增加了一倍,但苹果丰收了,当初的价钱却没有了,也没有客商来收苹果。

魏亚龙

魏亚龙算了一笔账,不算人工的话,每斤苹果卖五毛钱刚好能保本,如果存冷库,一斤的成本又要再加两毛,之后如果卖不出去,亏得会更多。

最近几天,魏亚龙一直在发朋友圈卖苹果,并且联系各种朋友帮忙推销自家的苹果,现在每天平均能发五六箱苹果到外地,但如果按照这样的速度,他需要卖四年才能消化完家里的苹果。

魏亚龙寄苹果

康永良是礼县某果业负责人,主要负责以合作社的形式帮助周边村民打通苹果销路,随着与互联网的不断融合,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初具规模的电商平台,每年销售额达到万元。

合作社收苹果

康永良说,一开始收苹果时,自己还是直接用现金支付给农户。但果子越收越多,现在已经支付了三百万元,还额外欠了银行四百万元,已经没有足够的现金来支付给果农,只能不收或者以赊帐的形式来勉强收购。他现在有十个冷库,每个冷库的容量是八百吨。往年,康永良只收到万斤,今年估计总共要收超过一千万斤的苹果。但是以往每斤苹果可以赚到毛钱的净利润,现在每斤只有毛钱的利润。他目前的收购价是元钱,眼看着苹果价格在不断下降,自己也有点不敢收了。

康永良的冷库

富士苹果今年销售情况也并不乐观 高端市场潜力巨大 一公斤能卖、元!

小小的一个苹果,价格翻转的速度,是果农们难以预料的,上半年还做着发财的梦,秋天一到,迎来的却是惨淡的行情。外地客商在持币观望,当地企业降低价格展开收购,一个丰收年,礼县的苹果为何就是卖不上价钱呢?

年,礼县盐官镇三江口村村民康博学,看到苹果行情还不错,便放弃在外打工,返乡和父亲一起种苹果。当时,礼县政府也出台了相关政策,鼓励农户种植苹果,摆脱贫困,走上致富的道路。经过几番思量,康博学决定多承包些土地,便一口气从银行贷款万,苹果园从三十多亩一下子增加到了五十亩。苹果树从栽苗到挂果少说也要到年,康博学家的苹果今年终于进入丰果期,没想到致富的梦却碎了,算下来差不多要赔二十万元。

康博学家的果树

另一位村民撒社目和康博学一样,也在三江口村贷款十几万元承包了五十亩地,将原本种小麦、玉米的土地全部改种成了苹果树。七年的精心照料,第一年迎来丰收,三万斤苹果却让撒社目连成本都收不回来。为了能补贴家用,撒社目准备给苹果树上好肥后,就外出打工。

撒社目家的果园

年月,礼县政府制定了《加快土地流转扶持发展特色农业产业办法》,对连片流转土地亩以上种植苹果的经营实体,每亩奖励元,连续扶持年。目前,全县累计发放土地流转奖补资金.万元,完成土地流转形式创建标准果园处亩。

三江口村有多亩种苹果,占到全村面积的三分之一,盐官镇五六个村子和三江口村一样,以前不种苹果或者种的面积小,后来都纷纷开始种起了苹果树,很多村子的果树还是年、年刚种下的,估计会在四五年后迎来丰收。

甘肃省礼县

苹果是礼县的支柱产业,礼县农业农村局提供的调查报告显示,年,苹果种植面积为.万亩,此后种植面积以每年万亩左右的发展规模递增,年种植面积达到万亩,加上种植技术不断提高,苹果产量逐年增加。年预计全县苹果产量将超过.万吨,同比增长超过了%。

不仅在礼县,全国苹果产量增长也十分迅速。国家统计局统计数据显示,年我国苹果产量仅为万多吨,年已经达到万多吨,而国内苹果每年需求量大约在万吨左右。供求关系的转变,直接影响了市场价格。

富士苹果

尽管苹果销售堪忧,但是甘肃省陇南市礼县农业农村局局长张春晖还是看好苹果产业:线下销售、网上销售,还有做出口的两三个龙头企业,让他们继续出口,帮助农民销售。我们苹果的产业链条是完整的,农业保险也上了,所以这个苹果产业,我们是一定会做下去的。

张春晖介绍,当地政府已经开始意识到苹果市场供大于求的现状,他们正在转变思路,寻求高端果品的市场。

甘肃省陇南市礼县海升果业技术人员 刘敬军:影响不大,因为高端市场的消费水平都是比较高。前两天我跟西安市场发的价格是一公斤元。一旦进入超市,一公斤达到、元,甚至达到、元。

高端红蛇果实验田

半小时观察:

现在的产业经营,不单纯是一个勤奋种地,努力生产的问题,生产、销售、售后服务、信息反馈后的生产再研发等等,都是产业发展不可忽视的环节,礼县的苹果价格,就正在演绎着这样无奈的故事。但改变传统产业格局的同时,也有一个现象很值得关注,苹果涨价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媒体和消费者,都在抱怨高涨的苹果价格,苹果一夜之间被重视到了宛如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必需品一般。如今,苹果丰收了,但一路下滑的价格,却并没有引起全社会的热议,一年欠收,就涨价,一年丰收,就滞销,如此这般,最终动摇的是生产的源头,农产品生产的源头不稳,最终导致的还是消费市场上产品价格的不断波动,因此,平抑价格需要大家的努力,而帮助果农渡过眼下滞销的难关,更需要大家的智慧和全社会的资源,多方努力,才能真正实现农民的创收,真正稳定农产品的价格。

“多方努力才能稳定农产品价格”

甘肃礼县是国家级贫困县,也是苹果的主产地之一,全县有三分之一的耕地都是种植苹果,这个县有一半人口,也都在从事与苹果相关的产业。金秋十月是苹果丰收的季节,但眼下苹果的价格,却让礼县的果农们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甘肃礼县苹果丰收却堆积如山 过去每斤五元钱的苹果现在低到毛钱一斤!

年月上旬,在甘肃省礼县,一辆辆满载苹果的三轮车、大货车在路上飞驰,售卖苹果和讨价还价的小贩占满了公路两边,一些果子由于存放时间过久,已经开始腐烂。

马路边堆积如山的苹果

礼县盐官镇鸭合村村民魏亚龙家二十多年前就开始种苹果,是鸭合村最早种植苹果的农户之一。靠着十多亩苹果园,魏亚龙一家住进了新房子,还买了汽车。然而,今年苹果价格突然一落千丈。去年能卖到五元钱的苹果今年最低只能卖到三四毛钱,如果卖到果汁厂,价格更是低到毛钱一斤。种了这么多年苹果,魏亚龙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么低的价格,现在,在魏亚龙家里,像拳头一样大的苹果依然堆了很多。

魏亚龙家堆积的苹果

甘肃省陇南市礼县盐官镇鸭合村村民 魏亚龙:今年比起往年的话产量大一点,丰收但是没有价钱。农药、化肥、运输费,不算人工成本两万元,现在卖的话也就是卖两万多元。

在魏亚龙看来,今年是多年不遇的苹果丰收年。他家十四亩地,主要种植的是花牛苹果,目前已经收获八亩地。以往这八亩地能产两三万斤苹果,今年产了五万多斤,产量几乎增加了一倍,但苹果丰收了,当初的价钱却没有了,也没有客商来收苹果。

魏亚龙

魏亚龙算了一笔账,不算人工的话,每斤苹果卖五毛钱刚好能保本,如果存冷库,一斤的成本又要再加两毛,之后如果卖不出去,亏得会更多。

最近几天,魏亚龙一直在发朋友圈卖苹果,并且联系各种朋友帮忙推销自家的苹果,现在每天平均能发五六箱苹果到外地,但如果按照这样的速度,他需要卖四年才能消化完家里的苹果。

魏亚龙寄苹果

康永良是礼县某果业负责人,主要负责以合作社的形式帮助周边村民打通苹果销路,随着与互联网的不断融合,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初具规模的电商平台,每年销售额达到万元。

合作社收苹果

康永良说,一开始收苹果时,自己还是直接用现金支付给农户。但果子越收越多,现在已经支付了三百万元,还额外欠了银行四百万元,已经没有足够的现金来支付给果农,只能不收或者以赊帐的形式来勉强收购。他现在有十个冷库,每个冷库的容量是八百吨。往年,康永良只收到万斤,今年估计总共要收超过一千万斤的苹果。但是以往每斤苹果可以赚到毛钱的净利润,现在每斤只有毛钱的利润。他目前的收购价是元钱,眼看着苹果价格在不断下降,自己也有点不敢收了。

康永良的冷库

富士苹果今年销售情况也并不乐观 高端市场潜力巨大 一公斤能卖、元!

小小的一个苹果,价格翻转的速度,是果农们难以预料的,上半年还做着发财的梦,秋天一到,迎来的却是惨淡的行情。外地客商在持币观望,当地企业降低价格展开收购,一个丰收年,礼县的苹果为何就是卖不上价钱呢?

年,礼县盐官镇三江口村村民康博学,看到苹果行情还不错,便放弃在外打工,返乡和父亲一起种苹果。当时,礼县政府也出台了相关政策,鼓励农户种植苹果,摆脱贫困,走上致富的道路。经过几番思量,康博学决定多承包些土地,便一口气从银行贷款万,苹果园从三十多亩一下子增加到了五十亩。苹果树从栽苗到挂果少说也要到年,康博学家的苹果今年终于进入丰果期,没想到致富的梦却碎了,算下来差不多要赔二十万元。

康博学家的果树

另一位村民撒社目和康博学一样,也在三江口村贷款十几万元承包了五十亩地,将原本种小麦、玉米的土地全部改种成了苹果树。七年的精心照料,第一年迎来丰收,三万斤苹果却让撒社目连成本都收不回来。为了能补贴家用,撒社目准备给苹果树上好肥后,就外出打工。

撒社目家的果园

年月,礼县政府制定了《加快土地流转扶持发展特色农业产业办法》,对连片流转土地亩以上种植苹果的经营实体,每亩奖励元,连续扶持年。目前,全县累计发放土地流转奖补资金.万元,完成土地流转形式创建标准果园处亩。

三江口村有多亩种苹果,占到全村面积的三分之一,盐官镇五六个村子和三江口村一样,以前不种苹果或者种的面积小,后来都纷纷开始种起了苹果树,很多村子的果树还是年、年刚种下的,估计会在四五年后迎来丰收。

甘肃省礼县

苹果是礼县的支柱产业,礼县农业农村局提供的调查报告显示,年,苹果种植面积为.万亩,此后种植面积以每年万亩左右的发展规模递增,年种植面积达到万亩,加上种植技术不断提高,苹果产量逐年增加。年预计全县苹果产量将超过.万吨,同比增长超过了%。

不仅在礼县,全国苹果产量增长也十分迅速。国家统计局统计数据显示,年我国苹果产量仅为万多吨,年已经达到万多吨,而国内苹果每年需求量大约在万吨左右。供求关系的转变,直接影响了市场价格。

富士苹果

尽管苹果销售堪忧,但是甘肃省陇南市礼县农业农村局局长张春晖还是看好苹果产业:线下销售、网上销售,还有做出口的两三个龙头企业,让他们继续出口,帮助农民销售。我们苹果的产业链条是完整的,农业保险也上了,所以这个苹果产业,我们是一定会做下去的。

张春晖介绍,当地政府已经开始意识到苹果市场供大于求的现状,他们正在转变思路,寻求高端果品的市场。

甘肃省陇南市礼县海升果业技术人员 刘敬军:影响不大,因为高端市场的消费水平都是比较高。前两天我跟西安市场发的价格是一公斤元。一旦进入超市,一公斤达到、元,甚至达到、元。

高端红蛇果实验田

半小时观察:

现在的产业经营,不单纯是一个勤奋种地,努力生产的问题,生产、销售、售后服务、信息反馈后的生产再研发等等,都是产业发展不可忽视的环节,礼县的苹果价格,就正在演绎着这样无奈的故事。但改变传统产业格局的同时,也有一个现象很值得关注,苹果涨价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媒体和消费者,都在抱怨高涨的苹果价格,苹果一夜之间被重视到了宛如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必需品一般。如今,苹果丰收了,但一路下滑的价格,却并没有引起全社会的热议,一年欠收,就涨价,一年丰收,就滞销,如此这般,最终动摇的是生产的源头,农产品生产的源头不稳,最终导致的还是消费市场上产品价格的不断波动,因此,平抑价格需要大家的努力,而帮助果农渡过眼下滞销的难关,更需要大家的智慧和全社会的资源,多方努力,才能真正实现农民的创收,真正稳定农产品的价格。

“多方努力才能稳定农产品价格”

财务会计

会计分录

管理会计

甘肃礼县是国家级贫困县,也是苹果的主产地之一,全县有三分之一的耕地都是种植苹果,这个县有一半人口,也都在从事与苹果相关的产业。金秋十月是苹果丰收的季节,但眼下苹果的价格,却让礼县的果农们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甘肃礼县苹果丰收却堆积如山 过去每斤五元钱的苹果现在低到毛钱一斤!

年月上旬,在甘肃省礼县,一辆辆满载苹果的三轮车、大货车在路上飞驰,售卖苹果和讨价还价的小贩占满了公路两边,一些果子由于存放时间过久,已经开始腐烂。

马路边堆积如山的苹果

礼县盐官镇鸭合村村民魏亚龙家二十多年前就开始种苹果,是鸭合村最早种植苹果的农户之一。靠着十多亩苹果园,魏亚龙一家住进了新房子,还买了汽车。然而,今年苹果价格突然一落千丈。去年能卖到五元钱的苹果今年最低只能卖到三四毛钱,如果卖到果汁厂,价格更是低到毛钱一斤。种了这么多年苹果,魏亚龙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么低的价格,现在,在魏亚龙家里,像拳头一样大的苹果依然堆了很多。

魏亚龙家堆积的苹果

甘肃省陇南市礼县盐官镇鸭合村村民 魏亚龙:今年比起往年的话产量大一点,丰收但是没有价钱。农药、化肥、运输费,不算人工成本两万元,现在卖的话也就是卖两万多元。

在魏亚龙看来,今年是多年不遇的苹果丰收年。他家十四亩地,主要种植的是花牛苹果,目前已经收获八亩地。以往这八亩地能产两三万斤苹果,今年产了五万多斤,产量几乎增加了一倍,但苹果丰收了,当初的价钱却没有了,也没有客商来收苹果。

魏亚龙

魏亚龙算了一笔账,不算人工的话,每斤苹果卖五毛钱刚好能保本,如果存冷库,一斤的成本又要再加两毛,之后如果卖不出去,亏得会更多。

最近几天,魏亚龙一直在发朋友圈卖苹果,并且联系各种朋友帮忙推销自家的苹果,现在每天平均能发五六箱苹果到外地,但如果按照这样的速度,他需要卖四年才能消化完家里的苹果。

魏亚龙寄苹果

康永良是礼县某果业负责人,主要负责以合作社的形式帮助周边村民打通苹果销路,随着与互联网的不断融合,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初具规模的电商平台,每年销售额达到万元。

合作社收苹果

康永良说,一开始收苹果时,自己还是直接用现金支付给农户。但果子越收越多,现在已经支付了三百万元,还额外欠了银行四百万元,已经没有足够的现金来支付给果农,只能不收或者以赊帐的形式来勉强收购。他现在有十个冷库,每个冷库的容量是八百吨。往年,康永良只收到万斤,今年估计总共要收超过一千万斤的苹果。但是以往每斤苹果可以赚到毛钱的净利润,现在每斤只有毛钱的利润。他目前的收购价是元钱,眼看着苹果价格在不断下降,自己也有点不敢收了。

康永良的冷库

富士苹果今年销售情况也并不乐观 高端市场潜力巨大 一公斤能卖、元!

小小的一个苹果,价格翻转的速度,是果农们难以预料的,上半年还做着发财的梦,秋天一到,迎来的却是惨淡的行情。外地客商在持币观望,当地企业降低价格展开收购,一个丰收年,礼县的苹果为何就是卖不上价钱呢?

年,礼县盐官镇三江口村村民康博学,看到苹果行情还不错,便放弃在外打工,返乡和父亲一起种苹果。当时,礼县政府也出台了相关政策,鼓励农户种植苹果,摆脱贫困,走上致富的道路。经过几番思量,康博学决定多承包些土地,便一口气从银行贷款万,苹果园从三十多亩一下子增加到了五十亩。苹果树从栽苗到挂果少说也要到年,康博学家的苹果今年终于进入丰果期,没想到致富的梦却碎了,算下来差不多要赔二十万元。

康博学家的果树

另一位村民撒社目和康博学一样,也在三江口村贷款十几万元承包了五十亩地,将原本种小麦、玉米的土地全部改种成了苹果树。七年的精心照料,第一年迎来丰收,三万斤苹果却让撒社目连成本都收不回来。为了能补贴家用,撒社目准备给苹果树上好肥后,就外出打工。

撒社目家的果园

年月,礼县政府制定了《加快土地流转扶持发展特色农业产业办法》,对连片流转土地亩以上种植苹果的经营实体,每亩奖励元,连续扶持年。目前,全县累计发放土地流转奖补资金.万元,完成土地流转形式创建标准果园处亩。

三江口村有多亩种苹果,占到全村面积的三分之一,盐官镇五六个村子和三江口村一样,以前不种苹果或者种的面积小,后来都纷纷开始种起了苹果树,很多村子的果树还是年、年刚种下的,估计会在四五年后迎来丰收。

甘肃省礼县

苹果是礼县的支柱产业,礼县农业农村局提供的调查报告显示,年,苹果种植面积为.万亩,此后种植面积以每年万亩左右的发展规模递增,年种植面积达到万亩,加上种植技术不断提高,苹果产量逐年增加。年预计全县苹果产量将超过.万吨,同比增长超过了%。

不仅在礼县,全国苹果产量增长也十分迅速。国家统计局统计数据显示,年我国苹果产量仅为万多吨,年已经达到万多吨,而国内苹果每年需求量大约在万吨左右。供求关系的转变,直接影响了市场价格。

富士苹果

尽管苹果销售堪忧,但是甘肃省陇南市礼县农业农村局局长张春晖还是看好苹果产业:线下销售、网上销售,还有做出口的两三个龙头企业,让他们继续出口,帮助农民销售。我们苹果的产业链条是完整的,农业保险也上了,所以这个苹果产业,我们是一定会做下去的。

张春晖介绍,当地政府已经开始意识到苹果市场供大于求的现状,他们正在转变思路,寻求高端果品的市场。

甘肃省陇南市礼县海升果业技术人员 刘敬军:影响不大,因为高端市场的消费水平都是比较高。前两天我跟西安市场发的价格是一公斤元。一旦进入超市,一公斤达到、元,甚至达到、元。

高端红蛇果实验田

半小时观察:

现在的产业经营,不单纯是一个勤奋种地,努力生产的问题,生产、销售、售后服务、信息反馈后的生产再研发等等,都是产业发展不可忽视的环节,礼县的苹果价格,就正在演绎着这样无奈的故事。但改变传统产业格局的同时,也有一个现象很值得关注,苹果涨价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媒体和消费者,都在抱怨高涨的苹果价格,苹果一夜之间被重视到了宛如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必需品一般。如今,苹果丰收了,但一路下滑的价格,却并没有引起全社会的热议,一年欠收,就涨价,一年丰收,就滞销,如此这般,最终动摇的是生产的源头,农产品生产的源头不稳,最终导致的还是消费市场上产品价格的不断波动,因此,平抑价格需要大家的努力,而帮助果农渡过眼下滞销的难关,更需要大家的智慧和全社会的资源,多方努力,才能真正实现农民的创收,真正稳定农产品的价格。

“多方努力才能稳定农产品价格”

甘肃礼县是国家级贫困县,也是苹果的主产地之一,全县有三分之一的耕地都是种植苹果,这个县有一半人口,也都在从事与苹果相关的产业。金秋十月是苹果丰收的季节,但眼下苹果的价格,却让礼县的果农们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甘肃礼县苹果丰收却堆积如山 过去每斤五元钱的苹果现在低到毛钱一斤!

年月上旬,在甘肃省礼县,一辆辆满载苹果的三轮车、大货车在路上飞驰,售卖苹果和讨价还价的小贩占满了公路两边,一些果子由于存放时间过久,已经开始腐烂。

马路边堆积如山的苹果

礼县盐官镇鸭合村村民魏亚龙家二十多年前就开始种苹果,是鸭合村最早种植苹果的农户之一。靠着十多亩苹果园,魏亚龙一家住进了新房子,还买了汽车。然而,今年苹果价格突然一落千丈。去年能卖到五元钱的苹果今年最低只能卖到三四毛钱,如果卖到果汁厂,价格更是低到毛钱一斤。种了这么多年苹果,魏亚龙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么低的价格,现在,在魏亚龙家里,像拳头一样大的苹果依然堆了很多。

魏亚龙家堆积的苹果

甘肃省陇南市礼县盐官镇鸭合村村民 魏亚龙:今年比起往年的话产量大一点,丰收但是没有价钱。农药、化肥、运输费,不算人工成本两万元,现在卖的话也就是卖两万多元。

在魏亚龙看来,今年是多年不遇的苹果丰收年。他家十四亩地,主要种植的是花牛苹果,目前已经收获八亩地。以往这八亩地能产两三万斤苹果,今年产了五万多斤,产量几乎增加了一倍,但苹果丰收了,当初的价钱却没有了,也没有客商来收苹果。

魏亚龙

魏亚龙算了一笔账,不算人工的话,每斤苹果卖五毛钱刚好能保本,如果存冷库,一斤的成本又要再加两毛,之后如果卖不出去,亏得会更多。

最近几天,魏亚龙一直在发朋友圈卖苹果,并且联系各种朋友帮忙推销自家的苹果,现在每天平均能发五六箱苹果到外地,但如果按照这样的速度,他需要卖四年才能消化完家里的苹果。

魏亚龙寄苹果

康永良是礼县某果业负责人,主要负责以合作社的形式帮助周边村民打通苹果销路,随着与互联网的不断融合,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初具规模的电商平台,每年销售额达到万元。

合作社收苹果

康永良说,一开始收苹果时,自己还是直接用现金支付给农户。但果子越收越多,现在已经支付了三百万元,还额外欠了银行四百万元,已经没有足够的现金来支付给果农,只能不收或者以赊帐的形式来勉强收购。他现在有十个冷库,每个冷库的容量是八百吨。往年,康永良只收到万斤,今年估计总共要收超过一千万斤的苹果。但是以往每斤苹果可以赚到毛钱的净利润,现在每斤只有毛钱的利润。他目前的收购价是元钱,眼看着苹果价格在不断下降,自己也有点不敢收了。

康永良的冷库

富士苹果今年销售情况也并不乐观 高端市场潜力巨大 一公斤能卖、元!

小小的一个苹果,价格翻转的速度,是果农们难以预料的,上半年还做着发财的梦,秋天一到,迎来的却是惨淡的行情。外地客商在持币观望,当地企业降低价格展开收购,一个丰收年,礼县的苹果为何就是卖不上价钱呢?

年,礼县盐官镇三江口村村民康博学,看到苹果行情还不错,便放弃在外打工,返乡和父亲一起种苹果。当时,礼县政府也出台了相关政策,鼓励农户种植苹果,摆脱贫困,走上致富的道路。经过几番思量,康博学决定多承包些土地,便一口气从银行贷款万,苹果园从三十多亩一下子增加到了五十亩。苹果树从栽苗到挂果少说也要到年,康博学家的苹果今年终于进入丰果期,没想到致富的梦却碎了,算下来差不多要赔二十万元。

康博学家的果树

另一位村民撒社目和康博学一样,也在三江口村贷款十几万元承包了五十亩地,将原本种小麦、玉米的土地全部改种成了苹果树。七年的精心照料,第一年迎来丰收,三万斤苹果却让撒社目连成本都收不回来。为了能补贴家用,撒社目准备给苹果树上好肥后,就外出打工。

撒社目家的果园

年月,礼县政府制定了《加快土地流转扶持发展特色农业产业办法》,对连片流转土地亩以上种植苹果的经营实体,每亩奖励元,连续扶持年。目前,全县累计发放土地流转奖补资金.万元,完成土地流转形式创建标准果园处亩。

三江口村有多亩种苹果,占到全村面积的三分之一,盐官镇五六个村子和三江口村一样,以前不种苹果或者种的面积小,后来都纷纷开始种起了苹果树,很多村子的果树还是年、年刚种下的,估计会在四五年后迎来丰收。

甘肃省礼县

苹果是礼县的支柱产业,礼县农业农村局提供的调查报告显示,年,苹果种植面积为.万亩,此后种植面积以每年万亩左右的发展规模递增,年种植面积达到万亩,加上种植技术不断提高,苹果产量逐年增加。年预计全县苹果产量将超过.万吨,同比增长超过了%。

不仅在礼县,全国苹果产量增长也十分迅速。国家统计局统计数据显示,年我国苹果产量仅为万多吨,年已经达到万多吨,而国内苹果每年需求量大约在万吨左右。供求关系的转变,直接影响了市场价格。

富士苹果

尽管苹果销售堪忧,但是甘肃省陇南市礼县农业农村局局长张春晖还是看好苹果产业:线下销售、网上销售,还有做出口的两三个龙头企业,让他们继续出口,帮助农民销售。我们苹果的产业链条是完整的,农业保险也上了,所以这个苹果产业,我们是一定会做下去的。

张春晖介绍,当地政府已经开始意识到苹果市场供大于求的现状,他们正在转变思路,寻求高端果品的市场。

甘肃省陇南市礼县海升果业技术人员 刘敬军:影响不大,因为高端市场的消费水平都是比较高。前两天我跟西安市场发的价格是一公斤元。一旦进入超市,一公斤达到、元,甚至达到、元。

高端红蛇果实验田

半小时观察:

现在的产业经营,不单纯是一个勤奋种地,努力生产的问题,生产、销售、售后服务、信息反馈后的生产再研发等等,都是产业发展不可忽视的环节,礼县的苹果价格,就正在演绎着这样无奈的故事。但改变传统产业格局的同时,也有一个现象很值得关注,苹果涨价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媒体和消费者,都在抱怨高涨的苹果价格,苹果一夜之间被重视到了宛如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必需品一般。如今,苹果丰收了,但一路下滑的价格,却并没有引起全社会的热议,一年欠收,就涨价,一年丰收,就滞销,如此这般,最终动摇的是生产的源头,农产品生产的源头不稳,最终导致的还是消费市场上产品价格的不断波动,因此,平抑价格需要大家的努力,而帮助果农渡过眼下滞销的难关,更需要大家的智慧和全社会的资源,多方努力,才能真正实现农民的创收,真正稳定农产品的价格。

“多方努力才能稳定农产品价格”

甘肃礼县是国家级贫困县,也是苹果的主产地之一,全县有三分之一的耕地都是种植苹果,这个县有一半人口,也都在从事与苹果相关的产业。金秋十月是苹果丰收的季节,但眼下苹果的价格,却让礼县的果农们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甘肃礼县苹果丰收却堆积如山 过去每斤五元钱的苹果现在低到毛钱一斤!

年月上旬,在甘肃省礼县,一辆辆满载苹果的三轮车、大货车在路上飞驰,售卖苹果和讨价还价的小贩占满了公路两边,一些果子由于存放时间过久,已经开始腐烂。

马路边堆积如山的苹果

礼县盐官镇鸭合村村民魏亚龙家二十多年前就开始种苹果,是鸭合村最早种植苹果的农户之一。靠着十多亩苹果园,魏亚龙一家住进了新房子,还买了汽车。然而,今年苹果价格突然一落千丈。去年能卖到五元钱的苹果今年最低只能卖到三四毛钱,如果卖到果汁厂,价格更是低到毛钱一斤。种了这么多年苹果,魏亚龙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么低的价格,现在,在魏亚龙家里,像拳头一样大的苹果依然堆了很多。

魏亚龙家堆积的苹果

甘肃省陇南市礼县盐官镇鸭合村村民 魏亚龙:今年比起往年的话产量大一点,丰收但是没有价钱。农药、化肥、运输费,不算人工成本两万元,现在卖的话也就是卖两万多元。

在魏亚龙看来,今年是多年不遇的苹果丰收年。他家十四亩地,主要种植的是花牛苹果,目前已经收获八亩地。以往这八亩地能产两三万斤苹果,今年产了五万多斤,产量几乎增加了一倍,但苹果丰收了,当初的价钱却没有了,也没有客商来收苹果。

魏亚龙

魏亚龙算了一笔账,不算人工的话,每斤苹果卖五毛钱刚好能保本,如果存冷库,一斤的成本又要再加两毛,之后如果卖不出去,亏得会更多。

最近几天,魏亚龙一直在发朋友圈卖苹果,并且联系各种朋友帮忙推销自家的苹果,现在每天平均能发五六箱苹果到外地,但如果按照这样的速度,他需要卖四年才能消化完家里的苹果。

魏亚龙寄苹果

康永良是礼县某果业负责人,主要负责以合作社的形式帮助周边村民打通苹果销路,随着与互联网的不断融合,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初具规模的电商平台,每年销售额达到万元。

合作社收苹果

康永良说,一开始收苹果时,自己还是直接用现金支付给农户。但果子越收越多,现在已经支付了三百万元,还额外欠了银行四百万元,已经没有足够的现金来支付给果农,只能不收或者以赊帐的形式来勉强收购。他现在有十个冷库,每个冷库的容量是八百吨。往年,康永良只收到万斤,今年估计总共要收超过一千万斤的苹果。但是以往每斤苹果可以赚到毛钱的净利润,现在每斤只有毛钱的利润。他目前的收购价是元钱,眼看着苹果价格在不断下降,自己也有点不敢收了。

康永良的冷库

富士苹果今年销售情况也并不乐观 高端市场潜力巨大 一公斤能卖、元!

小小的一个苹果,价格翻转的速度,是果农们难以预料的,上半年还做着发财的梦,秋天一到,迎来的却是惨淡的行情。外地客商在持币观望,当地企业降低价格展开收购,一个丰收年,礼县的苹果为何就是卖不上价钱呢?

年,礼县盐官镇三江口村村民康博学,看到苹果行情还不错,便放弃在外打工,返乡和父亲一起种苹果。当时,礼县政府也出台了相关政策,鼓励农户种植苹果,摆脱贫困,走上致富的道路。经过几番思量,康博学决定多承包些土地,便一口气从银行贷款万,苹果园从三十多亩一下子增加到了五十亩。苹果树从栽苗到挂果少说也要到年,康博学家的苹果今年终于进入丰果期,没想到致富的梦却碎了,算下来差不多要赔二十万元。

康博学家的果树

另一位村民撒社目和康博学一样,也在三江口村贷款十几万元承包了五十亩地,将原本种小麦、玉米的土地全部改种成了苹果树。七年的精心照料,第一年迎来丰收,三万斤苹果却让撒社目连成本都收不回来。为了能补贴家用,撒社目准备给苹果树上好肥后,就外出打工。

撒社目家的果园

年月,礼县政府制定了《加快土地流转扶持发展特色农业产业办法》,对连片流转土地亩以上种植苹果的经营实体,每亩奖励元,连续扶持年。目前,全县累计发放土地流转奖补资金.万元,完成土地流转形式创建标准果园处亩。

三江口村有多亩种苹果,占到全村面积的三分之一,盐官镇五六个村子和三江口村一样,以前不种苹果或者种的面积小,后来都纷纷开始种起了苹果树,很多村子的果树还是年、年刚种下的,估计会在四五年后迎来丰收。

甘肃省礼县

苹果是礼县的支柱产业,礼县农业农村局提供的调查报告显示,年,苹果种植面积为.万亩,此后种植面积以每年万亩左右的发展规模递增,年种植面积达到万亩,加上种植技术不断提高,苹果产量逐年增加。年预计全县苹果产量将超过.万吨,同比增长超过了%。

不仅在礼县,全国苹果产量增长也十分迅速。国家统计局统计数据显示,年我国苹果产量仅为万多吨,年已经达到万多吨,而国内苹果每年需求量大约在万吨左右。供求关系的转变,直接影响了市场价格。

富士苹果

尽管苹果销售堪忧,但是甘肃省陇南市礼县农业农村局局长张春晖还是看好苹果产业:线下销售、网上销售,还有做出口的两三个龙头企业,让他们继续出口,帮助农民销售。我们苹果的产业链条是完整的,农业保险也上了,所以这个苹果产业,我们是一定会做下去的。

张春晖介绍,当地政府已经开始意识到苹果市场供大于求的现状,他们正在转变思路,寻求高端果品的市场。

甘肃省陇南市礼县海升果业技术人员 刘敬军:影响不大,因为高端市场的消费水平都是比较高。前两天我跟西安市场发的价格是一公斤元。一旦进入超市,一公斤达到、元,甚至达到、元。

高端红蛇果实验田

半小时观察:

现在的产业经营,不单纯是一个勤奋种地,努力生产的问题,生产、销售、售后服务、信息反馈后的生产再研发等等,都是产业发展不可忽视的环节,礼县的苹果价格,就正在演绎着这样无奈的故事。但改变传统产业格局的同时,也有一个现象很值得关注,苹果涨价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媒体和消费者,都在抱怨高涨的苹果价格,苹果一夜之间被重视到了宛如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必需品一般。如今,苹果丰收了,但一路下滑的价格,却并没有引起全社会的热议,一年欠收,就涨价,一年丰收,就滞销,如此这般,最终动摇的是生产的源头,农产品生产的源头不稳,最终导致的还是消费市场上产品价格的不断波动,因此,平抑价格需要大家的努力,而帮助果农渡过眼下滞销的难关,更需要大家的智慧和全社会的资源,多方努力,才能真正实现农民的创收,真正稳定农产品的价格。

“多方努力才能稳定农产品价格”

甘肃礼县是国家级贫困县,也是苹果的主产地之一,全县有三分之一的耕地都是种植苹果,这个县有一半人口,也都在从事与苹果相关的产业。金秋十月是苹果丰收的季节,但眼下苹果的价格,却让礼县的果农们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甘肃礼县苹果丰收却堆积如山 过去每斤五元钱的苹果现在低到毛钱一斤!

年月上旬,在甘肃省礼县,一辆辆满载苹果的三轮车、大货车在路上飞驰,售卖苹果和讨价还价的小贩占满了公路两边,一些果子由于存放时间过久,已经开始腐烂。

马路边堆积如山的苹果

礼县盐官镇鸭合村村民魏亚龙家二十多年前就开始种苹果,是鸭合村最早种植苹果的农户之一。靠着十多亩苹果园,魏亚龙一家住进了新房子,还买了汽车。然而,今年苹果价格突然一落千丈。去年能卖到五元钱的苹果今年最低只能卖到三四毛钱,如果卖到果汁厂,价格更是低到毛钱一斤。种了这么多年苹果,魏亚龙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么低的价格,现在,在魏亚龙家里,像拳头一样大的苹果依然堆了很多。

魏亚龙家堆积的苹果

甘肃省陇南市礼县盐官镇鸭合村村民 魏亚龙:今年比起往年的话产量大一点,丰收但是没有价钱。农药、化肥、运输费,不算人工成本两万元,现在卖的话也就是卖两万多元。

在魏亚龙看来,今年是多年不遇的苹果丰收年。他家十四亩地,主要种植的是花牛苹果,目前已经收获八亩地。以往这八亩地能产两三万斤苹果,今年产了五万多斤,产量几乎增加了一倍,但苹果丰收了,当初的价钱却没有了,也没有客商来收苹果。

魏亚龙

魏亚龙算了一笔账,不算人工的话,每斤苹果卖五毛钱刚好能保本,如果存冷库,一斤的成本又要再加两毛,之后如果卖不出去,亏得会更多。

最近几天,魏亚龙一直在发朋友圈卖苹果,并且联系各种朋友帮忙推销自家的苹果,现在每天平均能发五六箱苹果到外地,但如果按照这样的速度,他需要卖四年才能消化完家里的苹果。

魏亚龙寄苹果

康永良是礼县某果业负责人,主要负责以合作社的形式帮助周边村民打通苹果销路,随着与互联网的不断融合,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初具规模的电商平台,每年销售额达到万元。

合作社收苹果

康永良说,一开始收苹果时,自己还是直接用现金支付给农户。但果子越收越多,现在已经支付了三百万元,还额外欠了银行四百万元,已经没有足够的现金来支付给果农,只能不收或者以赊帐的形式来勉强收购。他现在有十个冷库,每个冷库的容量是八百吨。往年,康永良只收到万斤,今年估计总共要收超过一千万斤的苹果。但是以往每斤苹果可以赚到毛钱的净利润,现在每斤只有毛钱的利润。他目前的收购价是元钱,眼看着苹果价格在不断下降,自己也有点不敢收了。

康永良的冷库

富士苹果今年销售情况也并不乐观 高端市场潜力巨大 一公斤能卖、元!

小小的一个苹果,价格翻转的速度,是果农们难以预料的,上半年还做着发财的梦,秋天一到,迎来的却是惨淡的行情。外地客商在持币观望,当地企业降低价格展开收购,一个丰收年,礼县的苹果为何就是卖不上价钱呢?

年,礼县盐官镇三江口村村民康博学,看到苹果行情还不错,便放弃在外打工,返乡和父亲一起种苹果。当时,礼县政府也出台了相关政策,鼓励农户种植苹果,摆脱贫困,走上致富的道路。经过几番思量,康博学决定多承包些土地,便一口气从银行贷款万,苹果园从三十多亩一下子增加到了五十亩。苹果树从栽苗到挂果少说也要到年,康博学家的苹果今年终于进入丰果期,没想到致富的梦却碎了,算下来差不多要赔二十万元。

康博学家的果树

另一位村民撒社目和康博学一样,也在三江口村贷款十几万元承包了五十亩地,将原本种小麦、玉米的土地全部改种成了苹果树。七年的精心照料,第一年迎来丰收,三万斤苹果却让撒社目连成本都收不回来。为了能补贴家用,撒社目准备给苹果树上好肥后,就外出打工。

撒社目家的果园

年月,礼县政府制定了《加快土地流转扶持发展特色农业产业办法》,对连片流转土地亩以上种植苹果的经营实体,每亩奖励元,连续扶持年。目前,全县累计发放土地流转奖补资金.万元,完成土地流转形式创建标准果园处亩。

三江口村有多亩种苹果,占到全村面积的三分之一,盐官镇五六个村子和三江口村一样,以前不种苹果或者种的面积小,后来都纷纷开始种起了苹果树,很多村子的果树还是年、年刚种下的,估计会在四五年后迎来丰收。

甘肃省礼县

苹果是礼县的支柱产业,礼县农业农村局提供的调查报告显示,年,苹果种植面积为.万亩,此后种植面积以每年万亩左右的发展规模递增,年种植面积达到万亩,加上种植技术不断提高,苹果产量逐年增加。年预计全县苹果产量将超过.万吨,同比增长超过了%。

不仅在礼县,全国苹果产量增长也十分迅速。国家统计局统计数据显示,年我国苹果产量仅为万多吨,年已经达到万多吨,而国内苹果每年需求量大约在万吨左右。供求关系的转变,直接影响了市场价格。

富士苹果

尽管苹果销售堪忧,但是甘肃省陇南市礼县农业农村局局长张春晖还是看好苹果产业:线下销售、网上销售,还有做出口的两三个龙头企业,让他们继续出口,帮助农民销售。我们苹果的产业链条是完整的,农业保险也上了,所以这个苹果产业,我们是一定会做下去的。

张春晖介绍,当地政府已经开始意识到苹果市场供大于求的现状,他们正在转变思路,寻求高端果品的市场。

甘肃省陇南市礼县海升果业技术人员 刘敬军:影响不大,因为高端市场的消费水平都是比较高。前两天我跟西安市场发的价格是一公斤元。一旦进入超市,一公斤达到、元,甚至达到、元。

高端红蛇果实验田

半小时观察:

现在的产业经营,不单纯是一个勤奋种地,努力生产的问题,生产、销售、售后服务、信息反馈后的生产再研发等等,都是产业发展不可忽视的环节,礼县的苹果价格,就正在演绎着这样无奈的故事。但改变传统产业格局的同时,也有一个现象很值得关注,苹果涨价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媒体和消费者,都在抱怨高涨的苹果价格,苹果一夜之间被重视到了宛如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必需品一般。如今,苹果丰收了,但一路下滑的价格,却并没有引起全社会的热议,一年欠收,就涨价,一年丰收,就滞销,如此这般,最终动摇的是生产的源头,农产品生产的源头不稳,最终导致的还是消费市场上产品价格的不断波动,因此,平抑价格需要大家的努力,而帮助果农渡过眼下滞销的难关,更需要大家的智慧和全社会的资源,多方努力,才能真正实现农民的创收,真正稳定农产品的价格。

“多方努力才能稳定农产品价格”

甘肃礼县是国家级贫困县,也是苹果的主产地之一,全县有三分之一的耕地都是种植苹果,这个县有一半人口,也都在从事与苹果相关的产业。金秋十月是苹果丰收的季节,但眼下苹果的价格,却让礼县的果农们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甘肃礼县苹果丰收却堆积如山 过去每斤五元钱的苹果现在低到毛钱一斤!

年月上旬,在甘肃省礼县,一辆辆满载苹果的三轮车、大货车在路上飞驰,售卖苹果和讨价还价的小贩占满了公路两边,一些果子由于存放时间过久,已经开始腐烂。

马路边堆积如山的苹果

礼县盐官镇鸭合村村民魏亚龙家二十多年前就开始种苹果,是鸭合村最早种植苹果的农户之一。靠着十多亩苹果园,魏亚龙一家住进了新房子,还买了汽车。然而,今年苹果价格突然一落千丈。去年能卖到五元钱的苹果今年最低只能卖到三四毛钱,如果卖到果汁厂,价格更是低到毛钱一斤。种了这么多年苹果,魏亚龙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么低的价格,现在,在魏亚龙家里,像拳头一样大的苹果依然堆了很多。

魏亚龙家堆积的苹果

甘肃省陇南市礼县盐官镇鸭合村村民 魏亚龙:今年比起往年的话产量大一点,丰收但是没有价钱。农药、化肥、运输费,不算人工成本两万元,现在卖的话也就是卖两万多元。

在魏亚龙看来,今年是多年不遇的苹果丰收年。他家十四亩地,主要种植的是花牛苹果,目前已经收获八亩地。以往这八亩地能产两三万斤苹果,今年产了五万多斤,产量几乎增加了一倍,但苹果丰收了,当初的价钱却没有了,也没有客商来收苹果。

魏亚龙

魏亚龙算了一笔账,不算人工的话,每斤苹果卖五毛钱刚好能保本,如果存冷库,一斤的成本又要再加两毛,之后如果卖不出去,亏得会更多。

最近几天,魏亚龙一直在发朋友圈卖苹果,并且联系各种朋友帮忙推销自家的苹果,现在每天平均能发五六箱苹果到外地,但如果按照这样的速度,他需要卖四年才能消化完家里的苹果。

魏亚龙寄苹果

康永良是礼县某果业负责人,主要负责以合作社的形式帮助周边村民打通苹果销路,随着与互联网的不断融合,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初具规模的电商平台,每年销售额达到万元。

合作社收苹果

康永良说,一开始收苹果时,自己还是直接用现金支付给农户。但果子越收越多,现在已经支付了三百万元,还额外欠了银行四百万元,已经没有足够的现金来支付给果农,只能不收或者以赊帐的形式来勉强收购。他现在有十个冷库,每个冷库的容量是八百吨。往年,康永良只收到万斤,今年估计总共要收超过一千万斤的苹果。但是以往每斤苹果可以赚到毛钱的净利润,现在每斤只有毛钱的利润。他目前的收购价是元钱,眼看着苹果价格在不断下降,自己也有点不敢收了。

康永良的冷库

富士苹果今年销售情况也并不乐观 高端市场潜力巨大 一公斤能卖、元!

小小的一个苹果,价格翻转的速度,是果农们难以预料的,上半年还做着发财的梦,秋天一到,迎来的却是惨淡的行情。外地客商在持币观望,当地企业降低价格展开收购,一个丰收年,礼县的苹果为何就是卖不上价钱呢?

年,礼县盐官镇三江口村村民康博学,看到苹果行情还不错,便放弃在外打工,返乡和父亲一起种苹果。当时,礼县政府也出台了相关政策,鼓励农户种植苹果,摆脱贫困,走上致富的道路。经过几番思量,康博学决定多承包些土地,便一口气从银行贷款万,苹果园从三十多亩一下子增加到了五十亩。苹果树从栽苗到挂果少说也要到年,康博学家的苹果今年终于进入丰果期,没想到致富的梦却碎了,算下来差不多要赔二十万元。

康博学家的果树

另一位村民撒社目和康博学一样,也在三江口村贷款十几万元承包了五十亩地,将原本种小麦、玉米的土地全部改种成了苹果树。七年的精心照料,第一年迎来丰收,三万斤苹果却让撒社目连成本都收不回来。为了能补贴家用,撒社目准备给苹果树上好肥后,就外出打工。

撒社目家的果园

年月,礼县政府制定了《加快土地流转扶持发展特色农业产业办法》,对连片流转土地亩以上种植苹果的经营实体,每亩奖励元,连续扶持年。目前,全县累计发放土地流转奖补资金.万元,完成土地流转形式创建标准果园处亩。

三江口村有多亩种苹果,占到全村面积的三分之一,盐官镇五六个村子和三江口村一样,以前不种苹果或者种的面积小,后来都纷纷开始种起了苹果树,很多村子的果树还是年、年刚种下的,估计会在四五年后迎来丰收。

甘肃省礼县

苹果是礼县的支柱产业,礼县农业农村局提供的调查报告显示,年,苹果种植面积为.万亩,此后种植面积以每年万亩左右的发展规模递增,年种植面积达到万亩,加上种植技术不断提高,苹果产量逐年增加。年预计全县苹果产量将超过.万吨,同比增长超过了%。

不仅在礼县,全国苹果产量增长也十分迅速。国家统计局统计数据显示,年我国苹果产量仅为万多吨,年已经达到万多吨,而国内苹果每年需求量大约在万吨左右。供求关系的转变,直接影响了市场价格。

富士苹果

尽管苹果销售堪忧,但是甘肃省陇南市礼县农业农村局局长张春晖还是看好苹果产业:线下销售、网上销售,还有做出口的两三个龙头企业,让他们继续出口,帮助农民销售。我们苹果的产业链条是完整的,农业保险也上了,所以这个苹果产业,我们是一定会做下去的。

张春晖介绍,当地政府已经开始意识到苹果市场供大于求的现状,他们正在转变思路,寻求高端果品的市场。

甘肃省陇南市礼县海升果业技术人员 刘敬军:影响不大,因为高端市场的消费水平都是比较高。前两天我跟西安市场发的价格是一公斤元。一旦进入超市,一公斤达到、元,甚至达到、元。

高端红蛇果实验田

半小时观察:

现在的产业经营,不单纯是一个勤奋种地,努力生产的问题,生产、销售、售后服务、信息反馈后的生产再研发等等,都是产业发展不可忽视的环节,礼县的苹果价格,就正在演绎着这样无奈的故事。但改变传统产业格局的同时,也有一个现象很值得关注,苹果涨价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媒体和消费者,都在抱怨高涨的苹果价格,苹果一夜之间被重视到了宛如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必需品一般。如今,苹果丰收了,但一路下滑的价格,却并没有引起全社会的热议,一年欠收,就涨价,一年丰收,就滞销,如此这般,最终动摇的是生产的源头,农产品生产的源头不稳,最终导致的还是消费市场上产品价格的不断波动,因此,平抑价格需要大家的努力,而帮助果农渡过眼下滞销的难关,更需要大家的智慧和全社会的资源,多方努力,才能真正实现农民的创收,真正稳定农产品的价格。

“多方努力才能稳定农产品价格”


©

甘肃礼县是国家级贫困县,也是苹果的主产地之一,全县有三分之一的耕地都是种植苹果,这个县有一半人口,也都在从事与苹果相关的产业。金秋十月是苹果丰收的季节,但眼下苹果的价格,却让礼县的果农们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甘肃礼县苹果丰收却堆积如山 过去每斤五元钱的苹果现在低到毛钱一斤!

年月上旬,在甘肃省礼县,一辆辆满载苹果的三轮车、大货车在路上飞驰,售卖苹果和讨价还价的小贩占满了公路两边,一些果子由于存放时间过久,已经开始腐烂。

马路边堆积如山的苹果

礼县盐官镇鸭合村村民魏亚龙家二十多年前就开始种苹果,是鸭合村最早种植苹果的农户之一。靠着十多亩苹果园,魏亚龙一家住进了新房子,还买了汽车。然而,今年苹果价格突然一落千丈。去年能卖到五元钱的苹果今年最低只能卖到三四毛钱,如果卖到果汁厂,价格更是低到毛钱一斤。种了这么多年苹果,魏亚龙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么低的价格,现在,在魏亚龙家里,像拳头一样大的苹果依然堆了很多。

魏亚龙家堆积的苹果

甘肃省陇南市礼县盐官镇鸭合村村民 魏亚龙:今年比起往年的话产量大一点,丰收但是没有价钱。农药、化肥、运输费,不算人工成本两万元,现在卖的话也就是卖两万多元。

在魏亚龙看来,今年是多年不遇的苹果丰收年。他家十四亩地,主要种植的是花牛苹果,目前已经收获八亩地。以往这八亩地能产两三万斤苹果,今年产了五万多斤,产量几乎增加了一倍,但苹果丰收了,当初的价钱却没有了,也没有客商来收苹果。

魏亚龙

魏亚龙算了一笔账,不算人工的话,每斤苹果卖五毛钱刚好能保本,如果存冷库,一斤的成本又要再加两毛,之后如果卖不出去,亏得会更多。

最近几天,魏亚龙一直在发朋友圈卖苹果,并且联系各种朋友帮忙推销自家的苹果,现在每天平均能发五六箱苹果到外地,但如果按照这样的速度,他需要卖四年才能消化完家里的苹果。

魏亚龙寄苹果

康永良是礼县某果业负责人,主要负责以合作社的形式帮助周边村民打通苹果销路,随着与互联网的不断融合,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初具规模的电商平台,每年销售额达到万元。

合作社收苹果

康永良说,一开始收苹果时,自己还是直接用现金支付给农户。但果子越收越多,现在已经支付了三百万元,还额外欠了银行四百万元,已经没有足够的现金来支付给果农,只能不收或者以赊帐的形式来勉强收购。他现在有十个冷库,每个冷库的容量是八百吨。往年,康永良只收到万斤,今年估计总共要收超过一千万斤的苹果。但是以往每斤苹果可以赚到毛钱的净利润,现在每斤只有毛钱的利润。他目前的收购价是元钱,眼看着苹果价格在不断下降,自己也有点不敢收了。

康永良的冷库

富士苹果今年销售情况也并不乐观 高端市场潜力巨大 一公斤能卖、元!

小小的一个苹果,价格翻转的速度,是果农们难以预料的,上半年还做着发财的梦,秋天一到,迎来的却是惨淡的行情。外地客商在持币观望,当地企业降低价格展开收购,一个丰收年,礼县的苹果为何就是卖不上价钱呢?

年,礼县盐官镇三江口村村民康博学,看到苹果行情还不错,便放弃在外打工,返乡和父亲一起种苹果。当时,礼县政府也出台了相关政策,鼓励农户种植苹果,摆脱贫困,走上致富的道路。经过几番思量,康博学决定多承包些土地,便一口气从银行贷款万,苹果园从三十多亩一下子增加到了五十亩。苹果树从栽苗到挂果少说也要到年,康博学家的苹果今年终于进入丰果期,没想到致富的梦却碎了,算下来差不多要赔二十万元。

康博学家的果树

另一位村民撒社目和康博学一样,也在三江口村贷款十几万元承包了五十亩地,将原本种小麦、玉米的土地全部改种成了苹果树。七年的精心照料,第一年迎来丰收,三万斤苹果却让撒社目连成本都收不回来。为了能补贴家用,撒社目准备给苹果树上好肥后,就外出打工。

撒社目家的果园

年月,礼县政府制定了《加快土地流转扶持发展特色农业产业办法》,对连片流转土地亩以上种植苹果的经营实体,每亩奖励元,连续扶持年。目前,全县累计发放土地流转奖补资金.万元,完成土地流转形式创建标准果园处亩。

三江口村有多亩种苹果,占到全村面积的三分之一,盐官镇五六个村子和三江口村一样,以前不种苹果或者种的面积小,后来都纷纷开始种起了苹果树,很多村子的果树还是年、年刚种下的,估计会在四五年后迎来丰收。

甘肃省礼县

苹果是礼县的支柱产业,礼县农业农村局提供的调查报告显示,年,苹果种植面积为.万亩,此后种植面积以每年万亩左右的发展规模递增,年种植面积达到万亩,加上种植技术不断提高,苹果产量逐年增加。年预计全县苹果产量将超过.万吨,同比增长超过了%。

不仅在礼县,全国苹果产量增长也十分迅速。国家统计局统计数据显示,年我国苹果产量仅为万多吨,年已经达到万多吨,而国内苹果每年需求量大约在万吨左右。供求关系的转变,直接影响了市场价格。

富士苹果

尽管苹果销售堪忧,但是甘肃省陇南市礼县农业农村局局长张春晖还是看好苹果产业:线下销售、网上销售,还有做出口的两三个龙头企业,让他们继续出口,帮助农民销售。我们苹果的产业链条是完整的,农业保险也上了,所以这个苹果产业,我们是一定会做下去的。

张春晖介绍,当地政府已经开始意识到苹果市场供大于求的现状,他们正在转变思路,寻求高端果品的市场。

甘肃省陇南市礼县海升果业技术人员 刘敬军:影响不大,因为高端市场的消费水平都是比较高。前两天我跟西安市场发的价格是一公斤元。一旦进入超市,一公斤达到、元,甚至达到、元。

高端红蛇果实验田

半小时观察:

现在的产业经营,不单纯是一个勤奋种地,努力生产的问题,生产、销售、售后服务、信息反馈后的生产再研发等等,都是产业发展不可忽视的环节,礼县的苹果价格,就正在演绎着这样无奈的故事。但改变传统产业格局的同时,也有一个现象很值得关注,苹果涨价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媒体和消费者,都在抱怨高涨的苹果价格,苹果一夜之间被重视到了宛如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必需品一般。如今,苹果丰收了,但一路下滑的价格,却并没有引起全社会的热议,一年欠收,就涨价,一年丰收,就滞销,如此这般,最终动摇的是生产的源头,农产品生产的源头不稳,最终导致的还是消费市场上产品价格的不断波动,因此,平抑价格需要大家的努力,而帮助果农渡过眼下滞销的难关,更需要大家的智慧和全社会的资源,多方努力,才能真正实现农民的创收,真正稳定农产品的价格。

“多方努力才能稳定农产品价格”

天津会计网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

天津会计网